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54 夜之进击3
    境界线中不断发出诡异的动静,那些因人心而生的怪物们终于渐渐凝聚成形了。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想必可以安全多一段时间,但是,面前的这个男人,虽然应该也接触过“神秘”,在心理却仍旧不比普通人更好。恐惧、压力、臆想,一点点触动了这个境界线的陷阱机制。不过,话又说回来,用正常思维思考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在这种氛围下保持平常心吧。不,仅仅保持平常心也是不够的,无法真正接受在这种氛围中生存下去的生活,一定会在某一刻被这样的环境吞噬吧。

    男人终于有些撑不住压力了,他瞪着一处阴影,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我看到了一口犬类的利嘴从黑暗中探了出来。空中传来几声悠长诡谲的嚎叫声,似乎可以看到一些用四肢奔驰的黑影从楼顶上窜过。

    我也没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但是,那东西已经开始包围我们了,就如同狩猎的鬣犬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发动攻击。

    “那么,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我收回视线,对男人说:“只要你还活着,这些东西就会无穷无尽,说到底,它们本来就是从你的心中诞生的怪物。这样说,你可以理解吧?”

    “是什么问题?”男人收回观察四周的视线,艰涩地对我说到。

    “……”在提问之前,我已经感觉到了,暂时已经不是心平气和交谈的时候,我甩动双臂,弹出臂刃,那“嚓”的金属摩擦声,让我拥有足够的安全感,却让对面的男人心惊肉跳。立刻将手枪掏出来指着我:“别动!否则我就开枪了!”

    “真是愚蠢。”我说到,一条无形的高速通道直达他的身后,当我进入速掠的同时,有黑影从男人的头顶和身后扑了出来,却在我的奔驰中相对凝固了身形。

    境界线的异动变得迟滞,男人的目光直勾勾盯着我原来的位置。他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身处何等险境,扑向他的黑影宛如慢动作一般朝他的身体落去,张开的利嘴犬齿交错,这张犬类的嘴巴占据了它全部体格的一半,宛如鳄鱼张嘴一般,上下颚几乎拉成一条直线。

    这张巨大的嘴巴,就是这黑影外型最明显的部分,其余的地方。仅仅是一尾拖曳着的黑色烟雾罢了。

    暂且按照其已经显现的外型特征,称之为“黑犬”好了,我暂时还不清楚,这些黑犬是这个境界线中怪物的一种固定的表征形态,亦或者,仅仅是因这个男人而诞生的怪物才是这个模样。我的直觉,比较倾向于前者。

    我跃过男人的头顶,将仿佛悬挂在半空的黑犬一刀两断。手感并不是很坚硬,但也不像是刺中烟雾的虚无感。有些像是斩中了松软的棉花,如果是钝器攻击的话,没有足够的速度,应该不会起什么效果。而且,这种松散的手感以及过去的经验也在暗示着我,它们可不会因为区区斩断就立刻死掉——某种程度上的不死身吗?这种怪物一旦数量多起来。就会变得很棘手。

    不过,就算无法彻底杀死它们,也并不妨碍我的脱离。说到底,我们的速度相差太多了。我回旋身体,在落地之前。刀锋就如同涡轮一样将试图从后背扑袭男人的另一只黑犬卷入。在男人的身体微微动作的时候,我已经挥刀到这两只黑犬砍得七零八碎。

    在解除速掠的同时,用力挥动大衣,破碎后彻底呈现烟雾状的黑犬就在鼓起的风中一下子被吹到了墙上,一撞中墙壁,立刻变得沙子一样贴着墙面滑落,但是,在落地之前,已经连半点痕迹都不剩下。

    “你的枪口指错地方了。”我站在男人的背后说到。男人战战兢兢地转过头,虽然他并没有看到现场,但是,那副刚从鬼门关转了一轮回来的难看脸色,已经让我知道,他的心理已经接近崩溃了——看他起先那谨慎的样子,我还以为他的心态会更坚硬一点。

    “那,那是什么东西?”他颤抖着声音问道,这副口气,让我觉得他之前虽然没有来得及回头,却似乎“看”到了黑犬袭击自己的过程。

    “你……看到了?”我平静地问道。

    “是的。”男人说,“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

    “——不,我不觉得和你小时候就能看到妖魔鬼怪有什么关系,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对你来说,仅仅是一场逼真到会死掉的梦境。”我问道:“你,用过乐园吧?那东西的迷幻效果太过强烈,会让人整天都宛如身处梦中呢。”就我所知,在山羊公会中,也并不是每个服用“乐园”上瘾者都能拥有超能力,大部分是宛如注射了兴奋剂一样,超常发挥身体能力,甚至如同吸毒一样,因为分不清事实和虚幻,而无法产生正常的恐惧感,不过,毫无疑问,服用了这种药剂的家伙,会产生极端的情绪化现象,刺激着一部分意识。如果这个男人是上瘾者,在被拖入境界线前正在服食“乐园”的话,如今的境界线会变得比我最初设想的还要危险。

    “你,要问什么问题?快点问吧,然后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男人瞪大了眼睛,敏感地环视四周,那两条黑犬的死亡,让其他怪异的动静更大了,虽然暂且像是被唬住了一般,没有立刻行动起来,但是,下一次袭击,就会出现压倒性的数量吧。

    “你们最近来了一个干部,叫做峦重。”我说:“告诉我,你知道的所有相关事情。”

    “长话短说吧,我知道有这么一个家伙,还真见过他一面,但是,他是不是叫做峦重,我就不清楚了。”男人说急促地说:“他在零时之后有一场行动,在我等级之上的负责人都跟去了。到底做什么,也不太清楚。但是,大概也就那种事情吧?最近,我们一直在收集婴儿……”说到这里,他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不堪的事情,猛然捂住嘴巴,仿佛要吐出来一般。颤抖着声音说:“我,我真的很反对这种事情的,可是,我,我也是被逼的。”他抱着脑袋,似乎回想起曾经发生的事情,让他快要崩溃了。对他而言,似乎那种记忆,比当前的怪异危机还要让他感到恐惧。

    当然。我并不觉得,他的表现是一种常态。我也不认为,无论在过去,他亲眼目睹和参与的那些事情,真的让他产生了如此深刻的悔恨、愧疚和良心的斥责。只是,在这个境界线中,负面的东西被放大,从而让“怪异”更加强大。不是很理所当然的情况吗?

    “饶了我,饶了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男人喃喃说着,猛然盯着我的身后,一副看到鬼的表情。我没有回身,身后的动静,一直在暗示我,男人并不是在俇我。但是——

    我闭上右眼,防空身体,通过左眼感受着真江的存在,又通过真江,感受着内心深处的“江”。就如同有一条无形的锁链串联着我们三者。有依稀的资讯通过这种联系传达我的直觉,位于我身后的东西,虽然存在,却并非针对我而来。我感受到了,那个体型庞大的,充满视觉冲击,难以形容的身姿,但是,不要去注视,不要去深刻体会它的存在,一旦和这个家伙接触太深的话,说不定我就会变成目标了。

    那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怪物,从面前这个男人心中诞生,并在他不断被境界线放大的负面情感中滋养,除了面前这个男人,没什么东西可能真正解决它。

    “救,救我,救救我!”男人举枪射击,我没有动弹,子弹直接从我的脸颊旁穿过,却没有击中物体的声音。男人在我眼前腿软了,一把鼻涕一把泪,不断向后蹭爬,他对我,又像是对我身后的怪物大叫:“不是我!不是我做的,我没有伤害你们!你们不应该找我。救我,救我,你不是说要放我离开的吗?让我离开!”

    “峦重的集会,在什么地方?”我继续问到。

    “在——”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声音已经变得语无伦次,又如同被割破了喉咙,发出呲呲的声音,没有见血,但他的脸色正在因为缺氧而变得紫青。其实,如果他的心态再正常一点,说不定会察觉,在这个境界线里,不呼吸其实也没什么问题。

    我知道这个男人要死了,被他心中的怪物杀死。我没有动弹,虽然只差一点还没有得出最清晰的结论,但是,对“江”来说,就算是来不及“说出口”,不,仅仅是“没能听清”的线索,也是可以用上的吧。说到底,如果不是“江”受到某些内在和外部因素的制约,说不定这个男人连出场机会都没有。不过,反过来说,正是因为“江”受到制约,总是不能将事情做得完满,反而比较让人感到安心——毕竟,这样的“江”,代表着“不定性”。没有注定的结果,总比注定的坏结果要强。

    那么,就这样吧。让这个男人被自己心中的怪物吃掉,说不定能减少一些因他出现的怪物——尤其是已经从我身后转到身前的那只“看不见的怪物”,让它伴随主人一起消失,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了。

    男人被看不见的怪物抓住头部,提到半空的身体仿佛抽搐般摆动,他的五官流血,眼球都快要被挤出来了。他开始还能开枪,但是一个呼吸后,连扣下扳机的气力都消失了。他暴突的眼球突然转向我,仿佛在怨恨着我不履行放他离开境界线的诺言。

    但是,先不提他还没来得及说完他所知道的一切,就算他真的老老实实都交代了,我要履行的承诺,也只是一个文字游戏而已——我说的是“让你回去”,但是,既然“你自己无法回去”,那就没办法了。

    “我会永远在心中铭记你。”我无视他眼中最后迸发出来的极为浓烈刺人的负面情感,平静地和他对视着,如此说到。

    男人发出咯咯的声音,仿佛要说什么,却只从喉咙中吐出大量的紫黑色液体和似乎是内脏碎片的东西——这些东西好似发酵一样,比他的身体能容纳的还多。还存留在他体内的部分,一下子让他的肚子鼓得如同怀胎好几个月的女人。紧接着,肚皮也被什么活物从里面捣动,看那凸浮起的痕迹,像是婴儿的手臂——真是让人不舒服,联想到了什么恶心的场景。但愿他们不是真的做了那种事情,不过,那种邪教组织,会做这样的事情,不才是正常的吗?

    “婴儿……”我自言自语:“仪式,地点……”心中已经有了几个可以锁定的位置。毕竟,我可不觉得峦重要做的,是什么随随便便又不会产生大规模恶性后果的事情,而越是大场面。越是要达到强烈的效果,在一个城市中,符合条件的地点就越少。

    虽然,时过境迁,不能生搬硬套上一个末日幻境中的情况,但是,我也不是当时那个刚刚入门的小家伙了。

    只听到水袋爆炸般的声音,男人的身体四分五裂。血肉伴随体内的脏污一股脑溅出,又从这飞溅的脏污中。探出一只又一只的婴儿臂。不过,这怪物的正体部分,却没有一个具体的形态,就是一团扭曲成不断形状的浊物。捏碎男人脑袋的“看不见的怪物”挡在我身前,但是脏污怪却从它的两旁分叉而过,直朝我扑来。空白部分多少被勾勒出“看不见的怪物”的模糊轮廓。

    我在第一时间发动速掠,跳到了一旁的路灯上,在脏污的紫黑色液体席卷着灯杆上爬的时候,再一次跳回真江的身边。我心想,真不愿意用刀刃砍这种脏东西。真江却在同一时间转身。右手抓住了什么东西,用肉眼看不见,但是体积巨大,有一种十分沉重的感觉——是那个由男人的内心滋生出来的“看不见的怪物”吧?竟然没有伴随那人一起死掉,而且,接近我们的速度,也还真是够快的。

    我没有回头,因为,真江根本就不可能会输。

    那沉重而巨大,却看不到的怪物,在真江转身的同时,被用力砸向那团扑来的紫黑色脏污怪。一声沉闷的巨响,地面开裂成蛛网状,土石飞溅的同时,紫黑色的液体也被捣得飞散。真江低着头,片刻不停地喃喃自语,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长发遮住脸庞,显得很是阴郁森然。

    地面震动几下,看不见的巨大怪物站起来了,紫黑色脏污怪盘踞在它的身上,包裹出一个大概的体型轮廓。两者似乎正准备合体,不过,真江突然冲上前,爪子一样的手掌,在那个轮廓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她双脚一点,就从怪物头上翻了过去,紧接着,怪物身后的空间出现裂痕,就像是被真江抓出来的一样,眨眼之间,就将怪物彻底吞了下去。

    从头到尾,本该十分强大的怪物,丝毫没有还手的余地——真江的战斗方式,和我过去的认知产生了一些偏差,这种爆裂而充满节奏感的动作角色,应该是富江的风格吧?

    “所以——是富江?”我问道。眼前的女人,背影莫名地有些模糊,像是被什么半透明的东西遮住了一样。

    “说对了。”女人回答的同时,身姿再次变得明朗起来,她的穿着和之前没什么变化,但是,真江那种阴郁变态,神经质一样的气息却焕然一空,放射出一种和**一样健康硬朗的美感。她从口袋中掏出橡皮筋,将一头黑色靓丽的长发扎成马尾,飒爽地转过身来,带着久违的爽朗笑容,对我说:“好久不见了,我的小甜心。”

    “什么好久不见啊。”我叹了口气,“虽然记得不太清楚了,但是,似乎就算是我死掉之后的那些时间……”

    “是吗?”富江开朗地笑着,猛然抓住我的衣襟,将我扯了过去,紧挨着我的脸,一副强硬的表情说:“我说好久不见就是好久不见,你有意见吗?甜心,应该不会有吧?”

    “当然没有。”我凝视着富江,一股强烈的情绪推着我,紧紧抱住了她:“还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富江沉默了片刻,将我的脑袋推开,又扯着我的衣襟,将我提起来,一口咬住我的嘴唇,舌头激烈地在我的口腔中搅拌着。好一会,才结束这场热吻。她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地说:“还是过去的感觉,还是原来的味道。”

    “富江……我的口水可不是红罐凉茶。”我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男人别这么抠字眼。”富江揽着我的腰,看了一眼被破坏的地面,又环视着周遭的环境。尽管那个男人已经死得干干净净,正常世界中也绝对活不下来,不过,由他的进入而滋生的怪物们,仍旧在这个境界线中游荡。

    “哼,真是让人不舒服的地方。”富江抱怨道:“真不明白,那个家伙为什么这么喜欢这种环境,只有脑袋有毛病的家伙才能够在这里长期住下去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