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61 锁定
    这里的建筑稍微显得落魄,夜晚也是静悄悄的,没有什么人气,路灯也已经损坏了好几盏,但是在微暗的环境中,墙壁上的摄像头却依然在工作,想来白天时会更加热闹。山羊公会的集会据点大多是在酒吧之类的娱乐性会所中,但也并不全然如此,根据耳语者过去的经验,比较重要的集会,往往都不会在特别热闹狂放的场所进行。这片地区有不少可疑的地方,不过,咲夜最终却选中了这里,并不仅仅是这一带的评分为“六”,更重要的是,这里有许多虽然无法具体分析,却能够感受到的信息,形成类似于“气味”的征兆,吸引着咲夜。

    义体高川对这种感觉性的引导并不陌生,因为,他也经常这么做——依循自己的感觉,从一大片值得怀疑的地方中,锁定一个更小的范围。事实证明,这样的做法相当准确又有效率。

    变身灰烬使者的咲夜就如同借助阴影隐藏身形的蜘蛛和猫怪,蹲踞在天台的一角,静静等待着更多的线索出现在自己面前。义体高川站在她身边,连锁判定宛如雷达一般,将地面上更细致的信息汇聚到脑海中,再经由的脑硬体进行分析。

    一般来说,虽然感觉上,这里就是自己要找到的地方,但是,如何找准入口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行为太过激烈,很容易打草惊蛇,即便拥有压倒性的武力,可以不理会敌人的反抗碾压一切,但也会让敌人过早获得转移时间,使得战果不够理想。这一次,义体高川和咲夜进行武力侦查的原因,并不仅仅是打击山羊公会这个据点的有生力量。过去的经验已经证明了山羊公会那顽强的生命力。就算剿灭了一个据点,新据点也会很快崛起,就算将所有知晓的据点全部扫荡一边,也不代表彻底清理了它们。

    一个拥有严密结构和神秘力量支持的组织,是很难被彻底摧毁的,除非可以杀死所有的高层人员。而问题就在于,山羊公会的高层,并不是它们内部自行培养的,而是来自于末日真理教,而山羊公会在规模上,也不仅仅盘踞在这座城市,它的据点遍布全球,严格来说,并没有一个真正的核心。而这也是欧美区神秘组织同样无法彻底剿灭山羊公会的原因。只有摧毁末日真理教才是根本,只要末日真理教被摧毁,相关的神秘被封锁,山羊公会就如同线上的蚱蜢一样,蹦跶不了多久,而这个谁都知道的方法,却根本无法做到,至少。单凭欧美区的那些大型神秘组织,配合国家力量。也是无法做到的。

    而仅仅是这个城市的山羊公会,因其背后的支持者和自身的组织特性,已经如同蟑螂一样棘手,耳语者在近十年里,扫荡过的山羊公会据点,处决过的山羊公会干部已经高达两位数。但是,这场战争仍旧持续到了现在。

    耳语者对山羊公会的打击烈度和周期,已经渐渐被山羊公会习惯并掌握了,如果没有特别的理由,它们不会顽抗到底。只会在出事的第一时间,就会执行壁虎断尾般的行动。布置在这一带的摄像头应该已经被这里的山羊公会据点控制,如果光明正大地闯门,对方会在警戒线被突破前就会主动撤离吧,作为耳语者主管一线战斗的两人,义体高川和咲夜的形象是如此独特,必然已经被山羊公会铭记在心。就算拥有无双的速度和破坏力,可以用超乎寻常的速度推进碾压,但这里的门口实在太多了,根本不清楚哪里是拖延时间的陷阱,哪里才是真正的据点入口。

    在很多年以前,在耳语者清剿山羊公会的行动中,如同暗杀者一样等待、观察、侵入和斩杀,已经成为首选的方式。

    山羊公会据点中的防卫人员,大部分是服用了“乐园”,精神已经不怎么正常的疯子,不畏死亡的狂徒,平均身体素质赶不上灰石强化者,却因为精神狂热的缘故,会在战斗中发挥出超出专业体育竞技选手的水准,配合一定的军事训练和枪械武器,对低端的神秘力量也具备一定程度的抵抗力。“乐园”这种药物对人体的侵蚀力很强,但不可否认,它是这个世界上最高端的兴奋剂、毒品和迷幻药,更让人忘却其副作用,疯狂服用这种药剂的原因,更在于,一旦服用“乐园”过量却没有死亡,或者产生了一定的抗性,就会有几率获得足以对抗灰石强化者的力量——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素质上,甚至有传闻,可以让人获得超能。

    通过“乐园”获得超能的高端人员,在耳语者过去的清剿中并没有发现,不过,使用枪械,经过军事训练的普通守卫,以及堪比灰石强化者的异端,却是少不了交手一番。虽然,这种程度的敌人,就算聚集千百人,也拿义体高川和咲夜没辙,但是,在咲夜的记忆中,在她获得罗夏面具之前,只有义体高川一个人对付这些家伙,会因为人数劣势而有些捉襟见肘,并不是指出现被击败的可能,但是,无法彻底打击对方的有生力量的情况,却是有一定几率出现的。

    这一次,峦重的到来必然让山羊公会重整旗鼓,将这些年积累下来的力量一鼓作气放在台面上,和耳语者来一次正面较量。既然决定不再退避三舍,东躲西藏,那么,在据点中布置的防卫力量,将会比过去更多。在耳语者的资料中,这个城市中,早期的山羊公会甚至组建了一支代号“鬣狗”的部队,核心力量是一百人的异端,主要力量是高达一千人的乐园狂热者,配置有武装直升机、装甲车、火箭筒和高爆炸药之类的大型武器,简直就是一支快速反应部队——城市政府竟然没有事先将这些家伙揪出来,直到他们真正使用了这些武器,和耳语者展开了一场真格的城市夜战,试图重整局势的武警们根本就没有阻止这场战争的力量,而野战部队也加入战斗的时候。战争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更不可思议的是,当时刚刚才诞生的耳语者,竟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只有先知八景,普通人咲夜,以及应该还没有义体化的高川,将鬣狗部队打得支离破碎。才让那些家伙最终被前来压制暴动的军警部门包了饺子——具体情况,义体高川并不清楚,毕竟,虽然占据了这个偏差世界的高川身份,但他却并没有真正经历过那场战争,而刚刚建立的耳语者,也没有能力保存当年的战斗记录。

    义体高川很难想象,在没有义体化,在武器装备上也落于下风的咲夜记忆中的高川。到底是如何战胜一千多人的战斗部队的。但在这个世界线中,这个奇迹般的故事,是以既成事实的历史方式于耳语者成员中口口相传。而借助那场战斗的余波,耳语者才得以真正崛起。

    如今,将近十年的时间过去了,耳语者的实力得到增强,一直被打压的山羊公会也必然得以恢复生息。长期以来对山羊公会的压制,可足以让人想象。一旦出现高级干部发起再次行动的提议,将会在山羊公会内部获得全票的赞成。

    然后。新的鬣狗部队将会出现在耳语者面前,而且,它们将比过去更加强大。

    这一次,将会有多少异端,多少乐园狂热者?以及,会否出现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乃至于被他们召唤出大量的恶魔?这些问题,虽然还没有得到确切数据,但是,就算真的大规模出现,也不至于会让人感到惊讶了。

    义体高川和咲夜。对今晚将要面对的敌人到底会有多大的抵抗力,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们不能断定,对方会不会还如同过去一样逃跑,但是,为了尽可能杜绝这种可能性,将真正有价值的据点负责人捕捉,审讯,重新对山羊公会的力量进行评估,对它们的行动目的进行整理,都让他们不能直接大张旗鼓地找上门去。

    当然,就算想要如同刺客一样行动,但是,如果这个据点真的十分重要,而对方也已经做好了会被耳语者找上门的准备,那么,一场正面的恶战应该是免不了的。能够不波及到附近的居民区就好了,义体高川想着,这也是八景提醒过的,不过,到底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却已经不是可以轻易断定的了。

    通过连锁判定获得的资讯,在视网膜屏幕中勾勒出立体的透视图,周遭黑灯瞎火的建筑中,并不像它表面看起来的没什么人居住。就算是在结束办公的破旧写字楼中,也有人还呆在房间里。以及,一些看管店铺的业主,独门独户的居民,住在公司配房的职员和保安。

    巷子中十分安静,但是,呆在在屋子中的人们,并没有全部入眠,尤其在那一排貌似仓库房的内部,有十多个活动物体——距离太远了,连锁判定捕获的信息无法勾勒细节,但应该是人。听不到声音,不过空气的振动充满特征,里面的家伙们很是热闹,就如同在狂欢。从视网膜屏幕勾勒出来的透视模型来看,值得怀疑,被重点锁定的房间,并没有感觉到布置了陷阱,仅仅是狂欢的话,并无法确定,他们就是要找的人。

    时间还在流逝,义体高川和咲夜没有半点焦躁,不一会,有人推门而出,四个人一边说荤话,一边又开始抱怨这抱怨那,下一刻又彼此推攘,似乎要打架的样子。他们说的话,义体高川都听得清清楚楚,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在他的理解中,也没有任何足以让情绪起伏的因素,这就显得那四人更加可疑了。他们的情绪,太过高涨,行为放纵,思维看起来也不怎么清晰,有可能是喝醉了,又或是——吸食了让人兴奋的毒品,例如“乐园”。

    从穿着打扮上看,他们还不是混混,衣装笔挺,最年轻的只有十八岁上下,最年长的应该有四十岁左右了,三个男人,一个女性,女性打扮得成熟暴露,亢奋地调笑着,一副流莺的举止。但是,视网膜屏幕中,她的年龄信息和最年轻的男人一样,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

    接下来,就是三个男人为一个女人大打出手的戏码,对义体高川和咲夜来说。在短短十秒内就决出了胜利者,而胜利者准备和女人实况一场干材烈火的情况,也实在是很无聊。不过,就四十岁的老男人和十七八岁的狂放女生刚刚进入正题的时候,从巷道的另一端,于我们来时相反的方向,两个人匆匆赶来。

    仅仅是那沉重的脚步声,就足以让人体会到这两人心情的紧张和阴沉,他们一前一后抱住什么东西——视网膜屏幕锁定了那里。是一个人,而且,已经死透了,不过,全身上下却没有半点伤痕,死因很是可疑。

    这个时候,咲夜转过头,和义体高川对视一眼。双方都感受到了,一种极为强烈的征兆。

    “嘿。兄弟,要加入吗?”四十岁的老男人没有觉察那两人的情绪,亢奋过头了,随口邀请着对方一起加入**的行列。

    “滚开!”当前的一人用力推开老男人,后者则一脚踹开纠缠上来的女生,两人粗暴地拉开铁门。惊动了更多的人。

    “你们在搞什么鬼?”有人喊道。

    “他死了!”那两人紧张地反吼回去,将尸体扔在地上。

    “谁?谁死了?”紧绷的空气,随着双方的动作在蔓延,“你,去叫头儿上来。”

    “头儿就在这里。”

    “什么?”

    “头儿死了!”送来尸体的人大吼了一声。仿佛要敲醒这些有些呆滞的同伙,“不明不白地就死了!狂欢结束了!把武器拿出来!通知巫师大!”

    “你开什么玩笑?”虽然这么质问着,但是,争执者的声音却弱了不少,他蹲下翻看尸体,狠狠骂了一句:“该死的。”立刻转头对身后的人吼道:“耳语者来了!把所有能动的都叫起来,动不了的给我注射双倍的药!还愣着干嘛?给我滚下去!战争要开始了,你这个蠢货!”喊罢,他对搬运尸体的两人说:“你们看到人了?”

    “没有,但是,头儿死得很奇怪。看起来像是猝死,不过,你觉得头儿会在这种时候突然猝死吗?”那人回答到。

    “你确认自己被跟踪了?”

    “怎么可能确认?我可不是那些大人物。”

    “总之……”问话的人也没什么好主意,“要打的话,我们奉陪,这次可是有大人物站在我们这边。”

    “希望如此。如果头儿还在的话,说不定会让我们撤退吧?”搬运尸体的另一人不太确定地说。

    “他不敢。除非他确定那个巫师一定会被耳语者干掉。”

    几人一边交谈着,一边匆匆朝屋子深处移动,很快就脱离了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义体高川和咲夜还在等待,“他们看起来是打算和我们来一场硬碰硬了。”义体高川说到。

    “可以确认有一名巫师是这里的最高等级战力。”咲夜说:“不过,那个死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我们的人干掉他的吗?”

    “八景可没有提到。不过……我想和我有点关系。”义体高川凝视着视网膜屏幕中的尸体轮廓,隐约有所感觉,虽然自己没有任何记忆,但是,从时间、地点和人物身份来判断,应该和自己,或者说,和不知道潜伏到了什么地方的少年高川有密切关系。在自己异常梦游的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管怎样,偷袭已经不可能了,头儿被干掉的话,就只能指望巫师……希望他们还有知情的副头儿。”咲夜平静地说完,从平台处一跃而下,还没有落地,灰丝已经缠住巷道中,已经无法思考太多事情的三男一女。义体高川随后落地,从三人怀中搜出了空无一物的药瓶——拇指大,可以重复使用的金属瓶塞,款式相当有个性,一看就明白是用来装“乐园”的,里面还残余着一丝蓝色的液体。

    “早知道就不等那么久了。”咲夜说。

    “除非比那个头儿的死亡时间早上一步,否则情况和现在没什么区别。”义体高川说话的时候,铁门被推开了,两个提着来复枪和一个提着斧头的健壮男人冲了出来。他们看到门外的情况,只是愣了一下,就被咲夜的灰丝洞穿了身体,要不是他们的反应足够及时,这一下就足以夺走他们的性命,即便如此,他们也没能活太久。

    义体高川掏出左轮,用三颗子弹打穿了他们的脑袋。枪声进一步惊动了房内的人们,脚步声和怒吼声越来越密集了。咲夜用灰丝搬起尸体,和义体高川并肩跨入门中,随手将铁门关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