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41 我是高川
    最终兵器十号被我和少年高川夹攻,形容凄惨,却没有露出半点摇摇欲坠的模样,仿佛那层外伤累累的肌体只是一种伪装,真正让她动起来的是在那层层肌体保护下的骨骼,当然,如果可以扭断她的骨骼,是否就能让她失去行动能力,也仍旧是一个疑问。尽管,她的活动模式和人体结构十分相符,但是,她毕竟不是真正的人。

    我和少年高川在落地后没有继续对最终兵器十号发动攻击。之前就算利用上高空坠落的冲击力,也没能成功将她的头颅斩下来,在没有这种冲击力,又让她双脚有了立足之地的情况下,想要再度限制她的行动和节奏,试图依靠伤害累加将其彻底破坏,也成了希望渺茫的事情。

    虽然不愿意情况朝这个方向发展,但是,为今之计,想要击溃最终兵器十号,也只能寄望于这个红月上将可能出现的异状了。

    少年高川主动将战场转移到此处,自然不可能是无的放矢。他和“江”的关系比任何高川都要密切,在这个明显呈现出“江”之力侵蚀状态的月球上,于某些意义而言,他真正占据了地利优势。“江”的力量,就是少年高川的力量,“江”的偏向,就是他最大的优势——没错,少年高川自身的能力,或许并不超过我许多,但是,他的立场注定了,当他出现的时候,整个末日幻境的世界,都会围绕他旋转。“江”对这个世界的干涉能力越强,他的核心地位就会愈加巩固。

    在少年高川出现之前,能够让高川死亡的可能性虽然不多,但也不止一个,但是。对于少年高川来说,恐怕真正能够杀死他的,只有“江”的人格本我,那种最原始的病毒性了吧。而且,还必须是最为浓烈的病毒性。换句话来说,对付我的话。出动四个“最终兵器”就足够了,事实也证明了,只有我自己的话,绝对逃不过四个“最终兵器”的绝杀。而对付少年高川的话——

    脑硬体最终仍旧无法计算出具体的数量,不过,下限却在两位数以上。也就是说,再怎么低估少年高川的战力,也至少需要十个“最终兵器”才能杀死他。

    在过去,我在想象少年高川的情况时。不免将他和“江”分割看待,认为两者终究是不同的个体,即便是夫妻这样的关系,也无法真正统合两人的力量。但是,随着少年高川的真实化,我对他的认识也越来越强烈,就算没有足够证据,那种喷涌而出的感受性。也让我意识到,所谓的一体化。与其拿来形容“高川”和“江”,还不如用来形容“少年高川”和“江”。虽然,在“现实”层面上,“高川”的**只有一具,单纯就生理性来说,任何高川和“江”的一体化都是相等的。但是,在“人格”的契合性上,毫无疑问,少年高川远远超过过去和现在的每一个高川,或许。在未来,除了“超级高川”之外,也没有人可以达到。

    问题就在这里,其实,我并不认为“超级高川”一定就能够和“江”的契合度达到如今少年高川的程度。我不知道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是否考虑到少年高川的情况,但是,在构想中的“超级高川”是统合所有高川资讯,将其优点全面发挥,甚至于就是“人类补完计划”的最终成果,是完全控制自己的身体,借此能够和体内的“江”真正对等共存,乃至于可以借助“江”的力量的可怕存在。然而,少年高川和“江”的关系已经如此密不可分,而“超级高川”的出现,也会因为这种关系,和“少年高川”的存在产生有所冲突,那么,在少年高川“复活”的情况下,“超级高川计划”的前途不免让人感到忧心。

    如果“江”不是那么不稳定,是可以让人相信的存在,那么,包括我自己在内,将过去和将来的其他高川人格全部磨灭,将希望托付给少年高川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因为,我们都是“高川”,在先天上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事实却没有这么理想,“江”实在太不稳定了,而这样的它,却偏偏拥有凌驾一切因素的可能性,以及无法想象的力量上限,简直就像是无法拆除,随时都会爆炸的定时炸弹,而我们却偏偏无法绕过它,躲开它,去谈论具体的计划。

    一旦这颗定时炸弹被引爆,所有的计划都会成空——从这个角度来看,少年高川多少也像是稳压器一样的存在,但是,这个稳压器却正打算将主导权交还给不稳定的炸弹本身。

    情况太棘手了,少年高川的真实化,激活了太多的矛盾,脑硬体也完全给不出一个可行性在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解决办法。尽管他也带来了另一种拥有一定可行性的计划,但是,却让我们这边的计划可行性大大降低了,总体来说,风险反而在成倍上升——当然,这只是我的看法,虽然不清楚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看法到底如何,但是,对于少年高川来说,一定不会同意我的想法吧。从他的角度来说,我所猜测的那些可怕后果,脑硬体所估测的什么可行性,概率和风险,其实都是一个又一个的笑话。

    如果他会说话,会对我的忧虑做出评价的话,说不定会这么说:“可行性,概率和风险,本就是一种对不可完全测定之物事的模糊判断,但是,爱和信任这两个词汇,是不容置疑之物事,我和‘江’之间没有任何模糊。”

    理智和感性的分歧,在少年高川和我这个高川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就算曾经在意识态世界借用了少年高川的形态和力量,我也根本无法将自己带入少年高川。也许,正因为如此,正因为下意识有所顾虑和排斥,所以,我并没有接受到太多少年高川的资讯。即便,如今的“高川人格资讯融合率”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七十。

    我对少年高川没有任何恶感,也能够接受他的行为,以“高川核心意志”的角度而言,完全对其抱有认可和尊敬。但是,这些东西。都不能阻止在理性上,将其存在判断为干扰源,一种近似于绊脚石的存在。

    这种感觉,就像是面对着一个出发点极好,目标也极为正确,但是道途相阻的同伴。

    这种矛盾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天大的冷笑话,一种命运的嘲讽,但对我来说,却是真实存在的。

    和少年高川联手。借助他的力量,这些我都觉得极为正常,没有关系,甚至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一旦涉及“江”,就不由得不慎重其事,然而。充满讽刺的是,我极力将“少年高川”和“江”划分开来。仅仅视为我和“江”之间关系的进一步,甚至于,少年高川是被“江”利用着,这样的想法也是存在的,但是,这“稍微的进一步”。幅度却彻彻底底超乎预期。以至于,让此时的我觉得,在最终兵器十号还没有被击溃的现在,我们的合作,已经接近终点。

    少年高川。似乎被从“高川”总体中割裂开来,不,说“割裂”也许并不正确,但是,若将“高川”形容成一棵大树,每一个高川人格,就是一根树枝,那么,少年高川这根树枝,就是被某种力量刻意掰弯了,让其存在,变成了大树整体造型中,最突兀,最格格不入的一簇。而且,还是死枝嫁接,殖生在最不应该存在的地方。

    但是,却又不能完全肯定,少年高川的存在,就一定是种错误。即便被他汲取了所有的养分,让原来的大树枯萎,但只要这根怪异的树枝能够成活,茁壮成长的话,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可是,还是那句老话,是否真的可以这么顺利发展,没有人可以肯定,其成长的风险,要远超原来的大树。

    从风险的角度,我一直希望可以抑制这根与众不同的枝杈,但是,外在的力量,那个将这根树枝变得与众不同的力量,却远远超过我所能限制的,甚至于,就连我自己,也不得不依靠这种力量。

    自己想要的,和自己必须做的,产生了极为严重的冲突,本来,这种冲突是可以调和的,但是,少年高川的存在,极大削弱了调和性。

    无法绕过“江”,无法绕过“少年高川”,不得不正视他们的存在,不得不接受他们的存在,必须在这种正视和接受下,去执行试图绕过他们的行动。

    我——

    简直就像是背负着蜡质的翅膀,试图飞跃太阳的小丑。

    但是——

    如果不是我来做这个小丑,还有谁来呢?我这个高川,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诞生了,存在着,这本就是命运。

    如果,终究会有一个高川,去承受这种既成事实,并因此去烦恼,去痛苦,那么,让我成为这个高川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或者说,正因为成为这样的一个高川,所以,我的存在性才能得到证明。

    对所有高川来说,都难以应付的难题,让我一个人去承担的话,那不是很好吗?不是很了不起吗?不正是英雄之为吗?即便,这在别人看来,只是一个命运的偶然,但对我来说,这简直就是棒极了的命运之必然。也许,我这个高川无法拯救所有人,无法拯救某些人,乃至于,连自己都无法拯救,但是,所谓的英雄,本就不是为了要得到一个理想的结果才踏上必然痛苦的旅途,而是因为,这个痛苦的旅途已经成为事实,总要有一个人去走,所以才踏步前行。

    所以,我想着,自己所遭遇的这些矛盾和痛苦,自己在人生旅途中所感受到的前途未卜,乃至于前途无光的种种,自己在这种种之间的思索和承载,即便让自己变得如同小丑,但是,对于“高川”而言,却定然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而是一个必需的存在。

    无论在他人眼中,这样的想法是否自欺欺人,但是,我却坚信着,这绝对不是自欺欺人。

    我用力抓紧了自己的双刀,再一次认可着自己。再一次决定着,要以“自己的真实”去面对一切,绝对不会主动放弃自己,也绝对不会主动放弃自己想要抓在手中的一切。无论,这会是何等痛苦、矛盾和烦恼,会导致怎样的后果。又是否能够得到理想的结果。

    我相信,这样的心情,这样的想法,这样的意志,本身是没有错误的,对于所有的“高川”,哪怕是眼前的少年高川来说,也都是弥足珍贵的。然后,当我的死期到来时。我将会成为养分,而不是糟粕,滋养着下一个高川,无论那是“超级高川”,或是“少年高川”,亦或是和我一样普通的某个高川。就如同大树的落叶,终将在泥土中腐烂,化为根系的养分。

    这。一定就是我的存在意义,我的英雄之道。

    我、少年高川和最终兵器十号。形成分庭抗礼的三角之势。当我和少年高川对视时,即便他没有说话,我也觉得他一定明白了,在这短短的僵持和等待中,我所渐渐肯定的自己。现在的我,比以往的任何时刻都要坚定自己的信念。坚定自己的存在,坚定自己所走上的道路。

    所以,少年高川哟,什么都不要说,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无论何者为正确。何者为终结,就让我们手中的刀枪决定吧。也许,最终的结果将由实力决定,但是,认可自己,承载事实,永远都是正确的。

    “拿出来吧,你真正的力量,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江’到底是何等的强大。”我对少年高川如此说到。

    少年高川摘下了丑角面具,用那充满真实感的面容,凝视着我的眼睛。最终兵器十号的存在,在这一刻,仿佛变得无足轻重。也就是在这样的感觉中,最终兵器十号率先挑起了新一轮的进攻,就像是借此重申自己的存在一般。

    此时此刻,最终兵器十号的速度,就是她固有的速度吧,没有移动的我和少年高川,不可能成为她的能力参照。这个速度,不能说慢,但是,无论对于我还是对于少年高川来说,也根本谈不上快。

    太普通了。

    普通的快,普通的强。

    这个感觉应该不是错觉,但是,却让人发笑。

    之前的最终兵器,是何等强大,对比起此时的普通,产生了让人难以释怀的落差。

    原来,最终兵器,就是这样的存在。只是一个人的话,她什么都做不到。

    最终兵器十号跃至空中个,直击少年高川而去,在这个时候,她的最优先目标,仍旧锁定了少年高川。面对她挥下的拳头,少年高川没有任何动作,却是有一道突然浮现在他身旁的人影,替他挡下了最终兵器十号的拳头。

    然后,最终兵器十号被那人影一脚踹飞了,如同炮弹一样砸入地面中,犁出一条深深的沟壑。那看起来明明不是十分沉重的一脚,却超乎想象的有力,也超乎想象的,展现出一种压倒性。

    最终兵器十号过了一会,才从土石中将自己的身体拔出来。她看起来更加伤痕累累,一个明显的印记呈现在她被击打的腹部,似乎很难恢复过来。我将目光转向那个替少年高川接下这一击的人影,当她真切浮现时,我看到了那张在预料之中的,印象深刻的形象。

    异化右江。

    但她似乎不认识少年高川,之前的举动,仿佛只是一个随手的巧合。因为,异化右江在看了我一眼后,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少年高川,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按照艾鲁卡的“人格结构理论”,异化右江到底是“江”之本我,还是“江”之自我的体现,我之前一直无法确定,因为,她在被眼球异化前,表现出某些“偏向性”,虽然冷漠,仿佛遵循着事先已经定制好的轨道产生行动,但是,却同时的确存在“自我”的感觉。然而,被眼球异化的她,变成了另一种感觉,更像是艾鲁卡,是一种被“江”之力侵蚀的它物。

    理论上,“江”之本我和自我,在这个异化右江中,是同时存在着的,或者说,在某种意义上,她就是“江”之真正状态的最真切体现。

    这样的异化右江在观察少年高川的时候,虽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敌意,却存在一种明显的警惕。当少年高川产生细微的动静时,异化右江仿佛被什么刺激了一下,一下子向后跃出数米远,如临大敌般,再一次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少年高川没有回答,在他沉默着,看似将要做出什么行动的时候,异化右江再一次猛然跃起,随之从她原本落脚之处,有一排长枪的激射而起。然后,少年高川的身影消失了,最终兵器十号的身影,出现在跃至半空的异化右江身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