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65 陷阱
    全身缠满绷带的峦重被我斩杀后,尸体在我的观测中消失了,看起来那仍旧不是峦重的正体。当我冲出包围圈的时候,黑袍们被从中心处爆发的巨大冲击吹得七零八落,富江带着贯穿一切的气势撞入高楼天台,一击就抓入其中一个黑袍的兜帽中,如同狮子扑杀猎物般,将他的脑袋生生按入水泥地面中。这迅猛的一击,让天台发生龟裂,这个被狩猎的黑袍躺在蛛网状的裂纹中心,被富江彻底压制,无法动弹。

    “为……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这里?”那个黑袍说话了,兜帽被富江一把扯掉,露出峦重那张熟悉的面庞。他没有戴上巫师面具。

    也就是说,之前和我战斗的,果然都是幻影。虽然速度存在差距,但是,只要从一开始就将自己的正体掩饰起来的话就没有问题。峦重是打着这样的主意吧,而且,他的能力应该十分适合故弄玄虚,因为连锁判定也没能很好地将他识别出来。无论最初和我交谈的神父打扮的峦重,还是刚被斩杀的绷带巫师,在我的观测中,都和他的真身没什么区别。那并非简单的傀儡或幻影,更像是分身之类。

    “因为,你的心告诉我,你就在这里。”富江没有立刻给他最后一击,带着一脸凶狠的笑容,将他的四肢打断了,“他们都称呼我的能力为心理测量,心理解析什么的,但是,那并不完全正确。我的确可以轻易看看穿他人的心理,对其行动做出预测,但那并不是全部。提问,当你产生心理活动的时候,是你的分身幻影在思考,还是真正的你在进行心理活动呢?”

    “原来如此。”虽然骨头被打断了。但是,疼痛并没有让峦重皱一下眉头,陷入如此不利的境地,他仍旧那副平静沉寂的表情,只是目光从富江身上移开了,“在解析心理之前。必须对思维核心进行确定吗?在你的眼中,除非不进行思考,真的变成石头一样的死物,否则就不可能隐藏呢。在确定战术的时候,在这样的心思被读取前,产生这种心思的人的位置就已经被锁定了。我有一个问题——”

    “什么?”富江并不在意地问道。

    “如果通过催眠的方式,将某个人变成虚拟的思维核心,或者,从一开始。战术定制的心理活动就趋向机械程序化,那么,你还能进行锁定吗?”峦重说。

    “你猜?”富江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猛然将拳头揍了下去。

    一击之下,整栋大楼都开始崩溃,从最高处的平台开始,一层层地向下塌陷,其过程给人一种沉重缓慢的感觉。飞溅的沙石、破片和尘埃彻底将这栋大楼周边几十米的范围都掩盖起来。聚集在这栋楼中的黑袍们在第一时间进行转移。但却没有多少个能够跑出来,那看似没有实质的身躯。完全无法抵挡这种崩溃,大概让整栋大楼崩溃的力量,并不仅仅是物理力量而已。而且,那栋大楼的崩溃过程虽然看起来沉重迟缓,但在崩溃的中心,却仿佛有一股黑洞般的吸力。我亲眼看到了。有些黑袍好不容易来到窗口处,刚跃出窗外,就被这股无形的力量吸了回去。

    我不清楚富江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她所释放的这种力量,到底有什么复杂的特性。不过,对于她能够做到现在的程度,却并不感到太过惊讶。这里是境界线,不仅是“江”的地盘,而且,对于能力本就涉及心理意识这个层面的富江来说,意识态世界也是最能发挥她的力量的地方。就连峦重都能在这个世界诞生出如此巨量的黑袍,富江要一口气摧毁这些黑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眼前的威力释放程度,并没有达到彻底歼灭所有黑袍的程度,对于富江来说,当前释放的力量应该还不是全部的力量。

    在大楼彻底变成废墟,崩溃的声响只剩下缠绕的余音,富江于那尘土飞扬中徒步走出,全身上下完好无损,甚至连衣物都没沾染上脏污。她伸手抓住一只冲她而去的黑袍,轻轻一捏,那身黑袍就彻底干瘪下来,仿佛撑起衣物的身体就这么毫无动静地消失了。我振翅冲下,落在富江身边,富江扔开黑袍,那彻底还原成衣物的黑袍便如泡沫般消失在空气中。

    “抱歉,阿川,还是被他逃走了。”富江露出不怎么在意的笑容,对我说道。

    “不是捕捉到他的真身了吗?”我其实也不怎么在意,对方总不可能永远逃下去,无法脱出这个境界线的话,逃跑就没有意义。这个晚上,峦重所肩负的任务,也不可能让他就这么轻松地,永远在境界线中藏匿,山羊公会的计划和行动,是必须在正常世界中举行的。

    “嗯,直到最后一击之前,那都是他的真身。”富江说:“不过,在彻底被干掉前,他的思维核心就通过不知名的方式转移了。”富江稍微思考了一下,形容到:“就像是灵魂转移一样,只要可以让灵魂寄宿的身体,就是正体。但是,这种能力应该也不是可以轻易就能使用的吧。”

    “所以,之前的交谈,只是他为了完成转移灵魂的准备工作,故意拖延时间?”我说。

    “大概——”富江轻松地笑着,“不过,就算逃得了一时,也不可能变成石头,不进行思考呢,因为他还要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这么说着,她的视线猛然转到另一侧,对着藏匿在那儿的某人说:“真是没耐性呢,我还以为你会假装石头,躲藏到我们放弃为止。”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那边,还原回那身神父打扮的峦重,从巨大的钢筋水泥块后走了出来,之前被清扫出一大片空白的黑袍们再次从虚幻人潮中走出,将周围每一处可以落脚的地方填满。

    “看起来比之前还要多。”我环顾左右,那些黑袍如同恶灵一般,朝我们投来虎视眈眈的视线——尽管。它们的黑袍下没有实质的**,所以,一般而言也不存在眼睛,但是,那种充满恶意的注视,仍旧让人不由自主生出鸡皮疙瘩。

    “不过。没有用的东西,无论数量再多也还是无用。”富江接着我的话说:“你还是没学乖呀,峦重小弟弟。”

    “抱歉,我的年龄应该比你大。”峦重没有辩解关于黑袍的话题,却表现得相当在意“小弟弟”这样的称呼,即便,他这么说的时候,脸上仍旧没什么鲜活的表情。最初见到他的时候,他给人的感觉虽然同样沉寂。却仍旧带着活人的气息,现在却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是因为那种类似灵魂转移的能力用得太多,产生了副作用吗?现在的峦重,就像是活死人——活着的灵魂,进入了死亡的身躯。

    “哇哦——”富江一脸惊奇的表情,和峦重对视着,“原来你更在意这种事情吗?不过,我的确比你更大哦。在所有的意义上。”富江深沉的笑容,再一次让五官的轮廓变得凶狠起来。“既然你这么自觉地站出来了,那就是有相当的胜算吧?无论什么手段都好,施展出来让我乐呵乐呵一下。”她对峦重勾了勾手掌,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轻蔑态度,连掩饰的意思都不存在。

    “我必须承认,在这个意识态世界战斗的话。的确没有胜利的可能性。”峦重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我虽然受过相当的训练,也不是第一次遭遇意识行走者,但是,你们的情况。似乎也和一般的意识行走者不同,这个意识态世界,也和一般的意识态世界不一样。在这种情况下,跟你们战斗是一件何等的蠢事,我已经亲身体会到了,不过,正如之前说的,就算天时地利都不尽如人意,没有胜算,但是,因为我也受到过相当程度的磨练,所以,要离开这里还是没问题的。”这么说着,四周的黑袍怪陡然溃散,化作一片浓郁的灰雾,在一股无形力量的牵引下投入地面,宛如泼墨作画般,转眼间就勾勒出一副巨大的魔法阵。

    峦重所在之处,就是魔法阵的中心。

    “多谢你们对我的问题进行解答,让我有了解析这个意识态出口的时间。”峦重说着,身体缓缓下沉,“你们明明知道我在拖延时间,却没有杀伐果断的心态,该说是天真还是自大呢?真遗憾,下一次见面,就不会再是这个地方了。”

    我和富江正打算上前,却从脚下的魔法阵中弹出好几根灰雾触手。它们的出现突然又快速,位置也十分隐蔽,换作其他人,大概是来不及反应的吧,不过,仍旧无法抓住拥有速掠的我。我抓住富江进行转移的同时,更多的灰雾触手正从魔法阵中露出苗头。不过,在刹那时间,我已经带着富江抵达峦重的跟前,不费吹灰之力地就再次将他四分五裂,不过,离开速掠状态后,那具被砍碎的身体也化作灰雾,成为了魔法阵的一部分。

    “机械灵智。”峦重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这是很少用到的法术,但是,在某些情况下却能得到奇效,尤其在抵御心灵意识方面的能力上。果然,对于只是机械活动的思维,你不怎么敏感呢。之前的应对,包括现在,都是预先设置好的。只要不进行多余的心理活动,你就很难从复数的进行同样机械化心智活动的傀儡中将我识别出来。”

    说话的峦重,和之前被我斩杀的那个一样,都是神父打扮的模样,不过,却无法肯定他就是正体。看来他在现身之前,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准备,不,应该是在大楼天台上被富江击溃之前,就已经通过当时的问答,争取到了现在的机会——能够提前那么长的时间,就准备好了现在的退路,还真是心思深沉的家伙。

    但是——

    “所以我不是说过了吗?”富江无所谓地挠了挠头发,说:“我的能力,可是对心理意识进行锁定和解析呢。无论你提前了多少步做出计划,在计划于脑海中出现的一瞬间,就已经不再是秘密了。你真的觉得,我们是太过大方,所以才会给你太多的机会吗?”

    “真是太天真了。”我紧接着富江感叹到。“其实,你也是明白的吧,自己的计划会暴露这一点。”

    “……”不远处的峦重沉默了片刻,他的身体已经下沉到腰部,“那又怎么样?结果仍旧是,你们的态度仍旧没有任何变化。就算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计划,但不从一开始就阻止计划的话,你们就已经输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进入机械灵智状态中,和其他的傀儡没什么区别。现在和你们交谈的我,并非真正的我,但是脱离这个意识态世界的进度,却和我的正体的进度一样,按照预想的情况。现在的我已经有半只脚踏出这个世界了吧。当然,相信你们也察觉到了,现在的应对,也是一开始就在机械灵智预先设置的应对程序中。所以,你们之前的行动和说话,一直都在我的判断中。真遗憾,现在的我,无法产生真正的情绪。所以。如果你们可以在现实世界中追上来的话,我可以——”

    正滔滔不绝地阐述着自己的胜利的峦重。声音突然停顿下来。因为,事实情况,正在脱离他的掌控。而对我和富江来说,他的行动原本就不在他的掌控当中,之前那些看似顺利的行为,仅仅是一个从他角度来看的假象。从我和富江的角度来说,他的计划从源头开始,就没有任何可行性。

    无论峦重提前了多少步,花了多大的心思去预测、判断和掩饰自己的行为,最终的目的都是离开境界线。于正常世界重整旗鼓,而并非是在境界线中逃亡。在境界线中,他没有任何胜算,这一点认知是正确的,但是,自认为可以解析境界线,能够通过自己的力量,从境界线中脱离,却是他犯下的最愚蠢,但也是没有办法的错误。

    除非“江”许可,否则他是无法离开境界线的,就如同,他被扯入这个境界线中时,没有任何抵抗之力。说什么已经一脚踏出了境界线,还真是天真可笑的预判,如果他不是处于机械灵智的状态,说不定会面红耳赤,羞恼得恨不得钻入地下呢——我在脑海中想象着这样的峦重,不过,果然还是不可能会露出那样的窘态吧?毕竟,不符合峦重的角色风格。

    不过,就算利用了庞大群体的黑袍怪构建了巨大的魔法阵,就算他现在的身体,已经有一半沉入地面之中,但是,那也并不代表他真的找到了境界线的出口。虽然,我也不清楚这个境界线的出口到底是怎样的情况,但是,却直觉认为,峦重此时看似即将离开境界线的下沉,不过是掉入了境界线本身的陷阱而已——一个伪装成出口的陷阱。

    现在,峦重的机械述说,已经陷入停顿,本就是这种直觉的最佳印证。如果一切正常的话,他预先设置的那些别有用意的话,自然不可能这般突兀地中断,甚至于,身体的下沉也已经停止了。

    富江噗的一声笑出声来,拍着我的肩膀说:“好,好像被卡住了?”

    “嗯,我也觉得,是被卡住了。”我耸耸肩,说。

    占据了整条街道的魔法阵仍旧在运作,不断产生的灰雾触手,在我们和峦重交谈时,仍旧在进行毫无意义的追击,不过,在峦重的声音和身体下沉定格的同时,也好似僵化了一样,凝固在最后的姿态上。

    “找到了。”富江看向另一个方向,指向那边的石柱,“就在石柱后面,他的思维和情绪,很活跃呢。”

    “预置了解除机械灵智状态的机关吗?”我一边说着,一边和富江轻松的走过去,同时问道:“阿江,你真的无法从一大堆傀儡中,找出机械灵智状态的他吗?”

    “你猜?”富江笑嘻嘻地说到。

    我和富江没有隐藏自己的脚步声,但是,藏身大楼废墟之中的峦重,也没有再进行狙击,大概是在谋划着下一步的行动吧?不过,我对于他是否真的可以脱离当前的陷阱还是抱有疑问。当我和富江再见到他的时候,他的样子,和大街上的那个傀儡没有什么区别,一身神父打扮,脸色和表情如同活死人一般,死气沉沉的,根本分不清他此时的心情到底是怎样。他的下半身陷入水泥地面中,似乎拔不出来了。

    “真是可笑。”这是他看到我们的第一句话,就如同在述说自己的可笑,尽管,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的确很可笑,这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出的地方,你来到这里,是有其意义的。”富江蹲在峦重面前,轻轻拍打着他的面庞,“这个意义就是——”

    她猛然抓住男人的脑袋,用力捏了下去,说到:“死!”

    如同西瓜裂开时的啪的一声响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