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99 现场
    义体高川、咲夜和锉刀抵达大本钟凶杀事件的地点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左右,虽然不是节假日,但这片景点区的人流依旧很大,不少人挤在案发区的外围眺望,不时拿出相机拍照。他们被警戒黄带隔离在外,也无法从落脚地点看到里面具体的情况,只能看到警员们正在警戒范围内进进出出。在那一带有不少建筑,从外表来看,像义体高川这样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的人,完全说不出这些建筑到底都有什么功用,单从外观来看,是无法确认那究竟是商店、旅馆还是民房的。更外围处有一圈花坛,不过种植的都是青葱植物,花朵反而少见,更外围的部分一直蔓延到围观者所在的地方,是一片平坦的广场,广场中心的喷泉,距离事发地点有一百多米的距离,而大本钟的位置,还要从喷泉处往外行近千米。

    不过,因为大本钟就是周遭最高,也最具历史沉淀气息的建筑,所以,从广场上可以清晰看到钟楼的形状。而在广场和大本钟之间,环绕着大本钟的地带,便是伦敦的金融区,此时正陷入一片繁忙中。

    义体高川、咲夜和锉刀在广场上转了一圈,他们没有直接进入被警戒管制的案发区,必须得先找一个熟悉的带路人,例如走火和荣格之类,拥有官方关系或官方身份的家伙。三人可不想硬闯进去,然后被当作危险份子对待,虽然没有危险,但也没有这么做的价值,三人都觉得,自己想要了解的情报,单单视察案发现场是无法得到的。无论是隶属东道主网络球的走火。还是身为美利坚官员的荣格,肯定已经在第一时间,将自己可以收集到的那部分情报汇总——作为得到官方认可的神秘组织,他们所得到的第一手情报,可不仅仅是警员们收集起来的那些。

    义体高川倒是不认为走火他们可以抓住少年高川和“江”的小辫子,比起网络球成功击退了那两人。他更趋向于网络球至少吃了一个暗亏。包括之前和锉刀交换情报的行为,对义体高川来说,也是没必要的。他能够猜测到导致这场事件的元凶是什么人,又通过了怎样的方法,打从一开始,他就不觉得那个神通广大的意识行走者会是其他人。

    只是,虽然可以依靠猜测、感觉和推断取得比其他人更充分的信息,但是想要让自己接下来的动作顺理成章一些,通过情报交换的方式。和走火等人提前展开合作还是必不可少的。义体高川可不觉得自己可以在这个城市里,悄无声息地进入瓦尔普吉斯之夜。他的视网膜屏幕中,关于卫星监控和摄像头监控的信息自从出现后就再也没有消失过,更别提其他的监控性质的神秘力量的存在。作为欧美区第二大神秘组织的网络球,通过和官方合作,援助其他神秘组织,以及收留走投无路的神秘力量使用者的方式壮大到连末日真理教也无法轻易对他们下手的程度,理所当然拥有着极为庞大而多元化的神秘力量。

    伦敦。是在网络球管辖之下的城市,就如同耳语者。负责自己城市的神秘事务一样,伦敦中出现的任何神秘势力、神秘力量使用者、神秘现象乃至于涉及神秘的犯罪,应该也是由网络球进行负责的。一般而言,这样的权限没有争议,重案刑警们也要退居其后。

    这场发生在夜幕下的凶杀案,明显涉及了神秘力量。网络球不可能会退避幕后。义体高川三人很快就找到了网络球特地派遣而来,正打算将事件处理权从警察们手中拿过来的负责人。那是义体高川不认识的人,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性,一身办公室女郎的打扮,无论穿着、说话方式还是态度。都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尤其是鼻梁上架着的一副黑框眼镜,更是让人感到一股浓郁的严肃知性的气息。

    虽然义体高川和咲夜都不认识这个女人,不过,对方似乎是锉刀的熟人。锉刀注意到她正带着两名手下,在三名警探的陪同下从出事点的深处转出来,立刻主动迎了上去。职业女郎正在和三名警探讨论一些问题,却在锉刀的注意力放在她身上时,立刻敏锐地转过头来看向我们,随即,目光和锉刀搭上了。

    “好久不见了,猫女士。”锉刀一边大声说着,一边快步走上去,就像是生怕他人不清楚她和这位“猫女士”是熟人。三名警探自然也将目光转了过来,打量着走向自己等人的锉刀,其中一人微微瞥了一眼猫女士,在对方给出“不是敌人”的准确答复后,也没有全然放下戒心。

    不过,在这里当家作主的,显然并不是这些警探,而是来自网络球的猫夫人——这个女人的职业套装上,在不那么引人注目的地方,绣有网络球的标志。在确认这场事件是在网络球和其他神秘力量使用者对抗时产生的,不可避免的环节后,网络球对后继情况进行接管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这些警探和警察不一定每一个都了解这位“猫女士”的来历,但是,在政府的高压下,他们已经在这个时候,将移交案件的手续全部办妥了,无论其中是否有所不甘,是否还打算继续追踪这次事件的后继,都必须以网络球的意志为主。

    而三名警探,正是为了这毫无头绪的“惊天大案”,寻求猫夫人的许可,以让自己可以继续介入这次的案件。

    “锉刀,你们的人都到了?”猫夫人暂停和三名警探的交谈,神色平静地接受了锉刀热情的拥抱,“离会议还有两天的时间,你也看到了,我这边忙得不可开交,总有一些不知趣的家伙让人不得安生。”猫夫人显然明白锉刀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看向义体高川和咲夜,只是眨眼的工夫,再次浮现的神色,似乎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虽然,义体高川两人十分确定。在过去和欧美区神秘组织的往来中,并没有提前见过“猫夫人”这一号人物,不过,网络球倒是将两人相关的情报,发到了相应行动负责人的手中。

    “很高兴见到你们,高川先生。咲夜小姐。耳语者能够响应这次邀约,真是网络球的荣幸。”猫夫人没有直接回答锉刀的话,倒像是故意错开话题,和高川咲夜两人打起招呼来,“两位也注意到了,我这边的现况有点麻烦,实在不好接待两位,不过——”她说着,从上衣口袋取出纸笔。写下一个地名,递给咲夜,“你们去这个地方,会有相应的负责人接待两位。无论是在会议召开前后的什么时间,都会尽可能满足两位的要求。当然,如果打算自行在这个城市转转,我们也不会刻意去打扰两位。”

    咲夜接过接待地址,义体高川开门见山地问道:“关于昨晚发生的事情。是否可以请您给我们耳语者一份整理好的情报?当然,只需要你们认为可以开放的部分。我想。现在你们想要做什么,又遇到了什么,大体上的情况,已经在这个城市里传开了。”

    “是的,我们也明白,一定会有这种事情的发生。所以已经事先做好了准备。”猫女士这么说着,看向锉刀说:“具体的情报,我会在整理完成后复制给你们一份,不过,基本上不会和你们自己已经了解的有太大的区别。最重要的是。敌人并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因为,我们已经将它锁进了保险箱里。”最后的这句话,明显是一种带有喻意的说法,瓦尔普吉斯之夜这种庞大之物,可不是轻易就能锁住的,尤其是在敌人入侵的途径,并非正常世界的入口,而是意识态世界的时候。

    “嘿嘿,别这么生硬地拒绝嘛。”锉刀揽住猫女士的肩膀,虽然猫女士没有抗拒的意思,但也没有因此解冻自己那严肃正经的神情。锉刀对她说:“一定有什么地方是我们可以帮忙的吧?我们雇佣兵,可是承接各种业务,而我的小队,是业务素质和诚信最好的小队。这次来到伦敦,就是为了告诉全世界,就算只有我们一家,也会和你们网络球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锉刀说得情深意茂,但是猫女士却仍旧维持原来那张刻板的表情,干脆利落地回答到:“我们的准备已经足够充分,暂时还不需要寻求帮助,但是,雇佣兵协会的好意我们会铭记心底,如果有需要,会在第一时间向你们提出申请,请在那时不吝啬于对我们伸出援手。网络球和雇佣兵协会有着深厚的友谊,在过往的合作中,一直秉持着互助互利,自尊自信,携手发展的原则,相信未来也会继续下去。”

    锉刀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将猫女士的肩膀松开了:“别跟我来这一套官腔,简直腻得让人作呕。好吧,我明白了,这是你们的事情,在你们正式提出申请前,我们不会主动干涉,不过,至少让我们进入现场看几眼吧?”

    “没问题。”猫女士点点头,说:“不过你们要做好准备,现场还残留着意识力量的影响,有可能会将你们扯入意识态的世界里。之前已经有封锁本地的警员陷入昏迷中。”

    “你的意思是……敌人还没有离开?”锉刀愣了愣,“你们就让那些家伙,或者那个家伙,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呆在这里?”

    “意识态世界和正常世界的位置并不是直接连系的,行走于意识态中的人,无法通过正常世界的坐标锁定他们的位置。”猫女士摇了摇头,“你说的敌人,并不位于这个位置相对的另一个空间,而是站在人们所认知的这个位置。”她点了点脑袋,除非能够定位那些提供认知的原体,否则,无论那个敌人的身体在正常世界的什么位置,他都意识,都会在此徘徊。”

    “别显摆你的知识了。”锉刀不耐烦地打断了猫女士的话,咄咄逼人地冷笑道:“其实是,你们的意识行走者没办法驱赶对方,是吗?”

    “如果你愿意这么认为的话。”猫女士神色不变地点点头,“但是,我们还是不需要帮手。如果你们执意要观察现场,就必须做好准备,我已经事先提醒过你们了。不是吗?”

    “你们的合作态度还真是让人不舒服。”锉刀撕开伪装的好意,臭着一张脸对她说到。

    “彼此彼此。”猫女士说:“这是风格问题,再争论下去也没有意义。”说罢,她朝身旁的警员说了几句,对方连忙跑回警车里,取来了三个临时身份证明。猫女士说:“带上它。就算是临时外聘的破案协助人员了。之后如果还要类似的情况,不需要再继续请示,直接亮出证件进入现场就好。”

    “这还差不多。”锉刀咕哝着,立刻就将证件挂在了脖子上。随后,猫女士没有再和三人寒暄下去,告辞一声,便在警员和警探的陪同下,坐上了一辆在众多警车中尤为显眼的黑色轿车。目送猫女士离去,锉刀、义体高川和咲夜三人再次将注意力放回案发现场。当他们走进深处的时候,一队警员正慌慌张张地跑出来,一边大叫着:“出事了,里面出事了,快来人帮忙!”

    “什么情况?”锉刀应声的时候,那一队总共五人的警员停下脚步,打量了一下三人,目光落在三人胸前的证件后。这才连忙回答到:“之前在里面倒下的人……融化了。”回答者踌躇了一下,最终用了“融化”这个说法。其他人虽然也面露异色,难掩心中的惶恐和不知所措,但也没有反对这个说法。不过,身为普通人的他们也明白事实情况比听起来的更加诡异,描述成这样,也不指望对方能够一下子就意识到这场突如其来的变化究竟是怎样的情况。

    不过。身为专业人士的锉刀、义体高川和咲夜,自然是可以理解这些警员的描述,以及他们忐忑不安的心情的。这个时候,又有两个警员从身后赶了过来,他们也听到了这一队警员的求助。

    “你们打算怎么做呢?把融化的家伙装进塑料袋里。当作证据档案拿回去?”锉刀的调侃让几个警员有些尴尬,但他们也真是没什么办法了,也担心自己回去的话,也会步入相同的下场,此时召集到了人,反而犹豫起来。

    “别担心,我们就是处理这种事情的专家。”锉刀拍拍警员的肩膀,拿起胸前的证件在他们眼前晃了一下,“交给我们吧,不一定可以处理得完美,但至少不会变得更加糟糕。重要的是,你们的任务,应该只剩下看守现场,而不是继续呆在里面照顾那些兄弟了吧?那是我们的任务。”

    后来的两位警员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茫然地盯着自己的同伴,刚从案发现场深处跑出来求援的警员们,却在犹豫片刻后,紧张的神态松了松。看似头儿的那名警员断然下了决定:“好吧,那么里面的事情就交给三位,大家应该没什么意见吧?希望贝克他们好运。”其他警员有的立刻应同,有的皱了皱眉头,也没有反对。于是,在一众警员的目送中,锉刀、义体高川和咲夜走进了警员们刚出来的地方。

    那是被进一步设置了隔离道具和高危警告标语的地方,范围包括两栋三层的建筑,以及它们之间那条宽二十米的道路。像这样的地方,并不只有这里一处,不过,却是最靠近封锁区外围的一处。

    那场意识态世界中的战斗所造成的死伤者已经被转移,只留下他们倒下时的轮廓,在他们倒下时的位置,被用白粉勾勒出来。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警员和医护人员正在忙碌,他们需要照顾因为被意识态力量波及而倒下的同伴,却没有将这些同伴转移到外边,似乎得到了一些指示,不得不在这里等待下去。而之前提到的“融化者”周边,医护人员和警员正不知所措地围了一圈,有一名医生蹲下身子,打算用吸管收取一些肉质的液体,但是,那团果冻一样的东西,仿佛仍旧活着般抖了一抖,吓得医生立刻缩回手。

    “妈的,这到底是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名身材粗壮的警员摘下警帽,恶狠狠地骂道。

    “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出去比较好。”另一旁较矮的警员吞着口水说。

    “那他们呢?就放在这里不理了?”粗壮警员恶声恶气地反问,“下一次你中弹了,我也把你抛到一边好不好?”

    较矮的警员耷拉着肩膀,没有说话。

    “没关系,你们已经可以撤离了。”锉刀插口到:“现场就交给我们这些专家吧,再呆在这里,你们也只会自顾不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