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47 世界扭曲2
    我突然有一种感觉,这种偏差,其实在过去并非是没有出现过,只是,这一次,强烈到让人无法忽略。这个末日幻境,正在变得诡异。

    而且,我有强烈的直觉,这一定是精神统合装置运作的结果,换句话来说,无论是纳粹侧,还是五十一区,亦或着末日真理教,他们手中的中继器,一定在什么地方,发生了某种异常。而这种异常,波及到了这次末日幻境的构造。更本质一些,便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意识交互和体现,在足够强大的力量影响下,产生了扭曲。

    而且,我有强烈的直觉,这一定是精神统合装置运作的结果,换句话来说,无论是纳粹侧,还是五十一区,亦或着末日真理教,他们手中的中继器,一定在什么地方,发生了某种异常。而这种异常,波及到了这次末日幻境的构造。更本质一些,便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意识交互和体现,在足够强大的力量影响下,产生了扭曲。

    这种强大的,涉及了末日幻境本质核心的力量,除了“江”、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这些“人为因素”之外,就只剩下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这两种东西才可能拥有。根据境界线中所发生的一切,我更趋向于,是“江”对精神统合装置的侵蚀,造成了如今的扭曲。

    “简直就是——”我对咲夜严肃地说到:“改变了世界线。”

    不管她是否理解,我也不认为她能理解,但是,她似乎真的可以理解。咲夜皱起眉头,反问到:“阿川……你刚刚,跳跃世界线?”

    “你能理解?”我凝视着咲夜。

    “如果是世界线的话……”咲夜点点头。说:“还记得刚毕业的时候吗?我们学校开的某场研讨会,有一场是关于时间机器的话题,当时来了一个网络名人呢,一个自称疯狂科学家的女人,她特地提及过世界线的话题。不过——还真是难以置信,没有一点真实感。呐。阿川,你真的是从其他世界线跳跃过来的?”

    “类似。我想,并不完全相同……”我倒是还有些疑虑,可是,连自己都不明白的情况,又到底如何解释给其他人听呢?

    “没关系的,阿川。”咲夜捧起我的脸,平和地微笑着,“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都还在一起,这就足够了。不要担心,阿川,无论你来自哪里,即便跳跃了世界线,你所在的地方,并没有你认为的那么悲伤。我们,都在你的身边。”

    我静静凝视着咲夜。她那温和又平静的笑容,似乎融化了我的内心中坚硬。我不由得点点头。将视线依靠舷窗之外。白云、日光、蓝天……景色如此洁净,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我知道,一切都不同了。

    不过。即便外在的一切都不同了,但是,我却还是我,而陪在我身边的,也还有咲夜和八景她们。无论我正在遭遇什么。而这些诡异,又将会带来什么,至少在现在,我所在意的她们,并没有受到伤害。

    这就足够了。

    变化,并没有夺取我所在意的一切,我立身于此,仍旧有所意义,我所肩负的使命,也将继续执行下去。末日幻境,似乎真的出现了异常的细节变化,但是,总体的环境和趋势,并没有产生质变。

    虽然,还有一些不习惯,仿佛,回到了分离多年的故乡,一切熟悉中带着陌生。要重新认知身边的一切,也许还需要花上一段时间吧,但是,有脑硬体在,无论多么强烈的打击,一定都能挺过。

    “对了。”我突然想到,于是问咲夜,“那场关于时间机器的研讨会,做演讲的那位女科学家叫什么?”

    “近江,我记得是这个名字。”咲夜回答到。

    “原来,她和我们不熟悉吗?”我自言自语着,心中说不清是怎么感觉,只是十分的怪异,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原点。而我曾经做过的一切,又得重新做起。我翻看着视网膜屏幕中的列表,关于“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的任务,让我更加清醒了,上面的完成数字,在“人格保存装置”上为“二”,而“精神统合装置”为零,其中一枚“人格保存装置”的记录,已经被用于咲夜身上。这是否意味着,虽然近江于这次世界异变中恢复原点,但是,我们曾经联手做过的事情,于“结果”上还是保留着?

    我掉转视线,对咲夜进行扫描,然而,过去无法找出使用人格保存装置的痕迹,如今也无法做到。虽然视网膜屏幕中的报告,证明我完成过任务,但是,此时的情状,却让我无法肯定,这个事实依旧存在。

    “阿夜,我……在五十一区给了你什么重要的东西吗?”我严肃地看向咲夜问道。

    “是的,人格保存装置,我们的确到手了。”咲夜点点头,回答到。

    咲夜对我的问题做出了平静的回答,我知道,自己此时的表现一定挺奇怪,但是,她却理所当然地接受了这种奇怪,乃至于“世界线”的比方。这反而让我从内心深处涌出一种别扭,我根本无法这么理所当然地看待这一切,或许,是因为这个在细节上发生扭曲的世界,对咲夜和其他人来说,才是正常的。而我却亲身经历过扭曲之前的世界,由此带来了一种强烈的冲击吧。

    所谓的“扭曲”,仅仅是站在我的角度上,对这个世界的观测而言,但是,除了我之外,又有谁拥有这样的观测角度呢?艾鲁卡?最终兵器?少年高川?江?那些在世界要素中占据极其重要地位的组织,例如末日真理教,还有我所认识的那些人们,例如走火、席森神父、锉刀,乃至于拥有“预言”之神秘的先知们,知道这个世界已经变了个样吗?

    尽管最终目标并没有改变。但我此时有一种仿佛过去的许多事情都白做了的感觉,当然,我知道这仅仅是一种错觉而已。从咲夜的口中,我已经大致了解了现在的世界和过去的世界,对我而言到底有哪些区别——我所在意的人们和事情,都没有发生质变。但是,在我无法观测的地方,会否产生了更为巨大的变化呢?

    一个人所能接触的部分,相对于整个世界来说,是极为狭小的,在我眼中的“改变”,对于整个世界的运转来说,也是极为渺小的。至少,这个世界仍旧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但就末日幻境的层面来说,由神秘侧引发的末日未来,仍旧有条不紊地前进,而倘若延展到“现实”层面的视角,“剧本”也仍旧在运作,唯一能够观测到的数值变动,或许就是在这个末日幻境产生细节扭曲的一瞬间,这对于“病院”来说。或许是值得重视的变化,但是。对他们正在进行的工作而言,要清晰分析出缘由,恐怕还是力有不逮。我的想象,也能推断,而这种变化,也并没有让他们的工作获得跨越式的进步。

    通过计划性推动末日幻境的变化。来寻找“江”的正体,并解析它的本质,仅仅是这样的变化,仍旧是不足够的。就算是这种世界历史层面上的扭曲,也不过是“江”的一面所带来的变化。就算扩大好几倍的效果。“病院”最终能够确认的资讯,也仅仅是——“病毒”的活跃越来越频繁了,已经足以确定,“病毒”是真实存在的。

    将自己的视角提高到“现实”层面,以当前脑硬体的冷静,的确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那种世界扭曲所造成的感觉冲击。然而,当回到“末日幻境”的层面,将自己当成是完全生活在这个世界中的个体,此时所有的改变,是如此诡异,如此难以把握,甚至于换作普通人的话,一定会更加无所适从吧。

    已经顾不上去理会,这个世界的扭曲,到底是谁造成的,是刻意而为,还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精神统合装置的作用而产生的变化。

    “这是既成事实。”我对自己说。我知道,除了接受这个事实别无它法。往好的一方面想,至少,我所在意的物事,并没有因为这个扭曲而彻底消失——我这么安慰着自己,努力去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

    我眺望着蓝天,整理自己的思绪,之后直到航班抵达中央公国,我都没有再跟身边的人谈论这个世界的变化。我努力适应着自己当前的身份,一个神秘组织的副社长,同时,也是一个组织前台公司的掌舵者。在这个扭曲后的世界,近江没有成为我的妻子,甚至没有和耳语者产生深入联系,缺少她的帮助,许多在原世界已经展开的事务,完全处于停滞状态,耳语者也已经不是一个纯粹的神秘组织,和欧美区的神秘组织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也因为如此,与欧美区神秘组织的联络,也比过去更加深入。

    如果,单纯将这次世界的扭曲,当成是我所借口的“世界线跳跃”的话,未免不可以看作是时间旅行的变种。如此推断下去,既然这样的变化,是通过精神统合装置产生的,那么,以精神统合装置为核心的中继器,的确承担了类似“时间机器”的效用。如此一来,近江展开的时间机器研究,就已经不再是独有的超凡杰作了。

    即便考虑到,这种类似“世界线跳跃”的扭曲,并非是中继器这样的装置能产生的效果,而是“江”对精神统合装置的侵蚀,所产生的一种副作用。近江的存在性和重要性,也同样不再是独一无二。

    是的,采取功利的思考方式,的确可以削弱近江的重要性,可是,对我来说,即便有脑硬体压抑负面情绪,也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正因为近江的消失,让我比过去更为深刻的体会到,近江对我而言,并不是一个功利性的存在。她是我的妻子,无论是在何种因素的复杂作用下而成为我的妻子,我都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

    对我来说——

    我应该是真正爱着她的,即便有脑硬体的存在,让我变得冷静如机器,也无法忽视这种感觉。上一个高川对待近江的感情,是否有如此纯粹。我并不清楚,但是,对我来说,在此时此刻,我从感性的角落中,翻出了这个与众不同的情感。我审视自己的过去。比较着,近江存在和不存在的区别,让我确信了,这种情感,的确是“爱”,不管,这种“爱”是因何而生,它都是的确存在着的。

    我想找回她,我想让一切都回归原状。回到我所熟悉的那个耳语者!

    越是想着,这样的冲动就越发不可遏止。我的胸口燃烧起灼热的情感,连脑硬体都难以平息。我用力抓着座椅的扶手,直到咲夜将手覆盖在我的手背上。她轻轻梳理着我的头发,对我说:“无论如何,我都在你的身边,阿川。”

    我反手抓住她的手,从她的肌肤传来的触感和温度。仿佛让我胸中翻滚的情绪得到了宣泄。

    “不要离开我。”我轻轻说,仿佛祈求般。径自说着:“答应我,不要让我只剩下一个人。”

    “不会的。”咲夜将头枕在我的肩膀上,说:“我永远都在你的身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

    我决定了。

    “我要找回近江。”我自言自语般说着,即便,我知道。咲夜很可能并不明白这个决定的由来,但是,我却无法放弃。我所熟悉的那个耳语者,才是我想要回到的家,而现在。这个家已经支离破碎了。就算有脑硬体的压抑,我也明白,自己的心中充满了愤怒——不管是谁,就算是强大如少年高川和那个诡异的“真江”,不管有怎样的理由,也不能在我死亡前,夺走我的栖身之所!如果这个栖身之所终将要毁灭,也应该是由我来进行。这是我的计划,是我的责任,是我所要承担的,证明了我的存在,让我挣扎着前行的一切。

    “我会找到你的,过去的影子,在我死亡前,我才是真正的高川!”

    飞机降落之后,我们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回返耳语者总部。一路穿行于市中心的时候,我认真打量着这个熟悉的城市,尽管,有很多东西在我所观测不到的地方已经发生了变化,但是,我所认知的那些,仍旧停留在原来的样子,倒是让我没有什么陌生感。回到这个城市,回到这个耳语者的根据地,我就如同阔别已久,重新踏入了自己的地盘。

    当然,对于耳语者的其他人来说,时间不过是过去了几周而已。

    总部的地址没有任何变化,仍旧是八景用公款购买的,记录在自己名下的高层住宅。不过,和原来不同的是,格雷格娅和契卡已经在这里生活过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两人和耳语者的缘分,比原来的世界更早结成,而耳语者得知统治局的存在,在时间上也更早,也并非是得到席森神父的指引。在这个扭曲的世界里,耳语者对神秘世界的涉入更加顺利,也更加强势,耳语者最初成员的结实,似乎也更早——尽管没有详细了解过,但是,从咲夜的只言片语中,至少她和八景,是高中时期就和我认识了,八景是当时我所在班级的班长,而咲夜则是隔壁般的学生,却在入学不久就和我结下了不解之缘。

    而耳语者的组建,也是从高中时代,由八景牵头的。在时间点上,和原来的世界并没有太大的差异,只是,由于我和咲夜提前成为成员,让耳语者对神秘侧的涉及更早展开。直到大学毕业之后,以耳语者外围结构的骨架进行创业,才有了当前这个前台公司的诞生——一个正式职员只有二十五人的小型快递公司,其中,耳语者涉及神秘侧的核心成员就占去了小半块的名额,而实际的公司商业运作,是由八景和格雷格娅掌控的。我虽然挂着“掌舵人”的名头,但是,大多数时间,都是和咲夜一起负责处理神秘侧的事务,而契卡则是类似于保镖一样的存在,同样在大多数情况下,留守于总部负责八景和格雷格娅的安全。

    这一次,我、咲夜、格雷格娅和契卡全部出动,前往拉斯维加斯,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合作对象十分重要,涉及了美利坚的官方组织五十一区和好几个欧美区的大型神秘组织,诸如锉刀所隶属的雇佣兵协会,以及走火隶属的欧美区第二大神秘组织“网络球”。这一点,倒是和原来的认知,并没有太大的出入。

    “只有八景一个人的话,还真是令人担心呢,没有出事就再好不过了。”咲夜在我开门的时候,仿佛自言自语般说着。

    “应该没问题,森野和白井也在。”我沉声回答着,对厅中喊道:“八景,我们回来了。”

    话音刚落,穿着睡衣的八景就推开房间门走出来,随便跟我们打了声招呼,将自己摔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这熟悉的场景,让我产生了一种回到过去的错觉,不过,仍旧有许多地方不同了,包括房间中的一些摆设。

    “事情处理得怎样?”八景转头问道,这个时候,格雷格娅和契卡已经打过招呼,前往各自的房间。我在八景的对面坐下,习惯性对她说:“有点复杂,不过,总体来说,还是收获颇多……”说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由于世界的扭曲,虽然最重要的人格保存装置已经确认到手,但其他来自于五十一区的“特产”,却并不在自己身上——近江已经不在了,所以,她为我们制造出的那些设备,也根本不存在。例如,s机关的所有衍生产品,包括原本放入s胶囊的东西,观星者和遍布全球的隐形网络系统,也许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却不在当前的耳语者手中。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沉默下来。这时,咲夜在八景身边坐下,用一种奇异而严肃的目光凝视着我,气氛有些不对劲,不仅我察觉到了,八景也若有所思地看向咲夜,又将目光落在我的脸上。

    “似乎……有什么不那么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八景的表情也不再那么散漫,“还记得我的预言吗?阿川,预言——成真了吗?”

    “什么?”虽然脑硬体工作正常,却也无法断定,八景的预言到底是哪一个,或者说,是否还是我所了解的那个预言。

    “看起来,真的不太妙啊。”八景捏了捏鼻梁,摆出一副头疼的表情,“一个女人,改变命运,危险的变局——阿川,如果这个预言连你都无法确认的话,那就真的是大麻烦了。”

    “不……”我根本无法描述自己此时的心情,那绝对是复杂而充满冲击的,但是,有了脑硬体的限制,脑子倒还是十分清醒。这个预言和原来的世界里,八景做出的预言,并没有产生不同,但是,最可怕的是,它同样符合当前我所遭遇的情况。

    在原来的世界里,对这个预言的观测,所得到的景象和现在是截然不同的,但是,以我的经历为基准线的话,在某种意义上,或许也可以称之为,八景的预言,从那个时候,贯穿到了如今,从原来的世界,抵达了另一个扭曲的世界,甚至可以认为,正是这种类似于“世界线变动”的情况,才更符合这个预言。

    换句话来说,八景成功预言了“世界线变动”,以及造成这一切的因果吗?

    我沉默了半晌,回答到:“是的,八景,你的预言是正确的。”

    这时,咲夜凝重地对我说:“阿川……森野和白井,早已经不在了。”

    这句话,宛如一道闪电,劈过我的心头。我目瞪口呆地和她对视着,只听到她继续说到:“森野和白井……虽然阿川你还记得他们,但是,他们并不是耳语者的成员,而且,已经死了好几年了。”

    to_be-continue……(未完待续。。)

    ps:月底最后一天的晚上,本册也终于结束了,产生了一个盟主,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都是一个恰当的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