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80 末宴
    白色的烟气沿着楼道、空隙和管道向下席卷,它的浓度给人一种迟缓的感觉,但是扩散的速度要远超这种感觉。不消片刻,公寓楼的中间部分就被覆盖了。虽然山羊公会有专人负责烟气喷口的处理,他们自身有强大的身体素质,也配备有防毒装置,也专门有过处理毒气的经验,然而,这些白烟对他们身体的破坏力要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大。当山羊公会的鬣狗们确认耳语者总部中没有自己想找的人时,负责处理毒气喷口的人员已经躺下了。离开总部房间,看到这一幕的鬣狗们,也陆续察觉身体上的不适。

    这种不适感并不强烈,但却绵绵不绝,身上的防毒装备和解毒药剂都无法阻止。有人开始为自己注射副作用更强,但是效果也相应更大的紧急药剂,却在药物生效的同时,心脏跳动次数迅速下滑。唯一还能坚持下来的鬣狗,是选择服用大剂量“乐园”的一批,不过,也仅仅能缓解毒素的侵蚀,而无法彻底解除体内的毒性。

    “这是什么毒气?”一名鬣狗看向自己的检测装备,但是,映入眼帘的,却像是残影的文字,紧接着,头重脚轻的感觉袭来,一下子就把他推倒在地上。在他的视野陷入黑暗前,身旁的人正一个接一个地落入同样的下场,最后还有气力的人,从通信器中传出警报。

    不过,这个时候,白烟已经将这栋楼中的所有鬣狗们都包裹起来了,一些离“陷阱”最远的鬣狗们,虽然在截获警报的第一时间朝出口退避,却在抵达出口之前就陆续躺下。毒气给他们造成的伤害,一开始是相当温和的。但是随着药物的服用,毒性却会根据药物的种类和剂量等比例增强。进入这栋大楼的鬣狗们,根本不可能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按捺住使用随身配备药物的心理,去了解和制作专门的解毒剂。

    契卡注视着手机地图上,红点一个接一个地静止下来。她没有任何激情。因为,这样的战果,在她的战斗生涯中并不显得特殊。契卡的特长,就是毒杀,她制造的剧毒陷阱,从来都没有人生还,成为灰石强化者后,她的毒物威能变得更加异常,这个战绩早已经从凡人的战场。延伸到了神秘的战场。

    “巫师也好,恶魔也好,魔纹使者也好,都不可能在吸入我的毒气后毫无损失。”契卡轻声对自己说到,“别小看制毒师呀。”

    随着鬣狗们的生命反应逐个消失,契卡的手机地图上,代表他们的红点也逐个消失,在所有的红点清空后。契卡一边朝楼梯口走去,一边给新总部发出通讯:“任务完成。”即便是她。对大楼中现存的白烟毒气也只能放任不理,好在这个毒气陷阱经过严格的处理,确保烟气不会外泄到大楼之外,而这些毒气即便放任不理,和空气接触之后,毒性的存在时间最多也只能持续半个小时。当然。契卡也相信,即便过了这个时效,政府部门也会借用种种理由,暂时将这栋大楼封存起来,直到他们用自己的技术确定。真的已经合适人类居住为止。如果政府部门知道耳语者的陷阱竟然是毒气的话,想必早就阻止这个陷阱计划了吧。

    无论在哪个国家,使用毒气都是比用重火力更令人忌惮的行为。这次毒气事件过后,耳语者想必会遭到多方面的质问吧,不过,那都是八景的事情了。布置这样的陷阱,发动这个陷阱,都是得到八景许可的。甚至可以说,歼灭这些来袭的鬣狗们并非没有其它方法,而八景却主动选择了这种酷烈的方式。

    契卡离开藏身的公寓楼时,直升机和警车正朝这边赶来,她已经听到快速接近的马达声了。他们到来的时间配合得刚刚好,在不知内情的居民回过神来,主动去接近那栋充满毒烟的大楼前,及时赶到的警察们会第一时间将事发地封锁,并对民众进行隔离。不过,想必也是因为八景已经对他们说明了“陷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才让这片直升机和警车发出的声响充满了紧迫的味道吧。

    虽然山羊公会的鬣狗们开枪了,但放大到整个居民区来说,动静却不算太大。在事件刚结束的现在,并没有看热闹的路人立刻前往事发地,居民们的生活规律一如既往。随着寥寥的人影走出小区大门,在不远处的电话亭中看到了义体八景和咲夜。

    义体高川的穿着打扮有些严肃,看上去给人一种“职业”的感觉,不过咲夜却是一身休闲裙装,提着一个提琴盒,如同刚从声乐兴趣班回来的大小姐。两人站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某家千金和她的跟班保镖。

    “契卡。”咲夜隔着老远就招起手来。

    “晚上好。”契卡应了一声,就像是一般人看到朋友时的举止。

    当三人聚在一起的时候,警车正呼啸着从他们的身边驶过。义体高川下意识扫了一眼车厢内,被派来这个城市和耳语者进行沟通配合的那位高级负责人就坐在里面。他的表情严肃,目不斜视,义体高川的窥视,让他心生感应,不过,当他猛然转过头去的时候。车子已经向前驶过了好一段距离,而在窥视感传来的方向,已经不见半个人影。

    “怎么了?头儿,一脸见鬼的样子。”坐在驾驶室副手处的助手转头问道。

    “刚才那个方向,是有人站在那里的吧?”高级负责人凝神说着,目光迅速在四周搜寻。

    “嗯?是什么重要的人吗?”助手也严肃起来,“要不停车?”

    “不,不用了。应该不是错觉,是耳语者的人。”高级负责人摇摇头,终于放弃了搜寻高川等人的动作,“会在这里碰上,时间地点上都很合适,本来想和他们聊聊。不过,对方看来并没有主动和我们接触的想法。”

    “怎么会?”助手笑起来,“我们这段时间不是一直都在和耳语者的人打交道吗?他们不主动现身,大概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做法不怎么恰当吧?”说到这里,助手的表情也严肃起来,“就算承认了他们的地位。但是,动不动就使用这种大杀器,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们有更多的方法可以解决这次的事件吧?如果早知道他们会这么做的话,哪怕是发生冲突也得制止他们。”

    “和我们打交道的,仅仅是耳语者中的一个处理外联事务的负责人而已,虽然,那个女孩说自己就是耳语者的社长,但是……”高级负责人摇摇头,“虽然有合作的意思。但却没有密切合作的意思啊,这些家伙。”

    “不管怎样,合约都已经达成了。”助手也苦笑起来,“这个耳语者的能量,比预想的还要惊人,上头在设置底线的时候,恐怕也有些头疼吧。”

    “算了,这次就算是买个教训吧。下次小心点就行了。而且,我也不觉得同样的方法。他们还会在这个城市里使用第二次。”高级负责人的表情平静下来,“他们不是笨蛋,也知道合作的底线和雷区,这一次,不过是向我们展示一下肌肉罢了,程度不会太过严重。恐怕我们并不需要做太多工作。只需要等待时间过去就够了。”

    在这段交谈结束时,他们已经来到遍布毒气的公寓楼前,从外面看去,并无法观测到那里面的浓浓白烟。已经陆续有毒气处理专家抵达,不过。在主管这起事件的头儿发号施令前,所有人都只是站在外面等待着。高级负责人和他的助手们下车的一刻,这栋公寓大楼于耳语者总部的楼层处发生了大爆炸,环绕四面的墙壁和窗户被一股强烈的膨胀力挤破,随后是更加凶猛的火焰。大量的燃烧物和破碎物从高空落下,正眺望上空的人们慌忙向外散开,不过,更多的人却是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

    熊熊燃烧的火焰,很快就朝大楼上下蔓延而去,不一会,耳语者总部以上的楼层向下塌陷,巨大的撞击震动让整栋楼产生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不过,毒气并没有随着爆炸向外扩散,而是迅速在高温中瓦解。

    “看来得先叫消防车来才对。”助手呐呐地说到。

    隐于这两名政府干员的视线之外,高川三人目睹了耳语者旧总部的毁灭。在义体高川和咲夜的心中,这幕毁灭的场景,仿佛宣告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另一个暂新的,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已经到来,由此产生的复杂情感,好似泉涌般流经每一根神经。不过,对于后期才加入,并没有在这个旧总部呆上多久的契卡来说,只是平静地注视着罢了。

    “果然应验了,八景的预言。”契卡轻声说到。

    “走吧。”好一会后,义体高川对两人说到。

    “嗯。”咲夜用鼻音应了一声,有些恋恋不舍地最后看了一眼那被火焰吞噬的大楼,和契卡分别于两侧抱住义体高川的身体。

    义体高川揽着两人,朝着远方灯火辉煌的方向疾驰而去。

    耳语者的新总部坐落在闹市区,周围的环境,比原来的居民区更加喧嚣,也更加繁华,周围的夜市会开放到白天营业的商店开门为止,在这个意义上,这片地区是不存在休息时间的。耳语者在五年前买下了当时新建于这个地段的办公大楼的最顶上一层,平时出租给其它公司使用,不过,在八景预言到耳语者总部会被摧毁的时候,就已经用强硬的态度回收了这栋楼层。和旧总部相比,新总部的面积更大,也更有一股隐于市的感觉。至于负责耳语者社会资产运作的公司部门,办公地点就在这栋办公楼的第一层,却是用公司的名义租凭的,当这栋办公楼刚完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这里处理业务了。

    高川三人回到这栋独立于街道中的办公楼时,只有高层的寥寥几个房间还亮着灯光,物业和安保处和往时一样平静的运作着,不过,巡逻人员根本没机会用手电确认三人的样子。高川三人从电梯里走出时,就已经是踏在总部的区域中了。

    巨大的挂壁显示器上正在放映旧总部大楼处的场景,楼下已经被彻底封锁起来了。消防车刚刚赶到,却没能立刻投入工作,因为毒气专家正在分析空气成份,以确定没有毒性物质扩散出来,几乎每一个在近距离待命的人,脸上都戴了一副简易防毒面具。只有高级负责人和他的助手列外。八景和格雷格娅已经结束手头的工作,为出勤回来的三人准备了热腾腾的咖啡,义体高川脱下外套,挂在电梯门旁的衣架上。

    “我先去洗个澡。”他说。

    “我也一起。”咲夜赶紧应声到。

    “去吧,这玩意我帮你放回去。”契卡接过咲夜的提琴箱,在咲夜感谢的目光中,笔直朝另一个房间走去。

    “不要在浴室里磨蹭。”八景很有气势地站起来,对所有人说:“庆祝总部搬家的宴会就要开始了,食物得趁热才好吃。”

    “知道了。”义体高川背对她摆了摆手。

    十五分钟后。所有人都整理完毕,聚集到圆形餐桌前。格雷格娅和八景都换上了充满了情趣效果的轻飘飘的女仆服,为每个人呈上热咖啡和切割好的蛋糕,桌子上还摆满了各类甜品。说是宴会,但其实没有正式的食物和酒类。八景带头说了一番致词,但刚说了一半,就被众人起哄中断了。

    “正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八景说:“在两个新成员刚加入耳语者的时候。换一个新的总部,不是十分般配吗?”

    “呜。咕噜乌鲁吧唧……”格雷格娅扯开女仆服的领口,大口吞咽着塞满嘴的蛋糕,真不知道是想要吃还是想要说话。

    “八景,这个曲奇很好吃,在哪里买的?”咲夜问到。

    “我自己研究出来的,哼哼。”八景一脸“快赞美我吧”的表情回答到。

    契卡则是安静地。却比所有人更快地扫荡着桌上的其他食物。

    义体高川并不需要吃食物来维持自己的身体活性,对义体来说,只要安静地坐在角落里,晒晒太阳和月光,乃至于只要站在电器旁边。都能够让义体补充能量。目前发现的,最好的补充能量方式就是吃从统治局中带回来的特殊能量棒。不过,理论上,所有高含糖量的食物都是不错的能量补充物资。义体高川对甜品并没不特别嗜好,但还是不会放过这种加快能量补充的方式。

    他一边吃着,一边用遥控器拉近大屏幕上的影像,将那名专门和耳语者打交道的高级负责人用高光标识出来。

    “八景,这个家伙,真的是没有神秘的普通人吗?”他问道。

    “嗯?谁?哦,这个家伙呀。”八景说:“只能说,我们目前收集到的和他相关的资料里,并没有他拥有神秘的迹象。不过,这个人的头脑挺不错的,年纪轻轻就被委以重任,本来还要更好的去处……之所以被派来和我们进行沟通,据说是他主动申请的。”

    “名字是……”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列出这个男人相关的已知数据,在这个晚上之前,他并没有和这个人见过面,不过,八景已经交付过最初的情报,只是一直都不关心而已。毕竟,对方仅仅是一个“联络官”和“中间人”的角色,负责处理耳语者和政府部门的磨合问题,而这些事情,大多数是属于八景的工作范畴。不过,在不久前窥视到这个男人时,义体高川却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

    “s君?”这可不是一个正式的名字。

    “嗯,他只使用代号,对神秘可是充满了戒心呐。”八景微微一笑,说:“不管他有没有神秘,他对神秘的了解,可不在我们之下。”

    “之前都没遇到过,所以总觉得国内没这种人物呢。”咲夜插口到。

    “美利坚和中央公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二,美利坚有能力经营的项目,中央公国不可能做不到。”契卡若无其事地说到。

    “我想起来了。”义体高川顿了顿,说:“这个感觉……他是魔纹使者。”

    八景有些意外地抬起头,想了想,说:“和这个人碰面的时候,他总是带着手套,是在掩饰魔纹的存在?他们应该调查过了吧,耳语者中没有魔纹使者,而只有魔纹使者才能感应到魔纹使者。阿川……其实有过成为魔纹使者的经历呢。”说到这里,她呵呵一笑,“虽然现在已经不是了,但是,显然他们对我们的了解,也没有他们装出来的那么深入呢。”

    “需要对他试探一下吗?”义体高川说:“如果不预先确定他的超能,一旦翻脸的话,会有点麻烦。”

    “你看着办吧,阿川。”八景不以为意地说:“在万一的情况下,可以干掉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