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86 伦敦
    从中央公国飞往伦敦的航班用时十二小时,义体高川、咲夜和格雷格娅抵达伦敦的时候,正是夜半时分。机场灯火通明,开往市区的出租车络绎不绝,从机场上空就能看到绵延不绝的光带向更巨大的明亮块区延伸而去。伦敦作为不列颠的首都,其繁华程度可谓是世界上数一数二,三人所居住的城市远远不能与之相比,而这种差距,仅仅从夜晚灯火的覆盖面积就能感觉到。在和平的年代,这座城市的夜晚,是真正不会进入沉睡的。

    义体高川、咲夜和格雷格娅在这之前从来都没有踏入过不列颠的国土,对这个世界上最具知名度的城市之一,三人都有一种异域的好奇心。提前抵达这个城市,虽然是为了提前踩点,顺便对玛索的情况一探究竟,但也免不了想要在这三天内好好游览一番这座城市的心思。尤其是格雷格娅,作为最晚加入耳语者的一员,之前虽然遭遇过诸多来自怪异的麻烦,但是,那都是在本土上的作战,加入耳语者之后,也是负责后勤事宜,如今肩负重任,必须跨国履行自己的任务,对她来说还是人生中的头一遭。

    就像是第一次为了业务到国外出差的新入职员,格雷格娅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而是有着自己职业的社会人士——尽管,她从事的行业是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普通人都难以想象的,目前也无法正大光明地向所有人昭示自己的身份。在她看来,就如同小说中那些秘密结社一样的工作,总是充满了刺激。

    “简直就像是特工一样。”格雷格娅站在机场的自动手扶梯上,悄悄对咲夜说。

    “能够适应就好了。”咲夜微笑着,格雷格娅的表现让她想起自己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同样是充满了激动和不安。她和义体高川都是耳语者的元老级人物,也是第一线的战斗人员,所有第一线的事务,都必须由他们自己去解决,没有人给予建议,因为在他们进行那些“第一次”的行动时。并没有什么资历和经验更多的人在一旁协助。离开自己的城市,抵达其他的国家,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不仅要照顾自己,还必须寻找线索,完成任务,即便两人拥有超凡的力量,但是,想要用超凡力量硬来。是最愚蠢的办法,这一点,两人都是十分清楚的。因此,“第一次”很是让他们吃了一些人情世故的苦头。

    虽然过程没少出现麻烦,但两人最终还是渡过了最初那青涩的阶段,如今再次抵达一个从没来过的国家,已经没有半点感慨和悸动了。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可以运用哪种程度的力量,可以在什么地方收集情报……这些置身异国他乡执行任务时所必备的条件和心理。无论义体高川还是咲夜都已经驾轻就熟。从这个角度来说,格雷格娅的“第一次”,倒是比两人更加轻松。

    “太兴奋的话,倒时差会有点麻烦。”义体高川回头看了格雷格娅一眼,“八景为我们定了酒店,今晚你就先睡一觉吧。”

    “那你和咲夜呢?”格雷格娅连忙追问到。

    “送你到酒店以后。我们去看望一下朋友。”义体高川说。

    格雷格娅当然明白“朋友”指的是什么——那个叫做“玛索”的女人,在她看来,“朋友”这个称呼仅仅是避免泄露太多信息的行动暗语。不过,对于义体高川来说,玛索还真的是货真价实的“朋友”。从各种意义上都是。尽管,这个世界线的这个时候,双方都没有正式碰过面,也没有任何直接联系,完全就是个陌生人。

    “我也要去!”格雷格娅连忙说。

    “不睡觉的话,到了白天就会没精神,虽然精神上的兴奋可以让你忘却疲惫,但是,仅仅是普通人身体素质的人,根本无法忽略这种疲惫。如果不想第二天头昏脑胀的话,今晚就好好休息吧。”义体高川用无可动摇的语气说到。

    格雷格娅还想软语央求一下咲夜,但咲夜也是微笑着摇摇头,将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堵回肚子里。

    “嘁,真没劲。”格雷格娅用夸张的表情说,“我知道了,反正就是一个晚上,而且,这么晚去找那位朋友,对方可不会给你们什么好脸色哦。”

    “那要她还在家才行,今晚我们只是去确认这一点而已。”义体高川沉声说到。八景预言过玛索在伦敦,那么她就一定会在伦敦,预言到她有麻烦,那就一定会有麻烦。虽然具体的时间不太清楚,不过,既然是麻烦上身,就很可能在两人找到她之前就已经发生了。想要尽早将她纳入保护之中是不可能的,如果在两人身边,就能摆脱那些麻烦的话,就会和预言相冲了。

    预言到的事情,一定会发生,没有任何侥幸,这是耳语者在进行了大量任务之后得到的,最确信无疑的经验。因此,所有涉及预言的任务,都必须从预言到的“结果”出发,回溯、推断并采取一些巧妙的方法,对不存在预言之中,却会成为预言之“果实”的因缘进行一些巧妙的布置,以图改变看似这些虽然不直接被预言,却会被预言干涉的事物。

    今晚有可能找不到玛索——义体高川和咲夜在心中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就算找不到对方,也必须尽快检查对方落脚的地方,每拖延一段时间,都有可能让本该可以避免的事情的发生。

    虽然时间不等人,但是,情况却也并不是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边缘,毕竟,无论从八景的预言,还是从“现实”层面的玛索身份所具备的特殊性来看,她就算被麻烦找上门,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就命丧“神秘”之中,就算不是耳语者,也一定会有人对她伸出援手。这是“剧本”,也是“命运”。即便高川从来都没有看清过“剧本”和“命运”,却不妨碍他根据至今为止的经验和记忆作出这样的推断。

    三人乘坐机场出租车,在话唠司机的絮絮叨叨中,来到市中心的某个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大酒店。这是一家五星级的连锁酒店,即便在没有和政府部门合作的时候,耳语者的经费也足以让他们住进这样的大酒店中。过上一段舒适的生活。八景很有赚钱的头脑,而最初的资本积累,则来自咲夜,她的背景身份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千金小姐,不过,加入耳语者之后,她的家人和她的联系越来越少了,大部分时间,双亲都在为了工作和兴趣而周游世界。前一段时间寄来自制的明信片,照片的背景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地方——喜马拉雅山的顶峰。

    咲夜的双亲不清楚咲夜真正的工作内容,只以为她是和作为好友的八景一起创业,而且用来掩饰耳语者的那家公司经营良好,对于有了朋友,有了事业,还有爱人的女儿,他们并没有任何不放心的地方。过去曾经觉得自己的女儿有点儿怯懦。不谙世事,但是。在这么多年过去后,咲夜的改变也看在他们的眼里,对于改变了自己女儿的义体高川,也已经亲自见过面,并承认了他作为咲夜男友的身份。

    相比起咲夜的幸福家庭,八景过去的家庭生活则不是那么好了。她的双亲和她并没有血缘关系。却也不是养父养母,情况十分复杂,八景到高中为止的家庭,总是重复着破碎、离异、再婚和争吵。自从高中毕业以后,八景就和那个显得陌生的家庭断绝了关系。自力更生,用自己打工赚来的钱进行再生产,支撑起自己的生活和学业。义体高川并没有见过八景的家人,而八景也一直对那些人避而不谈,甚至避而不见。

    新来的契卡是雇佣兵,其家庭情况也早已破碎,在加入耳语者之前,一直都是一匹“孤狼”。至于格雷格娅,至少还有一个相当普通的美利坚家庭,听说还有一个哥哥,总而言之,作为最小的女儿,她完全不需要为自己的家庭烦心。离开大学,在耳语者表面上的公司任职并到中央公国工作,也已经得到了家里的认可。

    作为半途涉入这个世界线的义体高川,其在这个世界线的过去,完全就像是一团虚构的,又极为不完整的谜团。虽然硬要从逻辑上解释,也能解释得通,但较真的话,就会发现许多用来证明这个出身的线索都是支离破碎的,根本就没有办法串联起来。不是孤儿,但是谁都找不到他的双亲,有孩童的过去,但是那个过去却已经不可考证,因为那些本应保留他的成长足迹的人事物,都只剩下一片残桓废墟,只能从理论上得到“它们曾经存在”的结论。

    想来,政府部门对义体高川的调查,一定是感到头疼非常,却又无法相信那些已经到手的资料吧。

    将三人带到酒店的司机得到了相当于车费一半价值的小费,让他眉开眼笑,异常热情地将自己的名片塞到义体高川的手中:“老兄,下次要去什么地方的话,直接打电话给我,这个城市我最熟悉了。”

    义体高川就着礼节性的微笑点点头,将名片放进口袋中,司机这才欣然离开。

    “真的要给他打电话?”格雷格娅一脸诡笑,她可是明白,和自己这行人扯上关系,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幸运的日子。因为,耳语者是行走于“神秘”中的组织,一旦和“神秘”沾上,就相当于走进了异世界一样,再也回归不了普通人的日常了,她自己可是深有体会。而和“神秘”沾边的事情,没有一件是可以易处的。

    义体高川没有回答,将名片掏出来,转身和小费一起放到前来迎接的门童手中。

    三人在大堂登机处确认了自己的房间,是位于高层的一个四人套间。确认不需要更多的客房服务后,格雷格娅将房门关上,欢呼一声,将自己摔在柔软的大床上。

    “还是第一次住这么好的酒店,真是太棒了。”她伸着懒腰,说:“这里的每样东西都是免费的吗?网络?冰箱?美酒?”

    “要来一杯吗?有些年份的葡萄酒。”一旁的咲夜轻车熟路地打开酒柜,将里面的红酒取出一瓶。

    “要要!”格雷格娅立刻跳起来。“虽然我根本不懂红酒,但是,这么贵的房间,不尽量享受的话就太浪费了。对了,你们两个不是要去找那个玛索吗?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和行李的。”

    “那你自己要小心。”咲夜打开酒塞。为三人各自倒了一杯,一口喝干自己的那杯,温言嘱咐格雷格娅,“一般不会有麻烦,但是,谁知道自己今天的幸运值是多少呢?我们不在的话,你一个人——”

    “知道了,知道了。咲夜,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是通过了入社考验的耳语者正式成员。”格雷格娅也一口气喝光了自己杯子中的葡萄酒,扯过自己的行李箱打开,撕开保护隔层,取出零件组装起来,三十秒不到,一把女士手枪,一把带榴弹发射器的改装步枪,一把匕首。弹药和战斗腰带,一一摆放在桌台上。期间咲夜看了义体高川一眼。义体高川点点头,他已经用连锁判定搜索了整个套间,并没有发现任何监控设备。

    “果然,还是态太兴奋了吗?”咲夜弹了一下比着手枪手势,朝自己指指点点的格雷格娅的额头,“下次做这件事的之前。要先确认房间是安全的。”

    “我知道。”格雷格娅满不在乎地说:“因为有高川在,所以,我自己就不用那么麻烦了。安心了,我可是跟契卡训练过一段时间,可没那么毛躁。”

    听到这样的话。咲夜却无法真正放下心来。虽然同为新入社员,但是和契卡不一样,格雷格娅并没有经过严格的军事训练,虽然经历过“神秘”,吃了不少苦头,也到过统治局遗址,更在被五十一区和网络球选为“命运之子”候补后幸存下来,但大部分让她得以生存下来的原因,并不是她自身的战斗能力有多强,而是比其他人更加幸运。而幸运,则是最不可测的因素。

    契卡作为可以立即启用的战力,在加入耳语者后就立刻得到灰石强化,但是,格雷格娅却没有,和八景一样,从身体素质方面来说,她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虽然,这一次三人是提前秘密行动,在这样国际知名的大酒店,被怪异袭击的可能性并不高,但是,伦敦有“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存在,更别提网络球的照会即将开始,世界上拥有一定实力的神秘组织,会陆续在这个城市集中。和耳语者一样,提前秘密抵达的神秘持有者也不知道有多少,究竟是带着善意,还是带着恶意。

    身为普通人的格雷格娅无疑可以依仗自身条件,混迹在一般客人中,但是,当“神秘”聚集的时候,很可能直接招来怪异。如果这家酒店同样被其他神秘组织选中作为落脚点,那么,这个酒店同样有可能在一夜之间化为战场——并不一定是那些神秘持有者自愿掀起的战斗,他们多少也要顾及不列颠政府和作为发起者的欧美第二大神秘组织“网络球”的态度。然而,怪异之所以为怪异,神秘之所以为神秘,就是因为它们总不会如人所愿。

    在这种环境中,放任格雷格娅一个人,无疑是一件危险的行为,但是,另一方面,咲夜也不想让义体高川独自前往目的地,想要尽可能陪在他身边,无论他是否真的会遇到麻烦。

    “一个晚上的话,应该没关系吧。”咲夜如此想着,义体高川并没有主动提出让她留下来照看格雷格娅,这样的态度也同样让她有些高兴。

    义体高川在套房中走了一圈,又在走廊走了一个来回,进一步验证了连锁判定获取的资讯,回到两个女生所在地方,对她们说:“已经确认过了,包括我们所在的位置,上下两层楼内,都没有值得注意的人。八景为我们选了一个好位置,这个范围内的所有房间都已经住满了。”

    咲夜终于松了一口气:“那么,祝你有个好梦,格雷格娅。”

    “你们也要小心呀。”格雷格娅对两人说着,目送他们关上房门,这才陷在沙发中。房间中变得安静,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发呆好一阵后,她起身脱下衣服,将内衣甩得到处都是,欢呼着冲进浴室里。

    义体高川和咲夜出了酒店,拒绝出租车服务后,步行在霓虹灯四射的街道中,两人在酒店周围绕了一圈,确认了周边的环境后,这才闪入一处略微阴暗,没什么人经过的巷子。如此繁华的街道,也总有一些灯光不再的地方,虽然地上残留的痕迹证明,白天还是会有人经过这里,但是在深夜时分,的确只剩下义体高川和咲夜两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