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69 假身
    视网膜屏幕中的魔法阵模型中确定了三个红点,这是被咲夜斩杀的三名巫师,他们所在的位置在神秘学理论上和魔法阵结构拥有某种内在联系,脑硬体对此进行解析和推测,其过程和原理虽然并不为义体高川所知,但的确在数秒内就标识出另外两个红点,也就是另外两名巫师可能身处的位置。信息经由数据线灰丝,从义体高川的颈后数据借口传输到灰烬使者咲夜的脑海中,贯穿了那两个位置的灰丝开始震动起来。

    这些巫师的隐匿法术虽然有着重重限制,但在纯粹的隐匿能力上却十分优秀,无论是义体高川的连锁判定,还是灰烬使者咲夜的灰丝,以及两人的直觉,都无法直接锁定他们的位置,自然也无法对其造成伤害。但是,在被推断出大致的位置后,这些灰丝似乎拥有了进一步锁定的能力。

    灰丝的振动,就像是让那片区域的空间都震荡起来,之后,大量的灰丝开始来回穿插,又形如一条绳锯,要将那片空间切割成更小的部分。没有声音,也没有多余的现象,义体高川无法直接观测到,但是在灰丝主人的咲夜的感觉中却十分清晰。

    下一刻,两名巫师不得不露出身形,他们的位置和义体高川的脑硬体推测出的位置有些偏差,却并没有离开那片范围。转眼间,就如同他们之前的三名同伴那样,巫师们被灰丝缠上,不过,他们所使用的应变法术却和之前三名完全不同。一名巫师被灰雾缠住,在被灰丝切割之前,整个身体都化入那团灰雾中,灰雾倏然拉长形状。宛如蛇类从捆束自己的灰丝的间隙中钻了出去。另一名巫师则用灰雾覆盖了肌肤,在灰丝勒紧的时候,被切坏的长袍下,可以看到他的皮肤迅速转变成一种钻石般半透明的无机质,乃至于皮肤下的肌肉也开始无机化,坚硬的质地。让灰丝无法在第一时间将其分割。

    长蛇形的灰雾十分灵活,因为呈现气雾状,所以总能在紧急时刻变幻身体形状,以适应灰丝网络的围剿,而将身体转化为坚硬无机质的巫师,则彻底变成了雕塑一般的东西。他们似乎并不打算分心去攻击这些灰丝,也不打算找出我们的位置,直接发动攻击,这种纯粹坚守的味道十分清晰。咲夜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却能够通过灰丝感受到。这些灰丝,就像是灰烬使者咲夜的触须和手脚,因此,她能通过这种感觉判断出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瓦解对方的顽抗。

    虽然杀死巫师,也只会让魔法阵获得更多更精粹的祭品,但是,一旦魔法阵发动。即便无法狙杀自己两人,也会形成极大的牵制。到时很难说可以腾出精力去解决剩下的巫师。义体高川十分清楚这一点,因此,在通过数据对接确认了那两名巫师的顽抗后,便转身化作一道流星,撞碎所有拦在身前的墙体、地面和天花板,用暴力打穿直达两名巫师所在位置的通道。

    蛇形灰雾已经快要穿出房间。虽然在外面,灰丝也是层层遍布,两栋大楼的空间,都被这张灰丝巨网笼罩起来了,就算出了房间。要面对的威胁也是同等的,让它能存活的空间,仅仅在那不到一寸,不断变动的网眼中。不过,无论是什么理由,这名巫师仍旧辗转往返地朝着房间破口前景。无论义体高川和灰烬使者咲夜,尽管觉得它是做无用功,却不认为它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心智和脑袋烧坏了,一定是有什么理由,让他坚信自己必须这么做。

    不过,无所谓。

    在蛇形灰雾抵达墙壁破洞的一瞬间,洞口外的灰丝层层移动,拉开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通道。一个不断加速的轮廓沿着这条通道直击而来,蛇形灰雾反应过来,却没能完成彻底的回避,就被那道身影挥起拳头砸散了,高速行进产生的风压,一下子就将努力重新聚合的灰雾彻底吹散。半空之中,被撕裂的灰雾重新变回肢体、内脏和血雨,洒在流淌着狰狞红光的魔法阵上,迅即就成为了它的养分。而在这之前,挟持飓风而来的义体高川,再次一拳轰击在化身坚硬雕像的巫师身上,顷刻间,一道道龟裂从被灰丝切割出来的缝隙上蔓延。灰丝猛然加力,便将这座钻石雕像般的巫师彻底切碎,和蛇形灰雾一样,钻石雕像的碎块在落地之前就重新化作血肉,一接触到魔法阵就被融化吞噬了。

    刚刚解决完这两名巫师,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再次浮现四个红点,这一次被脑硬体推断出来的巫师藏匿处,比上一次要多出一倍,应该是用作参考和校准的坐标比第一次更多的缘故。一条灰丝直接插入义体高川的颈后数据接口,将这份信息传递到灰烬使者咲夜那边。

    依循情报地点展开活动的灰丝,这一次直接贯穿了两个被推断出来的坐标空间,将藏身其中的巫师拖了出来,同时搅碎,另外两名巫师的位置仍旧出现了偏差,不过,虽然没有被直接穿刺,却也同样在类似的空间振荡中被逼了出来,两人甚至比前面的七名同伴还不如,连灰雾法术都没能成形,就被灰丝杀死。虽然都是正式巫师,却明显存在能力上存在差距,被轻易杀死的原因,应该也有在各自法术选择上的偏差。巫师们的法术虽然千变万化,种类极多,只要有所准备,就能让巫师获得更加的适应能力。但是,换句话来说,如果没有准备,或者准备出错,就会让他们变成最脆弱的神秘力量使用者之一,连灰石强化者,乃至于使用“乐园”强化的普通人,也有机会将其斩杀。

    这种明显的弱点,一直在被欧美区直面末日真理教的神秘组织们利用,从而在这种组织性压迫的不利情况下,还能一直周旋下去。虽然说,从整体大局上,末日真理教占据了毋庸置疑的上风。但是,在被他们肆虐的地方,其它的神秘组织仍旧在顽强地生存着,成为了抵抗末日真理教的先锋。

    身为耳语者的一线战斗力,义体高川和咲夜也不是第一次和这些巫师交手了,也不会再为杀死区区几名正式巫师感到惊喜得意。说到底。在成为精英巫师之前,这些正式巫师最有威胁的地方,并不在于他们自身的直接作战能力,而在于他们的机动性,能够让他们从容不迫地布置魔法阵,再通过魔法阵的力量去牵制乃至于歼灭更加强大的敌人。

    至此为止,被义体高川先期观测到的十名巫师中,已经有九名死亡,而剩下的一名——在视网膜屏幕中泛起红光。义体高川和灰烬使者咲夜迅速朝红点坐标冲刺。那个位置的灰丝已经展开自身的神秘力量,然而,魔法阵也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完成了最后的准备,一瞬间绽放出阴沉、诡异却绝对称得上华丽的光芒,整个儿从建筑中剥离出来,直冲天际。

    穿梭过红点坐标的灰丝,留下一只手臂和大量的血迹,但是。巫师本人却在同一时间消失了。灰烬使者咲夜感觉到了,那名巫师已经汇通魔法阵上升到两栋大楼的上空。义体高川发送过来的坐标,在和魔法阵结构模型对照的情况下,有一种十分强烈的核心感。或许,这名巫师正是整个魔法阵最关键的节点,不过,之前的巫师为他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借助魔法阵的正式运转,他得以脱离灰丝巨网的包围。

    咲夜窜至走廊,仰头眺望夜空,只见头顶上方,扭曲而富有立体感的双体魔法阵正在平铺。化作拥有更大覆盖面积的平面魔法阵。在这个魔法阵的中心处,明显有一个人形的轮廓存在,虽然已经看不清那个轮廓的样子,仿佛整个人的模样细节都融化了,但是,仍旧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那就是最后一个巫师。

    无数的灰丝,穿插在两栋大楼之间,咲夜跳出围栏的同时,大量的灰丝直接从大楼顶端发射出去,目标只有一个,位于魔法阵核心处的人形。与此同时,咲夜下方的楼层中,义体高川撞破窗口,飞身跃出,踏在灰丝上借力加速,从咲夜身旁一窜而过的同时将她抱住。

    两人利用伪速掠的力量,在深浓的夜色中不断攀升。

    如果有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那种具备远程打击能力的临界兵器的话,面对这种体积庞大却又不能移动的敌人,一发就能破灭,然而,因为近江的缺席,义体高川手中的远程兵器,只有连s机关都没装载的普通枪械,虽然子弹借助欧美区神秘组织的技术得到改良,却明显对这种神秘性极高的敌人派不上用场。

    神秘性足够高的武器,只有义体化的身体,以及这些不知道分裂了多少次的灰丝了。每次进攻都只采取近身战,就连义体高川自己也明白是极为明显的弱点,却暂时不得不为之,毕竟,咲夜的灰丝在分裂次数过多后,虽然神秘度仍旧足够高,却无论是攻击力上,还是防御力上,都会在效能上出现弱化。也正因为这样的弱化,才导致了之前在巫师出现的时候,无法在第一时间杀死变成蛇形灰雾的巫师,以及化身钻石雕像的巫师。

    正因为如此,义体高川并不觉得,洪流一样看似壮观的灰丝喷涌,能够对已经运转起来的魔法阵造成足够的打击。在义体高川带着咲夜跃至魔法阵核心人形的面前时,灰丝洪流贯穿了魔法阵结构,却和在建筑中一样,仿佛穿过一团水中倒影,仅仅让其荡漾了一下,结构又再次清晰起来。

    直接穿透魔法阵结构的灰丝开始四面扩散,更多的灰丝从咲夜身上释放出来,从灰丝之中分裂出来,从两栋大楼中流淌出来,试图形成一个足以将庞大魔法阵笼罩的球体。而义体高川则借助冲刺的力量,一拳击向面前的魔法阵核心人形。

    这个核心人形似乎真的无法移动,硬生生承受了这一击,却发出一种类似石头脆碎的声音。在视网膜屏幕中,被准星锁定的人形头部完全吃下了冲击,脑袋根本就没进行缓冲的移动,然而。被拳头抵住的部位,却发生了龟裂,甚至有一小片物质掉了下来——这个人形的五官面皮,已经彻底失去了血肉的有机形态,仿佛变成了一具奇异的面具。

    面具,正在破碎。在瓦解了一半后,露出的肌体部分也呈现出非金属无机质的光泽。义体高川的第二拳紧接而来,这一次,从咲夜身上放射出来的灰丝彻底捆束了核心人形,并在义体高川的拳头上缠绕,眨眼间就构成了一具旋钻头。义体高川的攻击太快了,在钻头刚形成的同时,就再一次击中人形的面部。

    这一次,不仅仅面皮龟裂。整个核心人形的头部都被贯穿后压爆了。

    然而,大量的灰雾却也在同一时间从魔法阵中涌出来,乃至于一瞬间就以无头人形的颈脖为喷口,剧烈地喷射出来。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弹出大量的警告窗口,这些灰雾并不是纯粹的灰雾,更类似于带有腐蚀和剧毒特征的灰雾法术,对义体也拥有相当的威胁。打碎了核心人形的手臂钻头第一时间就被侵蚀,发出滋滋的声响。灰丝正在一根根融断。

    义体高川身处半空,根本无处借力躲避。不过,就算脑硬体不再对情绪进行管理压制,他也没有任何惊慌的情绪。多年的配合,让他一直信任着咲夜,也一如他的信任,缠在他的手臂上构成螺旋钻头的灰丝霎时间扩散开来。交织成一层层布匹封堵无头尸体的颈脖,压制腐蚀灰雾的喷涌。与此同时,借助灰丝的牵扯,灰烬使者咲夜抱住义体高川的腰部向后回缩。

    进攻、反击和退避,在短短的一秒内就完成了整个交手的过程。包围魔法阵的灰丝巨球已经成形。缝隙正在缝合,球型空间中本就阴暗的光线,更变得难以支持目视。咲夜抱着高川,从球体的缝隙中飞出,再次落在此时还唯一横亘在两栋楼之间的一条灰丝上。两人眺望着球体中的浓烈灰雾,魔法阵本身的腥红灵光已经彻底被这些灰雾吞没了,接触灰雾的灰丝,也正在被腐蚀,灰色巨球的彻底密闭还需要一段时间,灰雾的腐蚀延长了这段时间,咲夜试图封闭战场的想法只剩下理论上的成功率。

    唯一的好消息是,这些腐蚀性灰雾并没有主动扩散,看起来不会从球体的缝隙中钻出来。如果这些灰雾真的摆脱灰丝巨球的封锁,向更远的地方蔓延,对这个城市的破坏会更严重。不过,从现象上看,有某种意识在收束这些灰雾,从神秘学理论来判断,核心人形将会和这些灰雾结合,形成更奇异更具体化的某种东西。

    “收回灰丝吧,咲夜。”义体高川说到。这个化作平面形态的魔法阵本身,已经超过两栋大楼的占地面积了,就算没有灰雾的侵蚀,这些灰丝要构成无缝系的球体,也需要超过在两栋大楼中布置巨网的时间。而且,这么多的灰丝,一定会让咲夜承受更大的负担吧。尽管无法从被面具掩盖的咲夜的脸上看出什么,她的行动也仍旧利索,没有一丝疲惫,但是,义体高川还是觉得,咲夜释放如此多的灰丝,一定不可能什么都没有付出。

    灰烬使者咲夜点点头,围困魔法阵的灰丝化作洪流倒卷回来,逐渐收束到她的体内,那壮观的场景,并不弱于魔法阵之前被激活时的光景。这些巨量的灰丝,竟然就这么回归一个身体娇小的女性体内,足以让普通人瞠目结舌。

    灰丝巨球解体之后,腐蚀性灰雾和两人预想的那样,并没有继续蔓延,反而在弥漫面积上,比之前有了明显的收缩。正如灰丝回归咲夜的体内,这些灰雾,也在涌入某个核心之中。义体高川和咲夜都十分清楚,这个核心,不用多想,就是那具被打碎了脑袋的人形。那颗崩解的脑袋,已经彻底变成了无机物,这样的异化,说不定意味着这个核心人形已经不再具备正常人体的弱点。

    义体高川和咲夜都没有贸然出击,过去的经验,以及神秘学理论中,在这个魔法阵完成任务消失,在这片腐蚀性灰雾彻底被核心吸收之前,这个核心无论被摧毁多少次,都会重复构成。换句话来说,在无法彻底销毁魔法阵和这片腐蚀性灰雾的情况下,这个核心具备不死性。相反,当核心的变异完成之后,魔法阵就会不攻自灭,腐蚀性灰雾也会被彻底吸纳到那具核心中,和核心一起,变得有可能一次性歼灭。

    面对单一实体的怪物,总比面对扩散性的腐蚀性灰雾要简单。而采用这样的反击,对方的目的也十分清晰,就是狙击义体高川和咲夜,而不在于制造城市范围内的巨大破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