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45 解离
    我击溃了最终兵器十号,尽管,所有的最终兵器都是在境界线中击溃的,而这些最终兵器并非人类,但我也因此更加相信,其于幽闭机舱的正体也一定遭到了相当沉重的打击。直到现在,我仍旧不清楚,那个幽闭机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环境,究竟是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或者本就是意识态世界,但是,越是在“神秘”的环境下,以“神秘”的体现遭遇“神秘性”的重创,其伤势反馈会正体时,就会越加“真实”。这是在神秘学中总结出来的现象,我不觉得最终兵器会成为意外——它们虽然是“江”的一个侧面的映射,但是,也仅仅是一个侧面映射而已,并没有真正的“江”所具备的跳出圈外的特质。

    因此,在解决最终兵器十号之后,我第一时间就打算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少年高川和异化右江身上,也就在刚刚把最终兵器十号的脑袋拾起来时。之前一直僵持的两者,终于在一种难以观测的变化中达到了临界点。

    强大的念动力再一次降临在我的身上,我那本就已经关节断裂的左腿,从表面产生更加明显的变形。尽管左脚的创伤,让它的强度产生一定的下降,但其强度仍旧远超大多数的材质,能够彻底将其扭曲的力量实在太恐怖了,强度远超上一次同时压制我和最终兵器十号的念动力。

    我在第一时间就被压入地面,似乎可以听到义体关节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这种高强度念动力的源头,异化右江所散发出来的生命气息,就像是墨汁渗入纸张里,只要是活着的生命就一定可以本能体会到,那是何等的强劲。

    被贯穿了心脏。近乎风中残烛的异化右江,其生命强度,正在以一种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脱离低谷,超越其原有的峰值,让人无法判断,其终点会到哪里。而这种疯狂的增长速度。就如同在干瘪的气球充气饱和后,还在继续往其中打气,仿佛随时都会被撑爆。

    我的感觉没有错误。

    异化右江的五官仿佛承受不了压力般流出血液,随后,肌肤也如同被挤压破裂,更大量的血液一下子就从她的全身上下喷了出来。浓郁的血雾以一种充满了生命动感的姿态,以异化右江为中心鼓动,收缩,彻底掩盖了她的身躯。最后,变成了红色的裹尸布一样的东西。

    以异化右江为基础的人形,被血红色的裹尸布密密实实地卷起,而产生在我身上的压力,也随之快速减弱。当我爬起来的时候,看清了那“裹尸布”的模样,那并非是布料,无论质地还是色泽。都完全是稠滞的液体,只是呈现出“层层包裹”的视觉感。

    我下意识知道了。当这层“裹尸布”解开的时候,里面的异化右江,就已经是另外的一个东西了。

    但无论那东西怎么变化,有一点是绝对可以确认的——

    那仍旧是“江”。

    而且,绝对不再是之前那个异化右江那么有人性的“江”。

    这个“江”,也定然是站在少年高川背后的那位。

    少年高川早在异化右江全身喷血的一刻。将刀刃抽了出来,喷溅的血液,没有一滴留在他的身上。那深红色的风衣,却如同凝固了太多的血,而变得沉重。

    “真江——”我听到了。他的低语。

    真江?是那个真江?那个深深烙印在“高川”的心灵中,即便在过度的药物疗程和疯狂的身体异变中,连轮廓都已经变得模糊了,但是,这种烙印却仿佛越来越深刻,越来越火烫的,那个女人?

    真江,在我的记忆中,所有认知的“江”中,只有一个身影,独占着这个名字。那是“现实”层面的,早已经死去,也是孤儿院时代的最初感染体,被高川、系色、桃乐丝、咲夜、八景和玛索爱戴着,如同姐姐的女性。

    那是我们的命运转折点,也是推着我们前进的动力。那个身影,有着太多的标签,而让人几乎忘记了,她原本也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如今,“真江”这个名字,代表着太多的东西,而让人难以完整地描述。

    这个名字,是过去的快乐,是悲伤的现实,是无法逃脱的梦魇,也是绝望中的光芒。

    在她死去之后,在时间的洗刷中,这个名字的意义,已经变得暧昧了,但是,我,不,不仅是我,所有的高川,即便无法想起“现实”层面的事情,也绝对不会从生命的本能中,彻底摆脱这个名字所带来的漩涡——无论是快乐,还是痛苦,是希望,还是绝望,是让自己前进,又或是在生命的一刻停留下来。

    我无法述说,每一次想起这个名字时,心中涌起的情感,只知道,“高川”深深爱着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女性,无论她在生或死亡,无论她给如亲人般的我们带来了什么,都无法磨损这份爱——那是亲情,是爱情,是世间一切美好情感的总合,是如此浓烈,是如此幽深,就如同最极端的黑色与最极端的白色混合在一起,看似分明,却极为混乱,让脑硬体都无法压抑。

    少年高川呢喃着这个魔性的名字,就如同巫师呼唤着神话深渊中,最疯狂的真名。我从来都没有如此清晰而强烈的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抽搐。

    伴随这个名字钻入耳中,复杂又无法解析的资讯,如同风暴一样席卷了脑海。脑硬体的运作突然滋生无数的错误,濒临崩溃,视网膜屏幕中的一切显像变得扭曲,我的意识一瞬间变得模糊。

    仅仅是听到少年高川呼唤那个名字,观测到那个被血红裹尸布下的躯体,就已经让我难以抑制久违的生理恶性冲动。我跪在地上干呕起来,四周血红色的风景,仿佛散发着一种难以描述,但又的确存在的气味。这种味道让这层红色一下子,变得鲜活起来。

    我努力支撑起视线。现在的我,无论从那个方面而言,都是一片混乱,我也从来都没有想过,我所听到的,看到的。如今正面对的一切,竟然会给自己造成如此强烈的影响。

    被血红液体勾勒出的“裹尸布”层层包起的女性身躯,在一种急促的波动扭曲中,其轮廓细节正渐渐变得更加具体化。黑色的长发迅速生长,苍白的肌肤出现在血红色的缝隙间,“裹尸布”正在一层层脱落,但又不完全解开,形如全身大面积创伤的病人,虽然身体的大部分都被绷带覆盖。却隐隐约约可以从裸露在外的关键部位,产生一种深刻的印象。

    例如,眼睛。一只左眼,强烈的存在感,让人几乎无法在注视的时候转开注意力,这颗眼睛几乎完全占据了这个“人形”的存在感。注视这个眼睛,或者说,当被这颗眼睛注视时。注视者和被注视者在一瞬间失去了躯壳,只剩下**的灵魂。

    但是。这并非是“坦荡相呈”那么美好的处境。因为,那颗眼睛的主人,一旦剥离“人形”躯壳,释放那种或许是“相对真实”的状态,那么,观测到这种“相对真实”的人。一定会崩溃吧——我认为,就算能在最初坚持下来,崩溃也仍旧是时间问题,因为,我已经在承受这种最直接的冲击了。

    无法描述。那种“相对真实”的模样,因为,在这种超越性的接触中,理智、感性和本能完全混乱了。我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绝对不是“正常”,也绝非“人类”,甚至于根本不应该是应该在三次元维度中出现的东西。

    我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爆掉了。

    究竟和那只眼睛对视了多久,我完全没有印象,只知道,在自己彻底崩坏之前,险之又险地回过神来,而那只眼睛,已经从对面那个人形脸上合起了。只要不注视眼睛,仅仅观测其身形轮廓的话,虽然仍旧要承受一种感觉上的冲击,负面的生理反应无法平息,但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现在,那个被层层包裹的女性身躯,已经有五分之一的部位暴露出来了。手脚和身躯,颈脖和五官,组合起来就是一具被拘束的,疯狂而危险的身体。

    所以,这个就是“真江”?似乎和记忆中的印象彻底分裂开来,但又有一种莫名的和谐感。我无法根据自己的感觉,判断这个“真江”到底是真物还是伪物,却在一种震撼和错愕后,渐渐接受了眼前这个人形,拥有这个特殊的名字——这种接受,本就是意义深刻,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在这个人形身上所发生的变化,已经趋向尾声。

    最终,“真江”仍旧没有露出全貌,那液态的“裹尸布”,已经彻底干涸成腥红色的绷带,以一种凌乱的状态,缠绕在女人的身躯上,遮去大半张脸和身体四分之三的面积。散落在外的黑色长发,和绷带的尾端在突然刮起的强风中飘荡着。随风扬起的沙尘让人不禁伸手遮掩,而那女性的身影,则在沙尘中愈加模糊了。

    竟然没有死掉,我真切感受到一种险死还生的庆幸,脑硬体似乎暂时还无法从之前的冲击中自行修复过来,所以,我得以再一次感受到那久违的情绪涌潮。

    这是……“活着”的感觉。

    “所以,这就是真江?”我凝视着少年高川,不由得脱口而出。

    “是的,她就是真江。”少年高川没有犹豫地回答到,“但是,也不完全是你理解中的真江。”

    “那到底是什么?”我凝重地问道。

    “不知道。”这样的回答,被少年高川平静地说了出来:“但是,她就是真江,这一点不会有错。”

    “——你这个……”我想说什么?我也不知道,想骂“蠢货”或“疯子”,但又不是这两个词汇所描述的意义,我想表达的,太过复杂,复杂到连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只知道自己在大声吼着:“真江已经死了!”

    “她只是以另一个形态活着。”少年高川仍旧平静:“其实,就算死了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仍旧爱她,无论是过去的真江,还是现在的真江。”

    “真可笑,太可笑了。这个真江。根本不是过去的真江了。”我不知道自己的情感,到底是怎样的颜色。

    “但是,她仍旧是真江。”少年高川反问我:“你能说,她不是真江吗?如果可以的话,用你最真切的感觉回答我,你觉得。她不配使用这个名字吗?”

    我沉默,因为,我的感觉,早已经做出了回答。

    是的,无论逻辑上又何等矛盾,情感上如何无法接受,理论上无法承认,但是,本能却无法告诉我。这个女人不是“真江”。

    “所以,她就是真江。这一点,毋庸置疑。”少年高川说。

    “你到底想做什么?”我沉默了半晌,问道。

    “高川,没有本质区别。”少年高川重新戴上了丑角的面具:“我不会阻止你,只是,我会做我认为自己该做的。”

    “现在的高川,是我!”我大步向前走去。“我不想和你发生冲突,但是——计划必须执行。”

    “我知道。”少年高川走到“真江”的身边。抓住她的手,“所以,无论你做什么,都没关系,那是你该做的。”

    我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我们之间的情况,掺杂了太多的因素。而变得太过复杂,但是,即便无法理出头绪,但是,自己要做的事情。却没有任何不清晰的地方。我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了,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来得如此之快。

    高川和高川,竟然在行为上产生矛盾——不,应该说,从“现实”层面来看,出现这种情况,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高川”本就是一个末日症候群患者,一个重度的精神病人。行为和思维上的冲突,本就是人格分裂所产生的经典症状,无论有多少,是因为内在因素,又有多少,是因为外在因素。在这个末日幻境中发生的现状,不过只是这种症状的体现罢了。

    “我会死在这里?”我拖着已经完全扭曲的左腿,一瘸一拐地向少年高川走去。

    “不。”少年高川说:“高川不会死在高川手中。而且,你也不应该死在这里。你是现在的高川,你的存在,是有意义的,你所做的一切,也都是有意义的。虽然,我也无法说,自己理解的是否正确,但是,我相信你的正确性,就如同我之存在,尽管看似矛盾而错误,但也一定是正确的,必须的,有意义的。”

    这么说着,和少年高川手牵手的“真江”抬起另一只手,一瞬间,我听到了声音。

    声音,是从四面八方涌来的。

    听不清到底在说些什么,但是,那种宛如在空旷大厅中的回响,仿佛一下子就扩散到了整个境界线。然后,仿佛波及了每一个角落的喧嚣,在我所能感知的范围中升起。许多人在说话,乱成一团,像是疯子的叫喊,又像是理智的呢喃,是悲伤的,是喜悦的,是冲动的,是压抑的,是厮杀,是悲鸣,是呐喊……各种各样的声音,仿佛人的一生中所能够拥有的声音,从脚下传来,从头顶上方传来,从环形山中传来,从虚空中传来,从这个境界线的每一个角落传来。

    我眼前的景象破碎了,就如同自己所站立之处,根本就不是什么月球,仅仅是镜子中倒影的假象。在镜面的破碎状态中,红月分解,散落,变成晶莹的碎屑,彻底掩去了少年高川和“真江”的身影。碎片以缓慢的速度,在我的身边飞腾翻转,若将目光投入其中,竟然可以看到一幕幕的影像——不清晰,但却本能可以感觉到,那影像演绎着一个人生,每一个碎片,都演绎着不同的人生,而主角,并不是我,或者说,不是“高川”。

    那么,那都是谁的人生?这个问题,我其实在意识到的一刻,已经有了隐约的答案。

    这一战最终的胜利者,侵蚀了纳粹侧精神统合装置的,其实是“真江”吗?

    而这些散落的碎片,是精神统合装置所统合的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精神意识体现吗?

    下一刻,我猛然“惊醒”过来。回过神来的时候,仿佛刚刚做了一个关于境界线的噩梦。我正坐在机舱的座椅上,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视网膜屏幕中的数据一切正常,自检正在进行,脑硬体的工作良好。仿佛,艾鲁卡和最终兵器,境界线中的战斗和异变,真的就是一场噩梦。然而,身体的损伤度和最终的数据报告,却在告诉自己,那并非是一场梦境。

    如今的我,正坐在幽闭机舱中,这个环境中,一切都是完好的,没有留下之前战斗所造成的任何破坏。

    彻彻底底的,被复原了,就像是回档了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