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13 预言者
    不管义体高川透露出来的情报让其他人有什么想法,他本人却是没有任何顾虑。咲夜担忧的眼神十分露骨,而且,义体高川所说的那些事情,是她也并不知晓的。不过,她并没有在这个方面纠缠,因为高川说了“不用担心”这样的话,在过去的日子里,她已经很多次听到这样的话,而最终的结果也一如高川所言。咲夜全心全意信任高川,这不仅仅是出于感性,出于人格潜意识中的本能,也是出于高川从未失信的先例。咲夜知道,义体高川有一些事情隐瞒着她,但是,这种隐瞒也一定是必要的吧——在这种思维方式下,咲夜的情绪很快就平稳下来,只要高川还好好站在自己面前,那么,再怎么糟糕的事情也一定会过去的,她如此想着。

    锉刀在席森神父和龙傲天离去之后,几次掀了掀嘴唇,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义体高川知道,她想问的一定是关于义体高川之前所透露出来的情报。不过,尽管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答,她却也明白,现在并不是解答的时候,一个问题和答案的出现,必然牵扯出更多的问题和答案,最终只会牵扯到义体高川拿来充当筹码的东西。即便如今耳语者和雇佣兵协会的合作关系比以往都要紧密,但是,涉及连网络球都必须重视的筹码,也是无法凭借这种亲密关系要求耳语者全盘告知的。

    也许再纠缠下去,可以获得更近一步的情报吧,但是,那种得寸进尺的态度,并不利于双方的合作关系。锉刀身为雇佣兵协会行动小队的一个头目,以及对耳语者关系的代表人。当然并不是只懂得暴力的莽夫。

    “我希望能够获得和网络球相当的知情权。”最终,锉刀只以组织代表的态度对义体高川说了这样的话。

    “我们的关系比网络球更加亲密,他们将会知道的东西,你们也一定会知道。”义体高川没有任何犹豫,紧接着说到:“和过去一样,我需要你的小队的支持。”

    “就像过去一样?”锉刀挑了挑眉头。“没问题,你仍旧是我们小队最大的雇主,高川先生。接下来还有什么好戏吗?如果没有的话,我需要时间召集队员,那些家伙在没有任务的时候可是散漫惯了。”

    “没想到才过了半个月,我们就要再一次并肩作战了。我也很高兴,这样的合作可以一直持续下去。”义体高川微笑着点点头,从怀中掏出自己落脚处的酒店名片,“如果你们比走火的行动更快。可以在这里找到我们。”

    锉刀接过名片,却说:“我想,这一次,走火他们会比我们更加迅速。下次见面的时候,应该是在网络球为大家安排的住所里了。对了,这一次的情况和五十一区不太一样,网络球并不是官方组织,虽然号称欧美区第二大神秘组织。但却没有你认为的那么有威信力,。网络球作为这次照会的发起人。无论是议题还是他们的谋算都大得有些惊人,其他神秘组织不会轻易就让网络球成为领头羊的,就算不得不默认网络球的地位,他们也会使尽手段去尽量争取更大的利益。你们和网络球走得太近的话,说不定会有一些心思阴沉的家伙故意挑衅你们。网络球不会管得很严,小心别阴沟里翻船了。”

    “你们雇佣兵协会和网络球的关系不也很亲近吗?”义体高川反问。

    “那不一样。”锉刀笑了笑。“我们只是拿钱办事的雇佣兵而已,和雇主亲近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耳语者并不是雇佣兵组织,身份上也有一些非议。总之,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你们这一次过来。可不是只有你们两人吧?”

    “一共三个人,另一个你也认识。”义体高川轻松地说,他的语气充满了胸有成竹的自信。

    “是契卡?还是……格雷格娅?”锉刀的猜测,隐约更倾向于后者。

    “你的直觉还是一如既往敏锐,是格雷格娅。”义体高川说。

    “她还是普通人?”锉刀想了想,仿佛自言自语般说:“原来如此,网络球还欠了她一分人情呢。卷入命运之子计划可不是她自愿的,就算她已经被排除于计划外,但身为耳语者的一员,的确也有资格要求网络球进行补偿。”

    “是的,不管那项计划到底有什么意义,是否由五十一区牵头,但是,提案者和经手者,是席森神父和网络球,而席森神父也是为网络球打工,所以,网络球必须承担最主要的责任。”义体高川用稍微官方的语气,直白地说:“他们必须让命运之子的候补,格雷格娅小姐,得到和她身份匹配的力量。”

    “真有趣,我倒是很期待,格雷格娅会得到怎样的能力。网络球是十分庞大的组织,神秘性的资源并不在少数,虽然主力是魔纹使者和灰石强化者,但是也有需要其它类型的神秘。我想,他们是不会拒绝的。”锉刀说:“其实,如果仅仅是让格雷格娅获得力量的话,你们耳语者也有许多办法吧?”

    “很遗憾,我们可是苦哈哈的凶鬼呢。”义体高川装出一副苦着脸的表情。锉刀立刻像是看到了什么新鲜事般,有些讶异地说:“你似乎变了很多呀,这半个月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以前的你,可是一副酷哥像。”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在义体高川回答之前抢先问道:“是因为那个意识行走者的关系?”

    “差不多。”义体高川并没有做出肯定的回答,但是,足以让锉刀印证自己心中的想法。

    “那么,我再确认一次,现在的你,真的不需要担心吗?”锉刀的表情严肃起来。强大而诡异的意识行走者,义体高川的人格意识状况,以及随之而来的性格变化,这些线索一一连系起来,让她不得不慎重再慎重。双方已经是亲密的合作关系。更要在未来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同时,义体高川以雇主的身份,要求锉刀小队的全力协作,锉刀根本不能拒绝。如果义体高川真的出现问题的话,锉刀小队恐怕会面临致命性的危机。失去义体高川这个强大战斗力,并不算得上是最严重的情况。但是,一旦义体高川的意识出现问题,而将他的力量释放在同一战壕中的锉刀小队身上,就连锉刀自己也无法百分之百保证自己可以活下去。

    有那么多次的合作经验在前,锉刀多少可以估测出面前这个男人的危险程度。

    “我们这边也有意识行走者,如果你愿意,可以让他看看情况。”锉刀提议到。

    “如果你们觉得需要,我没有意见。进入我的意识,可是一件充满了风险的行为。”义体高川饶有深意地回答到:“或许。网络球会寻求你们的帮助也说不定。”

    锉刀皱了皱眉头,她十分重视义体高川的这番话,因为,义体高川没有理由去欺骗她,她也没有被欺骗的感觉,但是,正因为如此,才更加凸显出。意识行走者进入这个男人的意识态世界的危险性。对方已经表示得十分清楚了,几乎可以说。无论自己的选择是什么,造成了怎样的损失,他都已经将自身从责任中摘了出去。

    无论这是一个陷阱、一个机会、还是一个诱饵,都是很难拒绝的,即便是网路球,也必然渴望斩除那个强大的意识行走者。至少,让他无法成为敌人,否则,这个太过强大的干扰源,很可能会波及他们的后继行动。

    义体高川将自己变成了筹码。所以,他就不再是棋子了。毫无疑问,这是一步好棋。和过去锉刀认识的那个仿佛暴力机器,更多依靠自身力量打破局势的义体高川不同,现在的他,似乎更灵活了。

    明明在义体高川的述说中,他的意识在那为意识行走者的干涉下,绝对不是什么好状态,但是,哪有人格意识出现问题,却比没有问题的时候,给人感觉更强大的情况?锉刀相信,自己觉察到的东西,席森神父和龙傲天,乃至于网路球也会觉察到,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是,就算觉得义体高川别有图谋,他们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必须走进他的计划中。

    “算了,不管你有什么打算,我还是觉得应该相信你,谁叫我们是战友呢?”锉刀举起拳头,和义体高川碰了一下,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不一会,义体高川和咲夜就看到她融入建筑下方已经恢复成长的人潮中,几个呼吸后就不见了踪影。

    咲夜从义体高川身后搂住了他的腰,充实的怀抱感,让她可以感受到高川的存在,能够让她几经起伏的心情可以平复下来。

    “我就在你身边,我永远都会在你的身边,阿川。”她呢喃着。

    “是的,你就在我的身边,无论何时,都没有离开过。”义体高川的回答清澈而清晰,没有半点迟疑,也没有半点安慰,更没有愿望的味道,就像是在述说一件无可否认的事实。就连咲夜也没有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回答,不由得愣了一下。

    这是只有“高川”才知道的事情,咲夜、八景、玛索、系色、桃乐丝、真江,这七个存在,无论变成了什么,都从来没有从他的生命中消失过,甚至于,已经成为了他的生命中的一部分。那并不仅仅是情侣、夫妻、亲人那么肤浅的东西,而是更深刻的,宛如癌细胞一样,充斥于**、血脉和灵魂的底层,主导了他的命运,将他推向生存或毁灭。

    所以,在他的意识幻觉中,永远都不会缺少她们的身影和她们的声音,虽然,那并不一定是真实的身影和真实的声音,但是,也绝对不能单纯用“假象”和“错觉”来形容。

    “我们,早就已经融为了一体。”义体高川回身拥抱咲夜,在心中说:以“病毒”的名义。

    咲夜将头埋在高川的怀抱中,贪婪地呼吸着他那让她感到安宁和眷恋的气味,在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了无遗憾。

    两人没有在现场继续逗留下去,直接返回了酒店。虽然大清晨开始,就不断遭遇异常的残留,但是,制造异常的神秘,在折腾了那么久的时间后,此刻似乎暂时进入沉默的待机状态。一路上,义体高川和咲夜没有再碰到任何突发事件。在清晨的迷雾消散后,开始全力运转的城市,用自己那平常的活力,掩盖了所有阴暗面下的危机。车水马龙的伦敦,一如普通人眼中的形象,仿佛会一如既往地,平静而永远屹立在大地上,即便战争也无法彻底将之摧毁。

    义体高川和咲夜回到客房的时候。格雷格娅正穿着性感内衣对着摄像头搔头弄姿,虽然被义体高川看了个彻底,却也没有扭捏掩饰的意思。说实话,她在加入耳语者之前,就是一个性格开放的美国女大学生,在习惯了耳语者内部的生活后,她真的不觉得被这个神秘组织中唯一的男人看光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八景,这件不错吧?今年的最新限定款式。只有在伦敦和巴黎这样的大城市才能买到。”格雷格娅对着镜头说话,而在显示屏上。八景正对着电脑吃面条,一边发出哧溜溜的声音,一边吱呜应对。

    无论怎么看,两人演绎的场景,都是再平和不过了。

    “格雷格娅,你回来得还真快。”咲夜的目光不由得移到沙发的袋子上。微微惊呼:“你买了好多呀。”

    “别傻了,这可是四个人的份。你的,我的,八景的,还有契卡的。”格雷格娅一一从袋子上点过去。“契卡委托我买的,可是比我的还多。她的眼光可真毒,尺码也真是够大的。”一边说着,她稍微露出不爽的表情,从契卡的物品袋中掏出一副胸罩,当着八景的面,一副古怪的窃笑表情,用力揉捏起来。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在想不怎么好的东西,八景和咲夜一副心领神会的表情。不过,没一会,格雷格娅就开始拿着给咲夜买的内衣搞怪起来,让咲夜发出羞恼的惊呼声,两人追打着跑进内间里。

    这个时候,义体高川才拿着红酒坐在格雷格娅留出的位置上。显示屏对面的八景脸上的笑意还没有退下,不过还是努力正经起来,问到:“有什么好消息吗?”

    “和预想的一样,一来就遇到了一大堆怪事。”义体高川详细讲述了从昨晚到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的应对,“接下来的两天,估计也不会轻松多少。”

    “真的是干掉了山羊公会那批人的意识行走者?”八景的表情严肃:“你真的见过这个家伙?”

    “说实话,和我有点关系,但是很复杂。”义体高川想了想,但并没有将更具体的情况说出来。不过,八景从另一个方面接受了这种顾虑,她说:“太麻烦的事情,你觉得可以应付的事情,你知道就可以了。秘密,在宣之于口后就会失去力量。我刚刚得到了一份新的预言,要看原文吗?”

    “不,不需要。那种预言神神叨叨的,还是你这个先知的解说比较靠谱。”义体高川断然拒绝了。

    “好吧。”八景耸耸肩,将拿起的本子又放了回去,继续说到:“大体的意思,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要爆发了。”

    “这种事情,就算没有预言也十有**会发生。”义体高川无动于衷,“但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并不能成为世界毁灭的关键吧?毁灭人类和毁灭世界可不一样,仅仅投投核弹是不可能做到的,而且,就算是执着于末日的末日真理教,也已经不是一家独大了。其他神秘组织和国家体系先不说,就算是纳粹,也并不是末日的提倡者,纳粹的胜利中包含了世界,和纯粹的世界末日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

    “也就是说,纳粹绝对不会成为末日真理教的天然盟友,他们的分裂,有可能正是源于这种理念性的不同,是这样吗?如果这是真的,倒是个好消息,全世界只有一个末日真理教,那么,它就是全世界的敌人。”八景说:“但是,在预言里,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确是末日的开端,我不知道到底会如何发展,不过……”

    “预言,从来都不会出现差错。”义体高川说出了八景的顾虑,但是,现在他已经不惧怕末日了,或者说,在他的眼中所看到的世界,和八景眼中所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只要还有“病毒”、“病院”和末日症候群患者,末日幻境就绝对不会消失。如果,想要在这个重复的轮回中拯救什么,就必须割裂三者之间的关系链。

    方法有三种:一是让“病毒”得到控制;二是,让“病院”得到控制;三是,让末日症候群患者得到控制。但是,无论哪一种方法,都必将对其余两者产生重大的影响。义体高川看着自己的手掌,未来,就掌握在这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