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28 S先生
    耳语者三人决定分头行动,寻找**的知情者。虽然从走火和轮椅人的言辞闪烁来看,**的相关情报必然遭到了一定程度的封锁,而这也从侧面证明,由**引发的当年故事必然会给欧美区的资深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在这个集市中聚集的,不仅仅有新兴的神秘组织,更有网络球于早期就已经结下盟约的老牌神秘组织,尽管神秘世界十分残酷,在这么多年过去之后,了解当年故事的人还剩下多少尚不可知,但必然还有一部分存活在老牌的神秘组织中,并且又有一部分,定然存在于这处宅邸中。

    有多少人?三个?五个?义体高川估计,包括走火等人在内,应该不会超过十个,否则情报再怎么讳莫如深,也不可能封锁得那么紧密。义体高川行走在一个个摊位间,这里的人有的穿着风格一致,一看就明白是同一神秘组织的成员,但更多的无法辨认,到底那些个神秘组织的来客。呆在这个集市里的人应该已经占据驻扎在宅邸中的神秘人士的大部分,算上仍旧不在这里的那一部分,在这个集市中能够找到相关的情报,几率在百分六十左右。

    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标注着每一个于视野内出现的人们,配合细节数据,进行初步的筛选。一路行来所看到的摊位摆放着一些外观奇特,看起来有点儿神秘气质的物品,不过,真正的奇物自然不会太多,更多的是各种添加了一些神秘效用的军用物资,以及各式各样,奇形怪状的特产。这些特产出自独特的地区,也出自各个神秘组织的内部,甚至有一些或清晰或模糊的统治局风格物品,不过基本上都是出于各种因素,自己和组织内伙伴无法使用,才摆放在这里。尝试换取一些自己可以用得上的东西。

    大多数交易都是以物换物,因为“神秘”的价值无法估量,而正常社会流通的货币,对于涉及“神秘”的交易来说,并没有一般等价物的意义。虽然也有人想过,通过约定新的等价物作为方便交易的媒介,但是,对于神秘组织,真正可以摆出来交还的“神秘”其实并没有多少。况且,神秘组织虽然也有合作,但更多的时候,具备一定程度的排外性,进而使得等价物这类促进交易和交流的东西,很难发挥最大的功效,颇有一点鸡肋的感觉。

    钱币本身不具备价值,需要信用作为支撑。而一个神秘组织的信用并非广泛性的,即便网络球的信用被公认为神秘世界中数一数二。但也绝对不是每个人都相信它们,甚至于,它们本身所释放出来的信用对这些神秘组织而言,一点意义都没有。

    黄金对于正常社会而言具备高额价值,在神秘世界中却只是一种黄色金属而已,自然也不可能充当等级物的载体。

    信用体系被限制。而对神秘世界来说,真正有高额价值的东西,就只有“神秘”,但是,“神秘”本身。就如何充当“神秘”的等价物呢?于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神秘组织中关于神秘特质物品的交易,仍旧处于一种“原始”的模样。

    在这个临时集市中,小部分人为自己的贩卖品吆喝,而大部分人则或是沉默,或是一脸不放在心上的样子。每个人都知道,真正能够做成的交易,并不会太多,而其中更有一部分就是旅游者购买纪念品特产的水平,实际的交易价值并不大。在这里摆摊,不过就是闲着没事,等待一种捉摸不定的运气而已——或许在某个时候,自己就会淘到一些有趣的东西。

    义体高川从一个摊位上买了一张狐狸面具,这个面具并不具备神秘,只是手工制作的木制品,制作者就是摊主,看起来像是印第安人,手艺很好,但是作品的风格却偏向于日本特区的东方幻象风格。狐狸面具用红色勾勒出一些拥有神秘韵味的纹理,长度只到鼻端,露出下半张脸来,义体高川随手扔了一些小玩意,对方也不讲价,就这么沉默着继续自己的手工活。

    义体高川戴上狐狸面具,在视网膜屏幕中,他端详着自己的三维投影,不由得想起在境界线中,自己以少年高川的形态,戴上那张丑角面具时的样子。也许买下这张狐狸面具,就是受到当时景象的触动,他觉得,是感性促使自己戴上这张狐狸面具,以和戴上小丑面具的少年高川区分开来。他有时会觉得自己似乎在模仿少年高川,当他在意识态成为少年高川时冥冥中所传达的东西,正在影响着自己。也许在过去,这样的想法会让自己心存芥蒂,但是,此时此刻,戴上狐狸面具的他,已经不再执着于这些事情了。

    他知道自己是谁,也明白,自己不会再变成谁,因为,他就要死了,那种冥冥中的感觉,似有似无的幻音,都在提醒着他,自己需要承载怎样的命运。过去有些不甘,不,不应该说是不甘,不甘是感性,是情绪,而脑硬体起主体作用的那时候,这些负面的感情和情绪是被压抑的,所以,让他想要尝试不终结自己而成为最终高川的想法,或许是来自于这种压抑吧——他终究不是一个冰冷的,从一开始就不存在情感的机器。

    如今找回了感性,当时的想法,或多或少都出现了改变。

    义体高川不再抗拒自己的死亡,真正的,无论理性还是感性,都已经可以接受这样的结果。只是,如果有可能的话,他要选择自己死亡的方式,决定自己死亡的后果。

    他走在临时集市中,和往来的人群擦身而过,一开始并没有特意去思考该从何处着手**的相关线索,直到戴上狐狸面具。面具遮住了脸,连目光,也似乎从缝隙中窥视着什么,顿时让他产生了一种割离感,但是。这种将自己从人群中割离出来的感觉,反而让他感到一种油然的轻松。

    于是,义体高川想到,是该办正事的时候了。这个念头刚诞生,下一个念头就已经决定。

    他拉住擦身而过的一个行人,对方十分敏感地。本能就要还击,却被义体巨大的力量和更快的速度,打断了所有的反击动作。义体高川踩住他的脚,扭住他的胳膊,但是从表面上看上去,就如同偶然间撞在一起,彼此搀扶的模样。这个被选中的对象,并不完全是随意所致,在视网膜屏幕中。他的评估信息被打上了“孤身一人”的标签。

    义体高川并不打算使用暴力,正如对方的本能反击一样,他在扯住对方后的进一步动作,也是脑硬体所储备的对策动作而已,犹如义体的本能一般。

    “我没有恶意,只想问点事情。”义体高川这么说着。

    那人恼怒又狐疑地瞪着他,使劲挣了挣身体,知道自己无法摆脱义体的钳制后。不得不放缓了语气说:“这可不是谈话的态度。”

    “很抱歉。”义体高川松开他的身体,结果对方立刻挥起拳头。这一下,让周围的人都开始注目过来。这个中年男性人高马大,身体强健,就如同电影中那些体格魁梧刚健的铁血硬汉,也许相对起大多数人来说,他的确是。不过,在义体面前,他挥出的拳头一点威力都没有。

    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这个挥来的拳头,就如同乌龟爬一样慢。数据上的判定,也认为只具备**力量,而不带有神秘之力。男人虽然恼火,但显然还是十分克制自己的,这正好证明,他是个挺好的交谈对象。

    义体高川抬起手掌,男人的拳头打上来,发出“啪”的一声,之后就如同泥落大海。那人的表情快速闪烁几下,把拳头抽回来,义体高川没有阻止,对方已经没有再打下去的意思了。紧张气氛的平息,让周围的人一阵起哄,但围观的目光随即就散开了。他们都是明白人,一眼就看出如今是个怎样的情况,这场架可打不起来。

    “身体挺棒的,从外表可看不出来。”男人淡然说到,“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知道今天早上的死者,是哪个神秘组织的人吗?在哪里可以找到他们?”义体高川开门见山地问到。

    男人又惊疑地看了他一眼,情绪化的东西,一点都不隐瞒地写在了脸上。他有些想不通,为什么这个问题要找自己,又不是什么秘密,随便问一个——

    “我就是那个随便找上的人?”男人自言自语,义体高川却毫不客气地点点头。他明白这个男人的意思。这个问题的答案的确不是秘密,他的确是随便扯一个路人询问。

    “狗屎的家伙!”男人的表情不怎么好看,但是口头的暴力,并没有演变成行动上的暴力,他深呼吸了几下,对义体高川说:“跟过来吧。”

    跟随在男人身边,义体高川问道:“你也是要去那边?”

    “你这个家伙虽然不礼貌,但还是有点运气。”这个男人的表情已经平稳下来,“换作其他人,可没有那么好说话。”

    “谢谢。”义体高川说:“我叫高川,来自耳语者。”

    男人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说:“我知道你,否则挥起的拳头可没那么软。高川是真名吧?我没兴趣说真名,代号也有很多个,你可以叫我s先生,一个独行者。”

    “s?超人?还是神秘人?”义体高川随口调侃道。

    “就是s,没有那么多余庸俗的含义。”s先生略显不快地瞪了他一眼。

    “s先生是以个人名义和网络球结盟的吗?”义体高川问到。

    “不是,还有一些类似我们这样的独行者临时凑在一起。”s先生淡淡地说:“席森神父是中间人。”

    义体高川藏在狐狸面具下的目光缩了缩。多个独行者,中间人是席森神父,这样的线索足以让他联想出一个更有意义的组织名字——

    “黑巢?”义体高川低声说了出来,就像是自言自语,但是,s先生完全可以听到,他猛然停住脚步,歪头凝视着这个带着狐狸面具的年轻人。他想从对方的表情上看出一些东西。但是,狐狸面具却挡住了他的审视,而那双藏在狐狸眼中幽深目光,让狐狸头的模样显得诡异森然,那充满了东方神秘韵味的花纹,仿佛在这一刻活了起来。

    s先生没来由心底发寒。就像是普通人感受到恐怖片中那似乎充满了暗示的氛围,这张仿佛活了的狐狸面具,让他几乎以为,带着面具站在身旁的这个家伙,不是人类,而是掩饰真实身份的某种东西。

    是的,“东西”。

    他不明白义体高川到底是如何知道“黑巢”这个名字的。这个组织的确已经存在,而其内部结构,也和义体高川所了解的没有太大差别。只是规模更小,对于大部分成员来说,规矩也更加松散,但是,这并不代表,组织的名字会被随意扩散出去。他们聚集起来,是为了应对未来有可能出现的威胁,而并不是炫耀自身的存在。相比起网络球,这个名为“黑巢”的组织。更贴近那种理论上的纯粹的神秘组织。

    “你知道?”s先生的声音微冷。

    “我知道。”义体高川说。

    “你想做什么?谁告诉你的?”s先生的语气有点质问的味道。

    “我不打算做什么,只是偶然听到过这个名字。”义体高川嗅到了从s先生身上散发出来的排斥感,于是继续说到:“我们不是敌人,而且,也没有敌对的必要。我们只做自己的事情,不是吗?”

    s先生的犹豫了几秒。他看起来不像是个善于隐藏情绪的人,尽管,他对自己情绪的控制还不错。

    “你想要从那个组织的口中知道什么?对死者的调查被默认交给网络球进行,他们既然不公布结果,那必然是有隐藏的必要。”s先生转回话题。继续迈开脚步。

    “**。”义体高川简明扼要地回答到。

    这个答案顿时让s先生又忍不住顿了顿步子,但终究没有停下来,他按耐着自己的情绪,好一会才说:“你可吓坏我了。**——是从走火那边知道的吗?是关于死者的调查结果?”

    “你也说过了,网络球不公布结果,就是有隐藏的必要。”义体高川没有直接回答,不过,这样的回答,也足以让s先生确信了自己的判断。

    “那个家伙又回来了吗?我就知道。”s先生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下,但很快就脸色肃然,“那个组织中,知道这个情报的人已经死光了,昨晚死的那个,就是最后一个知情者……原来如此,是对过去的老朋友打声招呼吗?”不过,实际情况却比s先生的自言自语更加复杂,这个男人可不知道,于现场留下的意思**的纸张上,写的是“高川”这个名字。若说打声招呼,具体目标人物究竟是哪位,还真不好判断。

    “看来我的运气不错。”义体高川说:“那么,s先生,你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

    “我很想说,我没有什么可以告诉你的。”毫不客气地说到这里,s先生的声音顿了顿,继续说到:“不过,看来你们是有备而来。”这么说着,在他的视野中,有两个人逆流而来,不一会就站到他的跟前,和义体高川一起,呈三角形将他包围在中心。

    “耳语者的咲夜和格雷格娅。”s先生的目光一一从两名年轻女性的脸上扫过,最后落在格雷格娅的黑戒上:“濒死体验?没想到传闻是真的,网络球竟然拿它当作礼物送了出去。”

    三人的包围并没有引起周围其他人的注意,因为,虽然是以胁迫的站位出现,但是个人动作上却没有呈现出蓄势待发的气势。就像是陌生的观光客一般,耳语者的三人只是在走位上拥有默契,而彼此接触的目光,仅仅是一闪而过。咲夜就如同融入了人流之中,格雷格娅的动作还有些生硬,但是,不注意观察的话,就很容易将这种不对劲的感觉忽略过去。

    “s先生,我们的确有备而来。”义体高川说。

    “你是怎么通知她们的?”s先生问到:“我观察过,她们一开始并不在附近。”

    “秘密。”义体高川说:“隐秘的联络方式,每个组织都有每个组织的办法,不是吗?”

    “就算如此,她们的动作还真快。”s先生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似乎在嘲讽,“不过,我们的动作也不慢。很抱歉,高川先生,我是吃软不吃硬的那类人。”

    “你们的动作?你是指这个?”义体高川伸手从侧旁拉出一个人形,而在此之前,那里的空间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人,之前恰好有其他人从那里走了过去。被拉出的人形,就像是变成空气潜伏在那里一般。而即便这个人形被凭空扯了出来,周围的人也似乎完全没有觉察这种异常,本应撞上这个人形的行人,仿佛毫无自觉般绕开了那个位置。(未完待续。。)

    ps:说好的书友s君的角色,和s君自己设想的有些出入就是,不过,至少不是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