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10 谈
    轮椅人结束和近江的通话,转向之前闯入房间的男人,对他说:“走火,你听到了,我需要一次意识检查。不,不止我需要,所有参与这次行动的人都需要。还有,通知牧羊犬,立刻封锁现场。”

    走火点点头,再一次确认:“是封锁那个小家伙的死亡现场,对吗?那个强大的意识行走者有可能利用他做点手脚?”

    “不是有可能,而是一定会这么做。”轮椅人表情严肃,“那个家伙的能力性质,最擅长做这类事情。那就像是病毒,一旦感染,就算不在第一时间被侵蚀,也会潜伏下来。我最担心的就是它潜伏下来,如果第一时间被侵蚀的话,人死了就没关系,但是潜伏的话……我不能保证,我们的能力是否可以检测出来。”

    “有那么强吗?”走火一边问,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

    “就是那么强,我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类型的意识行走者了,但是,现在碰到的这个家伙,是我所遇到的这种类型的意识行走者中最强的。”轮椅人的脸皮抽动了一下,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别忘记了,战场是瓦尔普吉斯之夜,是我们的主场,而且,我还用上了魔方作为桥接,生成的魔眼作为能力代理。虽然我没有亲眼看到现场,但是,仍旧可以强烈地感觉到,对方的能力,是沿着这条脉络入侵进来的。”

    “牧羊犬?是我,走火,现场情况如何?”走火说:“干掉了?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嗯,我明白了,情况有变化,立刻封锁现场。然后带你的队伍去意识检查点……没有弄错,现场的全部人都必须去。不,为了保险起见,猫女的人也要过去。对,猫女那边的现场,也有那个家伙的痕迹。我会通知她。这一次的敌人很厉害。”说罢,他挂了电话,转头对轮椅人说:“这样就可以了吧?”

    “是的。不过,再警惕一点,从现在开始,所有进入过两个现场的人,都必须进行意识屏蔽,在中继器完成之前,不允许再介入中继器核心问题。当然。我也一样,幸好我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中继器核心相关的事项,否则很难说,那个家伙是不是已经从我的脑子里掏走了相关情报。”轮椅人的发言实在太过谨慎,在不太了解情况的外人来看,也许是一种被害妄想的表现,但是,作为一名强大的意识行走者。轮椅人尤其明白,一名强大的意识行走者。到底能够做到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而对意识的介入手段,又是如何的防不胜防。即便自己是这方面的专家,也无法保证,在面对实力相当或更强大的对手时,自己也能够保证自己的意识纯洁性。

    “看不到。感觉不到,不代表不存在。”轮椅人自言自语着,表情相当阴沉。

    “你是专家,你说了算。”走火说:“而且,昨晚的时候。我们的警戒力度就已经上升到红色,也许和你遇到的那个家伙有关。”

    “我敢肯定,一定有关!”轮椅人肯定地说:“目前发现的五个意识行走者中,可以确认的只有两个,其中一个刚刚被处决了,剩下的另外一个……需要小心,他本身没有问题,但是,有可能会再一次成为陷阱,就像是刚被处决的那个一样。另外三个无法在正常环境确认身份和位置的,我们也已经知道了两个,一个手法简单粗暴,另一个就像是病毒一样阴险。剩下的一个到底是……”他陷入沉思,因为,最后的这一个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明明是存在的,却又有点虚假,就像是水中的倒影,却无法从水面上找到实体。

    “其实,我有一个想法。”走火说,轮椅人抬起目光看向他,听他说到:“有没有可能,简单粗暴的和阴险毒辣的,其实是同一个人,根据处境不同,使用了不同的手法?”

    “这个想法有依据吗?”轮椅人反问。

    “不,仅仅是我突然生出想法。”走火说:“你知道,我们这种人,没来由产生一种想法的话,往往都会成真。”

    “……不能说没可能,但是,意识行走者的行事手法,总是和他的能力性质相关,而能力性质,又和其本人的人格个性有关,三者相互影响,很少有突然改变风格的情况。意识能力只是一个统称,但是,意识能力在某些性能上也会有所偏向,我曾经想过,有某个意识行走者的能力,拥有复数的性能倾向,不过……”轮椅人摇摇头,说:“除非那个意识行走者是个人格分裂症患者才有可能,但是,人格分裂症患者,一般是无法成为意识行走者的,因为,分裂的人格会降低每一个人格的意识强度,没有足够的意识强度,绝对不可能成为意识行走者。如果分裂人格后,每一个人格的意识强度仍旧足以支持他成为意识行走者,从而获得多才能力,那么,我敢保证,这个家伙绝对不是人类!人类的意识强度,是有极限的!”轮椅人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继续说到:“走火,如果你的感觉没有出错,那只能说,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我们的胜算……需要一点运气,祈祷梅恩先知获得一个对我们有力的好预言。”

    “红色警戒已经被提升到最高等。那种等级,不就是把怪物当作预想敌才成立的吗?”走火平静地说,“在神秘里,怪物可不是少见的东西,不,应该说,正是因为存在怪物,所以,神秘才有存在的基础。”

    “无论如何,我都不想将一个怪物当作对手。”轮椅人摇摇头,苦笑起来,“只有不可侧度的,远超想象力的,充满破坏力的东西,才会被称为怪物,不是吗?这样的敌人,会给所有人带来灾难。”

    “但是,这个灾难已经存在了。”走火仍旧平静地凝视着他。“我们没有退路,也从来不给自己制造退路,我们总是很谨慎,也因为足够谨慎,所以才活到现在。这一次也不例外,我会把这次的对手。当成怪物一样的存在。”

    轮椅人耸耸肩膀,说:“你是最高指挥官,你说了算。”

    走火点点头,再一次拿起手机,拨通猫女的号码,一番扼要的情报交流后,他再次对轮椅人说:“猫女那边也有不好的预感,关键词是:末日真理教、纳粹、666、人造恶魔。前两者不必说,后两者完全就是怪物的代名词。”

    “666?这个数字……”轮椅人一副沉思的表情。他看起来联想到了什么,“恐怖大魔王?如果真是这个寓意的话……这个城市,到底要面对怎样夸张的恐怖啊?我们的行动,根本配不上这种夸张的东西。一个中继器,再加上一次联合国式的会议而已,就算完成了,也不可能彻底改变当前的局势走向。而且,也不是只有我们才制造中继器啊!混帐!”

    “中继器就如同前半个世纪的核弹。最先制造出的人掌握优势,之后的一个悄悄完成。另一个则紧随其后,大张旗鼓,这三者的压力并不大,但到了第四个,就要面对极为苛刻的围堵,越是排在后面。所需要承受的压力就会越大。”走火说:“很遗憾,我们并不是前三名。”

    “看来你早已经有所准备了?”轮椅人有些好奇地看向走火,他虽然在自己专业领域上拥有丰富的经验和强大的能力,但是,在其他领域。却只能说能力平庸。走火的解释,是他从来都没去想,也从来没打算花费精力去想的事情。不过,他依然觉得,侃侃而谈的走火所说的这些,就是事实,就是真相,就是最好的理由。和过去一样,他从来都不打算去辩驳走火。

    “我一向早有准备。”走火点点头,没有一点谦虚的意思,平静的态度,给人一种强烈的安定感。

    “所以,你才是网络球的最高指挥官。”轮椅人笑起来,“不谈这个了,既然对手是怪物的话,我们能做的,根本就没有多少。那种高度的神秘性,会让大多数准备成为无用功。我听说荣格、丘比和席森神父走到一起了?”

    “有这样的苗头。”走火说:“我从来都没有信任过丘比和席森神父,荣格一开始就不是我们这边的人。”

    “那个自称龙傲天的年轻人呢?”轮椅人问到。

    “暂时还在我们这边,但是,我不觉得会永远都是这样。他不是坚定的盟友。”走火说:“雇佣兵都比他更值得信任。”

    “听说锉刀她们和亚洲区的耳语者关系不错?”轮椅人若有所指地问到。

    “耳语者是合作的好对象,比席森神父那些人靠谱多了,而且,也有足够的价值。”走火说:“只要雇佣兵和耳语者站在我们这边,我们就拥有最大的话语权。”

    “你真的这么认为?欧米茄可不是吃素的,他们最近的风头正劲,而且,也足够老牌,和欧米茄一样的大家伙虽然不多,但也有好几个,他们的底蕴,只会比雇佣兵协会更强。”轮椅人摆着手指,细数了几个在欧美区神秘圈内举足轻重的神秘组织。

    “未来的战场,可不是现在这样的小打小闹。雇佣兵协会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应大规模战争的神秘组织,耳语者有地域性的身份优势。”走火面不改色地说:“欧米茄他们会作出正确的判断的。现在,我该去和耳语者的高川先生见面了。他在寻找我们计划中的一个关键人物,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找她,又是如何知道她的,也不清楚,他是否已经知道,这个关键人物在我们的计划中所扮演的角色和重要性。不过,这正证明了耳语者的价值。”

    “不是一场意外?”轮椅人其实并不知道走火所说的关键人物到底是谁,也不太清楚走火所提出的那些问题的答案。他同样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关键角色,也不清楚这个关键角色在计划中扮演怎样的角色,拥有何等的重要性,只能猜测和中继器核心有关。所以,他并没有深入接触的意思,尤其在自己的意识。有可能被一个怪物动了手脚的情况下——尽管,他无法找到到底在什么地方做了手脚,也无法肯定,自己真的被动了手脚。只是,假设对方是怪物的话,无论多么谨慎都是值得的。

    “不可能是意外。”走火说。“技术人员不久前确认了,耳语者在更早之前,就已经对关键人物有所注意,只是,一直都没有行动而已。结果,这个关键人物刚脱离他们的视线,高川先生就找上门了。”

    “……耳语者,亚洲,有没有可能也掌握有一个瓦尔普吉斯之夜?”轮椅人稍稍思考了一下。问到。

    “不清楚,亚洲的情况,尤其是耳语者的情况,被他们自己封锁得很严密……我只能这么说,你也知道,亚洲那边一直都是神秘圈的荒芜之地的样子。但是,我们都明白,那里绝对不可能没有神秘。在神秘学中。亚洲,尤其是中央公国。一直都占据着一个核心位置。那是和欧美区截然不同的文化圈,所以,我们不熟悉情况是很正常的事情。”走火说:“在没有证据之前,我的看法是,至少当作和欧美区的力量同步。我们有的,他们也会有。”

    “但是。耳语者有没有可能只是被那边扔出来的一个探路石?”轮椅人有些犹豫,他并不是不相信走火的判断,不过,在同样缺乏情报的情况下,他对大多数事情。都没有太大的信心。

    “至少,耳语者是第一个站出来的,就算只是那边放出的一个信号,也值得我们拉拢,更何况,高川先生本人,就有决定性的价值。他的强大,是世界范围的顶尖水准,我相信,像高川先生这样的人,在亚洲区也是凤毛麟角。”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那大约就是这么回事,因为你一直都没有出错过,不是吗?”轮椅人的谈性没那么浓了,这从他有些倦怠的目光中显露出来,“你现在要去见那位高川先生吗?顺路的话,带我去意识检测中心。我也想看看,这位高川先生是怎样的人。”

    “你没有对他进行意识行走?”走火终于露出一丝情绪的波动,“现在可不是你第一次知道他的存在。”

    “不,我做过了。”轮椅人操纵着轮椅控制器,朝房门开去,一边说:“但是,我在意识世界里找不到他。你知道吗?我从来都没有在掌握了同等程度的资料后,无法在意识世界中找到某个人。所以,我想,耳语者那边,也有一个至少和我能力相当的意识行走者,亦或着,那位高川先生本人,就是一名意识行走者。你猜猜,他会不会就是入侵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意识行走者的其中一个?”

    走火没有回答,沉默着在轮椅人背后亦步亦趋。

    接到走火的电话后,猫女开始拨打电话,逐步通知之前参与了现场勘察的手下们,虽然她早就做好了面对不利情况的准备,但是,情况的发展,还是稍微出乎了她的预料。敌人的强大和诡异,远超她的最初判断,如今,她和她所率领的整只队伍都不得不从核心事务中退出,接受意识检测。在过去,一直有轮椅人这个意识行走者的守护,而她自己的队伍里,也有意识能力方面的专家,也曾经预想过,在这个神秘圈子里行走,总有一天会碰上比自己的同伴更强大的意识行走者,却没有预料到,这一天竟然会在此时到来。

    猫女虽然是一名“可以和世界交谈的人”,却同样无法摆脱意识行走者的威胁,即便可以通过“和世界交谈”,摘除自己身上可能已经潜伏着的危险,但这个过程,却需要一定的时间。“和世界交谈”和神秘学中的“有限许愿术”十分类似,效果不是立刻生效,产生效果的过程也很难预料。她已经在接到走火的通知时,第一时间为所有涉及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意识行走者的同伴们进行了一次“世界交谈”,但是,在确认最终的结果前,她不得不暂时收起自己的爪牙。

    “牧羊犬,我是猫女。”她给位于另一处行动现场,却和自己同病相怜的同伴打了电话,“你那边收队了吗?嗯,对,我已经收到通知了。我想问问,事情是你在现场的情况下发生的吧?有没有什么收获?例如,那个阴险混蛋的消息?就算只是感觉也好……我明白了,没关系,还有一个已经确定的意识行走者,那混蛋还要故技重施的话,总会露出马脚来。那就这样吧。”猫女挂断电话,不怎么满意地“嘁”了一声,“妈的,怪物?到底是什么来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