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31 最终兵器
    艾鲁卡带着对“江”的最新理解来袭,他的理论和我过去所理解的人格分裂理论有着本质的不同。他认为“江”所表现出的各种意识和性格,并非源于分裂出多个人格,仅仅是一个本我和多个自我,缺乏超我的人格结构——病毒“江”是本我,体现着病毒状态下的本能和**,由此表现出的意识,其实只是完全潜意识浮于表面的结果。至于其他的“某某江”,那些表现出人性的部分,则是自我的多种体现,证据就是它们之间虽然有一定的独立性,却也表现出相当程度的共性,这些自我就如同被一根根线连接起来的节点,构成了一张巨网形态的“自我”。但是,由于没有超我,所以自我和本我之间无法完美地协调,而作为“节点”的各种自我表征,其仿佛用“线”串联起来的结构,同样也是脆弱的。

    这个理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江”的各种行为方式,通过源自于不稳定人格结构的冲突来解释“江”在末日幻境中的映射所体现出来的矛盾。在当前围绕“江”所发生的事情,所体现出的极其复杂的“江”,目前为止都能够用这个理论来进行抽丝剥茧。

    当然,因为“江”的复杂性、未知性和多变性,也许未来还会有许多情况远超于这个理论的描述范围,但至少目前为止,我没有任何证据否认这个理论的正确性。

    “江”是什么,“江”的真实面具,到底是何种模样,乃至于深究“病毒”的起源和存在方式,这些问题我都时常思考,但是却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以至于我同样不觉得,艾鲁卡揭示的就是一切。我和艾鲁卡所看到的“江”,和仅仅从“现实”层面通过数据去分析的“江”有很大的区别,这种区别让我甚至不怀疑,起始在对“江”的理解上,我和艾鲁卡比“现实”层面的病院更近一步。即便如此。通过“现实”和“末日幻境”两个层面所认识的“江”,也定然不会是它的全貌。越是想要认知它,就越会发现,它是个无比神秘的庞然大物。

    确实,能够理解“江”的话,也意味着在一定程度上理解“病毒”,对所有因“病毒”产生的一系列情况都会有极大的帮助,但是,正因为它太过复杂。所以,无论是认知到更多,还是根本无法理解,自己要面对的情况,也不会有太大的改观——简单来说,如果将它的全貌视为一百,那么,我们理解了万分之一。甚至于更少,与一点都不理解。又能在应对上获得多大的区别呢?

    我所要面对的当前问题,并不在于“江”,而仅仅在于艾鲁卡出于这种理解而做出的行为,会因为出发点的不同,而切实给自己带来威胁。这种威胁甚至跨越了当前“我”这个人格所要面对的生死问题,进而影响到“高川”整体。

    如果仅仅是“杀死我这个高川”的程度。并么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也并非是毫无机会,“江”不会偏袒某一个高川。但是,抵消“江”对“高川”整体的共性偏向。将“高川”的超能剥夺,这是已经切实干涉到“现实”层面身体异化的行为。如果艾鲁卡真的做到了这一点,在某种意义上,也说明“现实”层面的身体中,沉寂因子对活性因子的优势,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尽管,沉寂因子与活性因子之间的优势反转,并不意味着沉寂因子脱离了“江”的掌控,因为,沉寂因子的活跃,本就是因为“病毒”而引起的,甚至本身已经被其侵蚀,但是,从艾鲁卡的理论角度,却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在“病毒”的人格结构中,本我压倒了自我,“江”的活动表征,将会更加偏向于病毒态——无论对于我,还是对于少年高川幻影,都是极为不利,将会严重影响各自计划进展的情况。

    因此,通过当前已知的情况,以及对“江”的认识来判断,艾鲁卡的这次来袭,其实也是一种“江”之本我和自我的战争,是一种在缺乏超我的情况下,人格结构失衡的体现。

    不得不慎重起来,也许失败的后果,并不如我所想的那般严重,被艾鲁卡在这里杀死,乃至于失去超能,也不意味着所有的计划都宣告终结。但是,这种被一锤定音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即便结果没有这么糟糕,也绝对不会变得比现在的情况更好。

    联想起在之前看到的幻象,我不禁觉得,少年高川幻影的出现,可能和当前的情况有着更密切的关系。少年高川幻象并不是简单的幻象,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也不能称之为幻象。在我的理解中,他介于存在和不存之间,鉴于他之存在性的特殊情况,说不定——

    我压下了这个蠢蠢欲动的念头,告诫自己,在那个“说不定”的情况真的出现之前,只要做好心理准备就足够了,不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那种无法确定的可能性上。

    “它的力量和我并不匹配,虽然去除了这股力量中的自我部分,对你的影响力的确有所上升,但是力量本身的质量却降低了,效率也没有任何提升。所以,如果是由我来行动,还是不会取得理想的胜算。”艾鲁卡这么说着,抬手打了个响指,说到:“那么,由它自己使用自己的力量,又会怎样呢?”

    他的话音刚落,通往尾舱的大门打开了,然后,四个女人走了进来。我无法形容当自己看到她们时的感觉,即便有脑硬体的压制,也无法遏制那种仿佛从灵魂深处浮现的如同油质一样的东西——就如同雨天的地洼中,漂浮着五颜六色的彩光,虽然很美丽,但却意味着不洁。这四个女人给我极度的熟悉感和陌生感,这种同时存在的感觉是如此矛盾,让我不禁生出胃部反酸的错觉。

    一时间。义体和脑硬体似乎被填入了熔炉中,在灼热中充满了痛苦,在痛苦中滋生出恐惧。我的左眼剧烈地跳动起来,让我不得不用力压住它,在覆盖左眼的黑暗中,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死亡的幻觉。如同被制作成标本的青蛙,被钉在木板上,那是一种无以伦比的,难以描述的,深入灵魂的贯穿感。

    “她,不,是它!”我第一次发现,将整句话说出来是如此困难,想用语言来描述自己的想法。也是如此的困难。

    这四名女性都是二十岁左右上下,除了头部之外,身躯被充满胶质感的黑色紧身战斗服包裹着,曲线纤毫毕露,就外型而言,无一不拥有优等以上的丽质,最醒目的身体部分,要数那华丽的披散到腰部的黑发。以及那双黑色的,并不清澈。宛如漩涡,如同混沌的双眸,充满了一种无机质的美。如果要用某个人做相似性比较的话,那一定是右江吧。而且,是被“江”侵蚀异化后的右江。她们的眉宇、身姿和一些感受性的特质,和异化右江十分接近。仅仅从相貌和身材而言。如果不是这么近的距离面对面观察,几乎会将她们和右江,乃至于近江弄混。

    是的,这四名女性让我产生的熟悉感,就在于。她们给人的感觉,就如同右江和近江的姐妹一般。配合艾鲁卡之前所说的话,已经足以让我明白了,眼前的她们,正是“江”的映射存在。而且,不是一般的映射。

    “其实,在我进入末日真理教之前,她们就已经存在了,但是,要让她们动起来,还真是花了我一番工夫呢。”艾鲁卡说到:“她们的存在究竟意味着什么,相信你也察觉到了,高川。而且,过去的你,也极为深刻地体验过她们的力量呢。”

    “最终兵器。”这个词语不由得从我的嘴巴里吐出来,这是一瞬间的战栗,从我的脑海中突兀浮现的名词。

    “是的,最终兵器,唯一杀死过高川的存在。”艾鲁卡咧开狰狞的笑容,“思来想去,要对付你的话,果然还是只能激活她们。”

    “最终兵器……999?不,不是。”一个序列号,再一次突兀地在脑海中浮现,但是,下一瞬间,我便又突然知道,面前的这宛如右江和近江的四胞胎的存在,并不属于这个序列号。我极度相信心中不断突兀浮现的情报,这是一种下意识的毫不怀疑。

    视网膜屏幕的准星不断在四名女性身上移动,然而,明明就站在眼前,却无法锁定任何数据。相关的测定数值,包括她们的身高三围在内,要不是问号,要不就是乱码,仿佛我眼前所看到的这个姿态,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同样的,这种情况也更让我确信无疑——

    她们不是人!

    仅仅观察外表的话,可以在她们的脸上发现编号般的花纹,一种花体式的数字,分别是“十四”,“十三”、“十”和“九”。

    “最终兵器,代号十三。”我自言自语着,这个编号给我一种极为强烈的即视感,一瞬间,我仿佛已经不在飞机的舱内,而是站在某条街道上,继而转入某个天台上,眼前的身影背对着我,又转过身来。在这样的幻觉中,我不禁伴随幻觉中的自己,低声呼唤着“真江”这个名字。即便在一瞬间的幻觉消失时,那种即视感仍旧没有消退,“真江”这个名字,以无比强烈的存在感,悬浮在我的脑海中。我的心中,涌动着一股强烈到无法描述的情感,但是,我又下意识明白,眼前的“十三”绝对不是我所知道的“真江”。

    为什么,唯独对“最终兵器十三”拥有如此强烈的即视感呢?从艾鲁卡的口中,可以判断,这几个“最终兵器”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也是存在的。所以,某一个的高川,唯独和这个“十三”有着深刻的过往吗?

    而且,我也十分在意艾鲁卡的那句话——最终兵器,是唯一杀死过高川的存在。

    也可以将这句话视为,过去的高川在末日幻境中的死亡,都是这些最终兵器的干涉吗?可以认为,她们的存在和作为,本就是“江”之本我**和本能的体现?是一种为了处决“高川”,乃至于与“江”之自我进行互动和调节的而存在的东西?

    无论如何。我心中涌现的这股无法被脑硬体遏制的感性,让我相信了,眼前的这四个编号的最终兵器,的确有杀死我的能力,或者说,拥有抵御“江”之偏向性的机制。对我而言。她们就是针对性杀手一样的存在。

    尽管还没有实际交手,但我已经感觉到了,这一仗将会极为艰辛。也许,我的死亡,将会在这里到来。

    “艾鲁卡……你真的放出了不得了的东西呢。”我不禁说到,额头上不知不觉已经满是冷汗,脑硬体也无法阻挡那种深入骨髓的面对天敌时的战栗。

    “恐惧的表情真是不错。”艾鲁卡拍拍手掌,沉默了半晌,又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在面对她们时露出这样的表情,是因为死亡的感觉,已经烙印在心底了吗?”

    “谁知道呢?”我用不知何时已经颤抖起来的手掏出香烟,点燃了深吸一口,“但是,就算害怕也不可能束手待毙,想要我的命,想要剥离我的超能。就尽管来试试看吧。”

    我叼着香烟,收回左轮枪。双手持刀,一步步沿着通道走向前方。就在这个时候,艾鲁卡突然用左手做出“手枪”的姿势,瞄准自己的太阳穴,发出了“砰”的拟声。在我的目光不由得转向他身上的时候,他的脑袋就如同真的被子弹打爆了一样。啪地一下炸裂开来。下一刻,一片阴影遮住了我的视野,当我下意识做出防御动作的时候,强劲的轰击仿佛要贯穿我的身体般,陆续从交叉的双刀上。腹部和侧腰处传来,一连串的冲击让我的身体升腾起来,又砸在机舱壁上。

    没有观测到?在这个想法浮现于脑际之前,我已经展开伪速掠从原地闪开,就见到阴影再一次从前后左右将自己包围。毫无疑问,那便是四名最终兵器的追击。我过去一直对自己的速度很有自信,然而,这一次的对手,其特长仿佛就是针对我的特长而存在,她们和我之间的位置,并没有拉远。我们快速地在机舱中弹跳辗转,但是,彼此之间的速度,却是相对静止的。对我来说,这是相当新鲜,却又充满了即视感的现象。

    虽然,在第一次被突袭时,因为一时的注意力偏移,而让她们成功得手,但是,在接下来的交锋中,她们的速度没有进一步提升,所以,一时间无法再奈我如何。在一对四的情况下,从几次交手中获取的数据来看,落于下风也是迟早的事情,她们的攻击尽管无法一次性击破我的义体,但却每一次都能带来一定的损伤度,加上之前已经达到的百分之三十义体伤害,如果没有足够的自疗时间,义体彻底损坏仅仅是时间上的问题。尽管如此,我仍旧觉得,如果要迅速解决我的话,只要她们还是无法做到的。而艾鲁卡之前自杀般的行为,也应该不仅仅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

    这个时候,艾鲁卡那无头的尸体已经彻底化作一滩浓稠的血水。

    在不断的位置转移中,最终兵器少女一直维持着对我的包围圈,即便我挥舞着双刀,突然转移路线,和其中一名最终兵器少女硬拼一记后,冲出这个包围圈,也只是暂时的情况,紧接着就会被她们重新包围起来。伪速掠所产生的加速度,在不断产生的相互作用力中提升,然而,无论我变得多快,围剿我的这个最终兵器少女却总能维持相对我的匀速。

    简直就像是磁铁一样,不断朝我发动冲击,她们那无视刀锋的**,似乎也拥有和义体同样的强度,除此之外,没有表现出更多的异常能力,但仅仅如此已经让我感到棘手。她们的战斗技巧,不在我之下,她们之间的配合,并非无法制造破绽,只是,她们的速度和反应,总能在我扩大战果之前,弥补这个破绽。我有时会生出,她们能够看穿我下一步动作的想法,只是因为我的行为在脑硬体的控制下,时不时做出超出她们反应的动作,才能偶尔打断她们的节奏。

    必须想办法离开这个幽闭空间,否则没有任何胜算。我的脑海中浮现这样的想法,然而,这个幽闭空间的性质却难以知晓,艾鲁卡为了遏制变数,已经做足了准备,想要离开这里,理论上,难度和击倒这四名最终兵器少女是一样的。

    我再次做出非常规的动作,借助一名最终兵器少女的攻击,陡然加速撞中另一边的最终兵器少女,抱着她砸入座椅中。就在我拼着其他三名最终兵器少女的攻击,试图如蟒蛇般缠杀她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缠上了我的肢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