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19 深宅
    王立国教骑士团,这已经不是义体高川三人第一次听到的带有国家官方性质味道的神秘组织,但是,更准确地说,王立国教骑士团虽然属于不列颠这个国家,但更偏向于直属不列颠的女王陛下,是比起为大众服务的国家暴力机构,更偏向于为私人服务的暴力机构,只是因为其主人是这个国家的女王陛下,所以,才视为这个国家的一部分。网络球和王立骑士团合作的机构“地狱之歌”,也因此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对不列颠女王陛下负责。虽然,不列颠的国体结构已经不再是女王陛一言而决的时代,但是,女王陛下无论在形象还是影响力上,都是君主立宪国家中最强的王者,不列颠的任何计划,都无法绕开她进行决定,而这种影响力,正是通过王立国教骑士团和各种在大众中看似名声不显的贵族体系所获得的。

    网络球利用地狱之歌这个分支,得到了不列颠女王陛下的大力支持,才能够在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伸出触手,并背靠这个君主声音洪亮的国家,将势力扩展到整个欧美。这些情况虽然并非全由猫女进行阐述,但是在义体高川的脑海中,仍旧可以勾勒出大致的情况。末日真理教在二战时期,就将自己的总部从欧洲迁移到美洲,按照当时的国际形态,自然让人觉得它们会扎根在美利坚这个强大而奉行孤立政策的国家里,至于具体情况,外人不怎么了解,但是,无论如何,美利坚都是末日真理教的羽翼最活跃的地方。而网络球能够以美利坚为活动中心,逐渐发展壮大到欧美区第二大神秘组织的地位,和末日真理教针锋相对,不免让人以为,网络球的总部,同样设立在美利坚——但是。这个想法是极为错误的。

    从耳语者陆续收集到的情报,以及此时在伦敦体会到的情况来看,网络球的根基就在这个欧洲岛屿上,依托于欧洲老牌强国不列颠,向外辐射自己的势力圈。一个神秘组织虽然可以在不同的国家成立分支,并和当地政府深入合作交流,但是,不可能在每一个国家都面面俱到,它的根基重点。必然有一个最为深入的位置。现在,义体高川已经确定了,网络球的这个位置,就是不列颠。

    不列颠这个国家,在欧洲的历史和现今,即便扩大到世界的历史和现今,都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如果说美利坚是美洲的核心,那么。不列颠也可以视为欧洲的核心,而且。这个核心的能量,一度扩散到美利坚,至今也仍旧是美利坚的核心盟友,也是欧洲和美洲的纽带。

    在中央公国独霸亚洲,蓬勃发展的现在,欧美地区各个国家组织机构之间的合作。乃至于跟亚洲势力的博弈,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由不列颠这个国家在暗中维系的。当然,不列颠的作用,或许会被令人眼花缭乱。众所纷纭的国际关系学说遮掩,但是,有一点不可绝对无法忽视,一旦不列颠的立场产生动摇,就会导致欧美地区国际关系的破裂,乃至于崩溃。不列颠如今的军事力量不算世界最强,民生状态也不算是世界最好,但是,却无法动摇不列颠的欧美地位和国际地位,不列颠的女王陛下到底拥有怎样的影响力,自然无需再抱以怀疑。而经营了许多年,借助地狱之歌分支,和女王陛下牵扯很深的网络球,在这个国家,乃至于欧美地区和世界范围中,有何等重要的影响力,也无需再多说。

    欧美区第二大神秘组织的名号,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冠上的。网络球要在伦敦举办全球神秘组织会议,自然也有借助不列颠这个国家的特殊而重要的地位和影响力的想法在内,以达到名正言顺。如果是纯粹的神秘组织,自然不需要理会这种“名正言顺”,但是,如今世界上有多少个纯粹的神秘组织可不好说,况且,基本上欧美区的神秘组织都对未来的发展形势,必然和国家机构牵扯更深这一点有着强烈的认知和认可,即便拥有斩断这些联系,进而变得更加纯粹的道路,但是,毫无疑问,欧美区的神秘组织对当前和国家机构合作的选择更具备偏向性。

    如此一来,不列颠的特殊性和重要性,以及由这个国家所赋予网络球的特殊性和重要性,就是所有想要争夺领导权的神秘组织所不得不考虑。义体高川虽然早就已经觉得,无论这些前来与会的神秘组织在伦敦会议召开前做了什么手脚,这股由网络球引领的大势潮流都无可避免,而这些神秘组织的动作,哪怕是体现出敌意,也不会真正去全力阻碍网络球的计划,以及神秘世界联合机构的诞生,仅仅是通过设置一些障碍,削弱网络球的核心地位。

    但是,无论如何削弱,这个动作的幅度和产生的能量,都不可能将网络球踹下最高席的王座,这一点,在那些神秘组织的领导者心中必然是心知肚明,并且,也是一种共同的意志,他们要做的,是让自己坐上王座,在类似于议会的体系高层,获得和网络球不相上下的领导权,而不是破坏这个会议,阻止这个世界联合机构的诞生,让自己成为网络球最直接的敌人。

    耳语者出现的时机十分巧妙,从这个世界的角度来看,是一种令所有想要组建世界性神秘联合机构的神秘组织都感到惊喜的偶然,不过,在义体高川的眼中,却是一种必然。无论中央公国到底存在多少神秘组织,耳语者都会脱颖而出,成为干涉这个世界运转的核心因素之一。而这个情况,本就是由“剧本”和耳语者主要成员的特殊性所决定的。

    在分析了所有已经显而易见和暗藏其中的形势后,义体高川已经完全确定,网络球和耳语者占据最高席位的两个王座,已经是不容置疑的事情,即便此时亚洲再跳出新的神秘组织,也不可能取代耳语者的地位。因为。虽然亚洲必须有一个最高席位,但是,到底是哪个神秘组织坐上这个席位,必然不可能由某个神秘组织一言而觉,也必然受到欧美区神秘组织长时间的试探、考验与规划。

    无论哪一个神秘组织,不可能让一个其它神秘组织感到陌生的。或者,只有自己看好的其它神秘组织推上高位。即便是网络球,也不可能做到。而一个大家都了解,大家都满意,至少不反对的亚洲神秘组织,不可能一直默默无闻。

    耳语者和网络球一样,只将活动能量限制在那个必然成型的世界性神秘联合机构的最高席位上的话,是没有竞争者的。

    义体高川十指交错,沉静又深入地思索着。过去。他并不看重这些问题,而专注于自己从诞生之初就被赋予的任务,认为这些情况与自己的行动,并没有太大的干系,自己的敌人,也从来不是除了“江”之外的神秘组织,不过,如今他的思维轨道却产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体现在他已经下意识的,基于耳语者的立场去看待每一个问题。义体高川并没有刻意去转变自己。但是改变在感性觉醒后,就理所当然地,又无比迅速地发生了,他并没有注意到,在很多时候,他已经不再是第三者视角的玩家。也不再用一个超然的视角去看待这个末日幻境。

    他,正在融入这个世界,成为真正意义上,构成并影响这个世界的一份子。

    至于这种改变,将会对自己的观念。自己的任务造成怎样的影响,是义体高川从未去想过的,就如同他从未注视过这种改变一般。因为,义体高川觉得,这样很好,令人舒畅,就如同一个漂流的冒险者,从冰冷的大海中被人打捞起来,在火堆边驱散那刺骨而僵硬的寒意。而火堆带来的温暖,以及同样在烤着火,环绕在身边的人,让他眼中和心中的世界,变得以往所没有的真实。

    猫女的轿车开进一个相当宽敞的宅邸,在寸土寸金的伦敦,仅仅是前庭直径就有一百米的豪宅是相当罕见的,看上去有点像是某个政府机构的所在处。前庭的铁栅大门处足以并列驶入两辆卡车,而且无论是高科技的监视技术,还是站岗警员,以及对来者验明身份的步骤,都给人一种森严的感觉。即便是猫女这样的核心人员,也无法直接进内庭中,手续之繁琐,花费了足足一分钟的时间。

    车子进入庭院后,速度就没有提上来,一路上可以看到,车行道和步行道是严格区分开来的,虽然从前们抵达府邸的直线距离只有一百多米,但是,车辆在减速情况下绕行,却要花费和步行差不多的时间。庭院中种植有大片的草皮,花圃和常青林木,在最中心和墙角处都有喷水池。府邸的后面似乎并不是围墙,而是更加深入的,宛如树林般的区域,让人以为直通郊外荒野,实际上,这个府邸的位置,其实十分靠近伦敦城的中心。对于一个现代文明极度发展,到处都是水泥钢筋结构的繁华城市来说,在中心区域有这样一个肃穆、森严、宽敞、绿化程度极高的地方,着实让人吃惊。

    格雷格娅在轿车刚抵达府邸前门,透过前庭的铁栅门观察这片府邸范围的景象时,就不由得情绪激荡,她觉得自己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上,还真有如同小说电影里的场景,之前,她所有关于上流社会的所在,只能凭借自己的想象力和他人夸张的修饰来幻想,直到现在,才真正亲身体会到,什么叫做豪门,什么叫做深宅大院。不过,猫女却告诉她:“其实网络球的这个用来临时接待客人的场所,和大多数有钱人,乃至于这个国家的贵族行列比起来,无论在规模还是服务上,都是远有不如的。”

    义体高川和咲夜听了猫女的描述,在脑海中大致有了比较对象——真正的豪门深宅是中央公国的私人豪宅公寓,而这座网络球的宅邸,不过是中央公国的企业招待所而已。即便如此,就连大概算是富家千金的咲夜,可以面不改色地说自己每年都有几百万零花钱的咲夜,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规模的宅邸。耳语者的基地市。可没有这样的地方,即便有,也绝对不会在市中心处。

    “咲夜这么有钱,一定住过比这里更好的地方吧?”格雷格娅多少也清楚咲夜的身家不菲,饶有兴致地问到。

    咲夜淡淡微笑着,摇摇头说:“我也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我从小到大居住的城市。可没有这么奢侈的条件,不过,对我来说,比起这里,果然还是更喜欢出生成长的地方。”

    “是吗?如果我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有这里一般大小的房子,就足够幸福了!”格雷格娅憧憬地说到,“这么大的一片地方,到底要用多少钱呀?”

    “就算有钱也买不到。”猫女士说:“这是女王陛下的产业。临时借给我们网络球使用而已,租金就是我们的信誉和力量。”虽然她的语气淡然,但在格雷格娅听起来,未免有一些炫耀和示威,她皱了皱脸,看向身边的义体高川和咲夜,却没有看到两人有任何动摇。

    义体高川和咲夜并没有故意去做点什么,也没有将猫女士的话放在心上。身为成立耳语者的核心要员,多年的经验。早将两人磨砺得看透了这种炫耀的表象。对于一个神秘组织来说,最重要的,决定组织能量的要素只有两个:一是先知,二是神秘。

    虽然格雷格娅觉得猫女士是在炫耀自己组织的强大,但是,在义体高川和咲夜的眼中。猫女士只是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有钱也买不到”,“女王陛下的产业”诸如这类情况,对身为神秘组织的耳语者来说,其实并没有多大意义,即便网络球被不列颠的女王陛下青眼相看。也只是理所当然,却并不重要的事实。

    耳语者的根基在遥远的亚洲,不,确切地说,仅仅在于八景、义体高川和咲夜自己三人而已。无关于金钱,无关于政府支持力度,也无关于任何势力的交互影响。只要三人存在,耳语者就存在,哪怕是基地市被彻底摧毁。即便没有完全脱离社会循环体系,但是,耳语者仍旧在组织性上,极为接近纯粹的神秘组织,否则,在上个世界线,也不可能仅仅是近江的加入,就能在短短一个月内彻底转型。

    越是远离正常的社会循环体系,就越是独立而神秘,对于神秘组织的存在形态而言,那就是一种理想的状态。末日真理教依靠中继器制造了自己的“圣地”,由此在一定意义上,已经进入这种理想状态,而总部位于月球的纳粹,有可能也是如此,才会采取毁灭性的行动方式。而同样拥有了中继器的美利坚五十一区,以及即将拥有中继器的网络球,却是绝对无法进入这种理想状态的,因为,它们的强大,并不在于它们的纯粹和独立,而在于它们与社会循环体系的利益一致性。

    格雷格娅并不明白这些本质,作为一个刚入行的新人,她的视线和观念,仍旧局限于正常社会的主流范围。即便拥有了强大的黑戒神秘,她仍旧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而神秘给她带来的转变,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完成。这才是普通人涉入神秘圈后最正常的反应,而耳语者的三个核心成员,义体高川、咲夜和八景,并没有或是短暂地渡过了这样的转变时间,只是因为,他们彻头彻尾的异类而已。无论在哪个世界,异类这个词语,本身就有稀少的涵义。

    猫女士也并不在乎格雷格娅会因为自己的话如何看待自己和网络球,甚至,根本就没有去想自己的话会给她产生怎样的观感,因为,她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新人而已。

    车子停下的时候,并不在宅邸的正门前,而是偏门外的一个车库区,这里有独立的车间和开敞的车棚,停放着许多车辆,甚至有大型的房车停靠在树林边缘,环绕在房车四周,有大大小小的帐篷。这片区域被房子遮挡,从正门处根本看不到,格雷格娅有些吃惊,直到下车也还在关注那一边,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一群放着豪宅不去住的客人——这些在房车和帐篷之间活动的人们,穿着都十分狂放不羁,但是,绝对是一群危险人物,无论男女,他们身上的神秘味道实在太浓郁了,就连格雷格娅这样的新人,也绝对不会错认为,这些人仅仅是一群流浪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