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70 无头骑士
    巨大的平面魔法阵在楼顶上空旋转,起初在夜幕之下还散发着邪恶的血腥灵光,周边没有比它们更高的大楼,即便在更远的地方,只要抬起头来就能看到这一片让人心底不自觉发寒的奇景。更早些时候,无数的灰丝试图编制成巨大的球体将整个魔法阵包裹起来,暗灰色的球体虽然巨大,但却在夜色之下拥有很好的保护色,一旦真正密合,也许可以让魔法阵产生的力量封印其中。不过,在魔法阵开始释放腐蚀性灰雾之后,这个想法仅仅剩下理论上的可能性。

    这些灰雾的腐蚀性,足以侵蚀灰丝,进一步削弱球体的编织速度,在义体高川的决定下,咲夜收回了所有的灰丝。两人在千钧一发之际脱离灰雾的侵袭,落在两栋楼之间的灰丝上,等待着魔法阵的进一步变化。那些腐蚀性灰雾没有扩散,对两人来说,暂且算得上是一个好消息——巫师们制造这个魔法阵的目的,并不在于破坏这座城市,而在于狙杀自己两人。

    一旦魔法阵的力量一开始就是扩散性的,那么此时此刻的义体高川和灰烬使者咲夜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去阻止灾变的蔓延。不过,说到底,末日真理教通过山羊公会侵入亚洲,虽然带有“趋向末日”的目的,但暂时来说,并没有彻底毁灭这座城市的意思,这个邪教有着自己的步调,这也是它们能够从上个世纪逐渐发展成欧美区,乃至于世界第一大的神秘组织的原因。

    腐蚀性灰雾彻底掩盖了魔法阵之后,连夜风也无法吹出一丝缝隙。义体高川和咲夜都能预计这片灰雾接下来的变化,在神秘学理论中,魔法阵的效果如果不是直接攻击性,也并非扩散性。那剩下的几率,就有很大是会凝聚在一个核心中,制造一个单体强大的怪物——最后一名巫师将自己变成了魔法阵的核心,虽然之前已经被冲杀的义体高川打爆脑袋,但是她对自身的转变已经完成极大部分,整个脑袋都变成了无机物。熟悉各种神秘现象的义体高川可不觉得她就会这么死去。

    是的,这最后一名巫师是女性,尽管,在她生前,身体轮廓和面目都被巫师装束掩盖,但是在变成魔法阵核心之后,整个身体好似融化了一样,缺失了五官、指甲、头发之类的细节部分,但是充满女性性征的体形轮廓却暴露出来。

    空中传来沸水般的咕噜噜的声音。感觉中又像是无数人在呓语,在尖叫,好似无数的疯子聚集在一起,七嘴八舌说些谁也听不懂的东西,也分辨不出到底是谁在说话,让人感到烦躁,打心底生出厌恶。不过,这些负面的东西。并没有影响到义体高川和灰烬使者咲夜,他们早已经习惯这种程度的异常了。而且自身的神秘性,也足以让两人本能抵挡这些神智上的侵蚀。

    两人在等待着,最后的怪物破壳而出。只有让它将这些腐蚀性灰雾彻底吸收完成,才能尽量避免这些灰雾扩散开来。虽然那个怪物会因此变得十分强大,但反过来想,在神秘学的经典案例中。有许多次出现这样的现象——在涉及凝聚单体核心的异变完成之前,无论如何攻击已经开始异变的核心,都是没有效用的,虽然可以拖延时间,却并不能实质阻止异变的完成。这种神秘现象。如果不在开头就阻止成功,就只能等待它自行结束。当然,如果有相对性的神秘力量,而且,这种神秘力量足够强大的话,还是可以阻止这种异变的彻底完成,但很大几率上,仍旧需要和异变不完整的核心进行战斗。而现在,无论义体高川还是灰烬使者咲夜,都没有这种针对性打断这个异变过程的力量。

    “阿川,你那里的动静很大啊。”八景的通话接入进来:“损失如何?”

    义体高川知道,八景口中的“损失”并非指自己两人,而是对敌人剩余力量,以及无辜人员死伤的确认。巫师们制造的魔法阵所产生的动静太大了,虽然耳语者在这个城市的地位得到官方认证,当前的战斗,便是一次合作的磨合,但是,大概政府那边也没预料到,山羊公会竟然在这个开端,就制造了这么强烈的破坏性活动吧。当前的情势,或许会让政府方面产生一些想法,不过,如何进行交涉,是八景全权负责的事情。义体高川和咲夜只负责战斗方面的事务,两人将两栋楼乃至于周边一定范围内的情况回报后,八景也多少估计到了,这个范围内的人已经凶多吉少。

    “这两栋楼是商业和住宅结合的类型,虽然所有的房间都已经售尽,但是平均入住率只有七成,还有很多人不会在夜晚于这里过夜,周边的商店也基本上都是在凌晨之前就歇业的类型。所以,能够让巫师们进行献祭的人员数量其实并不多。”八景很快就给出了一个估值:“五十人左右。”

    “他们还消耗了一百多人的鬣狗,以及九名正式巫师。”义体高川说。

    “是吗?看来他们还真的很拼命啊,魔法阵的力量,基本上都是由他们自己驱动的呢。”八景在那边发出轻松的笑声,“政府对这样的损失完全可以接受,我会给他们一份漂亮的报告,只要你们能够在接下来控制住场面,政府已经派人将那片地区封锁了,放手干吧,阿川,打倒一个看起来很强大的敌人,能给我们争取不少分数。”

    “八景……还真是喜欢这种事情呢。”咲夜突然插口到。

    “嗯,谁叫我是耳语者最大的头儿呢?”八景毫不客气地说:“反正我除了预言,能做的就是这些了。”

    “对这场战斗没有预言吗?”义体高川问道。

    “这个嘛,秘密。”八景用轻快的声音回答到,似乎心情并不是太过紧张。在过去这些年的配合中,她清楚义体高川和灰烬使者咲夜的力量能去到怎样的份上。

    “那么,我挂了,怪物的准备活动已经结束了。”义体高川说罢。将通信切断。在两人的头顶上方,最后一片灰雾宛如被卷入漩涡般,被无头人形彻底吸入体内,巨大的魔法阵再一次扭曲起来,围绕那具无头身躯构成一个更加类似生物的形状——像是高大的马匹。灰雾重从无头人形的体内涌出,填充着被魔法阵构建出来的架子。并在人形表面构造出大量装甲状的挂具,让这个人形的体积,比最初的女性巫师身体膨胀了将近一倍,宛如一个小巨人。

    人形骑士的下半身融入马匹的脊背,上半身披挂铠甲,手执长矛,腰系长剑,背后有弯弓和箭囊。不一会,被填充了灰雾的高头大马彻底变得实质化。全身乌黑,到处都是甲片,长长的鬓毛像是火焰一样,在夜风中飞舞,那马脸却十分细长,双眼好似同样燃烧着火焰,四蹄踏在半空,不断迸射出火星来。这根本不是常见的马相。即便身处半空,也如履平地的样子。

    “无头骑士?”咲夜盯着女性骑士。对方虽然体型产生变化,但在铠甲的覆盖下,女性的胸部体积却比原先更加巨大了。

    她的话音刚落下,之前被义体高川打碎的头颅,立刻在喷涌的灰雾中重新构成,只是没有恢复血肉。一副骷髅头的模样,被女骑士捧在臂弯中。无头骑士牵动缰绳,看不出是什么品种的马怪跺了跺脚,在一片火星中作出俯冲的姿势,下一刻就甩动四肢疾驰而来。在视网膜屏幕中。义体高川甚至看到,它落足的地方,暗红色的火焰甚至维持了三秒才会消失。

    它的进击速度极快,相当一台速度和加速能力都极为强大的名牌跑车,尚未熄灭的火焰足迹牵成长长的一线。它和义体高川两人之间的距离,并不足以让它达到最高速度,只是,庞大的身躯配合这种速度感,足以给人一种迅猛的暴力感。

    尽管如此,站在灰丝上的两人,却十分轻巧地就闪了开去。灰丝的弹力,足以为义体高川的伪速掠提供足量的动力,也能通过抽丝的力量,让咲夜作出闪躲。两人分从两侧让开,无头骑士眨眼间就撞断了灰丝,但是,更多的灰丝从两侧大楼中钻出来,对进入两栋楼间隙中的无头骑士进行夹击。

    咲夜表面上收回了大部分的灰丝,但实际上,却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重新布置了陷阱。更多的灰丝迅速交织成网,试图将无头骑士当头拦住。不过,无头骑士的马不仅仅拥有踏空而行的能力,还能彻底忽视惯性的影响,第一次的捕捉,从它的脚下和身边擦过,迅即又散开,化作大面积的灰丝穿刺回来。

    同一时间,无头骑士那跳动着汹汹火焰的骷髅眼眶绽放出一种奇特的光芒,随即奋力将手中的长矛朝咲夜执去。

    义体高川已经踩在大楼的墙体上,咲夜也正依靠灰丝,宛如蜘蛛一样攀爬在墙面上。骷髅头的眼眶异光,让直接注视的两人的身体产生奇异的麻痹感,每一个动作都延迟了那么一下。长矛就利用这个僵直的时间,直击咲夜的心脏。

    千钧一发之际,大量的灰丝喷涌到咲夜的跟前,快速旋转着,宛如一面灰黑色的盾牌。义体高川没有救援咲夜,直接启动伪速掠,在同一时间来到无头骑士的腰际,挥拳打向那颗骷髅头。在脑硬体的推断中,这颗头颅虽然没有接在身体上,却仍有很大几率是这个无头骑士的要害。

    长枪射入宛如盾牌,宛如漩涡的灰丝中,在力量的牵扯下,无论是劲力还是准头都大为降低,咲夜趁机在丝线的拉扯下,直接冲向无头骑士,只比义体高川慢了一步。

    无头骑士没有理会咲夜,也无视了义体高川的攻击。马蹄甩起的下一刻,就已经冲出了灰丝的包围圈,之前被义体高川打中的时候,仅仅是发出一种无机质物体碰撞的脆声,便将这股来自拳头的力量,化成自己的行动推力。义体高川和咲夜都没有追击,两人再次立足在横牵在两栋大楼之间的灰丝上,高度比之前所在位置降低了那么一点点。

    无头骑士一直冲回楼顶外的天上,绕了一个小圈子。再一次俯冲下来。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之前被他击中的部位,只是隐隐留下一个不甚清晰的凹印。这么多年来,可以和义体硬碰硬的东西可不多。

    “和素体生命有些类似。”义体高川说到,根据从统治局三十三区的现任管理者“莎”对素体生命、恶魔和统治局安全系统的往事描述,让他不得不怀疑。现在这个无头骑士,其实就是反抗统治局残酷灰粒子制造和应用工程的人们,借助恶魔的力量,却没有彻底融合时产生的早期形态——也就是素体生命的原型。

    在不知道多少年的斗争中,借助恶魔的力量反抗统治局的人们,终于适应了这股力量,并将自己的生命形态异化到了如今的素体生命。按照这个推测,在一定意义上,当前这个近似神秘学经典故事形象的无头骑士。有机会成为一个新的素体生命。在原来的世界线中,因为艾鲁卡的涉入,末日真理教已经展开与统治局素体生命的合作,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让素体生命获得自然繁衍的能力,而不再依赖于对正常人的恶魔化改造。换句话来说,如果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在这个研究中。掌握了让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向素体生命异化的方法,其成果就是面前的这个无头骑士了吧。

    咲夜明白义体高川的意思。

    虽然世界线已经改变。耳语者的成员们各自的经历,都产生了相当大的差别。不过,也并非一切都面目全非。对统治局遗址的探险和研究,耳语者比原来的世界线更积极,也更早开始,末日真理教也同样和素体生命展开合作。在如今的耳语者中,有着相当丰富的,关于末日真理教、统治局和素体生命的情报,甚至于,和原来的世界线类似。同样帮助过统治局三十三区的“莎”和“畀”,让她们成为了那个区域的实际管理者,和耳语者在统治局中的盟友。

    无头骑士回旋,俯冲,面对再次飞射而来的灰丝,它拔出腰间的长剑,举至头顶后,灰丝便在一股无形力量的吸引下,微微改变路线,直接扑向长剑,随即被无头骑士一一劈断。无头骑士的速度虽然因此有些放缓,但是扑面而来的气势却更加强盛了。在义体高川和灰烬使者咲夜再一次闪避的时候,马怪猛然掉转身体,后蹄扬起,迅如闪电地踹中跃至半空的咲夜。

    咲夜的身体如同弹球一样砸在高楼墙壁上,凿开一个大洞,落入其中不知声息。马怪变向和踢腿的速度比它疾驰的速度还快得多,义体高川的伪速掠无法及时达到救援的速度,不过,视网膜屏幕中却以更慢的速度,播放了之前那次攻击的细节——咲夜在千钧一发之际,用灰丝在胸口结成缓冲带,应该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而义体高川自己也有必须面对的麻烦,就在马怪进行攻击的时候,无头骑士用长剑朝扎入墙体中的长矛一招,这根长矛便自行激射而出,急速回旋后,将矛头指向义体高川。身处半空无处借力的义体高川,同样不得不承受这迅猛的一击。虽然并非是全然没有躲闪的办法,不过,义体高川的伪速掠本来就是依靠外力提供加速动力的类型,攻击在身上的物理性矢量伤害,可以转化为速度,一瞬间超出敌人的预判。

    而且,他也想测试一下,看似素体生命前期形态的这个无头骑士,其同样坚硬的材质,比起自己这具相当于成熟素体生命的义体究竟如何。

    这样的念头闪过,义体高川交错双臂,硬生生承受了长矛的贯穿式冲击,视网膜屏幕中,义体的损伤程度在一瞬间上升了五点,但是,矛头仅仅扎入伪装皮肉中,并没有让义体表面留下伤痕。巨大的力量,虽然是贯穿性的,却在转眼间,就在伪速掠能力下转化为动力,义体高川撞在墙壁上,可是下一个眨眼,就从无头骑士的前方失去了踪影。

    无头骑士也好似没有反应过来,义体高川已经出现在它的身体上空,一拳砸在颈脖处的断层上。同样沉重的力量,让无头骑士的上半身,连带着马怪身躯也歪斜了。在它纠正身形前,灰丝再一次从咲夜坠入的楼层中激射而出,这一次,无头骑士刚扬起长剑,就连剑带手一起被灰丝层层缠住。

    无头骑士的挣扎被灰丝钳制,虽然反射性的奔驰,让它挣断了许多灰丝,但却有更多的灰丝接连不断地激射而来,缠绕在它的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