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98 情报互通
    咲夜坐在长椅上,义体高川躺在她的大腿上,行人匆匆从两人身旁走过。清晨的阳光,没能彻底驱除游散在大街小巷中的雾霾,却在这潮湿的气候下,愈加显得温和。咲夜感觉到,有一个身影接近了自己两人,正因为不用双眼去确认,更能感受到,对方的目标就是自己两人。她已经准备好反击,但是对方在距离自己两人之外一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好久不见。”声音传入咲夜的耳中,她抬起头看向来者,那是一名身穿保暖卫衣的女性,头脸被兜帽遮住,不过,声音却十分熟悉。

    “锉刀?”咲夜问到,兜帽下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女人摘下帽子,露出那张线条深刻的脸庞。正是雇佣兵组织的锉刀无疑。就在二个星期前,耳语者和她所率领的雇佣兵小队在拉斯维加斯有过深入合作,在义体高川原来的世界线里,那是第一次达成正式合作协议后的行动,但是,在这个世界线里,耳语者和雇佣兵组织已经打过不少交道。

    尤其在统治局遗址中,为了应对高强度的战斗,各方能够进入统治局的人,无论出身自哪一个地域和国家,无论是隶属于哪一个神秘组织,只要彼此之间没有深仇大恨,都会放下身段与哪怕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冒险者进行合作。统治局中的高危性神秘,本来就是筛选冒险者的最好滤网,如果没有强大的能力,没有足够的运气,想要活下来都是不可能的。这种强度的生存竞争,足以让大部分仇恨化解,让彼此看不顺眼的人。也能自觉与对方合作。

    能够活下来的人,就能被同样活下来的人接受,并且达成比在外界可以达成的,更紧密的合作关系。统治局中的神秘技术令人着迷,巨大的风险,同时又具备巨大的利益。就算是世界上所有的神秘组织,包括末日真理教之类,全都进入其中,也无法瓜分和消化全部的利益,更何况,要分享利益,前提是自己必须活下来。

    统治局中的生存之道是十分残酷的,进入其中的人,无论是新人还是老手。无论是灰石强化者、魔纹使者,亦或是其它神秘力量的使用者,乃至于末日真理教的巫师,都会有至少五分之四的数量被毫无价值地消耗掉。

    现在,在这张长椅处聚集的三人,正是在这漫长的时光,多次的统治局冒险中,极少数可以活到现在的代表性人物。其存在和经历。放在世界范围内的众多神秘组织中也是屈指可数。他们的代号和名字,拥有与自己的知名度匹配的威慑力。被认为是站在当前神秘力量高端的强者。

    只要不是在行动理念处于绝对矛盾的情况,这些位于高端阶层的神秘力量使用者,彼此之间多少都会有一些交情。这份交情保证了,他们之间进行进一步合作的可能性。无论是耳语者和雇佣兵组织的合作,乃至于欧美地区神秘组织和亚洲地区神秘组织的合作,很大程度上。都基于这份认可和交情。

    地域不同所带来的隔阂,比人们想象的还要深重,欧美地区的神秘组织想要进入亚洲,就必须找到一个突破口。而这个突破口,也不是每一个亚洲区的神秘组织都能担当的。最基础的前提条件有两个:一是作为组织的形态。现身于世界范围的神秘圈子中;二是必须在行动中,于实力和理念上,获得彼此的认可。

    而要完成这两个前提条件,进入统治局,参与合作开发遗址的行动,展现出自己的力量并存活到最终,是最为便捷快速的方法。但是,通过这种方式和其他神秘组织达成合作的组织,在过去的岁月中并不在少数,而能够一直保持这种参与高危神秘行动的积极性,并且能够一直维持组织的存在,而不是被时间和突如其来的厄运所摧毁的组织,就少之又少了。像是耳语者这般,人数极少的组织,能够在这个过程中没有被淘汰的,简直是少之又少,并且,也只有耳语者一个,是来自于亚洲。

    耳语者是世界范围内的神秘圈子中,极为特殊又重要的一员,这样的认知,是经过了时间的考验,参照了其它神秘组织的兴起和消亡后,逐渐产生并巩固下来的。

    欧美区第二大神秘组织,乃至于是世界上第二大神秘组织的网络球,也不得不对耳语者另眼相看。随之而来的合作邀请,就更是理所当然的了。无论网络球的目标是什么,只要它想要获得世界范围内的话语权,都无法绕过耳语者,即便,耳语者的成员仅有小猫三两只,直接的战斗人员,更是只有两个半。

    因此,锉刀在伦敦看到咲夜和义体高川两人,没有半点惊讶。虽然她并不清楚网络球在这次会议中,邀请了哪些神秘组织,但是,对于一直和耳语者有着密切接触的雇佣兵组织来说,耳语者当然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并且,也是这次会议中,雇佣兵组织的最佳盟友之一。所谓的“好久不见”,不过是一句玩笑式的招呼而已。

    “才刚刚分开半个月呢,锉刀。”咲夜放下对义体高川的异常的担忧,带着平静温婉的笑容,跟锉刀寒暄起来。

    “高川的状态不怎么好?”锉刀的感觉十分敏锐,一刀见血地插入正题,若有所指地说:“昨晚不怎么平静……”

    “我们昨晚才刚到。”咲夜礼貌地点点头,锉刀明显察觉到其中的排斥,说是戒备或抗拒的话,味道又似乎太浓了,仅仅是排斥当前的话题而已。不过,正是这种感觉,让锉刀确定了,面前的两人并不是昨晚事件的当事人。义体高川的状态的确有些不妥,但是,至多就是被波及到了而已。

    不过,对于他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锉刀还是挺有兴趣的。义体高川有多强,锉刀早已经领教过了。她可不觉得,普普通通的危险能够伤害到他。

    “精神问题?”锉刀的经验,让她很快做出了最接近真相的判断,“有意识行走者?嗯,说的也是,昨晚的事情。的确很像是意识行走者所为。你们看到行凶者的真面目了吗?”

    “很遗憾。”咲夜摇摇头,她可以回答的事情,所作出的猜测,已经全被锉刀判断出来了。

    “我记得高川可以进行意识行走。”锉刀说。

    咲夜只是摇摇头,让锉刀意识到,她并不想继续讨论这件事情。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静静躺在咲夜大腿上的义体高川动了一下肩膀,猛然坐了起来,他的眼神仍旧残留着疲惫。不过,却也仿佛燃烧着一朵火焰。

    “嘿,高川,昨晚没睡好吗?”锉刀换了个轻佻的口吻招呼到。

    “原来是锉刀啊。”义体高川揉了揉头发,从口袋中掏出香烟,对她说:“要来一根吗?”

    “骆驼?”锉刀看了一眼烟牌,直接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另一包香烟,弹出一根凑上来。“总是抽一个牌子,不厌吗?来抽抽我的。”

    义体高川接过这根明显比普通香烟长了一截。大了一圈的烟卷,问到:“雪茄香烟?”

    “黑石,巧克力味。”锉刀回答到,听起来像是十分知名的牌子货,不过,义体高川还是第一次听到。就在他从口袋掏出火机点燃香烟的时候。听到锉刀说:“昨晚的事情,你们没有参与?”

    “昨晚?”义体高川反问到,但很快就意会过来,“大本钟那边的凶杀案?不是我们做的,也没有碰到凶手。不过。更早一些的时间,大概是黎明左右,听到了钟声……多少有了预感吧,然后,从晨间新闻的插播中知道了有这么一回事,现在正打算去看看情况。”

    锉刀点点头,义体高川的回答没有遮掩的成份,反而比咲夜的回答更让人满意,尽管,两人的话,其内容并没有关键性的差异。来自咲夜身上的排斥感,在义体高川醒来后,很快就消失不见,锉刀也终于可以在长椅上坐下了。

    “你的状态看起来不怎么好。”锉刀说。

    “嗯,昨晚没睡好。有意识行走者在活动,那人的力量很强。”义体高川并没有说谎,只是将更具体的情况含糊了过去,“你们那边有什么情报?”

    “具体的谈不上来,我们住的地方就在这里不远,和大本钟也有一段距离。”锉刀的表情稍微严肃了一些,“不过,我们这边,过来的人中有一位意识行走者大师,他说自己看到了一片钟楼,还说,那并不是正常的意识态世界。”

    “意识态世界,倒映着人们对世界的认知,很大程度上,会遵循正常风景的结构。虽然也会有歪曲,但是,越是多人的认知结合而成的意识态世界,背景就越是趋向于结构上的正常和稳定。因为,让人们产生扭曲的认知和情感的,通常不会是水泥石头这些无机物,而是更加感性的东西。”义体高川解释到:“例如,我们一个人于夜半时分穿行于僻静的巷子里,巷子本身是不会让我们恐惧的,让我们产生恐惧的东西,巷子的阴森环境所引发的感性,它与记忆资讯中的负面认知结合起来,让人觉得自己身处于一个不安定的危险状态。所以,如果做了关于巷子的梦,那么,巷子的结构和样式,在大部分情况下都应该是稳定的,即便,噩梦的形态是‘巷子永无出口’,但表现形态,也不会是多出不存在于自己认知中的一截巷子,而是自己认知中的巷子在不断重复,仿佛形成一个闭合圈。”

    义体高川说到这里,顿了顿,对锉刀说:“你们那位意识行走大师,所看到的钟楼一定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我觉得,或许不仅仅是大本钟。”

    “是的,不仅仅是大本钟,那是一片钟楼,一直蔓延到地平线处,而且,细节十分清晰,每一个钟楼的样式都不尽相同。”锉刀意味深长地说:“我们觉得,那就是瓦尔普吉斯之夜。”

    “没有遇到怪物?”义体高川问到,虽然他没有指名道姓,但锉刀明白,他指的是和自己通行的那位意识行走者大师在那片钟楼区的情况。

    “没有。好像是被清理了,还是封锁了,如果真的是瓦尔普吉斯之夜,应该就是网络球做的手脚吧?”锉刀摇摇头,说:“不过,有比怪物更加危险的东西。”

    “其他的意识行走者?”

    “全都是躲在暗中的家伙。”锉刀冷笑了一下。“偷袭,陷阱,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不会超过一分钟,也不会有三人以上的参与者。我们的意识行走者察觉到危险,很快就脱离了那个地方,没有离开的家伙,大概就是现在躺在停尸间里的那批吧。我们这边的人,没有涉入实际的遭遇战,所以。也不清楚到底有哪些方面的人参与其中,更不清楚,最后留下的人究竟到了什么地方。不过,从网络球的动静来看,应该没有失去对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掌控权。”

    “所以,你也打算到现场去看一看?”义体高川说。

    “暂时被禁止进入意识态世界,但是,在正常世界里的死人。还是可以得到一些信息的。”锉刀耸耸肩,说:“如果我们的人进入的地方。就是瓦尔普吉斯之夜,那么,瓦尔普吉斯之夜就在大本钟处的信息,如今肯定已经传开了。而瓦尔普吉斯之夜,也不是只有从意识态世界才能进入的……”她说到这里,顿了顿。一副“告诉你个秘密”的表情,低声说:“而且,我们这边的意识行走者说,主动利用意识行走的方式进入瓦尔普吉斯之夜,一般情况下也是无法做到的。意识态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和一般的意识态世界,有着深渊一样的距离,那是深层潜意识和表层意识的差距。但是,可能有意识行走者达到了深层潜意识,并强行将他所在的位置和瓦尔普吉斯之夜勾连起来。这种意识层面上的巨大变动,是其它非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例如我们这边的人,进入了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原因。”

    “也就是说,恰逢其会?”义体高川说。

    锉刀点点头说:“目前为止,别无二例。”

    “所以,在一般情况下,想要进入这里的瓦尔普吉斯之夜,通过正常的大本钟处的入口,反而更有效率?”咲夜说。

    “至少,不需要意识行走者的力量也可以做到。这个世界上的意识行走者可不多,而且,在意识态世界里,所要面对的情况更加异常。我想,网络球对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研究,可不会低于五十一区。被他们所掌握的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即便谈不上固若金汤,但也一定会在意识态层面上,有着最坚固的防御措施。五十一区的中继器是什么情况,我想在那一战之后,活着的人都十分清楚——意识态和物质态的中间,精神和物质的不定形,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想要完成中继器,就必须对意识态有着清醒的认知和足够强大的控制力,不需要去理解,但是,却需要可以控制。”锉刀别有深意地说。

    “你认为,他们已经完成了中枢控制器?”义体高川敏锐地察觉到了锉刀的暗示。

    “最差的情况,也就是还没有将中枢控制器和瓦尔普吉斯之夜进行连接。”锉刀搓了搓手掌,说:“就像是开动机器前,将钥匙插下并转动的那个环节。或许,网络球想要一个盛大的开机仪式。不过,就算没有开机,但是,要对付一般的意识行走者,还是没有问题的。对他们威胁最大的,或许就是那名将意识态世界和瓦尔普吉斯之夜短暂连通的那名意识行走者了吧,但是,我们的人,并不知道那场战斗的最终结果。所以,并不能肯定那个家伙的下场,还有网络球当前的真实情况,如果说,瓦尔普吉斯之夜已经被突破,网络球的人如今只是在虚张声势,以在最坏的情况下谋取最大的利益,也是有可能的。”

    说罢,锉刀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对义体高川和咲夜说:“总之,我这边的情报就是这样,如果你们没有更多的情报,也算是欠了我们一份人情吧。接下来的会议,可得照顾点我们才行。”

    “这份情报的价值,并不算很大呢。”义体高川和咲夜也站起来,“我们这边掌握的没这么详细,但多少也能推断出来。不过,还是多谢你们进行整理了。那么,接下来也是要去大本钟看看走火他们,一起吗?”

    “当然,虽然不指望能看到他一副沮丧苦恼的表情,不过,拿我们知道的东西吓唬吓唬他还是挺有趣的。”锉刀饶有兴致地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