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14 私会
    虽然从猫女那里得知网络球在伦敦设有对圈内人开放的办事处,但是义体高川三人并没有前往那里,虽然自己一行人掌握有极为有价值的情报,与对方的合作关系也一直良好,无论是主动找上门还是被找上门都不会在关键处有所差池,不过,在人际关系中,却无法完全避免由态度引发的意识性偏向。哪怕是稍微让对方重视一些,哪怕仅仅是表现出表面上的重视,也在一些细节问题上产生偏差。

    再次见到走火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锉刀那边一直没有传来音信,虽然她说是要统合自己的小队,但是实际上,她需要就义体高川释放出来的情报,和雇佣兵协会进行一场高层的协商。对于如何筛选情报的重要性,身为一名长期行走于神秘中的雇佣兵头目来说,再清楚不过了。而来自义体高川的情报,涉及到一名强大而诡异的意识行走者,更进一步会干涉网络球的行动方针,进而影响以这次神秘组织照会为核心的方方面面,不由得它们不重视。

    正如锉刀所说,这次由网络球全权负责的神秘组织照会,虽然没有官方机构的出面,却是得到联合国官方默认的民间组织集会,而且,是半个世纪以来,第一次参与者遍布全球范围的大型集会。而在这次照会中所要讨论的问题,各方神秘组织和国家政府机构都心知肚明,必将引发进入本世纪后最大的一次势力结构变革。知道神秘圈存在的各方面人士,都会将自己的目光放到伦敦,而能够参与到这次照会中的神秘组织,也必然会获得相应的影响力。

    或者说,得到邀请。本身就已经证明了神秘组织的实力和国际影响力。也许在会议上,不会有太多的细节被商议出来,但是,最基本的方略必然会成立,并由此加深各方神秘组织的沟通,为进一步联合战略提供基础。这次由网络球牵头发起的照会。在各种意义上,就是神秘圈内部的日内瓦会议。有趣的是,在参与者构成成份上,也和日内瓦会议极为相似,其中欧美区的神秘组织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组织规模上,都占据最大的比例,非洲、大洋洲、两极和亚洲的与会者,加起来都不如欧美区与会者的数量。

    非洲、大洋洲和两级出于人文和地理因素暂且不提。同为洲际面积比例极大的亚洲区,却也仅仅只有耳语者一个新兴的神秘组织而已。亚洲区的神秘势力结构,从远古开始,就一直十分神秘,甚至于,让人怀疑是否因为种种原因,早已经退化到不复存在,然而。从文化和历史底蕴的角度来说,这种怀疑同样完全站不住脚跟。在神秘学中。亚洲的资料一直占据了极大部分的比例,比较之其它地域的神秘学资料,其自成的体系更拥有一种饱经时间而屹立不倒的博大深邃,在神秘学研究者中,一向是最为瑰丽的课题。

    正是这样拥有雄厚历史基础的亚洲神秘圈,即便只出现了耳语者。也是足以让人遐想连篇,更何况,耳语者在过去近十年的发展中,已经得到了欧美区神秘圈势力的认可,就发展速度而言极为迅速。在某种程度上。欧美区神秘圈比耳语者成员自己所感觉到的还要更加看重这个新兴组织。

    身为伦敦会议发起方,网络球虽然会尽量做到宾至如归,却也不可能对所有来访的客人一视同仁。如同走火这样的高层头目,也不可能在正式会议之前,亲自接见所有的与会者代表,更勿论那些提前抵达的带着各种心思的神秘组织了。然而,即便义体高川没有释放情报,走火也已经准备好了亲自上门接待,以示重视。之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行动,仅仅是因为同样顾虑到,耳语者的提前抵达,可能需要一部分自行活动的时间,而一旦正式见面,就会进入官方程序和礼节的节奏。这种体谅,以及由这种体谅所表现出来的重视,走火相信耳语者那边一定是可以感受到的。

    然而,仅仅是一个晚上的时间,情况就急转之下,让走火必须加快接触的进度。

    一名强大而诡异的意识行走者在意识态世界中虎视眈眈,其能力已经到了让网络球感到麻烦的地步,谈不上有什么落入下风或尾大不掉的想法,即便没有义体高川提供情报,走火也相信自己这边同样有解决麻烦的实力。但是,涉及到先知的预言,以及关键行动的考量,释放关于这名意识行走者情报的耳语者,必须更加谨慎地对待。

    清脆又古朴的响铃声响起时,义体高川三人正准备前往就餐。格雷格娅知道,自己这边并没有呼叫客房服务,如果不是有紧要事,酒店方是不会刻意上门打扰的。而这段时间,也没有听说酒店出了什么大问题。她下意识就觉得,上门者不是善者,但又即刻升起一种兴奋的情绪,即便有过神秘的体验,但是,自己以主角的态度涉入这类事件中,还是会有不同以往的刺激快感。

    格雷格娅轻快无声来到房门的窥窗前,她的步伐经过契卡的训练,虽然不能说完全专业,但是和普通人比较起来,同样不属寻常。在窥窗外出现的是一名酒店服务员,和她已经相当熟悉的男人——网络球的大人物走火。

    在五十一区事件中,她可不是第一次和对方打交道了,虽然,当时的处境,让她面对这个男人时,只能感受到一种身不由己的沉重压迫感,但是,如今双方的立场,已经有了截然不同的转变。再次见到走火,仍旧能够感受到一种令人窒息的气势,但是,这仅仅是个人力量的高下差别而已。

    “是走火。”格雷格娅回头对义体高川和咲夜说,见到两人点头,她才打开门锁,将门拉开。

    走火的目光在三人脸上移过,虽然时间很短,却给人十分深刻的关注感。随后,他朝酒店服务员点点头,用小费打发了对方。

    “高川先生,能那么快就再次见面,真是让人欣喜。”走火主动和耳语者三人握了握手,对他们说:“如果没有吃过饭的话。务必请让我们网络球做东。”

    “走火,以我们的交情,就不用这么客套了。”义体高川露出微笑,“有人请吃饭,我们可是求之不得,要知道耳语者可不是什么有钱人。”

    走火深深看了义体高川一眼,既然锉刀可以察觉如今的义体高川和上次见面时,不,应该说。和过去接触时的他,有着近乎截然不同的转变,那么走火此时也能够感觉出来。义体高川的笑容,在他的认知中,可是十分缺乏,即便出现,也会如同机械般冰冷僵硬。

    “高川,你的变化可真大。看来,你接触过那个意识行走者确有其事。”走火敞开态度。再不用官方的客套,十分直白地说到。

    “锉刀也是这么说,不过,也许这是一件好事。虽然我的意识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我并不觉得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义体高川点点头,用十分认真的语气说:“我喜欢的现在的我。”

    走火沉稳又爽朗地笑起来:“我也这么觉得。你这话可让我放下心来了。”意识问题。永远都会直观地呈现于本人的外观和态度上,不过,走火并没有感到,面前的这位耳语者头目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其变化虽然很大。却给人一种正面的向上的感觉,与之相比,之前的他也许才是真正的不正常。

    这种由意识导致的变化,反过来也证明了,他所面临的意识问题,其实并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问题”。考虑到可能要进一步对义体高川的意识问题进行处理,这种会导致其本人“正面向上”的问题,总是要比让一个人恶化的问题来的让人放心。虽然网络球在意识能力上了解得不少,更有强大的专业人士,但是,凡是涉及意识问题的行动,都必须谨慎再谨慎。

    “今早的事情让人倒尽胃口,我中午没怎么吃好,这次可要你破费了。”义体高川说。

    “来吧,让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来伦敦没吃过那里的饭菜,可是很让人惋惜的。”走火说着,毫不拖泥带水地转身带路,因为耳语者三人早就已经做好了出门的准备。卡着这个时间点过来,本来就是打算在饭桌上处理问题,这是一个很符合中央公国习俗的举动。在耳语者出现后,走火没少对那个亚洲最强大的国家的文化做功课。之前,虽然中央公国在世界地位上也是举足轻重,却因为地域文化相差甚远的关系,走火虽然也去过这个国家旅游和公干,但却谈不上足够了解。

    走火带耳语者三人前往的就餐地点,并不是什么豪华餐所,更不是中央公国的外籍人开设的餐馆,就普通旅客的范畴而言,也不是十分出名。不过,在伦敦本地,却因为独树一帜的味道,在上层社交圈有着相当的美誉。这是个以美食为核心,进而拓展其它休闲业务的私人会所,风格雅致,更重要的是,这个会所的真正所有人,其实就是网络球。

    “所以,如果下次再来伦敦的话,请多多照顾一下生意。”刚一落座,走火就从口袋中掏出会所名片,“用这张卡,所有的消费都打五折。”十分熟悉的中央公国式生意人口吻,让义体高川和咲夜都感到十分新鲜,面前这个人,可是十分地道的欧美人。

    “打了五折,你们还能赚多少?”一般而言,这个问题是有些不地道,但是,这同样是耳语者释放的善意,因为,如果不是将对方当作朋友看待,自然要更客气一些。

    走火早已经做好了功课,完全没有半点意外,耸耸肩说到:“本钱的三分之二,虽然这里主打美食,但是主要的附加价值并不在单纯的美食上。这里是高档场所,真正的货物,自然是格调,不列颠绅士最喜欢这个。”

    这般谈家常般说着,走火一手拿起菜单,为了保证饭局的私密性,自然不会有侍者总是站在旁边。无论是义体高川、咲夜还是格雷格娅。都是第一次走入这样的高档会所,严格说起来,耳语者的成员里,或许就契卡一个人在这方面有过经验,尽管,契卡只是一名雇佣兵。但是,藏起爪牙的时候,很多雇佣兵的精英份子就是一名有钱有格调的阔佬,他们的赏金,大部分都会用在改善生活和地位上。就算再怎么喜欢刺激血腥的生活,也总不可能没有疲倦感,优雅而充满格调的休闲生活,往往是调剂身心,以更好的状态投入下一场可怕战争的最好方式。

    不过。就算曾经听契卡讲述过这次见闻,也没少从其他渠道了解过这种生活场所,但是,耳语者的其他人,都从来没有主动踏入其中。格雷格娅作为一名个性开放,清纯洋溢又充满幻想的女大学生,自然对自己此时的经历倍感兴趣,虽然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也会走入高档的生活中,但是。第一次来到伦敦,进住五星级酒店,已经是她本以为的最高体验了,没想到竟然会在第二天,就进入了一家更深入上流人士的会所。她的心中,自然满是好奇和刺激感。

    她将菜单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上面的文字虽然都是英文,但是,一时间让她以为自己看到了外星文。很多单词不知其意,而拼起来,就更加让人一头雾水了。尽管明明知道。上面都是吃的东西,但是,到底指的是怎样的食物,或者,是一些更刺激的东西,却完全弄不明白。

    看到格雷格娅丰富的表情,其他三人都不由得笑起来。

    “我来点单吧,就选这里最受大众欢迎的。来这里就餐的人,什么地方的都有,既然是都认可的东西,想必会符合大家的口味。”走火说,看不懂菜单的三人自然不会有异议。

    既然是自家的东西,又是最受欢迎的种类,走火自然不需要再多做考量,直接放下菜单,拿起桌上的铃铛摇了摇。明明是隔音极好的包厢,也没有看到任何接线,外面的侍者却在十秒内就敲响了厢门。格雷格娅用狐疑的眼神打量着这个包厢,对于“私密性”这个要点,明显有所怀疑。不过,义体高川和咲夜都没有任何动静,两人对神秘的直觉十分敏锐,铃声是通过一种神秘性渠道传递的,摇铃本身很可能就是一件拥有神秘度的东西,但是考虑到每一个包厢都会有这个玩意,那么,起作用的究竟是一种批量的神秘物品,还是一种勾连整个会所的神秘网络呢?

    两人更趋向于后者,因为,这样一来,就不需要安置常规的监控装置,为普通人营造一种更直接的安全感。不过,实际上,他们所谓的私密性是完全不会有保障的,甚至于,**的泄漏比安置有监控装置的地方更加严重。作为神秘组织经营的高档会所,当然不可能仅仅是用来赚钱,掩饰自身的设施。

    格雷格娅直到侍者进门后,才联想到这些,她不由得悄悄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位同伴兼顶头上司,在看到两人没有任何动静后,便自己耸耸肩,不再考虑这些复杂的问题。无论她想到什么,也都不可能做点什么,这个时候,还是跟有经验者的步调走最为妥当。

    走火操着伦敦本地口音,对侍者说了几句,侍者再一遍确认后就躬身离开了。这个时候,义体高川和咲夜正在打量这家高档会所的名片,上面印着的会所名字,虽然由花式英文字母构成,却不是正规的英文单词,更像是自造词。两人当然看不懂,不过,名片角落印着的法人,却似乎透露出别样的信息——三船造介,一个富有中央公国十一区少数民族特色的名字。

    虽然,在一家正规经营场所使用哪个国家地区的人,很多时候并没有特殊的意义,但是,和当前的情势纠葛在一起的话。在一家大型神秘组织的基地市,又是特别经营的场所,其配置的人员,自然不可能让人觉得仅仅是出于其普通职业和能力的考量。在早些时候,日本岛地区的情况就出现不稳的势态,末日真理教、美利坚政府和中央公国,乃至于太平洋地区延岸,已经明里暗中展开了交锋,一直处于一种诡异的喧嚣中。作为亚洲沿海最发达的岛屿群,加上从二战时代才定下来的历史问题,日本岛一直拥有极为特殊的位置。所有想要进入亚洲的跨国组织,都必须直面中央公国,而要直面中央公国,就无法忽略这个国家的沿海岛链,而日本岛的历史问题导致其不稳定性,一直都被视为第一战略性选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