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25 反转冲动
    魔纹会在先期强化持有者某方面的生理能力,之后才会开发出超能,义体高川的上一任高川曾经获得过魔纹,而在更早期的高川记忆资讯中,也保存有相关的资讯,对于义体高川来说,“神秘”会让一个人变成常规意义上的天才,并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他并不清楚除了魔纹之外,还有哪些神秘可以让人变成何种层面上的天才——逻辑思维的天才,感性思维的天才,计算的天才,经营的天才,运动的天才,记忆的天才,人情世故的天才……在人类正常体质和社会交际活动中,有太多的细节可以强化。

    不过,有一点义体高川是十分清楚的,基本上,“高川”经过神秘强化后,所获得的能力并没有什么不同。拥有魔纹的高川,第一时间获得的,就是连锁判定这个才能,之后才是速掠超能。即便到了义体高川这一代,拥有的也是连锁判定的脑硬体版本,以及伪速掠。而无论连锁判定的效用是如何惊人,义体高川也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连锁判定和速掠,哪个是才能,哪个是超能。

    让人成为天才的才能,是在人体正常极限上,理论性可以达到的水准。而超能,则是理论上,人类绝对不可能拥有的神秘。而这种神秘,几乎可以视为,完全是局限于末日幻境这种综合意识态的环境中才能存在的力量。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的固有人格意志,病态生理活动,以及对世界错漏百出的认知,在一种统合趋向下,强行捏和成一个可以自我说服的整体,而于这个过程中所产生的一种代表矛盾和冲突的象征现象。

    最浅显的例子。就是末日幻境中对“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这种经典神秘的解释——如果将整个世界量化,那么,数据化的世界产生了量溢出,或者被个人化的数据所干涉,从而造成了数据冲突。为了调和这种冲突,而暂时产生了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并于这个相对不稳定的空间中,展现于正常形态下的世界所无法产生的现象。

    尽管并不是在所有神秘组织中,都使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这种充满了现代科学气息的名字来称呼这种神秘现象,但是,大体上对这一现象的解读,都有着极为相似的地方。而关于“神秘”这种超凡存在性的解释,也多少趋向于,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这一现象作为研究和解释的立足点。

    虽然,“神秘”这个词汇的意义。本身就带着无法研究,无法解释的含义,然而,在人类的生命活动中,用更加形象,更加能够认同的东西,去解释不够形象,很难去理解的东西。本就是一种接近本能,或者说。就是一种本能的行为。观测、了解、思考、解读——这一行为贯穿了人类作为智慧生命进化自我,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哪怕在这个解读过程中,人类自己所得出的结论,有着重大的疏漏,甚至于本身就是一种错误。但是,这种行为对人类发展的推动,其关键之处,其实并不在于结论,而在于去得到结论的过程。

    所有人都期待。自己能够变得更强,“天才”这个词语,本就是“因为超越性的强而变得与众不同”这一解释的代名词。每个人,都会去思考,如果才能变强,而在这个过程中,去思考为什么会变强,以此来让说服自己,这样才能变强,简直就是理所当然的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在人类成长的生涯中,已经写入了基因之中,哪怕是对于行走在“神秘”中的人类也不例外。

    无法真正去理解“神秘”,但并不妨碍,用可以说服自己的方法,去强行解释“神秘”,而研究“神秘”,本就是符合自我强化的模式行为。强行解释“神秘”,为研究“神秘”提供了基础。

    人类的行为,一直和他们所要面对的处境充满了矛盾,神秘圈内的人士对待“神秘”的态度和方式,自然也是充满了矛盾。对于才能和超能的概念划分,就是试图解决一部分矛盾的方式。义体高川,在解读中有着自己的标准,而他在尽可能的情况下,也不会去跨越这个标准,即便这个标注看起来或许有些过时。因为,他觉得,一旦自己失去这个标准,即便能够重新建立起标准,也会让自己迷失于神秘和正常的矛盾中。

    “现实”和“末日幻境”的关系,“正常”和“神秘”的关系,两者之间是极为相似,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义体高川不止一次下意识感到,一旦自己失去对才能和超能的判断力,或者说,失去划分两者的标准,就会迷失于“现实”和“末日幻境”的关系中。

    “现实”并不能等同于“末日幻境”,一旦迷失于两者的关系中,“高川”所做的一切,就会失去本来固有的意义——到底想要拯救的,是“现实”中的咲夜和八景她们,还是“末日幻境”中的咲夜和八景她们,如果两个目标最终只是一个目标,那么,在“现实”中拯救她们,和在“末日幻境”中拯救她们,哪一个才是拥有决定性的关键?而这些答案,都基于“现实”和“末日幻境”的相对真实性。

    义体高川曾经设想过,如果“现实”才是幻境,而“末日幻境”才是现实的情况。虽然,在已有的认知中,这种设想是极为可笑的,但是,如果……仅仅是如果,“现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现实”,并不是“末日幻境”的物质基础,而是基于“末日幻境”才存在的,特殊又深层的意识态世界的话……

    出现这样的思维,对于义体高川来说,是相当意外的,因为,它就像是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莫名妄想,没有一点儿征兆。虽然他不会为此动摇和烦恼,却无法忘记。甚至于,从这个设想的角度,去解释两个世界层面的关系,以及彼此关联的意义。

    例如,所谓的“现实”层面,不过是末日幻境不断变动的“世界线”的根源性体现。根据近江的世界线理论。世界线的发展,无论在过程中多么看似开枝散叶,但在最终的结果上,却一定会收缩为一个统一的终点。然而,她解释了过程和终点,却没有解释起点,这无数的世界线,往源头探寻的话,是否也符合世界线收束理论。有一个统一的起点,是否,起点和终点,是可以逆向反复的?

    义体高川喜欢用世界线理论去解释自己在末日幻境中遭遇的种种不可思议的时空现象,去解释“现实”层面所导致的“末日幻境”层面的发展,即便,这种世界线理论,单纯放在“现实”层面。是无法进行观测,也无法进行研究的。更趋向于某种哲学世界观。但是,z在“末日幻境”层面上,这个理论却十分形象,也可以解释自己观测到的和体验到的现象。

    然而,正是这个世界线理论,让他突然察觉。“现实”和“末日幻境”的认知角度翻转,同样有可能可以解释。

    有什么证据,可以肯定,真实的世界,就是一个物理规则严格不存在神秘的世界?有什么证据。可以肯定,“现实”层面所体现的世界规则,比“末日幻境”中所体现的世界规则更加严谨真实?有什么证据,可以肯定,“末日幻境”只是一堆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狂想?而这些末日症候群的正体,只存在于“现实”之中?

    仅仅是因为,在“现实”中有一台神秘无比的机器?仅仅是因为,自己在“现实”中所体验和观测的一切?但是,这些来自于感官和记忆的信息,都是可以模拟的,可以伪造的,可以通过残缺的认知,在脑海中自我补完的。

    为什么,“高川”往来于“现实”和“末日幻境”之中,就不能是因为,“高川”为了拯救咲夜和八景她们,为了在死亡前的一刻拯救自己,乃至于为了拯救世界,不让世界线收束“末日”这个终点,而不得不依靠“神秘”穿梭于世界线之间呢?而为了解决这种频繁穿越世界线所带来的种种对自身存在性和人格的影响,而在自己的脑海中,制造出一个充当“中转站”的“现实”世界?

    义体高川无法肯定,但是,他必须肯定,如果无法在“现实”和“末日幻境”之间,选择一个核心的话,自己所做的一切,就会产生可怕的矛盾。如果,不认为“现实”就是现实,那么,自己对“放弃这一末日幻境的未来走向,放弃去拯救这次末日幻境中的人,而专注于完成对现实更有意义的超级高川”就毫无意义。

    而让他坚守自己行动核心的,正是对才能和超能的概念划分,或者说,这个概念划分,提醒着他,什么才是无可挽回的真实,什么才是可以重复的幻境。

    看到格雷格娅对自己成为“天才”的期待,义体高川再一次对自己说,一个真实的世界,不可能只凭借一个人因为触碰了“神秘”就成为天才。真实,是没有捷径的,至少,不会出现批量化的奇迹和神秘。现在的这个世界,“神秘”实在太多,无法理解却行之有效的“神秘”,不断在向着全世界每一个角落扩散,这根本就是不正常的,不真实的情况。纳粹,末日真理,乃至于以网络球为例的大大小小的神秘组织的存在,让一个拥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会觉得自己身处噩梦之中。

    义体高川转瞬间的思考,充满了巨大的信息量,但是,对他来说,仅仅是转瞬即逝的想法而已,而且,这些想法,并没有以具体而微的形态出现,就如同在外层包裹着一层感性的糖衣,一股脑就被吞进了意识深处,很难被自己重新调出的地方。义体高川的行动,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脑硬体的数据,也一如既往的正常。他没有失神,这是在感性回归之后,才获得的平静,单纯只是由脑硬体的机械理性主宰,恐怕每一个念头,都会如在显微镜下般放大吧。

    “他差一点就崩溃了,差一点点。”真江突然说到。

    我起初并没有会过意来,因为,她的话有些没头没尾。而且,之前还一直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她在更早之前有过清醒一些的举动,似乎从其他人所无法进行的角度观测到了一些情况,但是,这个举动并没有持续下去,就像是仅仅在“看”。而不打算“做”更多的事情。我不知道她到底看到了什么,也许,那是对我们的处境和行动,有着重要影响的情况。

    现在,我和真江藏在一处废墟中,抬头就能看见塌了一半的天花板,以及更上方的灰色天空。仿佛有一层阳光穿透了结成一片的云层,又似乎,那里只是一大块暗色的凝胶。四周的墙壁。已经坍塌了一堵,不过,坐在角落中的我们,并没有再受到黑色巨人的打扰。在习惯了喧嚣的毁灭之后,反而可以更清晰地感受到,弥散在这个废墟化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沉寂。

    “他?”我看向真江。

    “嘻嘻……真是固执。”真江没有理会我,自顾自发出神经质的嬉笑声,“不要担心。很快就能获得平静了。永远的,永远的……”

    “真江?”我又说了一句。真江那神经质的笑声越来越大了。我简直无法分辨,这种笑声中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情绪,那不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也不是在嘲弄什么,不是在阴谋什么,也不是为了等到什么。仿佛仅仅是在做“发笑”的声音和动作,毫无意义的,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真江猛然将目光抬起来,凝视着我的眼睛,她一点都不笑了。无机的表情,幽深的瞳孔,显得有些碜人。

    “第一夜,奉上钥匙选中的活祭。

    第二夜,余下来的人啊,撕碎紧靠的两人。

    第三夜,余下来的人啊,赞颂吾高贵之名。

    第四夜,剜头杀之。

    第五夜,剜胸杀之。

    第六夜,剜腹杀之。

    第七夜,剜膝杀之。

    第八夜,剜足杀之。

    第九夜,魔女复苏,无人生还。

    第十夜,旅途结束,终至理想之乡。”

    真江缓慢的,仿佛在吟诵童谣般,述说着一个残酷的童话。我不明白,这些宛如诗歌,宛如童谣的语句所代表的意义。不仅真江,我在过去,听过其它“江”所吟诵的诗、故事和歌曲,那些内容,仿佛暗示着什么,但是,却又无法完全对号入座。如果将这些东西,仅仅当作毫无意义的,精神失常的行为,又为什么总让人毛骨悚然呢?

    “什么是钥匙?谁是活祭?仅靠的两人是谁?要歌颂谁的名字?谁是将会被残杀者?谁又是凶手?那些具体的死亡方式,又有什么意义?”我不断提问,但却不期望能够得到回答,因为,在我面前的人,是真江,一个符合大部分精神病症例的存在。我从来都没有弄清楚过,她什么时候才是真正清醒的,亦或着,她一直都是清醒的?

    “第三夜……就要开始了。”真江陡然一本正经又带着残酷表情,如此说到。

    “歌颂吾之名?”我第一次听到,真江如此肯定地针对某个情况,去代入诗歌的一段,这让她之前的念颂,无法让人漠视为无意义的呓语。我真的十分吃惊,但是,却无法理解,她所指代的,又是怎样的情况,以及,发生在谁身上。

    她似乎在预言一个具体的死亡线,或者,是一个形象概念上的死亡线,一个充满悲剧性,充满了寓意的过程。但不管哪一个,都必然有一个被施加了这个命运的载体。但是,真江会如此针对的物事,究竟会是什么呢?我不得不假设,是包含义体高川在内的,所有深度涉及“江”和“病毒”的存在。

    “第三夜,歌颂吾名。第四夜到第八夜,逐一死亡。第九夜,无人生还。第十夜,才是故事的终结?”我皱起眉头,苦苦思索着,这些充满了隐喻的诗句。

    “确定了吗?是的……我明白了,暂时就这样吧。”走火放下电话。

    “确认了吗?那张纸,来自于**?“轮椅人在一旁问道。

    “基本上可以确认了。但是……名字被写上**的人没死,书写者却死了,这还是第一次出现的情况。”走火严肃地说。

    “无论如何也算是有所收获,至少确认了,**没有彻底毁灭,高川先生的确被针对了,或者有人想要通过耳语者来打击我们,而高川先生的意识态,也真的出现了问题。”轮椅人捏着下巴,笑了笑,“不过,出现问题的时机倒是恰到好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