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17 心灵调率
    网络球和耳语者的沟通只通过一场饭局就达成了理想中的结果,无论对于网络球还是耳语者,对自己在这场谈不上交锋的交流中所收获的东西都感到满意。双方都认为自己用不需要的东西,换来了自己所需要的东西。格雷格娅作为一名耳语者的新人,对于这场饭局上所谈及的各种计划并没有太过深入的认知,不过,最初刚抵达伦敦时的紧张感已经荡然无存了。虽然早就被告知,自己所需要做的事情,所需要肩负的责任,并没有任务名头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多,但真正体认到这一点后,还是让她大为松了一口气。

    回到酒店房间后,格雷格娅将身体摔在沙发上,摸着肚子发出充实的叹息,现在,无论是肚子还是脑子,都已经撑得发涨了。

    “休息一下,然手收拾行李。”义体高川对咲夜和格雷格娅这么说到,走火在离开前,告诉三人,网络球已经为他们准备了更加合适的临时落脚处。这个酒店虽然是五星级酒店,各种正常的服务都应有尽有,但是,相对当前的紧张状况来说,安全性要下降许多,而且,神秘组织长时间呆在这种地方,很容易将本不属于神秘圈的不相关人扯入神秘的危险中。这一点,在过去已经很多次得到证明。当初义体高川没有立刻找上玛索,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当时玛索还是个生活在正常社会秩序中的普通人,义体高川希望她能够过上更长的一段平静的日子。然而,这个想法并不尽如人意。

    义体高川早就明白,玛索不可能永远脱离神秘圈,但是,却很难控制她到底什么时候走入这个危险的世界。如今玛索的消失。自然和神秘脱不开干系,但也并非是这个时候,才第一次接触神秘。义体高川知道,在上一个世界线中,玛索是最早为近江的研究提供资金赞助的人之一,而在这个世界线。很可能也没有脱离这一历史走向。

    有可能玛索的最终下落,会和近来没有一点音讯的近江关联在一起。很多事情,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也没有足够的证据,但是,从侧面线索所推断出来的情况,并不会偏移事实多少,因为,能够满足这些线索的因素。实际上并没有许多。

    玛索因为接触神秘而消失。是怎样的人让她接触到了怎样的神秘?为什么一定是要在伦敦消失?在她消失前的居所留下的痕迹,是何种程度的神秘所留下的?而这种程度的神秘在伦敦出现,需要怎样的环境?而哪个方面的势力,才能提供这样的环境?义体高川不断循环着,对自己提出这些问题,然后将预备的答案,一一代入问题之中,这些预备的答案虽然是复数。但是,真正能够完全契合这种连锁问题。达成一个完整的自我循环的答案,却没有多少个。

    义体高川并不完全利用脑硬体的理性逻辑推理能力来处理这些思索,感性的出现和迅速成熟,让他有了更多的把握。虽然理性的推理可以给出近似真实的答案,但是,用纯粹的理性去推断“神秘”。去推断由感性的人所做出的行动,并不一定就是正确的。因为,人会尽量理智地产生一些行动,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在行动的所有过程中。所有牵扯出来的因素中,都完全像是机器人般理性。因为,这种严谨、冷酷而有井井有条的理性,往往也最容易被人顺藤摸瓜。而“神秘”,也根本就不是单纯的理性可以满足的东西。

    之所以行走在神秘圈的人更看重自己的直觉,而并非是自己的理性思考,也不免有这样的原因在内。

    只有恢复感性的现在,义体高川在真正明白,在过去,完全用脑硬体支配身体行动的自己没有太大的失误,并不代表当时的处理思维和处理方式是正确的,仅仅是不算错误而已。但是,仅仅在逻辑上没有错误,并不代表就一定可以取得胜利。因为,自己的对手,本就是超越自己逻辑思维的神秘存在,自己的理智存在上限,这个上限就是脑硬体的上限,也是义体的上限,在脑硬体和义体无法变得更强的情况下,想要超越这个上限,就只能依靠感性这种难以捉摸的东西了。

    在科学的世界中有这么一个说法,感性的产生,是生理结构在细节方面的调整,例如激素的活动之类,这种调整是为了适应生存环境的需求,从而决定了,感性本身就是一种人类适应生存环境的表象和工具,而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更契合本能的调整,往往是有益的,所谓的“感情用事”在很多情况下并不是一件坏事,而人们认为的错误,也仅仅是基于社会环境中,感性所带来的失败感。但是,当科学发展到可以非自然性地影响这种生理结构细节调整的时候,就出现了一种“可以用激素控制人类情绪行为”的结论。

    先不论这个结论有多少正确性,只是,将这个结论代入当前的末日症候群患者身上,会让人惊恐地觉得,自己所有的感性,都是“病毒”干涉和控制的结果。义体高川猜测,有可能正是这样的原因,导致了脑硬体这个限制感性,强化理性的装置的诞生。而脑硬体的研究者和制作者,“超级系色”或是“超级桃乐丝”其存在,单就字面的称呼,和其所承担的职责来看,很可能就是这种强调理性的论调的支持者。

    而少年高川,则走在一条相反的道路上。义体高川有理由相信,少年高川是因为没有思考过这种论调的可能性,才走上了遵从感性的道路,而是真正对自己的体认进行思考,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少年高川的感情用事,也许并不能说完全杜绝“病毒”对病体的生理干涉,但一定有着基于理性的考量。

    在过去,义体高川就一直觉得少年高川很强大,也曾经认为,他的强大在于他所体现出来的力量。这种力量体现,是从魔纹力量给自己的代入感所引起的,所以,无法估测,对方到底有多强。但是,如今义体高川却觉得。能够用理性剖析感性,从而决定“感情用事”,这才是少年高川真正强大的地方。

    至少,义体高川知道,自己不可能在理性存在的同时,彻底地投入感性的怀抱。即便是现在这么享受着感性,也无法做到让感性压倒理性。用理性思考感性的后果,就是看到感性的前方,是一条看不清底部景色的深渊。无论多么一厢情愿去告诉自己,深渊地步的风景十分美好,也无法抗拒由“看不清”的未知感所产生的恐惧,无法抵挡自己坠入深渊时的恐惧,更别提让自己在没有任何保险措施的情况下,义无反顾地跳进这个深渊了。

    但是,少年高川做到了,无论他所走的道路。前景到底如何,相比起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他。义体高川自认远远不如。

    究竟是怎样的因素,让少年高川做到了这一点呢?义体高川无法理解,虽然在恢复感性,高川资讯强制融合率大幅度上升后,他得到了许多关于过去的高川的记忆,但是。这些记忆并不能让他彻底将自己代入其中,更不敢代入其中,若是在脑硬体完全拥有主导权的情况,或许可以那么做,但是如今取回感性的自己。那么做的结果,很可能会让自己陷入人格、记忆和精神意识的混乱。

    义体高川对这些高川资讯,尽量保持一种中立的第三者角度去观察和认知,而这么做,是根本无法从这些资讯中,掌握少年高川的变化由来的。在临床心理中,为了研究一个病人的心理,往往需要阅读对方的资料,希望能够把握对方在心理变化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通过这些细节找出根源,做到针对性的治疗。然而,正因为仅仅通过阅读,无法真正掌握每一个细节,对发病研究的原因,无法彻底掌握住脉络,其中必然夹杂着自己的理解,带上了来自自己的经验痕迹,所以,才无法做到对每一个病人都药到病除,对于病症十分严重的患者,更是没有太多的办法。

    义体高川明白,自己无法真正解析少年高川,正是因为同样的原因。自己就算知道了少年高川身上发生过的所有事情,体验过这些细节,也无法产生同样的变化,因为,同样的事情由不同的人尝试,往往会产生不同的细节,而不同的细节终将产生结果的偏差。

    义体高川这个时候,才真正理解了,“每一个高川都是一体,但也是独一无二的”这样充满矛盾的说法,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因此,对于为何超级高川计划的步骤中存在“格式化”这一项,而有了深刻的认知。他想,如果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知道了这个情况,说不定会哑口无言,因为,这在她们的预期中,很可能是只有在绝对的理智下才能理解和认可的情况。结果,纯粹的理性,无法让义体高川产生化学反应,反而是感性,让义体高川宛如一根火炬般燃烧起来。

    感性,让义体高川不再去剖析少年高川,不再尝试用力理性去解决关于这个人格肿瘤的所有问题。当感性因素掺杂进来的时候,原本理性矛盾的,就不再那么矛盾,一些不可能的情况,变得有可能起来,理解和不理解,也不再成为决定行动的唯一准则,正确和错误,也不再变得两分化,让从理性上无法接受的角度,概率无法认可的选择,都变得可以接受,可以选择。

    感性,就是这样一种奇妙的,能够强硬影响思维和行为的东西,就如同用来调和格格不入的旋律的音符。

    义体高川恢复感性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却恍惚觉得,自己其实本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现在的自己,才是“正常”的,这种“正常”仿佛一直都存在,只是自己以前没有看到它的存在而已。

    “真是不可思议……”他自言自语着,“一个人的改变,竟然可以这么快速,而接受一个改变的自己,也竟然可以如此轻易。”很多俗语中,都说过。人在做了某件事之前,都觉得自己不会那么做,并害怕自己那么做,但是,做了之后就会发现,其实那并不是多么无法接受。多么可怕的情况,以至于,让人觉得,自己本就早应该这么做。

    那么,有一个问题,在自己觉得自己应该做的,以及自己觉得自己不应该做的,全都做了之后,并轻而易举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后。到底什么才是自己所坚持的呢?义体高川,几乎是在这个问题出现于脑海的瞬间,就回答了自己的答案:拯救自己所爱的人。

    现在,他可以十分肯定地告诉自己,告诉每一个人,这个答案,绝对不会因为自己做了什么,没做什么而改变。不会因为自己的选择究竟是导致自己距离这个答案更进一步,或者更退一步而改变。或者说。正因为出现了许多本该看似可以动摇自己的情况,却始终没有导致自己的动摇,才能称之为自己真正的“坚持”。

    如果,没有这种“坚持”,那么,自己才真正没有了属于自己的存在意义。无论这种“坚持”。以及坚持的东西,在扩大到其他人的角度来说,是多么的俗套,是多么的无意义,甚至于。是一种恶果。但是,对自己来说,它就是独一无二的,是决定了自己价值的东西。

    义体高川从这种坚持中,看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这种与众不同,并不是鹤立鸡群,而是让自己区分自己和他人的差别。

    我是与众不同的,义体高川这么想着,对镜子里的自己微微一笑,这一瞬间,他感到这个想法是多么的熟悉,有一种强烈的即视感,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自己也曾经这么对自己说过。这让他不由得愣了一下,再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却恍惚觉得,那里照出的身影,和过去自己的身影,有着一种朦胧的差别。

    就像是,看到了少年高川?

    他眨了眨眼睛,这种错觉般的印象,顿时消退得无影无踪了,仿佛从来都没有产生过。

    “阿川。”咲夜的身影出现在镜子里,就在自己的身后,她敲了敲房门,“还没有准备好吗?”

    “啊。”义体高川情绪化的应了一声,连忙将刚收拾好的行李箱拉上,他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什么行李,包中装的,大都是格雷格娅今早才采购的物件,其中有他的份儿。他弯腰提起行李箱,再次拉了拉衣领,对咲夜说:“好了,可以走了。”却发现,同样提着背包的咲夜正眼定定地看着他,没有迈动脚步的意思。

    “怎么了?阿夜。”义体高川有些诧异。

    “真好,真令人怀念。”咲夜仿佛自言自语般说着,轻轻笑起来,“一晃就那么多年过去了,还能见到这样的阿川,真是太好了。”

    “说什么呢?”义体高川耸了耸肩膀,从口袋掏出香烟,叼在嘴边,“快走吧,我还想在凌晨之前办完手续呢。”

    “嗯!”咲夜跑过来,紧紧抱住他的左手,一同迎向在已经来到门外走廊的格雷格娅。

    “嗨,你们两个也太慢了。亲热的话,也不急在这一时吧?”格雷格娅的目光落在两人纠缠的手臂上,嘿嘿声地调侃到。

    三人将相关情况通知远在总部的八景后,在柜台处办理了退房手续,出门正准备召唤出租车,却看到一辆朴实的全黑色轿车停在自己跟前,感觉上像是针对自己三人而来的。车窗滑落后,露出猫女士的脸,她对三人笑了笑,说:“真巧,我们又见面了。”

    “不是刻意来接我们的吗?”格雷格娅意外地看向义体高川和咲夜。

    “当然不是,我正准备去办事,没想到路过这里就看到三位。”猫女士的目光落在格雷格娅身上:“这位年轻漂亮的小姐,耳语者来伦敦的,一共就你们三人?”

    “走火没有通知你吗?”义体高川反问到。

    “我不管接待工作。”猫女士只是这么说着,又问到:“要去哪儿?顺路的话带你们一程。”

    “你们为我们准备好的宿舍,听走火说,是网络球的基地内部?”义体高川这么一说,车门便打开了。

    猫女对他们颔首,说:“上来吧。”

    义体高川和咲夜没有半点犹豫,格雷格娅仔细打量了一下车子和猫女士,这才亦步亦趋地上了车。

    “案发现场的调查有什么进度吗?”义体高川在车子开动后问到,他指的自然是大本钟附近的那个命案现场。

    “有一些,但是,没有决定意义。”猫女士轻描淡写地回答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