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51 无法阻挡
    我,是优等生高川,也仅仅是优等生高川。常人无法理解的,我也不觉得自己可以全部理解,但是,我可以选择接受,那些他人无法接受的事情。因为我遭遇了,常人无法遭遇到的事情。我知道,这并不是中二的狂想,仅仅是因为,我所要接受的事实,比小说和幻想更加疯狂。

    我不否认,一些从“现实”层面烙印在身体和人格中的东西,成为构成“我”这个人格核心的部分,但那并不是全部。我并不了解“现实”层面所发生的事情,至少不是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情感。我的诞生和成长,并不是在现实之中,我儿时的记忆,所有促生我成为如今这个样子的大部分决定性因素,都产生在末日幻境中。我所拥有的情感,也更多源自于这个相对“现实”的“虚幻”中。

    我还记得死亡前自己所遭到的打击,以及为了破解那团团的迷雾而遭遇的事情,那些事情唤醒了沉睡在人格核心的某些记忆,但是,我并不确定,那些记忆是否经过了扭曲。

    我在这里提及这些,并不是说“现实”层面的那些事情,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恰恰相反,正是因为它们十分重要,所以,反而不能轻易就下结论,完全彻底地接受。我一直认为,在迷雾中行走的时候,能够指引自己的,定然不是连自己都无法完全肯定的东西,而是让自己成为如今这个自己的东西。无论那是在怎样虚幻的幻境下所诞生的东西,但是,既然它已经存在,就必然有着其存在的理由,那它是切切实实存在着的。

    在我之前的高川,一直居于“现实”层面的高川。到底是何种模样,性格如何,到底在想些什么,做了些什么,我并不了解,也不关心。因为。构成那个“高川”因素,并不完全是构成我这个高川的因素,诚然,必然有一些难以改变的东西传承到我这儿,但是,也不能否认,那些传承下来的,加上“末日幻境”赋予我的,才构成了如今的我。

    我所遵循的行动和思维机理。并不以“现实”中的因素为重心。这本就很疯狂,不是吗?

    我是怎样的人?我是怎样的高川人格?

    其实答案,很简单,排除不确定的“现实”层面因素后,所留下的,就是早已经确定了的“末日幻境”因素。

    在以爬树、单杠回旋、在狭窄的走廊护栏上行走,从高高的阶梯和楼层上跳下,翻过高墙。尝试飞檐走壁这些危险行为做为儿童游戏的年代,大家都肆意奔放。不惧于流血和骨折,也不觉得踩死青蛙,吃烤蝗虫是恶心的事情,只为了得到勇敢的赞誉和钦慕。

    大人们当然是不赞同的,他们只感到害怕和恶心。

    “你们怎么能那么做,太危险了!”

    “谁是你们的头?”

    “高川。他很厉害。”

    “别跟他玩了!听见没有?我要找他的家长!这个孩子得好好教育才行。”

    我被狠狠训斥了一顿。同伴们一个个离开了。

    随着年纪的增长,大人教会孩子们什么叫做恐惧。

    我起初死不悔改,依旧在房檐和墙顶上奔驰,但当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也不在众目睽睽下逞能了。因为其他人都觉得那太无聊,而且有些蠢,他人诧异的目光把我当做戏子。

    然后,我成了一个优等生,不涉及危险的行为,不参与体育活动,一心放在学业上。

    但这只是为了避免孤独。

    我惯于将自己打理为优等生的表范,将中短发细细梳理,露出知性清秀的面庞,有时会戴上平光眼镜。校装一丝不苟,像贴膜一样裹住匀称的身躯,还入了学生会,积极参与学习竞赛。每个学期末,个人评价报告里的赞扬几乎要溢出格子。

    尽管如此,那些不安定的,超乎常识和共识的因子,还潜伏在身体、灵魂和血脉之中。

    这就是我,伪装成一个优等生,不,事实上,也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优等生,但是,单纯的常识中的优等生,却并不能描述我的全部。我可以接受自己那些超乎想象的行事和思维,也能接受他人那超乎想象的行事和思维,以及一切看起来不可思议而疯狂的事情。

    我能适应任何仿佛小说故事一般,甚至比小说故事更加离谱的“真实”和“环境”。从很久以前,我就认为,人类所能遭遇到的苦难,已经被人类用那离谱的想象力,尽可能描述出来了。有人会为事实会和这种想象中的故事重叠而感到惊讶,难以接受,但是,对我来说,想法却是——既然已经想到了,这便是一种“准备”,亲历遭遇到的时候,本身就存在着适应性。

    我不断适应着这些突如其来的东西,这些东西看起来令人惊叹得用“超乎想象”来形容,但是,对我来说,其本质早就已经在“想象”之中了。所谓的“超乎想象”不过是一种单纯而夸张的修饰而已。

    无论是正常的,还是非正常的,我都可以适应。就算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只是个被关押在病院中的拥有悲惨命运的精神病人,我也不会因此手足无措。而这种适应性,却正是“末日幻境”中的因素造就的。末日幻境,对我而言,就是如此重要,是我存在于这里,并继续存在下去的基础。我已经不在迷惑,该如何对待“现实”和“末日幻境”了。因为,将两者放在一起做比较,找出一个唯一的真实,根本就是一件错误而荒谬的事情。

    即便末日幻境已经不存在了,构成如今这个我的那些源于末日幻境的因素也不会消失,如今,诞生我的那个末日幻境,真的已经消失了,但是我还活着,而这本身就代表着末日幻境的“真实”。

    我存在。所以诞生了我的那些因素一直都存在,我是真实的,所以,那些因素是真实的。

    这是很简单,很质朴的推论,不是吗?在这个推论下。“现实”和“末日幻境”,不过只是环境的不同,就如同从自然森林中走入城市那样,单纯以自然森林当作全部的真实自然不对,但是,因为城市的存在,而否认自然森林的存在,也同样并不正确。

    于此同理,不能用“非正常”和“超乎想象”这样的借口。来排斥它们的存在性、真实性和可能的正确性。

    所以,我不会因为他人会斥责和质疑我那超乎寻常的行事,用无法理解的目光来看待,就去怀疑自己的真实性、存在性和正确性。也不会认为,自己所爱着的,和爱着我的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人类,又是何等了不得的大事。

    我不需要他人的理解。我只是沉默地,追逐着角落阴影中的疯狂。我一直都能听到。那嚣张又不畏惧退缩的叫喊。

    我不会掩饰自己对“江”的爱,也不会因为这种“爱”的疯狂和危险,去顾虑什么回报性。我的“爱”是纯粹着,也许最初并没有这么纯粹,但是,我一直都想拥有这份纯粹。所以,我便这么做了,让自己像个疯子,像个傻子一样去爱,抛弃所有对后果的假设。也不会去思考万一。

    我并不疯狂,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人无法理解,那又有什么关系?我能理解自己,这就已经足够。所有人都将“理解他人,按照他人的理解来改变自己”称为成熟,并且,总有许多实例去证明,如果不这么做,一定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感到后悔,并为自己当时的这种“不成熟”而感到羞耻。

    我明白,我都明白,他们所说的,他们所举证的,的确都是事实,但是——

    我同样明白,那不是全部的,唯一的事实。

    我固执自己,也为之付出代价,在许多人眼中,一定是十分惨痛的代价,是只有不成熟的孩子,脑子有毛病的疯子,才会这么坚持,而这种坚持,在许多人眼中,也是没必要而毫无价值的。

    我明白,我都明白,我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想,我也不否认这种想法的正确性。

    但是,那并不是唯一的正确性。

    至少,在我死亡的时候,并不为自己的一生感到悔恨,也从没有觉得,自己做了许多错误的决定。我十分清楚的记得,连死亡的过程,都是带着何等畅快的心情,即便有许多没能完成的事情,有所遗憾,但是,并不后悔。在我看来,这本就是因为“自己走在正确的人生道路上”,所以才能收获的果实。

    我很强大,我的人生很充实,我做到庸人尽其一生也无法做到的事情,是将自己燃烧殆尽后才死去,而不是躺在病床上,垂垂老矣地等待人生的尽头。

    而现在,既然死亡也无法击倒我,那么,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阻挡我变得更加强大,也不知道,到底还有什么可以否认我之思维和行为的正确性。

    我走在死寂的街道上,牵着神经质自言自语的爱人。我走在疯狂的梦境中,咀嚼着自己的过去。我看向商店的玻璃窗,在灯光中,烙印其中的身影,它看起来是如此惨然,仿佛是一个可怕的怪物,随时都会跳出来攻击自己。对此,我只是不屑的一笑,因为,如今的我已经不会用这种东西来评估自己。很多人都喜欢照镜子,并由此产生各种恐惧的臆想,便是因为,镜子中的那个身影,就像是在描述着一个真实的自己——但是,其实那仅仅是一个伪物,不是吗?真正能够确认自己的真实性的,只有自己的思想。

    无论看起来多么真实,假的就是假的,它并不暗示真实,也不预言未来,更无法代表我,如果它跳出来发动攻击,仅仅代表着,它是一个怪物,而并非我是一个怪物。所以,我不会因为它一副“惨然而随时会跳出来攻击”的样子,而感到恐惧和惊慌。它是它,我仍旧是我。

    我扫视着四周,背后不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跟在身后,不时又发出响亮的碰撞声和破裂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冲了上来。我连头都不回,因为,我知道那仅仅是声音而已。然后,味道也出现了,这种味道混合着一种气息,让人觉得。有什么可怕的生物就在近侧徘徊,灯光暗下的一刻,从眼角不怎么看得清的地方,有东西冲向另一个角落。

    境界线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充实,补完着每一个能够让人产生恐惧的要素,就连风都产生了,吹拂过肌肤的时候,带来一种诡异的凉气。也带着远方那无法形容的,极度混乱的声音,仿佛自己已经无处可逃,危险和恶意,已经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自己。

    我的心中,却仍旧没有半点涟漪,和真江一起,视若无睹地大步向前。真江突然发出咯咯的笑声。在空旷寂寥的街道中,更为这片恐怖的气氛增添了一种渗人的味道。仿佛她下一刻就会变成怪物夺走我的性命。但我,只是平静地,紧紧地抓住她的手,牵着她一直往前走。

    我不会犹豫,也不会害怕,更不会思考诸如“如果那些可怕的想法变成了真实”之类的问题。我全身心信任自己身旁的爱人。不会因为它真的发生了变形,就产生震惊、抛弃和拒绝的念头。

    我就是如此爱着它,接受它,信任它,全身心投入其中。即便因此堕入地狱也绝不回头。

    真江的笑声越来越响亮,越来越张狂,就像是个疯子,完全没有意义地疯狂大笑,而我则用沉默回应着她,坚定地迈动每一步。我突然感到,自己的沉默,和那回荡在恐怖气氛中的笑声,以一种微妙而和谐的形态混合在一起,变得无比的和谐,在这种诡异的和谐中,所有的恐惧因子,都如同初雪般迅速融化。

    我不由得产生这样的感觉——境界线的世界,渐渐变成了,如同只属于我们两人的后花园。它的死寂、声响、味道等等给人直观感觉的因素,正在我的感觉中褪去恐怖的色彩,于是,死寂变成了安宁,声响变成了节奏,气味变成了活力,就连明灭的街灯和蠕动的阴影,也成为了迎合节奏的情趣。这些因素的感觉性转变,一下子让阴沉沉的境界线变得明亮起来——并非真的出现了明亮而稳定的光线,只是一种感性上的明亮。

    我的心情变得轻快,看向真江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停止笑声,同样在看着我,现在的她,和神经质的精神病人完全沾不上边。她是如此恬静,美丽,就像是故事中描述的,身体虚弱,肤色苍白,却有一种坚韧美质,喜欢在和煦日光照射的屋窗旁弹奏优雅钢琴曲的女主角。

    境界线中的景色又开始扭曲了,前方的道路,路旁的街灯,乃至于高耸的建筑,都开始歪曲,仿佛映射在水中的倒影,因为被搅拌起涟漪,不断重复着破碎和拼合,仿佛每一个碎片都和其他不符合的碎片糅杂在一起。又像是,绣入这份景色图案的毛巾被人用力拧起。

    但是,在这些破碎又糅杂的,仿佛拧成一团的景物中,却有一条细细长长的道路,因为这种扭曲才清晰呈现于脚下,虽然,它并不笔直,却没有断裂和分歧,是一个让人觉得可以踏上,并且只要一直走到尽头,就能抵达目的地的“捷径”。

    这一次,真江突然主动起来,拉着我在这条“捷径”上奔跑着。我很快就发现,当自己踏在这条道路上,并非是一步就过一步的距离,每一步落地,身旁扭曲的风景,就会如同疯狂转动的走马灯一般迅速后撤,当我回过头想要看看自己原来的落脚之处,却发现,自己已经经过的道路样子,和自己最初观测过的道路样子截然不同。就像是,每一次踏步,实际是从一个“捷径”,踏入了另一个“捷径”。

    当真江停下的时候,扭曲的风景,就如同涟漪般在逐步平息。当它彻底稳固下来的时候,我已经抵达了城市的另一端。这个位置,距离我们起步的地方,至少也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

    “真见鬼,今晚怎么这么安静。”有人在说话。这一次,是真真切切的人声,而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那人在我打量四周时,从一条巷道的阴影中走出来。他对境界线中的环境要素感到惊疑和不安,“我是在做梦吗?”因为我和真江就距离他不远,而且,也只有我们三个是可以现在这个地方,唯一可以彼此确认的人物,所以他很自然地看到了我们,并且只犹豫了一下,就朝我们这边谨慎地走过来。

    “嘿!伙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声音粗鲁,而且没有半点客气,有一种让人必须回答的强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