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07 笼门
    ps:今天生日,又年轻了一岁。求订阅打赏和各种票。

    魔法少女十字军出现后,魔眼的速度开始减慢,黑色巨人对这些飞过它们头顶上方的“小东西”视若无睹,而三方都没有察觉到我和富江的存在,尽管,我们之间最近的距离,也不会超过二十米。黑色巨人持续破坏着建筑,似乎要摧毁自己身边每一个过了它们膝盖高的物体。我就在坠落的物体和黑色巨人的手脚间穿梭着,而这也证明了,黑色巨人本身并没有观测能力和智商,仅仅是一个个拆楼机器而已。虽然在功用上,有点类似于统治局的建设机器,但是在能力上却相差甚远,或许有一天,网络球会在改造中继器之后,为自己的这片领地构建一个相当于安全网络的网络系统,而魔眼将成为其中一个零件,黑色巨人也将承担起建设机器的职责,而网络球的行政部门,也将改称为“安全局”,但至少现在,网络球仍旧是一个有待起步的神秘组织而已。

    我相信,末日真理教利用天门计划改造出的“圣地”,已经在建设规模和完善程度上,要超出网络球至少一个等级,而这个差距,除了依靠世界范围内更大规模和更大深度的合作,否则很难进行抵御。

    既然魔法少女十字军没有察觉到我和富江的存在,我也不打算主动现身,去称量一下他们的身手。我相信,彼此之间迟早有一战的机会,但并不是现在。他们进入这个意识态的瓦尔普吉斯之夜要做什么事情,我已经有所推测,而且不认为实际情况会有多大的偏差。如果我们在这里发生碰撞,即便能获得胜利。魔眼可能会被惊动,从而让控制它的意识行走者做出一些多余的事情。

    如今最重要的,是追踪魔眼,找到至少一个接驳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意识行走者。虽然控制魔眼的也是意识行走者,但对方的能力,当然要比被魔眼锁定的某个意识行走者更加强大。作为对手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不能肯定,一旦处于交战的状况下,“江”会施展出多大的力量,如果“江”不动手,仅仅是我自己的话,虽然不需要担心自身安全,但是,要方向捕捉对方,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我虽然是以纯意识的形态存在着。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意识行走者。只有意识行走者才能战胜意识行走者,这是能力性质和深度所决定的。在末日幻境中,所有涉及意识、认知和概念的神秘力量,都要比其它神秘力量超出好几个等级,这种被视为“神秘度”高下的压制,会直接对战果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我潜入破碎的街道废墟中,通过残桓断壁和坠落的大块物质遮掩自己的身形,魔法少女十字军已经顺利和魔眼汇合。他们的总数有十三人,至于还有没有更多。至少在我的连锁判定范围内没有观测到。他们和魔眼之间的情报交流方式十分简陋,无法进行远距离的沟通,一名二十七八岁,身穿魔法少女制服的女性用手中的魔法杖接触魔眼,随后,其他魔法少女的小动作。都在暗示着他们已经同步获取了信息,而这些动作都在移动中完成。

    “情报说一共有五个人,现在已经锁定了三个,其中有两个察觉到了?”一名身穿魔法少女制服的男性皱了皱眉头,他的脸上从额头到脸颊有一条深刻的疤痕。被疤痕贯穿的眼睛紧紧闭着,似乎已经瞎了,而皱眉的动作,更让他原本就及其凶悍的气质变得愈加狰狞。说实话,他的身材和模样跟这身轻飘飘的华丽短裙女装充满了强烈的违和感,让人不由得生出一种惨不忍睹的情绪。

    “距离似乎很远,怎么办?先处理哪一边?”另一名女性的魔法少女说。

    “无论怎样都好,快点办完就走吧,要我长时间穿这身衣服可真是受不了。我都快要吐了,我觉得自己的丁丁都快要被丁字裤勒得长霉菌了。”另一名稍微年轻些的男性魔法少女抱怨着。

    “已经察觉自己被锁定的那两个先放放吧,他们有了准备,会更难对付,无法察觉到自己被锁定的另一个应该更好解决。”又一名女性魔法少女提议到:“我们还是第一次使用这种神秘力量进行战斗,先找个弱鸡试手比较保险。”

    “说起来,我们这里有多少个原本就拥有神秘力量的?我指的是灰石强化者以上,拥有真正的超能那类神秘的人。”又一名男性的魔法少女问道。

    魔法少女们面面相觑,最终他们都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这边的人,虽然并不是全都第一次参与神秘世界的行动,但在这之前,都不具备拥有神秘力量,利用神秘力量战斗的经验。于是,他们很快就通过了“选一个弱者,发动突袭来完成自己的第一次”这个提议。

    他们的交谈透露出了大量的信息,这些家伙在某种意义上不仅是新兵,而且还是临时组合起来的,不仅没有经过战斗磨合,甚至于,没有一个公认的领导者。他们之间没有足够的默契,不过,魔法少女的神秘性关联,或许可以让他们完成一定程度的配合。不过,他们显然也是第一次知道魔眼的情况,更没有和操纵魔眼的意识行走者打过交道。

    总的来说,我对这些家伙竟然被网络球投放到瓦尔普吉斯之夜中,执行斩除意识行走者的计划而感到惊讶。虽然在神秘的世界中,什么奇迹,什么厄运,都有可能发生,准备更多和准备最少的,幸存率只有六四开,这并不是什么让人惊喜的数字,意味着无论准备多么充分,因为出现意料之外的因素而死在战场上的几率,也不会增加多少。不过,大多数组织总会将准备工作做得更加细致一些。

    而这十三名魔法少女,在准备工作上,比我所知道的那些被网络球投入战场的新人差了许多。这在网络球内部是极为少见的情况。让人不由得产生“这些家伙都是炮灰和诱饵”的想法。

    不过,我对魔法少女的认知不多,很多情报,仅仅来源于义体高川的记忆。魔法少女相对于其它神秘力量有哪些独特之处,很难进行判断。当然,如果正面碰上的话。我仍旧有信心拿下这些看来稚嫩得有些诡异的新人们。

    这些魔法少女虽然号称十字军,不,“十字军”这个充满了军制味道的称呼,仅仅是义体高川的猜想罢了。在我面前这些一边前进一边聊天一边抱怨的家伙,和我理解中的神秘侧军队没有一点相似之处。他们的态度散漫,彼此之间有着强烈的对抗心理,这种对抗心理已经完全超过战斗配合的需求,甚至于,他们之中。有不少人根本就不认同身边的人就是同伴。

    从他们之间的距离和对话,可以清晰判断出,这十三个人已经实质性分裂为五个小团体,而小团体之间的交谈,逐渐因为私人原因,蔓延起火药味。就凭这样的人去解决一个意识行走者?真是不敢想象。意识行走者虽然大部分都很孤僻,不过,一旦他们进入某个组织。一定会成为这个组织的核心之一,其本身具备的力量、主场作战经验和身后的支持力度。总能让他们变得比普通的神秘力量使用者更加棘手。

    这些魔法少女是神秘生物丘比针对瓦尔普吉斯之夜而制造的战斗兵器,而丘比本身,更和这个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有着不明不白的关系,这些因素都让这些魔法少女先天上就拥有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作战的优势。既然瓦尔普吉斯之夜能够以意识态的形态出现,那么,多少可以证明。这些魔法少女在某些方面的性能,类似于意识行走者。或者说,魔法少女们拥有对抗意识行走者的可能性。但是,他们要对付的意识行走者,很可能并不直接出现在瓦尔普吉斯之夜。而是位于自己构建的意识通道中。

    一群半专业的,在力量层面上,应该有着更苛刻制约的能力者,要对付一个专业的,对意识态世界和意识力量有着自己的理解,还小心谨慎,拥有主场优势的能力者。结果会是怎样,如果没有奇迹的话,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我一边思考着,网络球投入这些新兵的用意,一边继续尾随其后。又过了三分钟,魔眼在一处十字路口停了下来。黑色巨人已经将本地的城市环境破坏得千疮百孔,不过,街道上有一个巨大的黑色痕迹,就像是烧成灰的人形印子洒落在路面上。从身姿和规模来看,无论是谁都会直接将这个痕迹与黑色巨人联系起来,而这个时候,其他的黑色巨人距离此地有些遥远,就像是,负责本地的黑色巨人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杀死了,从而让这个地方空旷下来。

    魔法少女们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一边窃窃私语,虽然表情都相当警惕,却完全无法让人感受到执行任务时的严肃性。这些人看起来也同样不清楚魔眼的工作性能,在魔眼停止移动后,经过简单的磋商,就随随便便地决定了分队行动,搜索这里的每一处废墟。当他们分别进入各自负责的区域后,停在原地的魔眼突然闪动起来,一扇落着红黑色帷幕的拱门隐约浮现在十字路口的正中心。

    我和富江冷眼旁观,更远出传来魔法少女们的呼喝声,有一部分带着烦躁的情绪,他们完全是白忙一场,因为目标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们离开的位置。不过,从这扇拱门的呈现现象来看,它是被魔眼逼出来的。也许负责清理这一带的黑色巨人也察觉到了它的存在,却因为实力上的差距,被烧成了一片灰烬。

    “该死!”红黑相间的帷幕被拉开,一名年轻男性狼狈地从拱门后滚了出来。他已经受伤了,嘴鼻之间挂着血迹。“竟然这么快就被找到了,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明明意识世界里都没有……”他正不甘心地念叨着,视线抬起来时,却不由得停在魔眼身上。他那原本就因为受伤显得虚弱的神情,一下子就被冻僵了。显然。他明白,这只魔眼意味着什么。不过,听他之前的自言自语,似乎是在正常世界的实体被网络球找到后,才被魔眼锁定了意识态世界的位置。

    网络球或许用了什么方法,提前在正常世界锁定了他的身份。虽然意识行走者都是善于隐藏自己的好手。不过,在网络球的地盘上和网络球交战,会被揪住一些小失误,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这个年轻人对网路球的能量,似乎并不怎么清楚,虽然是意识行走者,但应该不是什么经验丰富的老手。

    “怎,怎么可能……”年轻人惊讶于自己所看到的东西,当他理解到自己正身处的环境时。不由得发出压抑的呼声,“为什么会在这里,门应该……”他回头望去的时候,魔眼猛然窜出,直接撞上拱门,并镶嵌其中,宛如一道天然存在的石质眼形花纹。年轻人这时才回过神来,用力朝拱门后扑去。结果身体仿佛撞在实质的墙壁上,啪的一下就摔了回来。

    情况很明显。构成门内部的一层深色的膜,拒绝了他这个主人的穿行。魔眼之前的变化,很可能意味着,这个年轻意识行走者的能力,暂时被封印,甚至被魔眼的操纵者给剥夺了——我甚至于倾向于第二种可能性。如果是能够剥夺对方意识能力的意识能力,自然比普通意识能力更有被网络球看重的资格。

    全局负责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意识态防线,先行调用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一部分力量,封印了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核心认知,能够做到这种事情。拥有做这些事情的资格的家伙,拥有这种程度的意识能力,才是比较符合情理的事情。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年轻人似乎也意识到了那可怕的可能性,却完全经受不住打击,抱着哀嚎起来。他的声音吸引了正在废墟中搜索的魔法少女,当十三名魔法少女升至半空时,立刻就能看到他再次猛力扑向自己的意识之门,用自己的身体冲撞捶打的可怜样。

    “原来小老鼠在这儿。”几个男性的魔法少女看到这一幕,先是惊讶了一下,立刻发出幸灾乐祸的嘲笑。

    “怎么不躲回自己的老鼠洞里呢?真可怜呀,是回不去了吧。啧啧。”

    年轻人有些呆滞地转头看向这些魔法少女,再次发出恐惧的哀嚎声,继续激烈地撞击捶打意识之门。他似乎被吓破了胆子,完全没有抵抗的意思,只是一个劲地想要逃走,恐怕,他的意识能力并不是倾向于战斗的,甚至于,根本就没有开发出战斗状态。不过,即便如此,身为一个直面神秘性恐怖的能力者,他所表现出的意志,低得有些不可思议,是因为之前就已经遭到重创,连战斗意志都被削弱到了极点吗?网络球于正常世界的战斗人员,有这么大的威慑力?

    我仔细观察着这个年轻人,不过,他一直都把头埋得很低,凌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让人除了那恐惧的味道之外,看不清更多的东西。不过,就算他另有图谋,仅仅是伪装恐惧,也没有关系。

    我抬起手,天空中,开始散落黑色的羽毛。

    一声沙哑的乌鸦叫声惊动了魔法少女,他们抬起头,一副惊愕的表情,伸手接住如同飞散的鸦羽。年轻人似乎脱力了,蜷曲着身体趴在意识之门的脚边,一副心灰意冷的样子,对突然产生的变化没有半点反应。

    就在魔法少女们被鸦羽吸引了注意力的时候,富江如同猛虎下山一般,右手扼住其中一名男性魔法少女的脖子,按倒在地上推出十米远,一路上,那个倒霉家伙的五官都被磨烂了,血痕触目惊心地洒了一路。没有人可以防御富江的突袭,因为,是我用速掠将她带到了他们的身旁。下一个眨眼,我已经站在那名年轻意识行走者的身旁,俯瞰着他。

    “你——”年轻人似乎吓了一跳,他的眼睛猛然变得明亮,但是,在他说完话之前,我的刀刃已经贯穿了他的胸口,将他钉在地上。他再一次受创,血还没有咳出来,我已经和富江完成了换位,而魔法少女们才刚刚从自己的一名同伴死亡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作出攻击的姿态。

    剩下十二名魔法少女中,有七名的目标是意识之门边的富江,三名的目标是被钉死在意识之门前的年轻意识行走者,只有两名的目标锁定在我的身上。不过,在漫天的鸦羽中,我已经再一次进入速掠状态,目标为——

    十二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