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27 **
    “如果,这个死亡的意识行走者,其实早就已经被**控制了呢?如果,他的意识能力,其实是被**激活的呢?”轮椅人说:“你应该不会忘记,正是因为**呈现出这样的特性,所以才有了当年的行动。如果**的持有者没有死亡,**没有彻底毁灭,那么,在这些年中,它的这种特性被开发出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轮椅人的假设,引起了走火的沉思。或许,实际情况就如这个同伴所猜测的那样。**的主人在潜伏多年后,终于依靠更完善的力量,再次趁这个风云际会的时刻走上台面,对当年的仇人进行报复。通过针对耳语者的高川,逼迫网络球无法继续固守,制造各种悬疑,分散网络球的精力,从而实现对网络球内部的逐步入侵和瓦解。在这个过程中,高川的情况,也许对他很重要,也许不是很重要,也许可以杀死他,也许不能杀死他,但这些都没有决定性的意义。关键在于,高川对耳语者很重要,而耳语者对网络球很重要。

    当年围剿**持有者的行动,本不该出现疏漏才对。在走火的脑海中,回放着已经尘封多年的,那场残酷的意识行走者之战。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都以为,当年的事情已经结束。”走火凝视着自己手中的咖啡,黑褐色的液体轻轻旋转着,让他恍惚觉得,就如同那次事件的又一次轮回。

    “那个人曾经是欧美区最强大的意识行走者。其实,我一直都不确定,究竟是**成就了他,还是他本身就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轮椅人的声音在走火的耳中有些飘渺。就如同从咖啡杯里冒出的热气,“**是十分特殊的临界兵器,甚至在当时,有人认为是临界兵器的极限,乃至于有可能超越这个极限,还记得当时人们称呼这个武器为什么吗?超限兵器。直到今天。统治局中也没有出现过第二这种程度的武器。而那个人也是唯一一个在末日真理教的层层布防下,还能够从他们手中夺得这件武器的人。”

    “说起来,我们还得感谢他,如果不是他从末日真理教手中夺走了**,我们今天要面对的,将会是一个更加恐怖的末日真理教……不,或许,当年末日真理教没有失去**,现在就不会再有我们站在这里。”走火感慨地说到。

    “临界兵器……带过来了吗?走火。”轮椅人岔开这个话题问到。

    走火点点头。知道轮椅人不想再多谈当年的事情,当年的战斗,对欧美区的老牌意识行走者格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洗牌。那场残酷的战斗,一直是直接参战而能活下来的意识行走者们无法忘却的心理创伤,他们只能将那些伤疤深深埋藏在心中。走火能够明白轮椅人此时的想法,虽然还没有直接确认**的再现,但是现有的证据,却正在一点点唤醒他心中那可怕的记忆。

    走火相信。欧美区的意识行走者没一个想要会想起当年的事情,这也是他迟迟不公布现场侦查结果的原因之一。驻扎在这座宅邸中人中。并不缺乏和轮椅人一起参与了当年战事的意识行走者,而死者毫无疑问,正是其中一个知情者,而他现在死了,疑似**的力量在起作用,一旦这些猜测爆发出来。肯定会掀起更大的波澜。这可不是耳语者的高川被针对这种小事所能比较的。

    “相比起这些不确定的事情,我对耳语者的那位女孩比较有兴趣,是叫格雷格娅吧?”轮椅人说到。

    “是的,格雷格娅,曾经是命运之子的候选者之一。”走火说:“是个好苗子。本来在命运之子计划中,是最被看好的一个。”

    “说话挺尖锐的,但是,性格似乎和我得到的情报不太一样。”轮椅人询问到。

    “她的变化也很大,不过,这种变化和高川先生的变化不太一样。”走火点点头说,“第一次碰到她的时候,是在统治局里。如果我没记错,那是她第一次涉入神秘。”

    “第一次就进入了统治局?”轮椅人笑起来。

    “这次的谈话,她表现得有些冲动,但是——”走火还没说完,就被轮椅人打断了:“她的立场很坚定,我不觉得她的冲动是无意识的。”

    “她是耳语者派出来的会议代表。”走火笑了笑,“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一定有这么做的理由。高川先生和咲夜小姐,在她说话的时候都没有阻止她,不是吗?她是代表耳语者,拥有对外话语权的人。”

    “这么说,耳语者果然不准备再加码了?”轮椅人说。

    “应该是这样的态度。”走火说,“虽然在合作上不会出现问题,但他们似乎也并不打算继续深化这种合作。这一点倒是和中央公国在国际问题上的态度十分相似。在国际问题上,我们必须习惯这种风格。”

    就在走火和轮椅人谈论耳语者的时候,耳语者的三人已经离开宅邸,进入后方的密林。空间上的异常,并不仅仅出现在宅邸中,包括宅邸、前庭和密林部分在内的面积,仅仅是用步行衡量的话,在感觉上也是远远超出正常范畴的。在一个寸土寸金国际化大都市里,有一个占地几百平方米的豪宅也许还有可能,但是,这个面积一旦在感官上扩大到上千平方米,就让人感到有些不合实际,尤其位置还是在这个靠近市中心的地方。

    位于密林边缘的最后生还者营地比昨晚第一次看到时,活动人数少了一些,一部分成员看到义体高川三人时,习惯性般打了个招呼,不过,双方都没有立刻借此机会亲密交往的念头。最后生还者这个神秘组织符合大多数内部凝聚力极强的神秘组织的特点,那就是有些排外。当然,并不是指他们抗拒和组织外的人来往,仅仅是指,一切都公事公办,不近人情的感觉。即便他们会主动打招呼,但从这个团体中散发出来气氛。却无法让人觉得,他们实际是想要将彼此之间的关系拉近一步,反而让人觉得他们在主动告诉其他人不要接近自己。

    “生意归生意,不需要谈交情,是这个意思吗?”格雷格娅收回放在那些人身上的视线。和煦的阳光正洒落密林之中,被枝桠切割得支离破碎,在地面上投下散碎的金光。越往密林深处走,堆积在地上的落叶就越加厚实,踩上去让人不由得产生一种腐烂的感觉。植物茂盛处特有的青味和泥土味混淆在一起。有些刺鼻。

    “阿川,你之前听说过吗?关于**的事情。”咲夜问到。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不过,走火和那个轮椅人的话,看上去不像是在敷衍。”义体高川说:“他们真的对这件事情讳莫如深,之所以隐瞒下命案现场的调查情报,应该不是为了替我进行掩饰,至少大部分不是。”

    “那个男人不过是拿他们本就会做的事情卖我们面子而已。”格雷格娅撇撇嘴。说到:“如果高川你告诉他们,一点都不在意公开那张纸条上的名字……”

    “不需要。我们不需要从网络球身上得到更多的承诺。”义体高川打断格雷格娅的话,说到:“别忘了我们来到伦敦的目的,格雷格娅。在既定目标已经达成的情况下,没必要冒更大的风险去更多的利益。”

    “不是我说,耳语者的行动准则还真是保守呀,明明只需要多说几句话。就可以吃掉更大块的肉。”格雷格娅抱怨了几句,不过,最终只是耸耸肩,“我见过的其他亚洲人可没这么好讲话。”

    “你也不喜欢得寸进尺,斤斤计较的人吧?”义体高川反问到。

    “是的。所以我没什么怨言了,你觉得这么做合适就行。”格雷格娅说:“不过,下次就别让我再扮演了这种不识大体,斤斤计较的角色了。我可是发言人的角色,代表的可是耳语者的体面。”

    “但是,没有人逼你做这个不识大体,斤斤计较的角色吧?”咲夜突然笑起来,“所以,说不定是你暴露了本性。”

    “你这个家伙,不会说话就别乱说话。”格雷格娅猛地出手在咲夜腰间搔挠起来,“我的本性才没有那么刻薄幼稚呢。”

    两人的嬉闹声洒落在静谧的密林中,仿佛连阳光也变得温暖许多。宅邸中那诡秘森严的感觉所带来的压抑,似乎一时间被扫荡殆尽了。过了好一会,两人才停歇下来,咲夜气喘吁吁,在没有变身灰烬使者的时候,她就是一人普通人。

    “高川,接下来还会有人死吧?然后也还是会在现场留下你的名字?”格雷格娅确认到,她觉得凶手既然已经得逞一次,就不会停下来。虽然暂时来说,还缺失许多的情报,但是,在现场被写下的“高川”名字,应该不会是无的放矢。如果对方在之后的行动中,留下其他人的名字,反而会让人感到迷惑。格雷格娅认为,这次案件所体现出来的个性十分强烈,所留下的每一个信息,都必然是有着严密的意义在内。

    “那个家伙,打算让耳语者成为众矢之的吗?”她目前只能想到这一点,“可是,驱逐了我们又能怎样呢?网络球绝对不会放任我们耳语者被嫁祸的,而且,这种栽赃嫁祸的行为,也有些太过明显了。他的行动,令所有居住在这里的组织人人自卫,反而会促进大家的同仇敌忾的心理。”

    “这是一般的情况。但是,这一次可能有些不一样。”咲夜低声说:“否则走火他们也不会如此慎重其事。虽然是在高川追问后,才暴露出来的,但是,**,很可能就是关键。”

    “他们不想让我们参与这件事。”义体高川抬起看路的视线,投向隐隐传来人声的尽头,一条林中小道蜿蜒转向一个土包后,包括这幅景象在内,环顾四周,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自己是在都市中了,仿佛更远的地方,就是一片荒山野地。

    “如果真的是因为**的原因才封锁了情报,那证明这里有更多的人知道和**有关的事情。”格雷格娅也有些好奇地眺望声音传来的方向,“我们来这里,是要进一步调查吗?我敢肯定。**对这些人来说,一定是如同噩梦一般,要让他们主动透露相关情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说不定反而会被他们看出什么,那么走火那边怎么交代?他们可是下了工夫把相关情况隐瞒下去,还不惜拿我们当作幌子。”

    “我们必须了解一些关于**的情况。”义体高川的表情严肃起来,“别忘了,那名死者留下的字条。写的可是我的名字。即便我不是凶手的最终目标,也是其中一个被针对的目标,他想杀的是我,还是耳语者的所有人?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格雷格娅,我们耳语者的所有人,都有可能被列入了杀人名单中。”

    “包括八景和契卡?”格雷格娅说。

    “这是最坏的可能。”义体高川的声音有些低沉,让人可以清晰感受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强烈意志。

    “如果那张纸条就是**的一部分,那是不是证明。高川你可以免疫**的力量?”咲夜突然问到,“是因为你的意识态出现了问题?”

    “如果**是通过意识力量杀人的话。对我肯定不会起作用。”义体高川的语气十分肯定,“不要担心,咲夜,我的意识问题,并没有那么糟糕。我其实很高兴,正是因为这个意识态的问题。才让我拥有了保护你们的力量。如果说,没有什么是不需要代价的,那么,我很高兴可以付出这样的代价。”他用专注认真的眼神,凝视着咲夜和格雷格娅。“对我来说,如果诞生在这个世界上,就必须承受这些代价,承载这样的命运,那么,我十分感谢,让我诞生于这个世界上的存在。”

    “阿川……”咲夜呆呆地看着他。格雷格娅也半晌没有言语,一会后,拼命搓了搓双臂,用别扭的鼻音说:“好肉麻啊,高川,你不会是脑子烧坏了吧?先说好,我的理想伴侣可不是你这类型的,当然,只是性伴侣的话没有问题。”

    虽然格雷格娅故意插科打诨,想要打破这个让她感到不怎么适应的气氛,但是,没有人顺着她的台阶走下去。义体高川揉了揉她的脑袋,不再谈论这件事情,快步向前行去,一时间,队伍中的气氛陷入沉默。不知道为什么,咲夜的脑海中回想着高川所说的话,隐约觉得,有一种独特的预兆感,那不是好的预感,但也谈不上坏,只是觉得,会发生一些事情。

    是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承载怎样的命运?阿川——

    义体高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这些话无疑会让咲夜产生更多的联想,虽然这便是自己的心情,但是,这么让人感到害臊的话竟然从自己突然迸发出来,还是让他自己也感到吃惊的。就像是,一种此时不说,以后就可能没机会表达这种心情的预感,迫使他做了最符合感性冲动的行为。

    是因为,我的时间,快要到了吗?义体高川扫了一眼视网膜屏幕下角中的高川资讯融合进度。作为最后的杀手锏,它就静静躺在那里,无声宣告着,自身的存在,以及他最有可能的选择,或者说,别无选择。

    虽然没有十分严格的规定,但是宅邸似乎不允许驻扎其中的神秘组织,彼此之间进行更加深入的交流,不允许口角和暴力,仅仅是这种限制的表象。但是,即便都是网络球的盟友,当一群神秘组织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也不可能遵从这种规定,每一个都如同老死不相往来的邻里,而这个位于密林深处的交流场地,就是网络球特地开辟出来的,让众人进行交流的临时集市——这里自发形成的交易场和格斗场,没有任何建筑和林木,绕过山包的耳语者三人,看到的就是这一大片荒地,一大片帐篷,以及纷纷嚷嚷的人们。

    说不清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时所呈现的特色,但有一点是绝对的,那就是绝对不会让人感到,只是一群无聊着玩角色扮演的普通人。百余人呆在这里,比昨晚看到的最后生还者的营地还要热闹。甚至让人觉得,这一带和那座森然幽静的宅邸并不同存于一个空间中。

    格雷格娅吹了声口哨,喧嚣和热闹为之前的沉默划上了句号,让她油然产生一种,身体终于从束缚中挣脱出来的情绪。她想,果然自己还是更喜欢这种热闹的氛围。

    “希望能有个好收获。”咲夜说。

    “分头行动吧。”义体高川说:“毕竟说也不清楚,情报会在哪些人手中。如果**真的是一个禁忌的话。”

    “我没有任何问题。”格雷格娅这么说着,一马当先,快步融入了这群热闹的集市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