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63 交锋
    街道上,路灯上,楼房里,窗口处,数不清的黑袍看似虚幻的存在,只是自顾自地行走着,也仅仅是行走着,出现,然后消失,如同穿梭于另一个时空的洪流,将这个境界线的风景变得热闹起来,不过,境界线固有的诡异氛围并没有消失,这么多活动的物事,没有发出一星半点声音,就好似活在另一个平行空间里,单纯的行为,也让人感到不安,更何况,每当视线从它们身上移开的时候,就有一种被它们盯着的感觉,仿佛那自顾自的行动,不过只是一种伪装。

    如果将这些家伙形容为“幽灵”,那么,它们就是在我们这些“活物”不注意的时候,窥视着我们,那种恶意的味道相当浓郁,就算背对着,也能感受到那针扎一般的不怀好意。

    黑袍,覆盖了头脸和身体,看似人类,却无法分辨黑袍里面到底是什么,充满了介于人类和非人之间的暧昧即视感。若要拿自己熟悉的东西来做比较,那最贴近的,应该就是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了吧?都是些思维、行动、价值观乃至于形态,相对于“正常物事”,都无比偏向于“异类”。就算是我这个死而复生,存在形态暧昧,在某种意义上,已经不属于人类的高川,也觉得这些存在是与众不同的,而这个“与众不同”,我无法赋予褒义。

    这些黑袍,并非境界线原本就存在的怪物,而是伴随峦重这个末日真理教干部出现在境界线之后才出现的东西,一种映射了峦重精神意识特征的境界线产物,和上次那个山羊公会的男人内心所诞生的怪物们,在本质上有许多相似之处的存在。考虑到峦重和山羊公会的男人在精神意识和能力上的差异,恐怕这些黑袍被赋予了更多的要素。比黑犬那种单纯野兽型的怪物更加难缠。

    从外观和可以想象的各种要素,包括促使其诞生的“峦重”本人的特征来判断,配合直觉的修正,黑袍们恐怕真的拥有和“幽灵”类似的能力,漂浮、穿墙、精神压力,以及。可能会具备类似“巫师”的类法术能力。

    和峦重交涉决裂后,这些黑袍果然褪下无害的伪装,如同涌起的浪潮朝我和富江扑来,声势和预想中一样十分浩大。而且,在它们的攻击行为中,有不少特性应征了我的推测,看似障碍的水泥和金属,对它们来说如同虚设,尽管它们并没有展现出更多的攻击手段。仅仅是扑上来,但是,一旦被它们扑中,就会立刻产生实效性的负面反应吧,仅仅是数量上的优势,就足以压垮想要硬撑,又没有独特超能的家伙了。

    不过,它们的行动虽然飘忽迅速。但在我的眼中,还是太慢了。这些黑袍诞生的时候。仅仅是如同街上繁忙的人流,彼此间还没有抵达接踵摩肩的地步,即便伴随时间的流逝,可以迅速将我们周边的空间堆积起来,以消弭缝隙,然而——

    峦重熟悉的祷文还在念诵。我已经抱住富江展开速掠,活动的物事,在我的观测角度中,瞬间变得缓慢,一条见缝插针的高速通道。穿透黑袍之间,以最短的途径直达峦重的背后。我踏足,疾驰,所有以我们为目标的恶意之物,其注意力还放在我们所在的位置时,我已经带着富江来到了峦重的身后。

    峦重就如同僵直了一般,一个发音还没吐完,就被我用左臂刃贯穿喉咙,右臂刃贯穿心脏,巨大的冲击力,将他的身体击如半空,吊在我的双手上。虽然,解决怪物的源头并不能消灭怪物,但是,我们其实也没必要正面和怪物作战,我的目标,一直都是峦重,无法通过语言交涉获得自己想要的情报的话,就直接击杀他就好了,就如同杀死山羊公会的那个男人之后,同样可以间接从“江”那里得到情报一样。

    我没有任何犹豫,在正常世界,没有特殊能力的话,是无法让死人开口的,但是,这里可是境界线,是“江”构筑的意识态世界。以我对境界线的理解,在这里出现的精神意识,在被“抹杀”后都会变成养分,虽然还是会经过筛选,真善美的部分不知道是否会保留下来,但是,单纯的记忆资讯和假恶丑,却已经被证明会被“江”截取。

    这个境界线,在我的感觉中,之所以在什么怪物都没有的情况下,仍旧散发出诡异恶意的气息,大概正是因为,它本来就是以“人格精神意识中的恶质部分”为基础构成的吧。所以,虽然号称是最接近集体潜意识的意识态世界,却并没有真的成为集体潜意识最深层本质的那部分。因为,它的构成基础太过极端了。如果是真正的集体潜意识深处,应该是不存在善恶美丑这些分别的吧。

    说起来,看起来,应该是以“恶质的部分”为食物的“江”,究竟该说是大魔王,还是正义使者呢?

    “真遗憾,峦重。”我说着,脱离了速掠之后,我们和这个世界的速度再次同步,峦重咳出一大团血块和内脏的碎片,“无论你是否回答我的问题,都不可能活下来,本来你就不应该回到这个城市来,也不应该再和高川碰面。”

    “的确,真是太遗憾了。”峦重在半空艰难地侧转头,似乎想要再一次和我对视,但他办不到,姿势被固定了,勉强的动作,让他的伤势变得更加严重,大量的鲜血涌了出来。我原本是这么想的,而且,也不打算再听他有什么临终之言,但是,下一刻,峦重那看似即将无力的颈部,猛然以一个人体绝对做不到的诡异角度扭转过来。

    一百八十度,颈椎发出咯吱一声,似乎断裂了,但是那对沉寂晦暗,宛如死人一般,褪去所有的色泽的眼眸。和我对上了。简直就是惊悚片中最经典的恐怖桥段,换做一般人,想必会吓得半死吧,我也不由得反射性加了一把力,贯穿身体的臂刃左右一分,将其撕成两半。又在尸体落地前补上了好几击,将其彻底分尸。

    峦重的身体分成了八块,四肢和脑袋也和身体分开,摔在地上,如同烂泥一样发出啪的一声,血液迅速在街道上浸染开来。只是,峦重那带着诡异表情的脑袋,却没有因此停止变化,反而呈现出融化的状态。渐渐没入血液之中。和预想的一样,峦重的死亡,不,应该说,看似死亡,并没有阻止黑袍们的行动。将峦重分尸的这段时间,已经足以让它们重新锁定我们。黑压压的人潮,没有任何惯性。直接折返扑向我们。

    我再一次抱住富江,向上跃起。速掠展开,高速通道沿着楼房的墙壁,一直将我送到半空中。在下落之前,乌鸦的叫声响彻夜空,夸克从高空俯冲而来,抓住我的肩膀。和我融为一体,化作巨大的翅膀。脚下已经没有空闲之地了,巨大数量的黑袍好似奔涌的浪潮,席卷了我们原本立足的地方,峦重的尸体已经被彻底淹没。

    只能在地面奔跑的话。很容易被数量上占据优势的敌人围剿,因为回旋空间太小了,还在不断被敌人压缩。但是,算上空中的话,能够利用的空间,就会从一条街的面积呈次方增长。只要空间足够,速度足够,敌人的数量优势就无法顺利展开。我知道自己的优势所在,无法在第一时间将我的四面八方全都锁死的话,就没有击杀的可能。

    我抱着富江悬停在半空,观察着下方澎湃的人潮,寻找峦重可能出现的地方——之前那诡异的表情和死亡现象,已经告诉我,这个家伙很可能没有死掉,虽然以正常的观点来说,被分尸成那般模样,没有死掉是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对方不是一般的对手,掌握神秘力量的人,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情是理所当然的,再加上这里是境界线,意识态的世界,完全不能以常理来判断物事变化。

    况且,从之前的交流来看,峦重并非对意识态里的生存方式一无所知,他可是明明白白说了“意识行走者”这个词语。

    “在那里。”被我抱在怀中的富江指向一个方向,在距离我们足有一百多米的地方,全身上下被绷带缠着,没有半块衣物的男人伫立在十字路口的信号灯上。信号灯的变化也变得异常起来,红黄绿三色接连亮起和熄灭,速度不断加快,呼吸间就虚幻起来,感官里的世界,也随之变得轻飘飘的,我的身体不由得歪倾了一下。

    正是因为失去平衡,所以,才让我从那急剧闪烁的信号灯上抽回注意力。是催眠吗?我不由得想到,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的确和催眠行为十分类似,在意识态世界里,直接针对意识的催眠术,的确也是极为有效的辅助能力。

    我检查自己的心理,希望能够找出对方有可能已经植入的东西,不过,眼角却看到了那个缠满绷带的身影。这一次,他和我们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他不断在房顶上跃进,还在逼近我们。而我也终于看清了他的样子,虽然头部被面具遮住,但那再熟悉不过的感觉——没错,就是峦重。

    他现在的打扮虽然诡异,但是,面具却充满了巫师的气息,最明显的标志,是沿着鼻梁中线展开的白色十字架图案。而那身自由而个性的绷带装,应该是精英巫师才能拥有的权利。峦重是巫师,这点并不让人奇怪,只是,我总觉得,他应该和一般的精英巫师有所区别。精英巫师都有自己的固有法术,根据经验,是从巫师本人的个性和特质延伸出来的,接近超能形态的力量——不需要念诵咒语,不需要准备时间,在展现形态上拥有强烈的风格,足以和大众的法术区分开来。

    峦重的速度没有我快,也没有多余的闲暇让他准备一般的法术,他之所以可以脱身,编制死亡的假象,恐怕就是固有法术的能力。

    那么,这种固有法术的正体究竟是?

    我一边思考着,并没有停下动作,脚下的黑袍伴随峦重的突击,也开始向上飘升。在我和富江开始移动的时候,已经进入五十米的连锁判定范围的峦重抬起手。灰雾在他的掌心凝聚,下一刻,化作数十条带状触手朝我们袭来。

    我抱着富江在半空翻转,不断闪开灰雾触手的穿刺,这些灰雾触手越过我们的身后,又辗转回来继续进攻。不过,对我而言,速度仍旧太慢了,从下方追上来的黑袍也是如此。我仍旧有闲暇观察峦重的行动,他看起来想要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是因为在近距离攻击上更有把握吗?无论灰雾触手还是黑袍,都仅仅是在牵制我的精力而已。

    近身的话,就有反击能力了吗?我再次闪开一条灰雾触手的袭击,挥舞臂刃将其切断。继而将紧接而来的其它灰雾触手,在眨眼之间全都斩断。在我打算掏出左轮,进一步对峦重进行试探的时候,这些被切成好几段的灰雾触手,猛然膨胀起来。

    速掠!高速通道延展在另一边的楼顶上,当我转移出去的时候,那些灰雾触手的碎片果然爆炸了。这场爆炸很强烈,没有出现火焰。但是却有巨大的冲击力向四面八方扩散,这边的楼层玻璃仍旧在同一时间被震得支离破碎。

    伴随冲击波迅速散开的灰雾遮住了峦重的身姿。我谨慎地四下搜寻,他的身影在眼角处一闪而过,在我朝那个方向转移视线的时候,恶意的气息出现在背后,距离——

    只有半米。

    真快,不像是正常的移动。之前那一闪而过的身影只是幻觉?他使用了传送门之类的法术?为了弥补速度的劣势,以及法术使用的限制,所以,采取了虚实结合的方式?亦或者,这本来就是他的战斗风格?所有的手段。都是为了让自己切入敌人的近侧?

    说起来,在原来的末日幻境里,也没有和单纯使用自身能力的峦重交手过呢。当时,进入了仪式最终环节的他,被我用刀状临界兵器一击就彻底地,毫无抵抗能力地击溃了。不过,现在可是没有仪式扯他的后腿,我的手中也没有临界兵器呢。

    不过,我的后背,就算被贴近也不是弱点,或者说,正因为是后背,又被贴近了,所以,反击的力量会出乎敌人的预料。

    在被身后来敌击中前,富江以我的身体做了一个回旋,而我这个时候也已经将她松开,进入速掠状态,连眨眼的时间都不到,就转移到敌人的身后。依靠超常的速度,我和富江的攻击达到同步,从偷袭变成被夹击的绷带巫师峦重,连闪躲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他似乎的确不需要躲闪,富江踹向他下腹要害的脚,以及我砍向他颈脖的刀刃,全都在贴近他的肌肤时,被一层突然浮现的半透明护罩挡住。在沉闷的碰撞声中,峦重借助偏转的力量脱离了我和富江的包围,横飞了十几米后落到楼顶天台上。

    防护罩法术?的确又是一种巫师的大众法术——灰雾触手、防护罩和传送门,可以说是每一个正式巫师都能使用,而前两者又比传送门更加普及,就连学徒级别的巫师也经常使用,唯独传送门法术,是正式巫师和巫师学徒的区别——也许,在末日真理教内部有更详细的级别区分方法,但是,在其他神秘组织中,这种认知却极为普遍,而且,在至今为止接触过的巫师中,也没有出现超出这种认知的例外。

    峦重是精英巫师,能够使用这三种大众法术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听到他念诵咒文,这些法术激发的速度和便捷有些超出寻常。应该,不仅仅是因为身处意识态世界的原因吧,越是经常接触的观念,就越加顽固,在意识态世界里也会以更稳定的现象呈现出来,如果巫师习惯了“施展普通的法术需要念诵咒文”这种观念,也很难在意识态中超越这个观念——反而言之,峦重能够在这个环境下无咒施法,很可能是因为,他平时就拥有无咒施法的经验。

    就我们这些外人的认知中,末日真理教的法术能够无咒施法的,至今为止就只有精英巫师的固有法术。

    所以——

    固有法术就是产生无咒施法的效果?我抱住下坠的富江,在心中想着。

    一直在追赶我们的黑袍,已经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不过,它们虽然能够飞到空中,但是,与其说飞翔,还不如说是漂游,速度远比它们贴近地面行动时要慢得多。不过,我和富江没有立刻追击的原因,也是因为聚集在楼顶天台的黑袍实在太多了,在峦重落到天台上的一刻,就将他层层包裹起来。这部分的黑袍根本没有向我们发起攻击的意思,似乎存在的意义,就是成为峦重的盾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