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68 攻防互换
    相对的两栋楼中碎石飞溅,两个身影从尘烟中飞窜而出。两栋楼之间的爆炸火光还在绽放,被袭击的本楼层中,士兵们正准备调动枪口——视网膜屏幕中锁定了这些即将接战的敌人,义体高川的伪速掠不断加速,如同流光一般,在这些士兵的身体调整过来前降临。出鞘的匕首吻过他们的咽喉,刺穿他们的大脑和心脏,在鲜血飞溅起来之前,已经抵达另一方,几乎是同一时间,被贯穿阵线的十数名士兵已经死亡,尸体在那道快速绝伦的身形再次摧毁墙壁急掠而出时才齐齐倒下。比起义体高川这边依靠超凡的推进速度近身搏杀,另一栋楼中,灰烬使者咲夜释放出大量的灰丝,虽然没有义体高川的速度,却更加灵活,覆盖面积也更广,士兵们虽然反应过来了,却在枪炮集火之前,就被灰丝贯穿要害,而且,并不仅仅是本楼层的士兵遭遇袭击,这些灰丝更直接贯穿了墙壁、地面和天花板,在以咲夜为中心的立体区域内绽放。

    在士兵们彻底死亡前,歇斯底里的枪火再一次覆盖了灰丝的来处,来自本楼层的攻击,来自天花板上和地板下的攻击,在士兵们的挣扎中,不顾一切地倾泻向无法用肉眼观测到目标。没有人逃跑,应该说,就算想要逃跑,不在突袭发生前的第一时间远离战场的话,就不可能成功。

    灰烬使者咲夜的灰丝,高川的速度,早就在多年前成为了山羊公会的噩梦,士兵们十分清楚敌人的优势,也并非没有尝试过遏止这种优势,却在这么多年间都没有成功过。

    激烈鸣响的枪炮声迅速熄灭。熄火的战场上。不见敌人的踪影,只有满地的伏尸。上百名士兵分布在两栋楼中,孤注一掷地发动攻击,却在短短的一分钟内,就被歼灭了三分之二。幸存的余者分散到形同废墟的各个角落和房间中,依靠经验躲避侵攻者的追击。他们并不打算离开这个战场,但也不打算集中在一起和敌人正面交攻——没有胜算,这一点在他们的心中是十分清楚的,最后的胜负手,掌握在十名巫师的手中,这也是作战计划的核心。

    吸引耳语者的注意力,为巫师们的现场布置争取足够多的时间,因为这个依靠十名巫师和巨大魔法阵发动的法术,拥有某些局限性。让山羊公会不得不采取当前的自杀性战术,在士兵们的眼中,自己已经做到了最好。服用“乐园”而成长起来的士兵们,并不拒绝为了组织奉献自己的生命,但也不代表他们在自己的职责完成后,还会毫无意义地采取自杀行为。

    山羊公会的布置并没有太多的隐藏,在观测到魔法阵和巫师们的一瞬间,脑硬体已经解析出了相应的可能性。义体高川停下脚步的时候。一路上的士兵尸体已经呈现融化状态,血肉被烙印在墙体、地面和天花板上的魔法阵回路汲取着。让回路结构跃动着丝丝缕缕的灵光。一根灰丝从对面的大楼中射来,贯穿好几堵墙壁后,钉在义体高川身旁,伴随着一连串的撞击声,咲夜从巨大的破口中跃入房间。

    “不行,这些魔法阵回路已经不单纯是刻在墙壁上的了。”咲夜说到。义体高川没有感到意外。如果摧毁这些看似魔法阵载体的墙壁、地面和天花板,就能破坏相应的回路结构,那么在大楼几乎在侵攻中变成废墟的现在,这个巨大的,跨越了两栋楼的立体魔法阵早就应该解体了。

    然而。此时此刻,伴随着对血肉的汲取,即便在墙体残破的地方,魔法阵回路结构仍旧悬浮在半空。咲夜将灰丝接入义体高川的颈后数据接口,将她之前所在的那栋楼中的魔法阵结构信息传输过去。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两人观测到的魔法阵资讯拼合起来,形成一个单纯由线条和点构成的镂空双体。之前被遮挡住全貌的魔法阵,以最直接的形象传达到义体高川和咲夜的脑海中,虽然作为基体的大楼外形方方正正,房间的规划十分整齐对称,但是魔法阵的双体结构在细节部分却是极度扭曲的,从整体轮廓来看,两栋楼分别有一个主体,两个主体之间,从地基处产生联系,形成一个“u”形结构,让人不由得联想起经典的u形磁铁。

    “这两栋楼内部,包括周边范围的普通人都被献祭了。”这才是如此激烈的交战声中,周边没有半点反应的死寂的主要原因。咲夜的声音十分平静,这种规模的惨事,在耳语者刚建立,以弱势姿态和山羊公会交战的那段最惨烈的时期间,并没少发生,政府在事后千方百计终于掩盖下去,不过,后继日子中,对死者的凭吊却一直是这些年来,这个城市的重要祭典活动。但是,义体高川感觉得到,咲夜此时的平静,并不是因为习惯了这种惨烈,更像是自己以前被脑硬体压抑了情绪般,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在感性上也受到了某种压制,只是,这种压制比起脑硬体来说,并不十分稳定。

    义体高川沉默了半秒,只是说到:“这下子,八景又要头疼了。不过,以前的情况更加严重,那个时候,我们到底是如何将耳语者的存在遮掩过去的呢?”

    “没有遮掩哦,八景和政府那边保持静默的默契。”咲夜并没有在意这种失忆般的问题,明确回答到:“毕竟是差一点就摧毁了这座城市的交战者一方,拥有这种程度的实力,成员又仅仅是两三人,城市也有待复建,还有许多善后工作要处理,哪怕是军队涉入,也拿耳语者没有办法吧。八景是这么对我解释的,政府方面知道我们的存在,却不会采取更加激进的动作,毕竟有山羊公会这样恶劣的存在,耳语者的存在,也算是一种平衡吧。而且。在战后评估中,也有足够的情报证明,当时那种烈度的战争不会于近期內再次上演。”

    “近期……吗?差不多十年了,这一次死了这么多普通人,大概会让人联想起当年的情况吧?”义体高川说。

    “但是,没有办法呢。如果仅仅鬣狗的话,就算恢复到他们当年的实力,也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破坏,但是,主导这次进攻的,是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呀。而且,还是十个正式巫师。”咲夜平静地操纵着灰丝,更多的灰丝贯穿了两栋楼的楼体,如同要将之缝合在一起。这么做并非是为了破坏魔法阵,严格来说,现在的魔法阵是依靠义体高川和咲夜的现有力量无法破坏的。这些尽可能贯穿每一个角落的灰丝,密织成网,仅仅是为了寻找在开战的第一时间就隐匿起来的巫师们,并在确认他们仍旧呆在这两栋楼中的情况下,封锁他们的退路。

    虽然一开始就知道,消灭巫师才是彻底解决战斗的方法。但是,这个方法也在开战之前。就被针对性防御了。在义体高川观测到巫师存在的下一刻,在士兵们的火力掩护下,巫师们成功退入暗中,即便义体高川和灰烬使者咲夜反复扫荡了两栋大楼,也没能将它们揪出来。

    为了主持魔法阵的运作,巫师们不可能会在这个关键时刻撤退。但是,拥有传送门法术的正式巫师拥有很强的机动性,而且,灰雾法术也十分多变。一旦这些巫师有了针对性的准备,想要在短时间内。于他们构建的战场上解决他们,并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义体高川十分清楚,自己的连锁判定虽然在侦测能力上极为强大,却有着严重的范围限制。灰烬使者咲夜的灰丝,和蛛丝一样灵敏,可以快速传达资讯,构成的巨网可以笼罩两栋楼的面积,却也不可能毫无间隙地覆盖每一寸空间。

    有太多的盲点可以被巫师们利用,尽管在过去,很少看到这些巫师使用藏匿类型的灰雾法术,但是,从灰雾法术的多变性来看,不可能没有这类法术形态。巫师的“神秘”,比魔法少女、魔纹使者、素体生命等等“神秘”更优秀的地方,就在于灰雾法术的多变性,能够让他们在有所准备的情况下,对战场环境拥有超卓的适应能力。

    其实,应付当前情况最简单的方法,无论是义体高川还是灰烬使者咲夜都能想到,那就是直接脱离这个战场。魔法阵的运作,并没有阻隔空间的能力,距离它发动的这段时间,足够两人转移到很远的地方。但是,一旦他们离开,魔法阵在失去直接目标的情况下,的效能也可能会发生转移,形成更广泛的破坏,而且,巫师们大概也不会主动追上来,很大几率会选择直接撤退吧。

    有十名巫师潜伏在城市中的情况,随便想想都会觉得麻烦。所以,还不如主动进入敌人的陷阱,让他们认为自己有机会的话,他们自然不会在第一时间选择撤退,就有了干净利落地将这些敌人斩杀于此的机会。义体高川和咲夜并没有交换过意见,但是,这么多年的配合,早让他们熟悉彼此心中的打算。而且,也认为凭借自己的能力,当前的劣势并没有什么风险。

    咲夜的灰丝仍旧在快速增殖,就连义体高川也不清楚,她到底能够释放多少灰丝。这些灰丝不断将贯穿了两栋楼的巨网变得更加细密,即便不能直接将巫师们逼出来,也能在他们有所动静的情况下,第一时间进行围剿。传送门法术的确提高了巫师们的活动范围和机动能力,但是,这种法术的施展需要时间,灰雾漩涡的形成所造成的动静,也根本不可能避开灰丝的敏感。

    义体高川在房间中找了一张还算完好的椅子坐下,闭目聆听着周遭的动静,即便闭上了眼睛,视网膜屏幕中的魔法阵结构模型仍旧在一片黑暗中清晰可见,大量的数据流动,证明脑硬体正在对其进行进一步的解析。义体高川本人并不清楚解析原理和相关知识,全部的工作,完全由脑硬体自主独立完成,虽然,过去的经验证明,并不会得到十分明确的结果。比不上专精这一行的专家,但是,也并非全然没有效果。

    咲夜则站在原地,感受着从灰丝处传来的波动。原本勉强逃过一劫的士兵们,终于在灰丝遍布两栋楼的情况下,再也找不到躲藏的地方。被彻底剿灭一空,化作了魔法阵的养分。跳动着灵光的魔法阵回路,好似用鲜血涂抹而成,血肉融化的恶臭血腥,让整栋楼都被一股强烈的,极富感染性的负面资讯覆盖。没有普通人可以在这种环境下维持正常的自我意识,被当成祭品的死者仿佛以一种似见实无的状态存在于每个角度,肆意散播着绝望、恐惧和自我献祭之类的负面情绪,仿佛在对存在于此的生者述说。只有自我献祭,才能将自己从绝望和恐惧中拯救出来。

    “是恶魔召唤吗?”在义体高川睁开眼睛的时候,咲夜第一时间问到。其实,如果上一个世界线的八景或森野在这里的话,一定可以给出更确切的答案吧,这个世界线的八景,是否拥有相同或以上的神秘学知识,义体高川并不清楚。而对于咲夜的问题。义体高川无法给出确定的答案,因为。在呈现于视网膜屏幕上的结论中,正在运转的魔法阵功效是召唤恶魔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五十。

    “魔法阵形态和过去已知的恶魔召唤魔法阵不一样,巫师使用的,是他们独有的知识,并非经典神秘学。”义体高川回答到:“不过。这么庞大又扭曲的魔法阵,却有九成以上的把握,不会是直接攻击型的。”

    “真是令人好奇呢,这个魔法阵到底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咲夜这么说着,突然转变了语气。沉声道:“来了!”她猛然抽动灰丝。在她感应到的几处地方,三名巫师仿佛从空气中走出来,他们的位置相当分散,也并不全集中在一栋楼中。他们刚一出现,就触动了围绕在身旁的灰丝,从他们有些剧烈的反应来看,应当是没有提前注意到——如此的灰丝集中在楼层中,在魔法阵的光芒下清晰可见,如果在藏匿身形的情况下还能关注周边的环境,自然不可能没有注意到。

    所以,这些巫师藏匿起来的时候,恐怕是处于无法观测外部环境的密闭状态中的。

    灰雾法术,在巫师们的指尖成形,但是,一根根丝线和节点的连锁反应,抵达他们身边的速度,比法术成形的速度更快。眨眼间,巫师用来施法的手臂就连肘被切断,藏在长袍下的身体痛苦地弯了弯,但是,这只被切断的手臂,即刻间就被灰雾吞噬,进一步加大了灰雾的体积,加剧了它们的变幻。然而,就算依靠这种方式催生法术,仍旧不够快,密布的灰丝早在巫师们出现的时候,就就紧贴在他们的身上,他们应该是想要用法术来破除这些围困自己的灰丝吧,但是,灰丝的震荡和收缩,在削断了他们的双手后,继而切断了他们的双脚、腹部、颈脖和头部,散碎的尸体和内脏滑落在地面上,追随着被他们献祭的人们一起融化。

    眨眼的工夫,三名突然出现的巫师就被分尸了,已经开始成形的灰雾法术在失去主人维持的情况下,自行吞噬了巫师的部分血肉,完成了最后的步骤。强烈的火焰风暴,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被灼烧的墙体、地面和天花板,在几个呼吸中就被烧穿,只有魔法阵回路本身,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在失去基体后,脉络更加清晰地悬浮在半空中。

    同样没有太大影响的,还有灰烬使者咲夜的灰丝,虽然火焰风暴已经展现出足够大的威力,甚至附着在灰丝上灼烧着,却迟迟不能将这些灰丝从这片空间中抹去。

    “没有防护罩。”咲夜确认后说到。

    “是无法在隐匿状态下构建新法术吗?”义体高川自言自语着,又说:“还剩七个,最好一口气出来吧。”

    “似乎同伴的死亡被感应到了。”咲夜回答到,因为在三名巫师死亡后,剩下的巫师仍旧毫无动静。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大概可以确认,这些巫师在隐匿状态下,的确没能建构其他保护自己的法术,以至于他们现身的一刻,就是最脆弱的一刻。

    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点亮了三名巫师的位置,和魔法阵回路模型进行对照,毕竟,魔法阵主持者的站位,在很多情况下,是和魔法阵形态有具体关联的。通过找出这种关联性,确定其它巫师的位置,在理论上也是可行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