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95 对位思考
    电视上放映着在伦敦大本钟景点范围发生的恶性犯罪新闻,餐厅中那些举止体面的客人们也表现出对其关注的态度。即便放在平时,在这般公众性的知名地点发生的罪案也是最容易引发人们忧虑的事情,而不少游客来到伦敦,也免不了前往大本钟景点,如今发生了攸关性命的罪案,不弄清楚具体情况的话,着实无法安下心来。餐厅中压低了声气的骚动十分频繁,大部分都是女性的声音,而男人们则表现得更加从容镇定。

    不过,这可不是一般的恶性杀人事件,就连格雷格娅也从官方举动和放映出来的现场画面中,嗅出了涉及本职的气味。官方发言人说了一阵场面话,对记者提出的尖锐问题避而不答,并很快就离开了。接下来都是现场记者和新闻播报员出于个人和商业立场的阐述和猜测,虽然用语上并不缺乏安抚大众的言辞,但是在一些不容易被人注意的细节上,却让深知心理的人察觉到一丝丝的功利性喜悦。

    “还真是惟恐不乱啊。”咲夜说。

    “什么?不是很正常吗?”格雷格娅说,“毕竟死了人呀。”随后扭头对快速消灭盘中餐的义体高川说:“我们等会要过那边吗?”

    “当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想必会碰到许多同行吧。”义体高川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不过,你要和我们两个分开走。现场鱼龙混杂,你找个居高临下的好位置看看就行了。”

    “不是要主动跟他们接触吗?我这个发言人不在场的话……”格雷格娅还没说完,就被义体高川打断了:“只有正式的交涉场合才轮到你出面,案发现场可是第一线的工作。”这么说着,义体高川喝完最后一口牛奶,用餐巾擦了擦嘴巴。“第一线的工作,是属于我和咲夜的。”

    “好吧,好吧,你是老大。”格雷格娅耸耸肩,并没有刻意去争取,她也明白。自己的能耐放在那种有可能会产生神秘力量冲突的地方,只会成为拖后腿的人而已。何况,大本钟的位置,有很大可能就是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所在,即便具体的情报仍旧处于被网络球封锁的状态,不过,蛛丝马迹却有不少都指向这个结论。格雷格娅见证了拉斯维加斯的下场,虽然当时的情况,已经在后来证明是有纳粹的全力推动。而且也是对方花了很长时间布下的陷阱,但是,当前也没有证据说明,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没有敌人留下的陷阱。

    理论上,经过拉斯维加斯一役,网络球对自己辖区内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应该有了更进一步的防备,五十一区的遭遇,足以给他们提供足够的经验来面对任何问题。哪怕是末日真理教和纳粹同时来袭。不过,还是那句老话。在神秘力量大行其道的斗争中,什么古怪的,扭转性的,意想不到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场面闹得太大,波及更大范围的市区,也并非是可能性为零的情况。反过来说。或许正有人巴不得将场面闹大,让世界上所有过着平静生活的凡人们都明白,自己究竟生活在何种水深火热的世界里。当然,这种世界范围性的恐慌,会产生强大的对抗性力量。让人想不出,对阴谋者到底有哪些好处,不过,再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没有好处,仅仅是希望混乱而混乱,仅仅是想用这种混乱和恐惧,向世人宣告自身存在的人,这个世界上也有许多。

    既然网络球打算攻克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并试图利用这次的大场面,推动一个世界范围的合作命题。那么,它们势必和不列颠政府有着密切的关系和协议,并已经换取了在伦敦范围内动用各种手段的权限。如果不能在伦敦伸开手脚的话,网络球是很难震慑住四面八方的神秘来客的,而这个权限的极点,义体高川认为有可能会达到“在伦敦展开一场真正的城市战”这样的程度。拉斯维加斯的先例在前,不列颠乃至于伦敦市政府必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只是,在义体高川的观测中,这个城市并没有做好大撤退的准备,这个城市中最深沉的部分早已经掀起波澜,不过对一般市民来说,并没有察觉到这隐隐的不安。

    这个城市到底会变得怎样?网络球和不列颠究竟做了多少准备?敌人究竟会用怎样的态度来面对这次明显是针对它们的会议?这些问题的答案,在轮廓上已经十分清晰,但是,细节上却因为缺乏情报,仍旧藏在迷雾中。

    就这点来说,能够提前三天抵达伦敦,还是有所价值的。

    义体高川在等待咲夜和格雷格娅两人吃完早餐的同时,于脑海中思索着自己必须采取的行动,他的目标一开始就十分清晰,但是,通往目标的道路,却不是笔直的,这一点,他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仅仅是一个晚上,另一个高川就已经通过超常规的渠道展开行动,但是,自己却因为无法进入那个渠道,而无法对其进行干扰,如果少年高川和“江”已经在这短短时间中夺取了精神统合装置,对自己等人毫无疑问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义体高川很快就让这个让人为难的可能性置之一边,即便是这么被动的处境,如今也无法让他产生动摇了,而这并非是借助脑硬体的力量达到的坚定。他对自己能够做到什么地步,最终是否可以达成目的,仍旧没有一个确切的概念,但是,他也明白一点,那就是,自己的每一步,都会让自己更靠近目标,而自己要做的,就是尽可能踏实地往前走,而不是去思考遥远未来的结局,避免瞻前顾后。

    情况虽然看似很糟糕,但是,只要自己还活着,本身就意味着可能性还存在。每当义体高川的脑海中浮现这样的想法时,那种对情势的焦虑感就会大幅度削弱,冷静下来后再想想。其实,少年高川和“江”先行一步,其实是无法避免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两人已经走到终点。少年高川的想法,换作以前的自己。会觉得无法接受,简直离经叛道,但是,现在却觉得,这种出于强烈感性的选择,的确十分符合“高川”的风格,如今并非纯粹机械理智的自己,反而更能清楚,他的选择中所具备的可能性有多高。以及,他是基于怎样的心态来作出这个决定的,而作出这个决定后,他到底需要面对哪些困难。

    尤其是今天,日出之景的震撼,让义体高川觉得,自己和过去有了很大的不同,这种不同源于感性。让自己无法进行准确的描述,但是。这种不同,似乎让自己的脑子变得比过去更加灵活,心态也更加积极,看待问题的角度,也产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都是可以清晰感觉到的。

    这样的自己。对少年高川的情况,反而有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就像是面对镜子,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做着相反的动作——尽管许多动作。在方位上背道而驰,但却并非混乱,而是一种有轨迹可循的逆反。总体来看,就是照映着自己的动作。

    少年高川的敌人,不是末日真理教,不是纳粹,不是国家政府,也不是神秘组织势力,统治局和恶魔的存在,对他而言也没有意义。他需要面对的,是更本源的恐怖,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病毒”本体,或者说,病毒本性。

    假设,这个末日幻境中,一切人形的产物,是映射着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性部分,那么,非人的产物,便是被“病毒”侵蚀的部分,而类人的产物,则是“病变”的部分。而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症状,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其人性只维持在人格状态,**已经彻底病变,失去了**基础后,人格意识的恶化是无法避免的,如此一来,末日幻境即便没有“剧本”的指向,其实也避免不了末日的结局。

    因此,“剧本”并不是指向末日,其功用反而十分简单,仅仅是“病院”的安德医生等人为了获取足够的数据,而插入的一种刺激性存在——就像是“高川”服用的那些调整性药物一样,没有影响最终结果的功效,仅仅是在细节上,通过刺激身体的方式,延缓恶化,并获取更多的反馈。

    “病院”并没有彻底控制“超级系色”,更无法控制“末日幻境”,他们只是在尽可能的范围内,尽量利用这些已经存在的工具。为此,他们必须想方设法维持这些工具的正常运转。“剧本”看似强大,但实际上,却是几种工具中最为孱弱的一种,它能主导末日幻境走向的能力,其实只是一种假象而已。

    真正控制着末日幻境走向的,其实还在于包括超级系色在内,所有构成末日幻境的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病情,更深入来说,是“病毒”对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侵蚀力度。少年高川的作为,在某种程度上,更符合“高川”的最初愿望——并非对抗“病院”,而是,对抗“病毒”,很有可能是可以真正诞生“血清”的方法,而这,也正是“现实”层面中真江的遗愿。

    过去的“高川”无法产生病毒血清,正是因为他的体内无法对“病毒”产生有效的抗体,而“病院”的研究中,那些特效药,其实在某种层面上,就是验证着“高川”体内的各种对抗“病毒”侵蚀的可能性。“高川”能够比其他的末日症候群患者活得更久,并不是简单一句“真江的意志寄生在病毒上,出于江的意志,而让病毒的侵蚀性产生变化”就能说通的。也许,更应为看作“正因为病毒之中有江的存在,所以,高川才获得了产生抗体,研究出血清的可能性”。

    先不论“病院”对“高川”的研究到底有哪些目的,也不论“病院”的存在,对末日症候群患者的处境有多苛刻的,但是,“病院”打算研究出“血清”的想法,却不是假的,而没有“病院”的帮助,末日症候群患者的处境,或许会更为不妙。至少,“高川”有可能早已经崩溃。系色也无法成为超级系色,咲夜也不会仅仅是人格破碎,有可能早就变成了lcl。

    “江”的存在,“病院”的存在,都是“高川”获得希望的基础。这一点,无论在如何腹诽“病院”研究的阴暗面。都是无法忽略的。

    或许,在少年高川的眼中,引导“江”和“病毒”本性的对抗,本就是一种抗体对抗病毒的映射。仅仅是原本的人类之躯,是无法对抗“病毒”侵蚀的,这一点已经被证明得十分清楚了,所以,必须做出一点改变。要和“病毒”对抗,就必须有对抗的基础。而“江”的存在,“病院”的各种实验型调制,都是产生这种对抗基础的必要因素。在这种认知下,少年高川可能将自己的复苏,看作是一种濒死体验。死而复生的人格,很可能就是产生抗体的基础已经完成的征兆——就如同在天花肆虐的年代,感染者在濒临死亡的情况下,因为种种因素。产生了抗体,而让自己得以转醒。获得了痊愈的可能性。当时,牛痘接种技术并不存在,但是,也并非所有感染者都会死亡。甚至有种人痘的方式,得以躲过天花的侵蚀。

    少年高川的所作所为,很可能就是尽可能利用自己所具备的优势。促使自己获得抗体。当然,他的想法,也许没有这么清晰,没有这么功利,充满了人格的感性。但是。作为人类求生的本能,乃至于“江”有可能是“现实”层面,真江在死前那强烈的意志所产生,这些因素都有可能引导了他一步步朝这个方向前进。

    完整的人,拥有理性和感性,只完全由理性驱动,或者只完全由感性驱动,都是不完整的。少年高川那充满了感性的行为中,也必然充斥着理性的痕迹。

    而义体高川多少也察觉到了,自己和少年高川不同的地方,那就是,自己这个人格的产生,有太多的人工痕迹——和其他“高川”在“现实”或“末日幻境”中自然孕育不同,自己这个“高川”,是带着强烈的目的性,在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引导下产生,并迅速催熟的。

    自己的诞生,代表的,其实不是纯粹的“高川”意志,而是一个“高川”死亡前留下的计划和遗愿,经过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进一步演绎,再传递下去,不免带上了系色和桃乐丝的主观杂质。形容起来,就像是传递悄悄话的游戏一样,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了悄悄话,聆听着再向后人转述,经过多个人之后,传话的内容不免会产生变化。

    自己这个“高川”,正是这样的,变化后的存在。自己正在执行的计划,是对抗“病院”乃至于“病院”背后的全世界的计划,而并非是针对“病毒”的计划。“病毒”已经不再是核心,甚至于,提前将“病毒”视为可以掌控的工具。但是,接受了其他“高川”的记忆资讯,又避免了脑硬体干涉,可以感性思考的义体高川,却渐渐明白了,“高川”的愿望,其实仅仅是制造出对抗“病毒”的血清,治愈系色她们罢了。虽然,随着系色她们的病情日益严重,甚至到了当前这种身体和人格都支离破碎的地步,而不得不进一步修正,但是,对于真正的“高川”意志来说,行动核心仍旧是对抗“病毒”,而并非对抗“病院”,甚至,为了对抗“病毒”,能够治愈系色等人,能够和“病院”达成合作交易。

    同样的,也正是因为和“病院”达成了合作交易,所以,“高川”才获得了足够的生命状态维持,而系色等人,也才没有化作一滩lcl,也才有了末日幻境以及后继一系列状况的产生。

    “我和少年高川的行动核心,根本就是相反的呀。”义体高川沉思着。当然,目前来说,仍旧不能证明,“以对抗病毒为核心”和“以对抗现实为核心”,那一种才是正确。不过,显然是“对抗病毒”给人一种踏实感,而“对抗现实”有些显得目标长远,且行动基础也略显飘渺。

    “病毒”很强大,但是有“江”这种同等程度的对抗性存在,还有“病院”的技术力支持,一旦产生抗体,制造出血清,就能够以此作为进一步行动的基础,一层层推进。而要“对抗现实”,则建立在“夺取病毒力量”和“化超限理论为实用”的基础上,“对抗病毒”时的助力,都必须当成敌人,阻力实在比“对抗病毒”要大得多。

    “系色和桃乐丝……究竟是怎么想的呢?”义体高川不由得自言自语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