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53 夜之进击2
    为了破开高川房间的门,咲夜提来斧头,但是,在正常情况下,她本不需要这把斧头。

    “她在动摇!没发现吗?她拿着的是斧头,最能发挥她的力量的东西,不在她的身边。”

    动摇?格雷格娅看着咲夜宛如定格在房门前的身姿,那双白皙细腻的手,因为抓住斧柄时用力过度,渐渐浮起青色的血管。她猛然醒觉,之前一直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八景已经说得十分清楚了,就算要强制破门而入,咲夜也不应该提着斧头,在正常情况下,那只奇异的布偶熊,才是咲夜最为强大,也一直随身携带的武器。

    可是,此时的咲夜,却提着斧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格雷格娅和契卡无法理解当前的状况,情况的发生太过突然了,直到被咲夜的喊声吵醒之前,都没有感受到任何预兆。但是,如今不仅高川没有回应,从来不远离咲夜身旁的布偶熊也似乎消失了。如果它还在的话,咲夜根本就不需要用斧头,破开区区一扇门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个时候,一直在酝酿着什么的咲夜再次喊门:“阿川,开门。”和之前不一样,此时她的声音轻飘飘的,仿佛没什么气力的样子。

    然后,咲夜用同样的声音,重复了第二次:“阿川,开门。”

    没有第三次,咲夜猛然挥起斧头,毫不犹豫地劈在房门上。

    一下,两下,三下……门板被砍得稀烂,被咲夜捣出了一个大洞。咲夜率先从门洞钻入,其他人紧随其后,但是。当她们进入高川的房间后,看到的却是空无一人的床铺。

    高川,已经不在房间中了。夜风从大敞的窗口中呼啸而入,将夜晚的凉意洒落到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的身上,咲夜的半透明睡衣紧紧贴着**。那种狂躁的气息,仿佛渐渐被这凉意浇灭了。这时,环视室内的格雷格娅,从不怎么显眼的角落里,看到了熟悉的东西,那是——

    哐当!

    咲夜松开消防斧,仍由它掉落地上,笔直走向格雷格娅注视的角落,从中拖出那只熊布偶。

    “为什么?会在这里?”格雷格娅惊讶地问道。

    但是。谁都没有回答,咲夜也没有,因为她也不明白。在噩梦之后发生了太多难以理解的诡异情况,熊布偶自然不可能无缘无故,自己跑到高川的房间中,还呆在这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这种异常,本来就是对“发生了某些紧急情况”的注解。不过,不理解也没关系。咲夜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有太多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于是,她选择了相信直觉,直觉能够把自己带向最终的答案,直觉能够回应自己的期盼,这就足够了。

    “八景,我出去一趟。”背对着诸人的咲夜没有回头。只是盯着敞开的窗口,轻轻地说着。

    “一路顺风。”八景没有阻止,理所当然地回答着,一直紧皱的眉头松开了,“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给我把完好的高川给带回来。”

    “嗯,我大概有一些头绪了,而且,我不觉得他会出事,只是以防万一而已。”咲夜说着,手中的熊布偶融化变形,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张面具,“阿川需要我。”

    她将面具覆盖在自己的脸上,无数的灰色带状的触手猛然从面具的边缘钻出来,迅速缠绕在咲夜的身上,将她从头到脚紧紧包裹,只留下一头飘逸的及肩长发在夜风中飘动。紧身的装束,纤毫毕露地勾勒出她的身体曲线,那深沉的颜色,让她仿佛随时都会融化在阴影和夜色之中。

    “我去去就回。”留下这句话,咲夜从敞开的窗口一跃而出,在从高层位置坠落之前,灰丝已经缠住对面的障碍物,借助收缩的力量,咲夜好似一只夜枭般,在深沉的夜色中滑过。墙壁、房顶、路灯,所有矗立在高处的物件,都成为了她的踏脚石,几个幅度夸张的起落之后,那个灰色的身影,便彻底融入夜色之中,再也看不见了。

    目送咲夜离去的八景、格雷格娅和契卡三人,这才转身离去。她们知道,在现在的情况下,自己能够做的,远远没有咲夜能做的那么多。“好好睡上一觉吧。”八景对两人说:“直到天明为止,将一切交给咲夜,她能做到最好。”

    格雷格娅和契卡欲言又止,她们并没有再从八景脸上看到半点担忧的表情。虽然也疑惑,八景是不是出于头领的职责,而将一切负面的情绪压在心中,但是,至少从外表上是无法判断的。格雷格娅仍旧无法放心,不过契卡倒是很快就接受了当前的状况。身为一名资深雇佣兵,她早已经习惯突发事件,不会因为担心情势就食不下咽,睡不着觉,如何在最短时间内将自己的身体调整到尽可能最佳的状态,是她十分擅长,也十分习惯的事情。

    ####

    当我踏出“捷径”的时刻,扭曲的景色霎时间恢复到正常的形状,那死寂而压抑的气氛并没有任何改变,但是,比起最初的只有“视觉景象”,如今整个复刻于人们意识中对这片地域印象的场景,可谓是“色香味俱全”了,当然,因为感官可以感受到的因素更多,所以,由此生出的负面感觉就愈加清晰而激烈——胆小的人说不定连一步都不敢跨出去呢。

    声音,味道,视线,从风中传来的信息,从墙壁传来的信息,从角落传来的信息,从微暗处传来的信息,都在勾勒着一个与人们常识印象中截然不同的城市风景。这个位置是“江”提供的,“捷径”中断了,虽然不能肯定峦重就在这里,但是,至少可以在这里找到他的线索。就如同散发血腥味的猎物已经转移了地点,但是。它留下的味道在这一带最为清晰。

    我观察四周的景象,判断自己已经抵达了城市的另一端。这个位置,距离我们起步的地方,至少也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公车站就在身旁不远的地方,当然,在这个境界线中。这个时间段,如果不是发生什么特别的故事,是不可能有公车到站的。街灯发出滋滋的声音,仿佛随时都会熄灭,有一些仿佛苍蝇一般的小小阴影若隐若现地围绕那团不停跳动的灯光旋转,不过,那当然不可能是苍蝇,仅仅是又一种会勾起人们臆想的东西而已——更像是幻觉。在真正确认它的样子时,它根本就没有任何模样。

    “真见鬼。今晚怎么这么安静。”有人在说话。这一次,是真真切切的人声,而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那人在我打量四周时,从一条巷道的阴影中走出来。我并没有为之感到惊讶,这应该就是“线索”了。

    来人对境界线中的环境感到惊疑和不安,毕竟,这个场景和日常城市夜景差别太大了,那种让人心生不详的气味是如此浓烈。再大大咧咧的人也不可能忽略这种异常。

    “我是在做梦吗?”我听到他惊疑地自言自语。因为我和真江就距离他不远,而且。也只有我们三个是可以现在这个地方,唯一可以彼此确认的人物,所以他很自然地看到了我们,并且只犹豫了一下,就朝我们这边谨慎地走过来。

    “嘿!伙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声音粗鲁。而且没有半点客气,有一种让人必须回答的强硬。

    “你在做梦。”我平心静气地回答到。当他走进灯光覆盖的地方,终于能看清我和真江的样子时,那种警惕的模样并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紧绷起来。在这个诡异死寂的气氛中。只要脑子没有被恐惧冲垮,就绝对不会轻易信任突然出现的陌生人。这个男人看起来,头脑还是十分清醒的,况且,我也不觉得,自己和真江的样子有多么亲和。在一个区域的人仿佛都死绝了的环境,我们彼此的存在,本就处处都流露出丝丝不妙的气息。

    男人很快就将手揣进衣内,大概是抓住了匕首或手枪之类的武器吧,但那种东西对我和真江根本就没有威胁。我并不在意他那惊愕和慎重的表情,用了三秒仔细打量他的样子。如果一个人在死了之后,都无法被杀人者记住相貌,是不是太过悲戚了呢?我从很久以前,就已经习惯了,记住自己杀死的每一个人的样子,哪怕是山羊公会的那些极不起眼的杂兵。他们中不少人以正常伦理来说,是“无恶不作的恶棍”,但是,我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会刻意去遗忘他们,无视他们,毕竟,这些家伙仅仅是“精神病人的一种精神意识体现”而已。在严格意义上,他们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无法真正代表他们的真正意志。

    这些角色,就像通过对人格进行加工,剥离和筛选了一部分特质后,将这种特质凸显后捏塑成人形,再安插在剧本所需要的地方。自从我在“现实”层面看到“末日幻境”之后,才理解我在末日幻境中碰到的那些个性强烈,但又似乎有所欠缺,就像是“脱离了常识”的家伙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个性者,是因为他们是由人格中的“无个性因素”随意塑造的npc,而有强烈个性的家伙,则是将人格中的“个性特征”凝聚起来,仿佛为了专门塑造“鲜明的角色”一样,被刻意这么塑造。

    整个末日幻境,就如同一个戏剧化的剧本世界,介于“无个性”和“强烈个性”个性之间的家伙,在这个末日幻境中是不存在的,而看似平凡中庸的家伙,突然发狂变得“个性鲜明,富有冲击力”,这样让人惊愕的情况,却是一定存在,而且,该是哪些“无个性”的角色突然转化为“强烈个性”的角色,在整个末日幻境运行的机制中,也占据着极为重要的一环,因此,其判断、筛选和运作流程,也超乎想象的复杂,从而看起来“如同命运”一般。

    不过,简单来说,和“高川”产生直接关系的家伙,即便是“无个性的游荡npc”,也一定会被激活。即便在整个遭遇中,仅仅扮演着再不起眼的角色,也会比其他无法被观测到的家伙更加鲜明活跃。如此一来,在我所能观测到的范围内,一切都是“鲜活”的,虽然可能有些夸张。却足够“真实”——我如今这么推测末日幻境世界的真正模样。

    我无法以一个上帝的视角,俯瞰整个末日幻境的运转,所以,我不由得想,在自己所能观测的范围之外,物事是否一切都是如这个境界线的环境一样,实际并不存在“鲜活的生命活动”呢?

    如此一来,因为我的出现,而被“激活”的角色。无论他扮演着何等不起眼的角色,也都是值得铭记的。因为,如果我不铭记他们,这个世界上,又有谁会铭记他们呢?好不容易被激活一次,在完成任务后就被抛弃,不会在任何人的心中留下记忆,这实在是让人感到悲伤。

    无论他们是以恶人的角色。还是以好人的角色出现,是否符合我的审美。我无法拯救他们,所以,自己能做的,就是记住他们最鲜活的姿态。这对于我自己来说,也未尝不是一种慰藉。在这个悲伤而绝望的世界中,我一定能够从对他们的回忆中。获得继续前进的动力吧。

    我深深凝视着男人,大众化的坏人脸,身穿皮夹克和牛仔裤,浑身上下流出一股痞气,活脱脱一个小说中的下层角色。但是。没关系,我会铭记你的样子,活在我的记忆中,这本就是你曾经活着的证明。

    “你那是什么眼神!”男人恼怒地瞪着我:“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什么家伙?”他絮絮叨叨地怒骂着,但是,这些问题反而提醒了他,当前的情况是何等的诡异,从而让他更加心生恐惧,一步步后退着,想要离我和真江越远越好。他在虚张声势,只要我有什么不妥的举动,他就会第一时间进行反击和脱离——这些情状,就算还没发生,却已经深深从他那故作掩饰的神情和姿态细节中泄露出来了。

    若是普通人,当然不会有这么干净利索的决断,不过,既然出现在此时此地,这个男人自然是能和峦重,能和山羊公会扯上关系的“圈内人”。

    “你逃不掉的。”我平静地对他说。

    “我可不觉得。”男人悚然一惊,不再直直后退,而是让过自己出来的巷道,偏向更加光亮开敞的地段,他的说话速度故意放缓了,以掩饰声音的颤抖,他的眼神微妙闪烁着,警惕着每一个可能会出现“意外”的地方。我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什么,虽然居于同样的场景中,但是,他在那扭曲的,隐晦的细节中看到和感觉到的东西,和我看到和感觉到的,也许不是同样的东西。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男人就像是为了宣泄心中的焦躁和恐惧般,喋喋不休地说:“是你们把我弄来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根本不值得大费功夫。”

    遍布在这个空间中的诡异气氛,就如同墨水一样浸染着他的心灵,伴随他的恐惧和焦虑越来越表面化,我已经可以清晰感觉到,许多原本不存在的东西诞生了,在以一种微妙的节奏将我们三人包围。果然,就算不是自己引起的异状,也会因为其他人的存在而波及自己吗?我平静地想着。

    黑暗中,传来悉悉索索的移动声,咀嚼声,低吼声,乃至于根本分不清正体的怪异声音。

    “这是一场噩梦,但是,你却无法自己苏醒。”我对男人说:“感觉到了吗?那种无比真实的恐惧。再继续下去,它们就会变成真的活物,把你撕成粉碎,一口口吃掉,再变成粪便排泄出来——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在那之前让你回去。”

    男人的眼神更加闪烁不定,但还是用强硬的口吻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既然是你出现在这里,而不是其他人,就代表你知道什么。”我仍旧平静地对他说:“你也是山羊公会的人,无论是再离奇的情况,你也是可以接受的吧?所以,你应该清楚,现在,你真的很不妙。”

    “是……”男人终于有些撑不住压力了,他瞪着一处阴影,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我看到了一口犬类的利嘴从黑暗中探了出来。空中传来几声悠长诡谲的嚎叫声,似乎可以看到一些用四肢奔驰的黑影从楼顶上窜过。

    “是什么问题?”男人收回观察四周的视线,艰涩地对我说到。

    “……”在提问之前,我已经感觉到了,暂时已经不是心平气和交谈的时候,我甩动双臂,弹出臂刃,那“嚓”的金属摩擦声,让我拥有足够的安全感,却让对面的男人心惊肉跳,立刻将手枪掏出来指着我:“别动!否则我就开枪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