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00 果冻人
    试图通过意识行走能力突入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意识行走者并不只有一名,在义体高川的认知概念中,最强大的一方理所当然是少年高川和“江”的组合。不过,要说这一组绝对可以轻易突破其它神秘组织的阻拦,瓦解网络球在瓦尔普吉斯之夜布置的防线,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虽然意识态世界的时间感和正常世界的时间感不同,但正常世界的半个晚上的时间,对于少年高川和“江”来说也很可能不是那么充足。不过,虽然没有见到于昨晚死亡的失败者的尸体,不过义体高川却能肯定,这些死者大多数都是一些小组织的人员。

    其实,要进入意识态世界作战,并不是只有意识行走者才能做到,意识行走者只是通过意识态神秘力量让自己得以行走在他人意识中的人,而强大的意识行走者,可以将多人的意识连系起来,构成一个广域范围,或是通向某个认知目标的通过,但是,并非说,意识态的神秘力量,只能将使用者本身送入他人的意识中,不少意识行走者都可以将这种神秘力量施加在他人身上,将没有意识太神秘力量的人送入意识态世界中——这个意识态世界,可以是意识行走者构建串联的,也可以是被施加力量的人自己的意识,亦或着是其它本就存在的意识态世界,例如瓦尔普吉斯之夜,或者,是其它意识行走者构建的世界,例如境界线。

    当然,将自己或他人送入哪一种意识态世界,仍旧取决于力量使用者本人的能力大小,而基本上,无论是本就存在。亦或是人造构成的意识态世界,都具备固有的防御性,并且,构造意识态世界的人,会有意识地为自己构造的意识态世界或意识态通道进行加密、上锁、构筑一连串的防火墙,就如同骇客在攻破电脑前。必须为敲开程序后台一样,突入非自己本人的意识态世界,也需要做同样的事情。

    对每一个人来说,自己的意识都是最私密的地方,没有人会想将之完全敞开,这种排斥意识本就是潜意识中最深刻的一种,意识行走者深明这种神秘力量的可怕和诡秘,更是对非自己本人的意识态神秘力量抱持着深深的戒备。

    网络球这种规模的大组织,自然拥有技术最精湛的意识行走专家。而这些专家当然也不需要自己进入瓦尔普吉斯之夜防线,更大程度上,他们充当的是通往防线的一扇门,一个窗口,这种事情就算网络球自己不提出来,也是理所当然可以想到的情况。

    基于这个判断,义体高川甚至可以肯定,昨晚死在这片区域的人。没有一个是意识行走者,而仅仅是被意识行走者送入意识态世界的“棋子”和“炮灰”。而瓦尔普吉斯之夜虽然本身就具备意识态神秘力量。但根据过去的经验来看,这种神秘力量在正常情况下是倾向于被动性的,也不会如同皮球一样,被打了一下就会回弹,而是如同无底深渊一样,源源不断地吸收这些充满了攻击性的意识态神秘力量。再次基于这种推断。可以进一步猜测,昨晚很可能并不存在对撞性的意识态神秘力量交锋。

    即便如此,一部分意识态神秘力量仍旧扩散到正常世界中,持续将这片范围中的人们扯入意识态世界。没有一个意识行走者会没有目的地做这种事情,如果这么做的一方是少年高川和“江”的话。其原因有可能是因为他们并没有在昨晚找到进入瓦尔普吉斯之夜核心的通道,所以,必须再度搜索人们的认知。然而,他们有可能在这么做了之后,仍旧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所以,不得不将能力释放的范围和深度进一步扩大。

    如果这个判断为真,那就证明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对这种神秘力量的控制力十分强大,他们成功阻止了一个能够行走于人们潜意识中的可怕组合。当然,瓦尔普吉斯之夜对于网络球的战略布置而言十分重要,其核心安全更是重中之重,本就不可能让太多人知道详细的情况,考虑到意识行走者对意识态神秘力量的戒备,有可能达到“不让太多人对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拥有正常认知”的地步。通过给知情者的意识进行加密,制造意识陷阱和意识迷宫,理论上是可以防御所有的意识骇客的,这取决于双方的能力差距,而防守者的一方,当然具备一定的优势,何况,这个城市,本就是网络球的要塞。

    少年高川和“江”的搜索模式,大概是最基础的,也最暴力的铺毯式搜索,基本过程大概是这样:以少数人的意识为基点,通过他们的认知网,将搜索信号扩散出去,人际学方面有这样的说法,“只要认识五个人,理论上就能认识全世界的人”,用这种说法去形容少年高川和“江”的搜索模式应该是相当合适的。这一组就如同盘踞在一定范围的人群集体潜意识中的巨大蜘蛛,这些人的认知为他们那错综复杂的潜意识标注出具体的节点,构成一张巨大的网络,只要蜘蛛提起一个网络节点,其它的网络节点也会被牵动,而从某一根网丝上传来的“震动”,也会化作“江”可以认知到的信息被其感知到。

    理论上,只要在力量作用范围内,有五个人,甚至更少的人,对瓦尔普吉斯之夜有一点点认知,少年高川和“江”就能迅速确定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具体位置,如果这些人的关系网中,有人对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核心有所认知,那么,他们就能立刻确定核心位置。“江”的强大力量,让它不需要任何技巧,就能轻易攻破人们的意识防御。然而,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虽然进入了瓦尔普吉斯之夜,却在寻找核心的步骤上,被布置防御的意识行走者牵制住了。

    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相当谨慎,将每一个会被意识态神秘力量干涉的“节点”都封锁起来。而且,有可能他使用的,并不仅仅是自己的力量。义体高川并不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某个意识行走者能够抵御“江”的暴力。有可能,网络球在构建这张防御网的时候。利用了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就如同在五十一区,虽然一开始没有完成中继器的建立,却可以通过一些技巧性的方法,借用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作为五十一区技术提供者之一的网络球,理所当然掌握了这种技巧,并且更加深入。

    既然网络球的防御已经生效,那么,少年高川和“江”需要释放更大的力量,或者使用更精妙的技巧。才能缩短破除这层防御的时间。但蓄积力量和完善技巧本身,也是需要时间的。

    当前这片范围的意识危险,在这个组合确定了无法有效利用之后,应该就会消失。如今陷入意识危险的,都是一些普通人。警员和医生们战战兢兢,不知所措,在目睹了那些昏迷同伴的下场后,都感到十分惊恐。即便如此,他们仍旧无法立刻抛开上峰的命令逃跑。也无法对昏迷的同伴置之不理。一般而言,争取外部的援助是十分正确的做法,但是,在争取援助的同时,带着受伤的同伴及早撤离也是应该,而这些人虽然有条件这么做。却只做到了前半部分,而后半部分则被下意识地用各种借口抛弃了——义体高川观察着他们的表情和处境,作出了这样的判断:他们的意识,已经被禁锢了。

    而且,有可能并不是少年高川和“江”在对他们的意识进行禁锢。而是将他们留在这个意识态神秘力量发散区的上司,出于某些目的,在将他们当作探路石一样使用。是网络球吗?那个猫女士?义体高川的脑海中游转着念头,尽管在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判断,但是,至少目前并没有足够的证据。

    “这里就交给我们吧,变成液体的那个家伙已经彻底没救了。”锉刀如此对这些人说,“再留下来,连你们自己也自身难保。”

    警员们和医生面面相觑,脸上没有得到解放的喜悦,而是有些困惑。

    “你们是?”有人问道。

    “接管现场的专家。”锉刀说,“如果你们需要坚守岗位,那就晚一点再过来。”

    警员们和医生审视了一阵锉刀、义体高川和咲夜三人,渐渐有了一些挣扎的表情,最后却还是摇摇头拒绝了。

    “我们得守在这里。”现在,他们连一个理由都无法说出来了,脸上的挣扎和困惑,完全无法阻止他们“留下来”的想法。而他们甚至不愿意去开解和说服自己。

    “该死的。”锉刀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小声咕哝着,皱起眉头,然后举起胸前的临时证件,声音变得严厉起来:“我命令你们,立刻离开这个地方。看清楚这个证件,我对你们拥有管理权!你们继续呆在这里,一点用处都没有,只会白白丧命。”

    “抱歉,长官,我们不能放弃自己的同伴。”中年医生蹲下身体,尝试接触脚边的那滩液体,“我相信这个孩子还有希望。”

    “没错,既然医生打算留下来,我们也得为他的安全负责。”警员掷地有声地说:“我们不会抛弃任何一个同伴,不管是什么情况。”

    “妈的,这群人脑子抽了。”锉刀低声骂道,转看向义体高川:“你觉得是怎么回事?意识干涉?”

    义体高川点点头。

    “那现在该怎么办?就让他们继续呆在这里?”锉刀左右扫了一遍这些普通人,“虽然他们并不会妨碍我们,但是……”

    “强制把他们驱逐。”咲夜替义体高川回答到:“之前来求助的人,不是没有回来吗?”

    “那些外出求助的家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能够从这里走到外面去?”锉刀沉声问道。

    “有可能是利用他们的离开,强化剩下的这部分人必须继续留在这里的认知。”义体高川回答到:“那些人的离开,剥夺了剩下的人也离开的一个理由。不过,如果没有碰到我们,说不定那些离开的人,会将其他救援者带进这片范围。通过这样的方法增加囚徒。”

    “网络球的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锉刀紧紧皱着眉头,她似乎认定了,这些普通人的意识异常,就是网络球动的手脚,“这些人死在这里。不断地死在这里,有什么用处吗?”

    “不管怎样,网络球的人已经走了,还给我们留下涉入现场情况的资格。”咲夜沉声说:“我们有权利处理这里的情况。还是赶紧驱散这些人吧,只要带他们离开这个范围,应该就没问题了。”

    “只能这样了。”锉刀叹了口气,猛然伸手抓住站在跟前的警员,义体高川和咲夜也在同一时间行动起来,在这些人作出抵抗前。将他们如同小鸡一样控制起来。虽然事后被他们破口大骂,但是,在他们最初反应过来之前,战斗就已经结束了。三人控制着六人,强行押送到之前和求助者碰面的地方,然后推了个滚地葫芦。

    “用你们被灌了胶水的脑袋好好想想,那个变成液体的家伙还真的有救吗?你们真的打算为一个死人献上自己的性命吗?”锉刀大声的喝骂,一下子就压过了这些人的不满。看到他们一个个露出茫然的神情,她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因为不知晓这些家伙的死亡有什么意义。所以,无法忍受他们如同等待宰杀的猪仔一样留在那个危险的地方,况且,那本来就不是普通人应该面对的环境。也许有可怜他们的成份,但那只是微枝末节,更重要的是。专业人士,有着专业人士的自尊,他们所在的领域,一无所知的普通人踏足其中所做的一切,只会让他们感到无聊和愚蠢。难以忍受。

    这些警员和医生再一次面面相觑,他们的脑子似乎终于转过来了,对自己的愚蠢决定感到的不解、羞耻和后怕,一个接着一个浮现在脸上。“伙计!你们终于出来了!”之前出来求助的警员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呼唤着他们,“快过来!不要妨碍专家做事。”这声招呼让这些人终于下定了决心,搀扶其陷入昏迷的同伴,快速朝那个方向离去。

    “真不知道是不是吃多了药,刚离开的时候,还一直想着回去。”声音在那边继续传来:“我真他妈的犯浑了,你们也是,竟然没有一个清醒点儿。不过,那个地方也太邪门了一点,幸好你们都出来了。”

    “我可不是自己出来的。”回答的人苦笑起来,他对自己之前的作为,已经有了一个清醒的认知。

    “我都看到了,被那几个专家提小鸡一样扔了出来。”一名警员拍着同伴的肩膀,大声嘲笑起来,“你还得乖乖感谢他们。”

    这倒是提醒了这些劫后余生的人们,不过,当他们看向自己走来的方向时,锉刀、义体高川和咲夜已经不在那里了。

    “希望他们好运。”只能如此祝福到。

    “帕克呢?”

    “……可能死了。”医生并不确定地回答。

    众人一阵沉默,但是,不久后就有人肯定地说:“你现在还觉得那团果冻一样的东西,真的还有生命?还能变回人样?别他妈的开玩笑了!”

    而这个时候,锉刀、义体高川和咲夜正蹲在这团由人体变成果冻液边观察着。对于这个家为什么会变成这幅模样,锉刀和咲夜都没有一个头绪,在神秘的世界里,有太多的异常现象找不出原因和原理,但是,看到这样猎奇的场景,是在确定为意识态神秘力量作用下,还是第一次。

    “意识行走者能把人变成果冻吗?”锉刀用手戳了戳果冻,手指陷入其中,她的脸上浮现恶心的表情,抽出手指时,那团果冻又一阵蠕动,长长的液丝挂在手指上,显得很有韧性和粘性,却在一个距离后,彻底脱离皮肤,重新滑入本体中,没有在锉刀的手指上留下半点痕迹。

    “这个家伙,好像还真的活着啊。实在是……”锉刀想了一阵,都无法找到词语来形容这样的状态,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死了都更好。”

    “有可能是意识的瓦解,让身体资讯的一部分也崩溃了。”义体高川沉默了一阵,如此说到。这个解释更多是从“现实”层面的角度来说的,不过,转换几个词语,也可以在末日幻境的层面上说通。

    “虽然我知道,有人会听着滴水声,自觉流血而死,但是,意识崩溃导致身体基因崩溃还真是第一次看到。”锉刀咂咂嘴,站起来掏出手枪,“还是帮他解脱了吧。”

    果冻蠕动着,让人可以清晰感觉到,这是在散发“恐惧”这样的情绪。

    “竟然……还有意识?”锉刀倒抽了一口冷气,随后,毫不犹豫地开枪了。

    只是,一连五枪,就如同射入粘稠的液体中,根本没能让这团果冻死掉,甚至于,那些子弹在果冻的蠕动中,慢慢挪出表面,掉落在地上。

    “真他妈的狗屎!”锉刀骂了一句:“这个家伙,可能是被故意改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