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27 核打击
    咲夜的灰丝将我们这一侧的空间几乎封闭起来,我们就如同被一团海绵包裹着,悬挂在舱内,如果有必要,更可以在短时间就进行密封处理,我相信,只要不是位于核爆中心,其冲击不会对受到保护的人产生任何影响。一旦直升机出现任何意外坠毁或爆炸,也能让契卡和格雷格娅这样的普通人安然无恙。比起座位的安全带,充满神秘性的灰丝显然更加安全。不过,在我询问黑西装和士兵们是否需要协助的时候,他们毫不犹豫就拒绝了,从他们的眼神中看不到任何勉强,的确是对这些诡异的灰丝敬谢不敏。大概,在他们的眼中,任何充满神秘性的现象,虽然强大,但却并不如自己所能了解的那些高科技更加稳定可靠。

    其实,这种想法并不完全正确。来自他人的神秘是否可靠,是否危险,大部分取决于施展神秘者的心意。一般而言,自己的神秘可以做到怎样的地步,本人拥有一种明确洞知的感觉,而在这个感知的限度内,神秘很少会产生差错,其产生失误的几率,甚至比科技机械造物更低。

    我们这里看得到核弹飞过吗?”格雷格娅好奇地问到,不久前,她刚刚俯瞰了已经变成中继连接系统的拉斯维加斯城原址,为那片空间的改变大吃一惊。她没有继续询问任何关于拉斯维加斯的市民们的问题,自然是因为,她知道那绝对不是什么可以让人有个好心情的答案。

    纳粹的疯狂,仅仅没有亲眼目睹最惨烈的战况,也足以从诡秘的成果“中继连接系统”上得到强烈的认知。格雷格娅的心情一度有些阴霾,不过,随着直升机的远离。将那被迷雾遮掩的巨大存在甩出视野外,才渐渐缓和过来。如今听到美利坚国土战略防御指挥总部将使用核打击对那可怕又可憎的敌人进行反击,格雷格娅是由衷欣喜的。

    虽然追逐神秘,但格雷格娅对代表人类科学破坏力上限的核武器仍旧有着强烈的信心。她过去所接触过的神秘,并没有足够的对比,让她完全无法对神秘的可怕。作出准确的判断——当“强大”超出自己的认知概念时,它就仅仅是“强大”而已,到底强大到什么地步,两个“强大”遭遇时,哪一方更加强大,如果没有充足的比较,根本就无法产生概念。

    她认为有很大几率可以撕开那片藏匿在灰雾中的敌人阵地,正是因为,在她的印象中。核弹是“十分强大”的,而纳粹也是“十分强大”的,然而,两者相比较的时候,包括认同感在内的感性,让她本能偏向于核威力。然而,她仅仅是个普通人而已,出于感性的认同。无法代表真实便是如此。

    而且,正因为核弹威力巨大。因此,之前仅仅只能从文字和影像资料中了解的场景,将会近距离发生在自己身边,让她有些振奋。

    “很遗憾,核弹的飞行轨道并不从我们这个方向过来。”黑西装明确地表示,“而且。我们也不希望它和我们的飞行路线重叠。”

    格雷格娅似乎被这句话提醒了,这才恍然,一旦核弹从自己身边飞过,将会是多么惊险的事情。谁也不能保证,被发射出来的核弹会不会因为某些原因提前引爆。尽管这种威力可怕的科技造物。制造者和使用者都会万分小心,做足了保险,以确保不会失事。但是,敌人一方仍旧可以使用各种手段,对这些保险进行干扰,尤其是在这些敌人还拥有“神秘”的情况下。

    正常情况下,没有人喜欢直面威力巨大的打击,如果可以提前规避,十有**会那么做。纳粹的中继连接系统无法移动,但要避免自己成为核打击的中心,却有许多办法可以想。一旦远程核弹打击受到干扰,偏移的爆炸力量将有可能波及周边的池鱼,反而对己方的现存力量造成巨大的误伤。我想,做出核打击决定的那些人,绝对不可能没有想过这一点,这个时候,等待结果的他们,一定相当焦躁吧。

    坐在我对面的黑西装和士兵们,随着秒针的跳动,无论如何也难以再压制那种坐立不安的紧张情绪。谁也不能肯定,一切都会如期进行。舱内的空气渐渐凝固下来,不知何时,舱内顶部一角的显示屏上,出现了红色的数秒,格雷格娅和契卡也不由得如同黑西装和士兵们一样,死死盯着秒数的跳动,似乎连呼吸都忘记了。

    在进入最后的十秒时,我的视网膜屏幕上,八景的头像再一次点亮。

    “没想到竟然可以同步看到核爆的场景呢。”八景发来这样的通信,视网膜屏幕弹出即时影像的窗口,可以看到分屏显示的中继连接系统俯瞰场景,以及正在不断修正路线的核弹头导弹。美利坚政府先后发射了三枚,分别来自偏东、偏北两个方向和天空。从天上坠落的那枚核弹,来自于一颗近地武装卫星,从同步耳语者总部的数据来看,八景那边已经成功入侵这颗卫星的核心机能,这意味着,这颗卫星中还剩下的三枚核弹,将受到我们的直接控制。

    “它是我们的了。”八景说:“在核爆之后,它会因为受到冲击,和美利坚军事系统断开所有的联系,并快速偏离现在的轨道。”

    “美利坚政府不可能放弃寻回拥有三枚核弹的武装卫星,只要它还飞在天上,就算它在系统上和总部彻底切断联系,美利坚的天文观测系统也能在最晚三天之后将之重新定位,除非我们能够对起进行系统到外表上的全面伪装。”我回复到。

    “是的,它会以最快的速度坠落到这个地点。”八景将一个坐标传来,“你们离开美利坚后,尽量以最快速度将其回收。”

    “物件太大了!你要我怎么把它搬回去?”我反问。

    “我们会在相同的坐标发射一颗最新的s胶囊,你可以用它装下两颗这个规模的卫星。”八景回复到。

    我当然知道s胶囊是什么东西,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这是一种十分罕见的类型。虽然在本质上和其他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其构成机理据发明者近江说,存在突破性的概念。到底是怎样的突破性概念,我至今也无法理解,那些关于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知识。完全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我也不觉得,那是人类可以用脑子理解的东西。所以,能够理解并自由使用这些知识的近江,根本就不可能是正常人。而其所展现出来的这种特质,也根本就不可能是科学素养和科研能力,而是一种在表面现象上相似的“神秘”。

    她在做研究的时候,虽然看起来,也是利用了计算机、图表、算式之类的科研手段。但实际情况应该是,有某种“神秘”隐藏在这些手段下,以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不断运作着。近江是否了解她所具备的这种神秘?我其实并不清楚,就如同人类会用自己天生具备的手脚去行走抓物那样,她也有可能只是如同使用手脚一样,天然地使用着这种“神秘”,却用“科学”的概念取代了对这种“神秘”的认知。

    在中央公国的神秘学经典中,有这么一句话“天生具备神通而不自知”。有可能说的就是近江的情况。明明身上就有“神秘”,但因为太近了。使用得太过自然了,所以不觉得是多么神秘的东西。

    这样的近江,在短短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将原本只有一个立方米大小的特殊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产品“s胶囊”进行跨越式的改进,仔细想想,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神秘”最终能够达到的效果,总是会超出预想。能够存放两颗武装卫星的空间,对比起我手中的测试品,真的大得有些吓人。

    八景这次主动联络,要说的就是关于回收核打击武装卫星的事情。在我确认任务之后,她立刻就挂掉了通讯。与此同时,直升机内部显示屏中的倒计时,终于抵达终点。

    一开始,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情况发生,格雷格娅浮现惊愕的神色左顾右看,但是,很快就有巨大的亮光从直升机的后方升起,仿佛一颗近在咫尺的太阳跃出了地平线。冲击在之后不久,传递到直升机上,让机体好似恐惧一般颤抖起来。再之后,才是沉重的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机舱内顿时响起刺耳的警报,红光在视野中旋转着,虽然冲击的源头来自于遥远得都已经不在视野内的拉斯维加斯城原址,但是,扩散到这里的冲击,仍旧让人亲身体会到如同海浪拍打的力量。

    我曾经询问走火,美利坚打算使用多大当量的核弹,但其给出的答案却相当暧昧。八景虽然监测了核弹的发射,却也没有将具体数据传来。因此,我无法对“此时的爆炸力量,是多少当量的核弹所产生”的问题做出判断,甚至于,也无法凭借扩散到自身所在地方的威力,反向去推断核爆中心释放的力量,只有一种“这次核爆很强大”的感觉性认知。

    格雷格娅就在刚才还发出尖叫,但很快就察觉到,根本就不需要这么紧张。黑西装和士兵们的身体正随着直升机的摇摆不停摇晃,我们这些被灰丝包裹悬吊的人,倒是挺安稳的。冲击对直升机的机体结构没有造成影响,大部分的激烈动静,都是因为迅猛的气流变化造成的,凭借气流运动才能飞翔的人工造物,的确有可能在气流的不正常变动中失事,不过,事实很快就证明,我们的运气不错。

    直升机迅速摆正了姿势,并逐渐稳定下来,待到震感降低了一些,格雷格娅终于开口了:“长官先生,打中了吗?结果怎样?”这也是机舱内几乎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的问题。年轻的黑西装没有迟疑,尝试动弹了一下身体,认为情况已经足够稳定,便解除了安全带,快步走向通信器。这个时候,舱内广播系统传来驾驶员骂骂咧咧的声音。很容易就能听出,还存留着之前的冲击带来的后怕,他们也询问起同样的问题来。

    黑西装在通信器处低声交谈了几句,不断重复“是”、“明白”、“感觉到了”、“一切正常”、“十分感谢”这样的词汇,似乎与其交谈的人不止一个。他专注地聆听着,对话筒那边的提问进行间断的反馈。不过,很难从他的声音、话语和表情中看出之前问题的答案来。

    面无表情地交谈了将近两分钟,年轻的黑西装才挂断通讯,目光和自己的同事交错一下,随即一一扫过我们和其他人的脸庞,以一种相当平静的声线回答到:“确认命中了,拉斯维加斯周边的环境被破坏得相当严重,但是,暂时还无法确认成果。”

    “怎么回事?”格雷格娅和士兵们面面相觑。再一次问道。

    “敌人的防御措施很诡异,那些灰雾正在扩散,像是泄漏了一样,核爆产生的冲击没能彻底撕开那层灰雾,所以无法观测到中继连接系统的内部情况。”黑西装摊开手,耸耸肩膀,显然对这样的结果也不是很满意,但也表示。没有更多的情况可以说了。

    和之前感受到的强烈冲击比起来,这样的结果的确让每一个抱有期待的人。都产生了相当大的心理落差。就像是拼命的一拳,仅仅是擦过了敌人的身体,到底是擦过下颚,给对方造成了脑震荡,还是仅仅擦过胸口,根本没有效果。在转头之前,无法明确下来。

    我们当然不可能转头,八景也没有上线的迹象,在一阵沉默中,直升机继续着预订的航程。咲夜解除灰丝。被灰丝遮住的舷窗再次显露出来,但整个舱室的光线却极为阴沉,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天气,带着一股窒息的沉闷,暗红色的光线,仍旧在不停地旋转着。机舱内临时安装了辐射检测仪器,危险数值虽然有所上升,但仍旧在安全线内,那些充满辐射的尘埃,显然并没有大量渗入,但是,正是它们凝结成一片乌云,遮挡住了阳光,原本相当晴朗的天空,如今有一朵巨大的蘑菇状云层耸立着,云层的边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四周扩散。

    风很大,吹得直升机不时产生不稳的迹象,不过,并不是太过严重,面对那壮观又充满了死气的外景,直升机的晃动却是已经无法再让人产生危机感了。

    格雷格娅死死盯着核爆后的景象,半晌后才发出哀嚎般的叹息:“上帝啊,这样都干不掉那些家伙吗?”我想,这应该是除了我和咲夜之外,其他所有人的心声吧。这片阴沉沉的天空,一直不曾断去的震感,和那伫立于天际的蘑菇云层,都让人切身体会到核爆的力量是何等强大,因此,黑西装给出的不明确答案,更被衬托得让人绝望。

    “看情况,这些充满辐射的尘埃会扩散到整个内华达州吧?”契卡突然说:“政府有迁移市民的计划吗?”

    “不知道。”黑西装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这不是我的职责。”

    “我挺讨厌这种官腔式的借口。”契卡用同样平静的声音说到。

    黑西装沉默不语,但从他之前的表现看来,核爆的结果同样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也许,他对核爆的打击结果,以及核爆对周边环境辐射的后遗症,都估量不足。虽然来自总部的命令,不是他们可以干涉的,但是,面对有些超乎预想的结果,他们仍旧不由得反思总部的命令是否有些不妥当。质问总部,大概不会是他们能作出的行为,但是,他们却无法禁止自己去深入思考自己亲身体会到的事情。

    半晌后,年长一些的黑西装站起来,对驾驶室问道:“还有多长时间?”在得到了“最快也还要一个小时”的说法后,他走到通信器处,拨通了某些人的联系,从对话中的主语来看,似乎是目的地城市的军方系统,正在询问关于直升机降落和人员隔离消毒的事情。我们比目的地城市更接近爆炸中心,虽然机舱内暂时没有太多的辐射,不过,直升机外部可是笼罩在一层浓密的辐射尘埃之中,进入城市后,必然会对沿路上的一切带来相当直接的影响。

    结束通信后,年长的黑西装给驾驶室报上了新的降落地点。

    “我想,这些尘埃将会比我们更早抵达那座城市。”契卡说。

    “他们已经得到通知了,整个城市都在动员,因为之前已经进行军事管制,所以目前为止都很顺利。”黑西装说:“他们已经准备好迎接我们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