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12 超凡双生2
    席森神父和龙傲天究竟是什么时候来到门外的,锉刀也并不十分清楚,至少,在自己三人一行抵达这里后,她一直没有察觉到除了自己三人之外还有其他人存在。网络球为了避免追捕意识行走者的行动引发大规模的城市环境动荡,利用神秘力量驱逐了闲杂人等,在事件完结之前,这一带的普通人会因为各种理由避开这个范围。这种“驱逐闲人”的神秘,在中型以上的神秘组织中并不罕见,或者说,只有在获得这种在正常社会环境中应用极广的神秘力量后,才能获取与自身组织规模匹配的行动力。雇佣兵协会自然也有这种类型的神秘,只是,行动场所通常定位于战场的佣兵们,并不是十分需要。

    驱逐闲人类似的神秘通常也有这样一种效果:在驱逐闲人之后,留下来的自然就不是闲杂人等,试图潜伏在人群中的别有意图者,自然就会暴露出来,从而更加方便地对目标进行锁定。当普通人的密度被稀释之后,像锉刀这样直觉敏锐的人,对这片范围中所隐藏的神秘,也会更加敏感。

    即便如此,在席森神父和龙傲天现身之前,锉刀并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存在。不过,她并不对自己三人会在这里见到他们两人感到惊讶,再怎么说,目前为止,席森神父和龙傲天两人与网络球的立场是一样的,而且,双方的合作关系,自己三人各自代表的神秘组织与网路球的合作关系更加深入。

    不过,虽然合作紧密,几乎让人以为,席森神父早已经是网络球的一员,龙傲天也有进入网络球的倾向。然而事实不然,此时站在门外的两人,彼此之间,以及他们和网络球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相对独立的,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会彻底融合在一起的苗头。锉刀从这两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方式中,嗅到了一丝异样的味道。

    无法代表网络球,仅仅是代表自己,却结伴而来,而且还是这种隐秘的方式……锉刀审视对面的两人,一瞬间,她便有了许多想法。至于自己先前没有察觉到两人的存在,并不会让锉刀产生多余的情绪,尽管对方两人都是熟悉的角色。但是谁又能保证,他们除了展现在台面上的力量外,没有更多的底牌呢?在神秘的世界中,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什么稀奇古怪的,富有针对性的能力,都有可能存在。要在这样的圈子里活下来,不仅需要自身的强大。也需要一些运气。

    锉刀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运气很好。席森神父和龙傲天两人送上门来,在她的心中,也是这种好运的体现。除了两人的身份、立场和用意值得考量之外,还有义体高川之前对那两人说的话:“我知道那个家伙,你们有大麻烦了。”

    虽然义体高川没有说得很明白,但是。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明白,他口中的“那个家伙”是什么人。

    “那个强大的意识行走者?”锉刀不动声色的确认到。

    “阿川?”咲夜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事情,脸色有些严肃。在自己一行人来到伦敦之前,于耳语者的基地市中发生的种种异常和关于这些异常的判断,再一次清晰地浮现出来。并迅速和当前的状况勾连在一起。有了义体高川的说法,她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将两者丝丝缕缕地牵连起来,尽管还有些牵强,但是她所设想的可能性也并非完全不存在,更何况,主观的判断,总是会让作出判断的自己更加笃信。

    不仅仅是她,获得网络球情报资源支持的席森神父和龙傲天,也似乎联想到了同样的情况。

    “在你们耳语者那边出现的那位?”席森神父问道,“你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但是,他似乎让你们也感到头疼呢。”

    “不是朋友。”义体高川扼要地说:“但也不是敌人。”他无法说出,他们所指的“那个人”就在自己的人格意识中,就是另外的一个自己。但是,这样的形容,却也谈不上说谎。对一个神秘组织,对一个强大的能力者,对一个意识行走者说谎,都是充满了风险的事情,对于如何侦测谎言,对方拥有许多正常手段无法比拟的特殊手段,而且,这种特殊手段起作用的时候,说谎者自身很可能无法察觉自己的谎言已经被戳破,从而陷入一种情报不对等的境地。

    在神秘的世界里,一个富有经验的资深者如果要隐藏什么,那么选择说一半的实话,甚至比真假参半的谎言更有效。没有人能够确定,在一个关键问题上,自己从其他人口中获得的答案有多少真实性,但是,一旦对方给出的答案中有不真切的成份,多少都是有办法分辨的,但是,真切却只有一半的实话,却十分令人头疼,因为,你很难仅仅根据这一半的实话就做出行动,那是十分冒险的行为。有可能另一半的实话,会让你因为没有准备而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义体高川的确认,让除了咲夜以外的在场人都皱起了眉头,因为,义体高川说的正是只有一半的实话,却也是他们感兴趣的东西。现在,如果他们要知道更多,就必须先认可义体高川的筹码。

    “大麻烦吗?也许吧。”席森神父沉默了半晌,说:“但是,这是走火的事情。”他有些暂时置身事外的意思。

    义体高川的目光移向龙傲天,这个身份背景、立场和能力都有些暧昧不明的男人也考虑了好半晌,才问到:“你想要什么?高川先生。网络球一定会愿意付出相应的代价,被一个强大的意识行走者窥视,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

    “这么狡猾可不行,龙傲天先生。”义体高川逼视过去,“你不是网络球的人,无法代表网络球,也无法动用网络球的资源,作为一名意识行走者。我需要你的力量。”义体高川已经想得十分清楚,无论自己做什么,都不可能回避少年高川和“江”。反而,在考虑到对手是网络球这样严密而庞大的神秘组织有可能会成为敌人时,两者的存在和行动,反而会给自己带来一些便利。虽然会有后遗症。但是,在后遗症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的情况下,将少年高川和“江”始终定位为“敌人”,只是一种无谋和鲁莽。

    至少,少年高川虽然不是朋友,但也不是敌人,他只是另一个自己而已。义体高川咀嚼着这种暧昧的定义。正因为双方的关系暧昧,所以,才有了合作互信的基础。作为一名“高川”。绝对不可能对玛索的问题视若无睹。无论少年高川通过怎样的方式,一旦他知道了某些情况,并针对这种情况作出行动的时候,义体高川也必然会与之产生联动。因为,神秘圈子已经发展到了物质态环境和意识态环境纠缠的时代。只在意识态中行走,或者只在正常物质态环境下行走,都会遇到“偏科”的麻烦。

    在来到伦敦之前,于自己身上发生的那些意识性异常。已经让义体高川察觉到了,少年高川的行动。少不了他的回应。在过去,他对这种回应是有一些抗拒的,那是一种仿佛身不由自己的拘束感,仿佛任何时候,都有一只看不见的眼睛在窥视自己,但是。当他因为观念和心态的转变而用主动的态度去认可少年高川和“江”的存在,去回应少年高川的行动时,他开始发现,身前那崎岖的道路,似乎变得平坦起来。

    也许。我和他,本就不该是两个人,不,一定是这样的,因为,从来都没有两个“高川”同时存在,即便是“超级高川”,也只是单一的个体而已。义体高川的脑海中,渐渐浮现了这样的想法,并且,从过去到现在的经历和认知,都在为这样的想法添砖加瓦。

    “超级高川计划”的下一步,就是让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重新变成一个正常人吗?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右下角,高川资讯融合进度程式,正在默默地发光。平时,这个程式一点都不显眼,但是,它一直就存在于那里,只要目光稍微偏转一下,就能确认它的存在。

    强制融合进度、格式化下限……别有深意的用词,让义体高川体味良多。原本让他感到迷惑的,不知道该如何推进的“超级高川计划”,在这个时候,那些迷宫一般的道路,只剩下了清晰的两条——强制融合进度抵达百分之百,自动进入下一步,亦或着,直接进行格式化。对自己而言,除此之外,不会再有别的道路可以走。而无论是自动进入下一步,还是直接确认格式化,大概都意味着,现在的自己,真正走到了尽头吧。

    两者到底有哪些优缺点,在执行之前,是没有一个确切答案的,义体高川也从来都没有从其他高川的记忆中,从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那里得到过。不过,义体高川已经不再如过去那样犹豫了,他选择了前者,而将后者,当作是在最坏的情况下,面对自己无能为力的境况时的最后底牌。

    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一点,义体高川在很早之前,在确认了,自己的责任和终局之前,就已经无比深刻地感受到了,但是,像现在这般坦然的心情,还是第一次。

    这是一个在开始之前,就已经确认了结果的故事。但是,对自己而言,也并不是多么糟糕的事情,因为,正因为这个故事出现了,才有了自己的人生。义体高川在今天的清晨,心情犹如那旭日的阳光一般温煦,和晨曦的钟声一样清醒。

    他对自己的人生,已经没有半点犹豫。

    他坦然地接受了自己看到的那个结局,认可了少年高川的存在,并基于此,展开了自己的行动。

    “我要进入意识态世界。”义体高川如此对龙傲天说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正是一名优秀的意识行走者。

    无论是对立还是合作,如果无法站在同一个战场上,都是不可能成立的。义体高川想着,只能在正常环境下行动的自己,和只能存在于意识态世界中的少年高川,都是不正常的。不完整的。正是因为这种彼此割裂的状态,才造成了“两个高川”的假象,但是,他们本该就是“一个高川”。

    也许,这是“江”做的手脚,也许。是“病毒”对意识和身体造成的异化,也许,是“少年高川”复苏的后遗症。但是,无论原因是什么,都已经不再重要了,义体高川想要突破这种割裂和封锁,那么一名意识行走者的力量就是必不可少的。他需要龙傲天,或者更强大的意识行走者的力量,作为打开那扇分割了自己和少年高川的封闭大门的钥匙。

    也许。少年高川,也有着同样的想法吧。义体高川想着,认可彼此,接受彼此,回归彼此,成为那不是自己,但又包含了自己的“唯一高川”。不完整的高川,不管是“现实”、“末日”还是“病毒”。都无法拥有应对的力量。无论想要走哪一条路去成为英雄,无论想要拯救什么人。帮助什么人,都必须全心全力,众志成城才有可能办到。

    那么,就开始吧,最初也是最后的超凡双生。

    高川,只能也必须只有一个!

    利用龙傲天。乃至于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是关乎超凡双生计划,关乎玛索境况,关乎精神统合装置的关键环节。目睹了两个事关少年高川的现场,察觉到“江”释放出来的追踪病毒。义体高川明白,这就是自己的机会。网络球那边,并不清楚自己和他们所认为的那个“超级强大的意识行走者”的关系,这是独属于自己的情报不对等优势。只要对方有心从自己的脑子里掏出这些情报,进行意识行走就是不可避免的行为,而只要进行意识行走,他们就必须面对那扇割裂了自己意识态的“门”,只要他们想要对门做点什么,就必须面对“门”后的“江”。

    当网络球的重要人物一一站在这扇“门”前的时候,打开“门”,然后被入侵意识,就是必然会产生的后果。

    而自己,也将再一次获得直面少年高川和“江”的机会,以及,利用网络球的力量去寻找玛索,或者,在网络球的深处确认玛索的机会。

    “高川先生……你不也是意识行走者吗?”龙傲天凝视着义体高川,说:“我对您在意识方面的发挥感到钦佩,也很难想象,拥有那种力量的您,竟然也会需要我的帮助。”

    “我知道那个人在什么地方,但是,我无法依靠自己一个人进行认知,那是一个诡异又强大的怪物。”义体高川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如果你们需要相关的情报,恐怕得自己进来。但是,我并不喜欢随便一个不认识的家伙进入我的意识中。网络球是耳语者的朋友,所以,我愿意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但是,我只提供善意和选择。”

    “您……你……”龙傲天顿了顿,和席森神父交换了一个眼神,慎重地对义体高川问到:“你关于那个人的认知,被锁住了?告诉我,高川先生,现在的你还是你吗?”

    “我已经无法进入意识态世界了。”义体高川明确地回答到:“因为,在意识态世界之前,有一扇彻底隔绝两边的门。”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高川先生。”龙傲天似乎真的明白了,“你被彻底排斥出自己意识态世界,但是,也不会再受到意识性神秘的影响。除非,这扇门被打开,是这样吗?”

    “没错,找你们麻烦的家伙,就在门的那一边。如果不打开这扇门,谁都不可能找到它。它给耳语者制造了一些麻烦,我也不是它的对手,但是,我可不想永远和自己的意识态世界这样分割开来。”义体高川饶有深意地看着两人,说:“你们应该知道,意识上的问题,永远是越早解决越好。”

    “就我个人而言,很希望能和高川先生再次合作。”龙傲天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到:“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是无法解决高川先生的问题的,也拿不到那扇门后的报酬。不过,我会尽力去推动这个合作。”

    “那么,合作愉快。”义体高川微笑着,说:“现在,该是和走火聊聊的时候了。要一起过去吗?”

    “抱歉我们还有一些私事要去处理,高川先生。”龙傲天这么说着,和席森神父一起向三人告辞,毫不拖泥带水地转身离去。转出门外之后,两人的身形就彻底消失在空气中了。锉刀看向高川,问到:“很严重?”

    在咲夜有些担忧的神情中,他回答到:“不用担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