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21 深宅3
    静谧又宽敞的宅邸过道充满了夜的气息,仿佛那无法言喻的神秘,如同雾天的水汽,在人们的每一个呼吸中窜动。披着月色的石质地板光滑得可以映出人影,上面铺着厚厚的红毯,却无法掩饰落脚时,感受到厚实柔软之下的坚硬。宅邸的外表充满了这个时代的气息,但是内部装潢,却如同让人回到了好几个世纪前。格雷格娅有时会不由得在脑海中想像,有这么一群披着红黑色长袍,像是吸血鬼,又像是某些宗教份子,亦或着,是那超越了时光的冥冥神秘者,穿梭在这个宅邸中,就在这个时候,在自己的视野盲区,他们尾随自己,或者就行走在自己身旁,和自己擦身而过,而自己能感到他们的存在,却无法直接用目光确认。

    一切都像极了恐怖幻象小说中描述的场景和体验,即便格雷格娅明明知道,这不过是自己的幻象和错觉,住在这里的,都是充满了现代气息的一份子,但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在脑海中勾勒那如同时光回溯的想象。曾经,神秘也只是幻象,但是,对现在的她而言,却已经是无可回避的现实。她想,自己体验,行为和观感,已经和正常人截然不同了。

    这谈不上是什么有趣的感觉,最初或许觉得新奇,至今也还不住有新奇,但是,越是深入这种生活,越是长时间接触到这些平常人根本就不会接触到的东西,她觉得自己的常识正在崩溃,似乎越来越无法脱离这个神秘的世界,回到正常人的生活中。即便一时的毫无异常,也往往让她觉得,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在这种平凡的平静中蠢蠢欲动。若将这些症状以常规心理学来描述,那完全是精神病患者的证据。

    格雷格娅当然不觉得自己是精神病人,但是,在外人的眼中,自己究竟有多正常呢?她不敢确定,也从来不敢将自己正在从事的工作对自己以前的亲人朋友述说。甚至于。她正在尽量避免让那些普通人涉入进来。而这样的想法和做法,在神秘圈中算不上特别,或者说,这本就是神秘圈之所以神秘化和固有排斥性的根源之一。

    在格雷格娅的眼中,就连前方带路的女仆,也透露出丝丝的诡秘味道。尽管,对方的态度也好,穿着也好,都在普通严肃和专业性的范围内。但是,她就是无法将对方当作正常人看待。她甚至会想,既然这座宅邸已经属于网络球款待其它神秘组织的地方,内部的服务人员自然也不可能是普通人。

    不过,这个宅邸中到底有没有普通人,却暂时无法求证。至少,这里的人并没有展现神秘,即便是最后生存着那批人。也仅能说是行为奇特而已。

    格雷格娅开始感到压抑,她曾经在五十一区基地中产生过类似的感受。但是,虽然并不分明,但是,在这座宅邸中感受到的压抑,和在五十一区基地中产生的压抑,似乎有一些细微处是不一样的。

    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继续呆在那座舒适的五星级大酒店里。

    跟随前方的女仆过了几个转角,上了楼体,又转过几个转角,格雷格娅不是方向感太差的那类人,但是。明明只是几步路的工夫,却让她开始有些晕头转向,甚至于觉得,自己所走过的地方,其面积加起来,要比从外边观察到的宅邸范围要大得多。她回头看了看自己经过的地方,那里一如既往,只有一条深深的道路,除了自己一行人之外,没有其他人的踪迹,显得极为空寥。

    “请问——女仆小姐。”格雷格娅忍不住问到:“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住在这里吗?”

    “是的,除了诸位之外,还有五十六名客人,而且近期内会有更多人入住。”女仆停下脚步,带着淡淡的,只是不显得死板,却又看不出有什么情绪的表情,对格雷格娅说:“如果诸位想要和其他客人交流,可以在明早和下午前往密林深处,那里有专门的地方提供给诸位客人进行交流,本邸仅仅是提供正常食宿的地方。也请诸位客人体谅这座宅邸的规矩,不要在此发生争执,也不要故意对本宅邸进行破坏,如果有可能,在宅邸内也请尽量避免深夜外出,以及和其他客人进行交流。”

    规矩还真多,而且也挺不客气的,这是格雷格娅对女仆这番话的第一印象,不过,她也多少知道“客随主便”的意义,不过,女仆那副传声筒般的作派,仍旧让她有一种店大欺客的感觉。

    她想了很多,有许多问题想问,但最终还是按耐下来,仅只问到:“为什么现在都看不到那些人?而且,这座宅邸可以收容那么多人吗?”

    “本宅邸的结构特殊,内部空间远远比从外面看起来的要大。而且,出于一些因素,过道和房间结构设计得有些复杂,利用了许多视觉效果来满足最初建筑时的需求。”女仆平静地解释到:“加上现在的时间有点晚了,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客人会在这个时候出来。如果客人想要热闹一点的环境,最后生还者的营地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这是打算将我们这些客人往外赶吗?”格雷格娅表情怪异地盯着这名女仆。而对方则显得有些无动于衷,回答到:“我们只是在为客人的要求提供一些建议,毕竟,也有许多客人是不喜欢本宅邸环境,不过,本宅邸并不会为此改变规矩。诸位尊贵的客人如果选择在宅邸中居住,请尽量调整心情,而我们也会努力为诸位做到宾至如归。”

    “真是霸道呀。”格雷格娅不满地咕哝着,“主人不应该是应该迁就来客的吗?搞得好像不欢迎我们似的。”她的声音虽轻,但在幽闭安静的环境中却清晰可闻。格雷格娅随即就注意到这一点,不由得有些不自在。

    “本宅邸的主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最强大的主君,美丽而宽容的不列颠女王陛下。”女仆仍旧平静地回答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让女王陛下去迁就。”她的态度充满了理所当然的感觉,却让格雷格娅愈加感到不忿。想要反驳几句,但是,她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一张厚实沉稳的手掌按住,那些想说的话,立刻就吞回了肚子里。

    “不好意思,我们有点累了。想尽快休息。”阻止了格雷格娅说下去的义体高川如此说到。

    女仆立刻躬身致歉,继续带路前行,一路众人都沉默无话,直到在一处双开门的房间前停下。女仆掏出钥匙,那是许多把钥匙系在一个铁圈上的古老款式,就如同电影中演的那样,每一把钥匙都又粗又长,随便一摆动,就会哐啷哐啷作响。格雷格娅仍旧带着倔强的目光注视这一切。本来还觉得古色古香的氛围,已经被之前的对话破坏得一干二净,现在她看着这串钥匙,就觉得这个女仆,乃至于这个宅邸的主人,是要将自己一行人当作罪犯一样投入监狱中。

    但是,她仍旧没有说话,沉默着。看着女仆打开门,恭请自己等人进入。

    义体高川和咲夜进去后。格雷格娅突然对女仆说:“你叫什么名字?”

    “尊贵的客人,在下没有名字。”女仆毕恭毕敬地回答:“如果有什么想要的,请摇响桌上的手铃。”这么说罢,在义体高川三人的无声注视中,再一次躬身后便继续往走廊深处离开了。

    格雷格娅进入房间,稍微用力地关上了大门。她本想再用力一些,但是想到之前对话中透露出的信息,便又不自觉放轻了一些动作。不管怎样,女仆那古板又顽固,乃至于让人感到某种怪异信仰的态度。以及从她口中透露出的信息,都让格雷格娅无法彻底释放自己的情绪和性格。虽然还年轻,但是,她所经历过的事情,却比普通的年轻人更多,也明白在什么地方该谨慎。

    她觉得这座宅邸越来越像是监狱了,不由得抱怨到:“怪不得那些人宁愿自己在外搭帐篷,我敢肯定,能够在这里坚持住下去的,都是一些怪人。”

    “怪人?你是指我们吗?”咲夜笑起来,虽然在年纪上,她并不比格雷格娅大多少,但是看着格雷格娅的样子,却不由得用上老气横秋的口吻。

    “我们真的要在这里住到会议结束吗?”格雷格娅苦着脸看向义体高川和咲夜两人,“我真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呆。”

    “是的,我们要住在这里。”义体高川毫不犹豫地说。

    “可是这里就像是一个监狱!”格雷格娅的声音大了一点,“他们就像是把我们当作犯人看待。”

    “只是规矩严厉了一点,那个女仆也仅仅是在遵守规矩,也希望我们遵守规矩。”咲夜毫不在意地摇摇头,“你来自崇尚自由奔放的美利坚,对不列颠的古板不来电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够放缓心态,认真融入这里的生活。”

    “说什么呀!”格雷格娅惊疑地看着咲夜,说:“你还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在外办事,难免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基本上都习惯了。”咲夜用过来人的语气说:“如果在工作地点太特立独行的话,可不好展开工作。”

    “我还是……”格雷格娅顿了顿,最终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什么意见了。她知道自己要学习的还有很多,而且,也知道,这种忍耐就是自己最不想学习的东西,不过,作为一名刚走入神秘圈不久的人,神秘所带来的诡异和危险,都在提醒着她不要意气用事,这让她多少有些气馁。

    这时,义体高川开口了:“这里不正常。”格雷格娅看向他,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谁都能感觉到这里的异常,简直就像是浓雾一样,迷离又让人窒息。

    “越是异常的地方,就越是接近目标。”义体高川微笑着安慰着格雷格娅,“异常就是神秘的浓度标准,越是异常,就代表着神秘越活跃,而神秘活跃的地方,才能释放我们的力量。”

    “可是。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呢?和网络球结盟?出席会议?”格雷格娅迷惑地摇摇头,“我不觉得还有什么能做的。”

    “不管要做什么,都要尽量呆在神秘活跃的地方才能展开。”义体高川拍了拍格雷格娅的肩膀,“每个生命,每个组织,都有一个最适合自己生存活动的环境。对于神秘组织来说,这座宅邸要比五星级大酒店更适宜。网络球可不会故意把自己的盟友陷入监狱里,这里的环境以普通人的标准说,是相当难受的,不过,我们并不是普通人,不是吗?耐心一点,格雷格娅。”

    格雷格娅沉思了好半晌,才说:“好吧。你说服我了,副社长大人。”然后问道:“然后呢?我们就这么等着,等待事情自己找上我们?”

    “这话听起来有点不安分,格雷格娅,你希望有事情找上门来?”咲夜用怪异的目光过来,格雷格娅一时间哑口无言。

    “但是,我们的确没什么目标嘛。”格雷格娅赌气般说:“所有的事情都办好了,不是吗?只要混到会议结束。就能打道回家了。”

    “那就希望一切顺利吧。”义体高川笑了笑,说:“我们可不是为添乱子而来的。”虽然这么说。但实际却差之甚远,因为,他要做的事情,本就会让网络球吃上一定的苦头。这座宅邸处处透出不正常的味道,它的背景,它的住客。它的主人,都注定了它在未来的日子里可不会如现在这般沉静下去。

    网络球的客人们都在这里,网络球的精力,也不可能偏离这里,无论是抵御外敌。还是内部联谊,牵扯到的,已经不仅仅是一两个神秘组织的事情,女王陛下放在网络球身上的筹码,让整个不列颠,必须在这个漩涡中起舞。而越是复杂的背景,复杂的演员,所构建出来的故事,就越多伏笔和破绽,完全逻辑密合,没有一丝差池的齿轮结构,是完全不可能在这里出现的。义体高川心想,少年高川和“江”的机会,已经到了。他十分清楚,自己作为“病毒”的载体,将自己迎入内部的网络球,就相当于置身于一个传染性的病菌库里,而它自身的抗性,并没有强大到可以抵御这种病毒侵蚀的地步。

    是的,无论以“现实”层面观测这个末日幻境中的发展,还是从末日幻境自身的角度自圆其说,都无法避开这个事实——高川也许不是一切的核心,但至少是最主要的配角,引导故事展开的关键因素中,有他的一份儿。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他所经过之处,就会卷起漩涡,偏离他人的预想,产生令人头疼的麻烦。

    “不管之后怎样,现在还是赶紧睡觉吧?”义体高川对两人说,“明早去密林深处那个交流场所看看,说不定会有收获。”

    “能有什么收获呢?”格雷格娅仿佛有预感般说:“不惹来麻烦就好了。明明既定的事情都办完了,却还得留在这个让人不舒服的地方,真是倒霉透了。”

    义体高川和咲夜对视一眼,一致相视而笑。格雷格娅的抱怨,就像是他们过去的翻版,因为环境的不如意和各种意外而置气,本就是新人需要磨练的地方。格雷格娅虽然在这次外勤工作之后,大概都不会再进行同类的任务了,而会和八景一起负责耳语者内部工作,不过,经过这次体验,多少也能得到一些经验和成长吧。

    三人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不过房间里的各种生活物资都十分齐全,自己带来的东西,除了纪念品之外,几乎全都没了用处,就算是武器,也能在这个房间中找到。而且,网络球似乎早就做了充足的准备,每一个细节,都是极为契合耳语者三人的喜好的,和之前女仆说的那一大通规矩比起来,反而没什么好吹毛求疵的地方。这个房间和五星级大酒店的房间一样,是卫浴齐全的套间,三人按老方式分配了各自的卧室。

    格雷格娅道了一声晚安就快步进了自己的房间,她那不舒畅的心情,全都写在了脸上,如果不狠睡一阵,很可能还会继续在意下去。和她来到这座宅邸的一路上所表现出来的雀跃,可是截然相反的感觉。

    义体高川和咲夜在格雷格娅关上卧室门之后,也进了自己两人的卧室。因为不是在灰烬使者状态,所以,身体素质和普通人没有太大差距的咲夜此时也露出疲倦的神色,很快就在义体高川身旁睡着了。

    夜静无声中,义体高川收敛起所有的外界感知,他将在连自己都不确定的深沉无明的黑暗中,寻找自己的意识态世界入口。至于是否会成功,会以怎样的方式展开,乃至于,是否会真正开始,却是在醒来前,无法找到答案的。因为,他明白,自己将会如同死了一般,睡得深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