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77 扫尾
    峦重死亡的数天后——

    城市的天空再一次陷入深沉的夜色中,繁华的灯火昭示着夜生活进入最为活跃的时间段,五光十色的灯光划过天幕,轻盈却缓慢地左右摇摆,大街上车水马龙,从高楼大厦的顶端俯瞰夜景,能够深切地感受到这座城市所拥有的活力。尽管,耳语者与山羊公会的战斗摧毁了一些建筑,至今残桓也没有被彻底清理,伫立在城市的一角,以一种和周围繁华的景色格格不入的废墟姿态,述说着死亡的故事。在网络中也流传着各种似是而非的流言蜚语,但是,在政府部门的强力管制下,真正知晓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却没有多少。

    义体高川站在当前这片区域最高的建筑上,通过视网膜屏幕锁定正在车道上行驶的车辆,十字路口的摄像头同步传来各个路段的景象,屏幕上移动的准星正在勾勒一条通往某个地下停车场的路线。在过去几天中,耳语者在政府部门的默认下,逐一扫荡暴露出来的山羊公会。情报资源来自于政府的情报网,以及义体高川的“直觉”——通过这种直觉,配合对城市地图的搜索,确定大概的范围和时间,再通过其它信息锁定更精确的位置。

    对于这种直觉的源头,义体高川有所猜测。那天晚上所出现的异常,包括义体高川的“梦游”,山羊公会的“鬣狗”和巫师们的人格意识死亡,已经被耳语者的其他人确定为某个意识行走者的行动。而只有义体高川才能猜测到,这个意识行走者的正体。不过,虽然义体高川没有提供关于这个猜测的更多信息,但已经得以确认的情况,却在耳语者内部的分析中。大致确认为“暂时没有恶意”。尽管这个意识行走者的行踪诡秘,力量也很不好估量,不过,在神秘的世界里,时不时跳出一个不被掌控的情况,却是十分正常的。耳语者并没有刻意在挖出对方行踪上多下工夫。毕竟,过去的经验已经证明,对方既然能够在一开始就掩护好自己的行踪,那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无论花多大气力,都不会有太多成效。

    如果,对方带着恶意而来,那么。无论花多大工夫去琢磨他的行动,都是有必要的,但是,既然判断对方并非恶意,那么,再最初没有太多情报的情况下,就没有必要多费气力。时间是宝贵的,事半功倍的事情。能不做就不做,没有恶意的人。如果不会在近期内消失,就一定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和施以善意的对象进行深入接触,这已经是经验之谈。

    耳语者内部对这个不明正体的意识行走者态度暧昧,而这种暧昧,同样释放着希望接触的善意。只有义体高川不太肯定。如果自己对这个意识行走者正体的猜测属实,对方是否真的会进一步出现在众人面前——对义体高川来说,一旦对方进一步这么做了,对他而言,就是一个相当严重的事态。

    因为。这个意识行走者,很可能就是潜伏在自己人格意识中的“肿瘤”。

    这个晚上的行动,在耳语者对这个城市的掌控计划中,已经是属于尾声的行列。这些天来,山羊公会因为缺乏高层领导者而再度进入潜伏状态,过去近十年中,他们总能在依靠这种潜伏缓过起来,正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山羊公会的其它部分和更上级的末日真理教会持续为这座城市的山羊公会据点输送新血,以及自身造血工具,也因为,山羊公会依靠“乐园”,在这个城市中打造了一张足够结实的关系网,就算是受损最严重的时期,这张关系网也能维持藕断丝连的状态,让它们获得卷土重来的土壤。

    不过,在耳语者和政府部门的关系,在国际事态趋向恶化的情况下,达成了阶段性的理解与合作,自身组织性质开始出现转变的苗头。在此消彼长的环境下,作为敌人的山羊公会,遭到严重打击,处于相对的退缩状态。这一次,它们的孱弱,更要超乎过去所经过的险境,不仅仅是组织层面上的混乱,士气低落,更重要的是,它们利用“乐园”逐步蚕食出的关系网,也在政府部门的主动打压下,出现断裂的情况。

    虽然,无论耳语者,还是山羊公会,都掌握着神秘力量,但是,对整个城市的控制力,都不可能经营已久的本国政府。虽然末日真理教在国外的发展十分顺利,但是,中央公国这个亚洲最强大的国家,也是国际最强国之一的国家,因为体制、国情和文化方面的独特,在不含糊的时候,无论是在决断力和执行力度上,却有着比欧美地区各国体制更强大的优势,当这种优势,被坚决地转变为抗性时,被山羊公会侵蚀的部分,被第一时间割掉抛弃了。

    而出于种种因素,这些因素,既有本国政策和政府组织性这种大方略上的自我限制,也有针对耳语者这样的神秘组织的共识。这些决定割舍的部分,默认委托由耳语者负责处理。做为这座城市的神秘侧掌控者的耳语者,自然当仁不让地接下了这份工作。前几天深夜时,那场具有决定性影响的战斗,便是这份工作的开端,却在开始之处就已经进入**,乃至于一个晚上之内,就基本上决定了山羊公会的没落。

    之后几天内,包括这个晚上,对最后一部分“残余恐怖分子”的狙击行动,仅仅是轻松的收尾工作而已。在山羊公会的核心武力被逐步清空的现在,加上政府方面的配合,在行动开始之前,就已经看到结果了。

    “阿川,确认目标已经进入路线。”咲夜的声音在义体高川的耳边响起。鉴于那个晚上,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所出现的异常情况,这几天的行动,都没有让她继续使用灰烬使者变身,虽然没有强制退出第一线。却和最初耳语者刚成立时那样,仅仅负责辅助性的工作。

    “确认完毕。”在咲夜的声音传来时,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锁定了目标车辆,那是一辆以“低调奢华”为宣传招牌的品牌私家车,银灰色涂装,如果不看商家标志。仅仅是外观上并不显眼,远处望去,在车道中就如同藏在森林中的木头。不过,足够的信息,让义体高川不会错过它。

    “路线吻合。”义体高川继续说到:“八景,你们那边的情况如何?”

    “已经准备完毕,契卡布置的陷阱万无一失。”八景很有自信地回答到,“目标也已经确认,它们如期而来了。虽然不能扭转已经预言到的事实。不过,稍微利用一下,还是很有效果的。”

    “我正在前往既定位置,五分钟内可以就位。”咲夜的声音再次传来。

    “这里是本部的契卡,迁移工作已经完成。”契卡的声音也响起来了。

    每一个报告都是计划如期进行的证明,为了在这最后的一战中达到最大效果,耳语者利用八景的预言,设计了一个不算宏大精妙。却一定会行之有效的行动计划。政府方面出动了一些人员进行配合,但多数时候。仅仅是充当“观察员”和“清洁工”的角色。

    切断通话后,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上,再一次弹出目标人物和交战环境的数据。虽然此时距离目标还有挺远的一段距离,无法穿透车窗玻璃,分辨目标车辆中的人员,不过。基于各种成像方法而拼凑出来的数据,却和预测数据吻合。义体高川不再停留,翻身从高楼顶部跃下,在落地的声响惊动路人前,坠落的冲击力通过伪速掠转化为高速移动的动力。让他一闪而逝。

    目标车辆和负责暗中保护的车辆汇合,徐徐驶入地下停车场中。在移动中不断更改和重新确认位置后,最终的联络地点就死此地。车辆中的主事者已经透过前窗,注意到停车场中一些不寻常,却相当熟悉的因素。这些因素在空气中,凝聚为一种阴霾的气氛,当男人和他的保镖们走出车辆时,都不由得被这种气氛感染了,全身上下散发出挥之不去的阴寒。

    义体高川背对这些人,隔着一堵墙壁,站在最不容易被注意到的阴暗角落,通过连锁判定锁定了这些人员的位置。视网膜屏幕中,比之前更加清晰的数据,确认了这个男人的身份——当地政府官员中,被山羊公会腐蚀的最高层官员,性别男,名字忽略,性格忽略,年龄忽略,国家政府的联络人员希望这个人是这次清剿行动的上限,不过,义体高川对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或是政府方面的限制之类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他仅仅是在执行耳语者认同的计划而已。

    对政府部门来说,这名官员既是坐连打击的上限,也是杀鸡儆猴的大鱼,是最为重要的目标。而对义体高川来说,这个男人仅仅是钓出山羊公余孽的鱼饵罢了。当然,这个男人也服用了“乐园”,属于顺手处理的部分。

    这个地下停车场已经事先被山羊公会的人清理并封锁了,为了尽可能掩饰己方的行动,封锁时间不可能太长,清理的范围,也就仅限于停车场之内。不过,对于拥有不错的观测能力的义体高川来说,找到一个合适的观测和狙击的位置,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死寂的停车场内传来男人的叫嚷声,他并不是故意这么大声喊话的,只是,环境上的压抑气氛,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山羊公会在过去,许多次刻意在他面前展现出诡异的力量,而他在半推半就地成为这种力量的受益者之后,却无法进一步习惯这种力量所附带着的异常,每当和这些人打交道,都不是什么快意的事情,却不得不为之。

    名为“乐园”的迷幻药,无论是自愿还是强迫,尝试过一次后,就会想要尝试第二次,这种上瘾性和其它毒品没太大的区别。但是,它和普通毒品的不同之处,同样是上瘾的部分,这一点男人是十分清楚的,它不会和毒品一样。只会带来负面影响,而是在某种程度上,对服用者的**和心理,都能产生正面影响,而且,越是高等的药剂。就越是效果显著,越是对山羊公会而言重要的人物,得到的药剂就越高等。

    对他这个地位的人而言,服用乐园,上瘾本身就是一种有益的循环。和其他的“乐园”服用者一样,正是这种不同之处,让他有些不可自拔。

    然而,在真正的副作用,或是阶段性的增益变化到来之前。组织上的事态恶化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男人此时十分惶恐,经营多年的关系网和丰富的行政经验,让他早已经嗅到了不妙的气味,但是,仅仅在数天后,就已经严重到风声鹤唳的情况,也是他始料不及的。

    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寻求帮助。而能够帮助他的人,就只有“乐园”的提供者。尽管。这个名为山羊公会的地下组织,也在这段时间遭到了沉重的打击。不过,山羊公会总是死而不僵的过去,让男人认为,这一次也依旧如此。

    在焦急地等待了一天后,山羊公会终于给予正式回复。双方约定在这个地下停车场汇合。地点的选择在前往的过程中更改了好几次,男人宁愿相信,这个过程本就是极为有效的,隐藏自己行迹的方法。

    “我已经到了!”男人大喊:“出来!你们出来啊!”

    “我从来都不知道,你有这么大的嗓门。”回应出现了。伴随着的,是从停放在角落的几辆汽车中走出的身影。其中有普通平民打扮的,也有身穿作战服的,有男的,也有女的。他们和男人以及男人的保镖加起来,一共有三十六人——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一一锁定了这些人,并即时将相关数据传输到配合行动的其他人那边。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山羊公会那群人的带头人说到,身旁的同伙将一个箱子展示了一下,里面装的全部都是高等级的“乐园”。

    男人十分意动,但是,山羊公会的人立刻追问到:“你的事儿呢?”

    “不是已经办好了吗?”男人的脚步顿了一下,谨慎地退后到保镖身边,“无论是情报还是布置,你们不都已经确认过了吗?我不觉得,在这种时候还反悔是件好事。”

    “嗯,我相信你,也相信你有一些后手。”带头人轻松地耸耸肩,说:“只是例行确认而已,毕竟,我得知道,你还是那个我们需要的人。”说罢,对身边的同伴说:“给他吧。”

    “放在地上,踢过来。”男人立刻在对面喊道。

    “有必要这么紧张吗?我们已经按照你的意愿,为你准备好了藏身之处。”带头人摊开手,说:“如果不信任我们的话,一开始就没必要通知我们。”

    男人沉默着,山羊公会的人并没有争执下去,直截了当地依男人的吩咐,将箱子放在地上,踢到男人那边。男人让保镖上前拾起箱子,这才说到:“通知你们,本就是计划中的一环,但是,并不是最重要的一环。”一边说着,一边领着保镖们后退,“我们的交易暂时结束吧,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

    “真是胆小的家伙呢。”山羊公会的带头人笑了笑,并没有阻止对方上车,只是朝身边的同伴使了一个眼色。那名同伴点点头,刚准备离开,侧旁的墙壁却突然被撞开了一个大洞。巨大的冲撞声,飞溅的石块打在车辆上的声音,车辆的警报声,让原本已经沉寂下来的停车场陷入混乱的嗡鸣中。

    “该死!”山羊公会的人立刻反应过来了,在他们的眼中,一道影子正以可怕的速度冲向自己,而自己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在他们的脑海中,有着趋向于真相的猜测,也有对造成当前陷阱的源头的误解。不过,无论他们如何想,都无法改变自己被狙击的事实。而另一边,男人和保镖们已经开始倒车。

    山羊公会的带头人在看到义体高川的第一时间,就毫无还手之力地,宛如被一辆重型卡车撞中般,被义体高川砸在墙壁上。虽然墙壁龟裂严重,但人却还活着,还在挣扎着爬起来,但是,当他抬起头的时候,看到的却是自己的同伴被斩飞的脑袋和大喷血的尸体。枪声响起一片,但准星却在快一步的打击中发生偏转,一溜子弹打在带头人趴着的地方,让他差一点就被自己人干掉。

    然而,枪也好,手雷也好,刀剑也好,得到强化的身体素质也好,对义体高川而言,都是毫无效果的玩具。面对臭名昭著的耳语者行刑手,山羊公会的人一脸绝望,只是本能地进行反击而已。带头人的视野被从头上留下的鲜血模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