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29 H先生
    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显示着将近整座集市的人潮流动数据,尽管,他的视线无法囊括这片地域,但是一路行来,脑硬体所收集到的数据已经足以作为推断更多数据的基础,尤其在连锁判定的五十米方圆观测范围内,这些细节数据已经精细到骇人听闻的地步。只要在这个范围内的正常物质世界现身,就没有任何物体可以躲开这种观测,s先生的同伴虽然拥有让自己“隐形”的神秘,但是,既然他仍旧以物质态存在于这五十米的正常空间中,就不可能逃过义体高川的搜索。虽然他仿佛躲藏在另一个空间里,但是义体高川知道,他其实并没有脱离正常的物质空间,证据就是,连锁判定在他出现的一刻,就已经将他锁定了。

    连锁判定可不是泛用型的侦测类神秘力量,仅仅是基于人体极限的一种才能而已,真正直接声效的观测范围,只是肉眼所见的距离,所谓的五十米方圆无死角的观察,仅仅是通过脑硬体对活动物体的相互作用关系进行推演,以达到确定其运动状态的目的,当活动物体被判定出来,静止物体也同样会变得扎眼。

    五十米方圆的范围,是脑硬体正常效率所能演算的范围。对于没有脑硬体,却理所当然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少年高川,义体高川的理解是,对方的大脑必然要承受可怕的负荷。虽然伪速掠在本质上不如速掠超能,但是,义体高川却认为,在连锁判定的最高使用效率上,大脑配合脑硬体的自己,一定超过那位高川。

    义体高川抓住的人形起初还打算挣扎一下。但是义体高川的纯粹力量和发力技巧,直接将他死死钳制,如同被抓住脖子的小鸡一般。人形放弃挣扎之后,才渐渐浮现出他真实的面容,而在这之前,这个人形既没有面孔。也无法分辨出性别,的的确确只是一个“人体的形态”而已。当他处于这种形态下时,似乎可以通过“让他人不关注自己”方式,达到隐身的目的,即便刚被义体高川揪出来的时候,旁边的行人也对他的存在视若无睹,直接绕开了他所在的位置。

    直到这个人显出原本的姿态,才有一些奇怪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你怎么发现我的?”那人阴沉着脸问到,自己的能力失效。似乎给了他一些打击,或许在这之前,他从未失败过吧?义体高川审视着这个男人,心中想到。这个男人比s先生年轻些许,体格也没有那么壮硕,看起来只是一个经常锻炼的普通人而已,长相也好,身高也好。在欧美人中也处于平均值,鼻梁上架着一副略显土气的黑框眼镜。本身就没有什么容易记住的特色——不过,放在神秘世界里,这么没有个性的样子,反倒是有些显眼。

    “我不用眼睛来观察。”义体高川解答了那人的疑问,不过,答案显然并不让对方感到满意。

    “我的能力。就连直觉也能隐瞒过去。”那人盯着他说:“这本就是一种施加在潜意识上的神秘。”

    “你是意识行走者?”义体高川笑了笑,并没有任何不耐的表情,“很可惜,我对意识力量的抗性很高。比起意识能力,我觉得你那种藏身在空气中的能力挺酷。”

    “那藏在另一个空间里中。”对于许多专家来说。自己的神秘力量总是能够隐藏,就尽量隐藏起来,但是那人却毫不避讳地谈论自己的能力,“你也有空间性质的神秘?”

    “不,很遗憾,你制造的空间和正常空间并不彻底隔绝。”义体高川基于他的说法做出解释:“所以,我通过间隙侦测到了你的存在。”至于这人所说是否完全属实,义体高川一点也不在意。他的神秘,可以用连锁判定侦测到,只要确认这一点就已经足够。

    那人推了推眼镜,脸色好了一些,目光和s先生交互了一下,对义体高川说:“你可以叫我h先生。”

    “h?”义体高川眨了眨眼睛,说:“听起来挺色情。”

    “法克鱿!”h先生低声骂道:“一个字母而已,哪里听起来色情?”

    “你的粗口或许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义体高川一本正经地说,不远处的咲夜和格雷格娅不约而同发出轻笑声,两人自然明白义体高川的调侃由来,“h”这个字母,在中央公国,尤其在十一区中,往往用来暗示一些成人限制的事情。不过,欧美区的人倒是很少有这种说法。

    “够了!”这次轮到s先生的表情不怎么好看了,他没有再多废话,直接对耳语者三人说:“跟我来。”他似乎已经没有杀手锏,又或者,不想再试探下去了。义体高川并不清楚他为什么一下子就变得好说话起来,但这并不代表他固执要找到原因。

    “我说过,我只是想要得到一些情报而已。”义体高川抓住h先生的手,跟在s先生身后。

    “这可不是‘只是想要’的态度。”s先生反讽到。

    “可以放开我了,我又不会跑。”h先生碎碎地念到,“我可不是同性恋,你没看到旁边的人都在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我们俩吗?”

    “我想,他们只是觉得我们感情好,但是,两个男人感情好并不代表他们是同性恋,不是吗?”义体高川仍旧紧紧箍住h先生的手腕,让对方感到一种血液无法循环的压力。

    “狗屎!你说的都是狗屎!”h先生破口大骂,但只引来更多的关注,很快便偃旗息鼓了,垂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行五人离开集市,在远离土丘的地方找了块草坪,这个宅邸所涵盖的面积,的确明显超常,如果仅仅只是一处林子也就罢了,但在集市、土丘和草坪陆续出现后,更像是在某处荒郊野外中。而这样绿色盎然的荒郊野外。从伦敦市内出发,至少也要一个小时的车程才有可能看到。

    “我们不在伦敦了吗?”格雷格娅哑然地环视周围的环境,集市那边还隐隐传来喧嚣,但是从这里已经看不到集市的轮廓,入目所见,仿佛就是置身于一处深山老林之中。

    “或许。”h先生随便回答了一句。

    “也有可能是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咲夜说:“在五十一区也见识过。不是吗?他们可是把整个基地都建在其中。在同样的条件下,五十一区可以做到的事情,网络球可以做得更轻松。”

    “就是这里吧。”s先生停下脚步,选了一块大石头坐下,“**的情报不能扩散,否则会引起恐慌。所以,还是到一个比较保险的地方再说比较好。高川先生,你确认这附近没人?”

    “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只有我们五人。”义体高川说着。松开了h先生的手。这位h先生好似兔子一般跳到了s先生的旁边,半蹲在石头上,脸上的表情,似乎都被那副黑框眼镜吸走了。不过,这种面无表情的姿态,却让人觉得有些僵硬。从之前的交谈判断,义体高川倒觉得,这位h先生也不是什么难以打交道的人物。比起他那平凡的外表,内在倒是挺活泼的。

    “**?”h先生似乎才刚刚知道起冲突的原因。他的面无表情又僵硬了一些,他推了推眼镜,仿佛带着点恐吓的意思,“你们要**的情报?”

    “你经历过当年的事情吗?意识行走者的h先生。”义体高川直视对方的眼睛,倒是h先生首先让开了视线,“听说真正有水平的意识行走者。都经历过那次事件。”

    “我没去战场。”h先生说话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庆幸或惋惜的表情,仿佛只是在阐述一个理所当然的事情,“我当时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在那场战斗中生还。所以我躲起来了。我比较擅长这个。”

    “但是,你知道相关的情况,不是吗?只有如此,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格雷格娅说:“你活到了现在,所以,你是正确的。”

    “……我挺喜欢你的说法,美丽的小姐。”h先生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名片,弹射到格雷格娅的手中,动作犹如千锤百炼般优雅,“我们交个朋友如何?”

    格雷格娅耸耸肩膀,收起对方的名片,同样将耳语者的名片飞了过去:“我是不太了解你们,但是,看高川的样子,你们的组织,似乎挺了不起的。”

    “组织?”h先生神秘地笑笑,“混口饭吃而已。”

    “这件事情,席森神父知道得更清楚。”s先生说:“你们为什么不直接问他?”

    “席森神父太难找了。”义体高川说:“又何必舍近求远?”

    “嘁。”s先生仿佛在抱怨自己的运气般,咂了咂嘴巴,集市中这么多人,就偏偏自己被抓到了,也只能说:“算你运气。”

    “这个世界上没有偶然,只有必然。”义体高川如此回答到,对他来说,这句话可不是大放厥词。末日幻境的运转是有力可循的,就如同连锁判定可以通过活动物体彼此之间的关联性,以及活动物体对存在于其中的静止物体的相互作用,可以推演出更大范围的物质运转,构成末日幻境的所有细节,也不是孤立而不测的,只要有相互作用的地方,一切都有迹可循,只是,没有人可以全面观测末日幻境的每一个细节,所以,没有人能够将整个世界抓在手中。

    “我不想跟你讨论哲学。”s先生断然说到,沉默了片刻,终于回到正题,“**的具体情况,我们也了解得不多。当年的战斗过程,不是我们这些非参战人员所能了解的,如果是今天早上死掉的那个家伙,倒是一个合适的情报人选。我只能将自己所知道的,**的能力告诉你们,不过,这些东西并不一定完整,也不一定完全正确。你也知道事关神秘,尤其是这种高等级的神秘,除非亲身体验,否则很难确定事实。我所知道的,仅仅是将其他人流传出来的,以及自己侧面获知的东西。东拼西凑起来。你要去问席森神父,一定可以得到更确切的结果。虽然他也没有告诉我们详细的情况,但是你们耳语者的话,或许会被告知。”

    “可以理解。”义体高川无不可地点点头。

    “**可以直接操纵人的潜意识。”s先生说。

    “和我不一样。”h先生插口到:“我的意识能力,只体现在一个方面,大部分的意识行走者。其力量也往往只是体现于一个方面,从而显得独特。”

    “但是,**的控制性,是全能的。”s先生说:“虽然必然也有一些限制,但是,应该只是在使用方式上,而在效果上,**对意识的干涉,没有界限。具体来说……”他顿了顿。似乎为找到一个合适的形容或例子感到为难。

    “可以用来直接杀人,例如心脏麻痹,又或是让对方自己跳楼,或者自己隔断自己脖子。”h先生做了个割喉的手势,“也可以像我这样,让人潜意识忽略某种东西,达到隐身的效果。”

    “但是,最可怕的地方是。**发挥效力的时候,不需要和目标进行直接接触。”s先生吞了吞唾沫。“它的效力范围,或许是全球性的,跨越空间和时间。”

    “跨越时间?”义体高川问道。

    “它可以设定死者的死期。”s先生说。

    “可以直接抹杀一个人的过去和未来吗?”义体高川追问到。

    “抹杀过去和未来?”h先生玩味地抬了抬黑框眼镜,“让人忘却自己的过去,成为另一个人;或者让人偏离自己本该要去做的事情,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这样是否是抹杀过去和未来?”

    “不。我指的是,更直接的因果率效果。”义体高川严肃地说。

    “不,没听说过有这样的效果。远距离直接作用于意识和设定作用时间。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些。”s先生说:“但是,只要符合条件。这种意识干涉效果是绝对的,当然,这种天方夜谭的说法,也是听闻的。不过,当时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消息是怎么传出来的?锁定了源头吗?”义体高川继续问到。

    “不清楚,我们不是第一个知道的人,也没听说有一个唯一的情报源头。”s先生摇摇头说:“有一种说法,是网络球的梅恩先知预知到的,因为**涉及到世界的命运,所以,先知才能得到这个预言。你也知道,先知的预言,从来都不会针对某个人。能够被预知的东西,都是世界运转的关键齿轮。”

    s先生那理所当然的确信语气,让咲夜不由得看了义体高川一眼,她知道,八景做出的预言,有不少和个人有关。例如高川,例如早已经死去的白井和森野,甚至于自己。如果按照s先生的说法,那么,自己这些人,就是攸关世界命运的一个关键吗?这样的想法,似乎有些自大的感觉,而且也显得十分沉重。至少,咲夜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是这样重要的人,也许,稍稍想过,高川会是这样重要的人,而只想着,让自己成为对高川来说,这般重要的人。

    “只要符合条件,就一定会被控制。”义体高川重复着s先生的说法,又问道:“是怎样的条件?”

    “不清楚。”s先生摇摇头,义体高川看向h先生,对方也是摇摇头,说:“我们只是小卒子,可不想去刻意挖掘和那个黑色本子相关的情报,谁知道会不会因此泄露了自己的情报,当时可是风声鹤唳。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参战的意识行走者,都是对自己的意识安全有自信的家伙,结果活下来的又有多少呢?我知道有一个,或者一些幸存者加入了网络球,所以,你可以问问他们。昨晚死掉的倒霉家伙,一定想不到,自己会落得这个下场吧。高川先生,你说的,他的死因是**,是认真的吗?”

    “走火和轮椅人说的。”义体高川没有多做掩饰,虽然在那两人的口气中,还是不确定的情报,不过,既然黑巢的人提供了情报,自己也没必要吝啬。这两个家伙,可不是什么不知轻重的小角色。

    “轮椅人?哪一号家伙?”s先生和h先生对视一眼。

    “你们早上收到走火的召集?针对这次死亡事件,他特别召开了一个临时会议。”义体高川说。

    “我可不是负责人。”h先生说。

    “我去了——”s先生的回答,让h先生投入严肃的目光,因为,他猜测到了同伴接下来要说的话:“但是,我没有关于你说的那个轮椅人的记忆。”

    义体高川闻言,猛然看向咲夜和格雷格娅。(未完待续。。)

    ps:又一位书友登场,当然,角色也和h君自己设定的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