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62 再会
    境界线中的风景被超常的力量搅拌着,只有一条小径平波不起,这条“捷径”蜿蜒看不到尽头,我和富江在这条小径中结伴而行,虽然前方还有路,但是,当我踏出下一步的时候,扭曲的风景迅速恢复正常。死寂又充满恶意的气息,再度环绕在我们身边,我知道,自己又抵达了节点,希望这里就是最终的目的地吧。无法观测到正常世界的我,在那些人的意识被“江”的力量扯入境界线前,除了等待,什么都做不到。

    不过——

    “富江,你可以感受到外面的情况吧?”我问。

    “偶尔可以看到了,另一个你在我们离开的地点好一番热闹呢。”富江的目光落在远处,就像是在欣赏只有她才能看到的剧目。

    “我们所在的地方,不能看到吗?相应范围的正常世界的情况。”

    “也许可以,也许不行,不过,现在我是没看到了。”富江的回答十分随便,她并不在意这种事情,“反正,重要又关键的东西,会在这个境界线中出现,只要在这里解决,外面世界的问题也就解决了。你不觉得这样很方便吗?阿川,这里就像是一个筛子,将多余的杂物筛选一边,我们也会轻松许多。虽然小喽罗很容易对付,但是每次都要清理他们之后才能见到头目,实在是太乏味了,正统的冒险rpg游戏就是这点令人厌烦。”

    “我倒觉得你打小喽罗的时候很爽快呢,冒险游戏中也有割草一样,通过大量击杀小兵获得快感的种类。”

    “别提了,那种游戏比正统rpg还千篇一律,随便玩玩还可以,认真的话就数了。”富江一脸不屑的表情耸耸肩。“将游戏性放在爽快击打和欺负小喽罗上,根本就是歪门邪道。听好了,阿川,冒险游戏最迷人的地方,还是在于——帅气的角色和技能、充满谜团和感性的故事、通过升级得到强大快感的过程、然后打倒嚣张的大魔王,在付出了足够多的时间和精力后。才能得到的充足感。”

    “……原来富江喜欢这类型的游戏呀。”我感叹着,在我的脑海中,有许多想法一晃而过,但最终还是全都放下来,因为,这场游戏的制作者和控制者,并不是自己呢,我一语双关地说:“我原来也喜欢正统的rpg游戏,不过。现在我觉得还是可以爽快地欺负弱者,在二十四小时内一口气打通关,迎接大圆满结局的类型比较好。”

    富江似乎没有听出我的话中话,沉着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严肃地对我说:“阿川,你这个叛徒。”

    “没关系吧,反正,只要你喜欢的游戏。我都会和你一起玩到底。”我说。

    “嗯,那就没关系。不过,果然还是两个人都喜欢同样的游戏类型,才能更加投入呢。”富江不以为意地回答到。

    我们一边闲聊着,不管我是否用插科打诨的态度加入一些暗示,对身旁的爱人来说,我所说的事情。仅仅是单纯的话题而已。虽然早就有所准备,这个世界看似围绕自己旋转,但其实并非真的如此,但是,在无数次被证明这一点之后。还是有些遗憾的情绪。当然,我并不会陷入这种情绪之中,只能说,这类自找麻烦的感性,的确是存在着的,同时,也是自己还“活着”的证明。

    也许,我只是想确认,自己真的“活着”罢了,毕竟,我对自己当前的存在方式,内心中充满了机会性的欣喜时,同时也还是有所疑虑和担忧的。在“高川”身上发生的一切,身为高川的自己,深深切切感到,这是一种异常,而异常通常并不代表好事。

    “不要害怕,阿川。”富江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我的身后,从后面将我环抱起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只沉默了不到半秒的时间,从富江身体传来的温度,充满了情感,让我摈弃了那些顾虑,沉浸在这温暖的怀抱中,“不要担心,江,我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无论,那是什么……”

    空无一人的境界线风景中,死寂的街道中,渐渐出现了人形的幻影,它们无视我们,仿佛我和富江的立足之处,是隔绝在这片风景外的独立空间。它们看不见我们,也不会触碰我们,只是匆匆地沿着自己的方向走动,构成了一幕川流不息的繁华又冷漠的城市风景。我和富江抬起头,打量着四周陡然产生变化,在呼吸间就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景状,无论从什么角度去观察这些人形,都无法看清它们真正的样子,它们的存在,像是剪影,又像是海市蜃楼,它们在川流不息的往返中,自身的细节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很多时候,它们在走出我们的视野之外,就已经消失,或者变成了另一个人——不少人形虽然看不清具体的轮廓,但是性别特征却是很明显的,一个男人从我和富江身前走过,几步后就变成了女性,再几步之后就如同从未出现一般消失了,但留下的空隙在眨眼间就被人潮再次填满。

    我们冷静地盯着这片海市蜃楼一般的人潮,目睹它们从零散到拥挤,从缓慢到加速,最终仿佛快速播放的影片,仿佛每个人都拖着残影。

    到底是什么促使境界线产生了这样的变化?我不知道,意识态的世界,总是多变而古怪的,尤其在制造者、控制者和参与者本身就很异常的情况下。也许,这些人潮的出现,是因为我的意识情绪波动,也许,是因为“江”十分随便地添加了一些元素,也有可能,是因为有新的目标被捕捉进来了——虽然,上一个被扯入境界线的男人,制造出了大量的怪物,但也并不代表,每一个被扯入境界线的人,都只会制造怪物。

    我寻找着在这片模糊的人潮中任何细节明朗的存在。却在回首的时候,发现那人就光明正大地站在距离我们十米外的地方,我确信,在这一眼之前,他的确不存在于那里。虽然时间的流逝,改变了许多东西。但是,这个男人即便容貌和身体变得成熟了,根植在他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却散发着无法忘却的味道。

    “峦重?”虽然用疑问的语气,但我已经肯定了,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是过去的老对手长大后的样子。

    他的打扮,让人下意识觉得,这个人是一个朴素的神父。实际上,在我过去的记忆中,还是高中生的他,也的确是一个名符其实的神父,内心中充满了对自己信念的狂热和执着,只是服务的对象,是期待着世界末日的邪教而已。在这个扭曲的世界线中,和长大后的他重逢。那一成不变的气质,深邃、晦暗又漠然的眼眸。一下子就让我的那一段记忆鲜活起来。

    这是个十分可怕的家伙,其本身的力量,也许并不是相当强大,但是,他的意志和行动,却让一大批魔纹使者死去。也许。在这个意识态的世界里,那种强大又坚固的精神意志,会让他获得比正常世界中获得更多的力量,引发更多的变异。

    “是的,我是峦重。”年轻的神父用那晦暗淡漠的目光凝视着我。并不是仔细观察的审视,仅仅是专注地,盯着我整个人而已。一瞬间,周遭如同快进镜头的人潮,陡然进入了慢镜头,一举一动,乃至于出现、转变和消失,都好似用尽了他们一生的时间。就在这种缓慢的景状中,只能看到大体轮廓的人形,一个个清晰起来,这个时候,它们一致性用充满神秘感和隐喻性的朴素黑袍包裹自己,头脸也藏在兜帽之下。

    尽管,仍旧看不清它们的面容,甚至身体轮廓和性别特征,也被那一袭黑袍掩住,但是,却如同从海市蜃楼中走到现实,化为了更有实质感的存在。

    感觉不怎么好,这些家伙,没有散发出敌意,却拥有和峦重类似的东西,以我的角度来说,那是一种恶质,让它们天然处于敌对的立场,也让人清楚感觉到,和这些家伙,根本就没有商谈的余地。

    死寂的城市风景,转眼间变得诡异和繁乱,又在转眼间,变成了异类的巢穴,简直让人目不暇接,又打心底感受到那股神秘的伟力。黑袍就如同虔诚的信徒,作出捧着什么的样子,让人觉得那是看不见的教典,看不清它们的脸,却下意识觉得,它们在移动的同时,还在念颂着什么,听不见的声音,却如有实质地盘旋在街道上和楼层中。

    黑袍和之前的人潮一样,没有什么秩序地出现、往返又消失,不提街上的这些,就连楼层的窗户边,走廊里,也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鬼魅地一晃而过。甚至,给我一种,在不关注它们的时候,它们就会停下脚步,齐齐将目光聚焦在我身上。

    那种针对感,被围观的感觉,异常的打扮和举止,营造出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氛围。

    该说是厉害,还是超厉害呢?我不由得想到,虽然不会真的害怕,但是,能够让境界线的风景产生这种大规模的个性化的变异,而不单纯是出现怪物,至今为止只有峦重一个人。周遭的景象,简直就是用隐喻,详细地描述了峦重这个人——他的心理,他的精神意识,让他之所以为他的,和其他人截然不同的特点,以及,作为这样的他,拥有着怎样的力量。

    若说之前碰到的山羊公会的男人还有些大众化,那么,眼前这个男人,绝对是一种特化的角色。

    富江冷眼扫视四周的黑袍,并没有丝毫陷入敌人包围的惊惶,反而略显兴奋地吹了声口哨:“真不愧是峦重,出场就是和小喽罗不一样。”

    “高川?”面对富江的调侃,峦重一点情绪的起伏都没有,“我知道你,但是,你不应该知道我,在我的记忆里,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面,而且,我刚刚抵达这个城市不久,也不会有关于我的详细情报流出。”

    “你真的对自己的处境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呢。”我说,“虽然你没见过我,但是。我却见过你,在很多年以前,峦重同学。”

    “在高中吗?”峦重完全没有思考,直接否定道:“就算是在那里,我们也从来都没有见过面。”

    “只是你不记得了而已……那么多年过去了,一切都在变化。但你却是很少没有发生变化的其中一个。”我凝视着年轻人的脸庞,恍惚回到了过去。在高中的校园中,在厮杀的地底遗迹中,那念颂着末日真理祷文,举行献祭的身影,那个时候,我最终也没能知道,那场仪式成功的话,会召来怎样的存在和恶果。因为。虽然很凄惨,但是,那场战争的确是我们获胜了,峦重和举行仪式的场所在最后一刻,被刀状临界兵器彻底毁灭。

    如今,我和他再次的重聚,就像是又将那场战斗回拨到即将发生的一刻,又像是他并没有死去。而将那场战斗延续到多年后的今天。可惜,虽然不知道他在这些年里到底做了什么大事。成长了多少,但是,我同样也变得更强了,强到让我自信,眼前的他,无论在这个境界线中表现得多么特殊。也无法逃脱我的狩猎。

    “这里是什么地方?”峦重没有理会我的寒暄,他当然不会将耳语者的高川当成朋友,他知道我们的碰面,代表着必然有一方会倒下,“原来如此。是精神世界吗?是你进入了我的精神,还是将我扯进了你的精神里?”他的语气,和他的眼神一样沉寂,没有一点起伏,却又不像是机器那般坚硬冷酷,反而让人感到如同湖水一样柔软。

    “这里是境界线,是用许多人的意识构筑的,梦境一般的世界,连同着他们的潜意识。”我说:“所以,如果真的认为这仅仅是一个梦境可不行哟,峦重。”

    “梦境?意识行走者吗?”峦重点点头:“我的情报中,没有提到过你有这样的能力。但是,看你的样子,似乎对这样的情况很熟悉了,所以,也应该不是第一次使用这样的力量。”

    “的确不是第一次,但是,对我来说,仍旧是十分新鲜的经历。”我回答到。

    “你要阻止我吗?高川。”峦重说:“在这里杀死我的话,外面的我也会真的死掉吧?那你还在等什么呢?”

    “我有一个问题,过去一直没机会问你。”

    “什么问题?”

    “末日真理教的干部养成所在什么地方?以及最终兵器的事情。”我开门见山地问道。

    “最终兵器?”峦重对这个名词起了一些波动,他的目光落在富江身上,“是你,不,不对,你是什么?你不应该在这个地方。”他的语言有些混乱,但是,我却能够明白他的意思,作为最终兵器999的富江,在过去的世界,是末日真理教的叛逃者,在这个世界,大概也拥有末日真理教的身份吧,只是,不知道是真的存在另一个她,亦或着,仅仅是在末日真理教的认知中存在,看样子,似乎是后者。

    “最终兵器999。”富江毫不在意地说出了这个编号。

    “不,不可能!”峦重断然说到:“最终兵器,根本没有999——那是近乎完美的,近期内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东西。我知道有这个计划,但是,全都失败了。可是,你给我的感觉很奇特,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

    “看来,也有你不明白的东西,也有会让你动摇的事情。”我的双臂弹出刀刃,“她的确是最终兵器999,你们还没制造出来的,最强的,最后的最终兵器。”

    “看来,出现了一些特殊的情况……”峦重放弃了追究这些事情,却也对当前的事态有了更清醒的认知,他的脸色,是我见过的最严肃的一次,“我不明白,但是……”

    “你没有获胜的机会。”我打断了他的话,再次问道:“最终兵器的情况,我大致已经了解了,那么,请告诉我,疯人院在什么地方?”

    峦重没有理会的意思,高声念颂着末日真理的祷文:“血肉如草木,荣耀如昙花,草会枯萎,花会凋零,然而死亡并非终结,一如真理永远长存!”同时挥动右手,指向我和富江。铺天盖地的声音在四周扩散,就像是旌旗在烈风中发出招展的声音,前后左右,街道上和楼层中的黑袍,如同幽灵的军队,跃入空中,在地面奔驰,从屋顶落下,按照预想中那样,朝我和富江席卷而来。

    它们不是人类,这一点,在看到它们隐藏在兜帽下的面容前,就已经清晰认知到了。如今,我看得十分清楚,在它们呼啸着扑来时,兜帽阴影中的脸,根本就是一张虚幻而痛苦变形的鬼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