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32 风声
    走火非常重视自己刚刚得到的消息——老牌的顶级神秘组织“火炬之光”已经抵达伦敦,而且他们的同行者中存在一些亚洲人。在网络球兴起之前,占据欧美区神秘势力顶层的组织一共有五个,然而,随着时间流逝,其中三个已经消失,有在统治局遗址里冒险时缺乏运气,又或是遭遇了一些神秘性的不测,更主要的原因,则来自于末日真理教的分化和打击。末日真理教能够占据当前的最高位,并非是一蹶而就的,在这个过程中,不免要和那五大神秘组织进行抗争。五大神秘组织中,欧洲占据三位,美洲有两位,而“火炬之光”正是扎根于美利坚的本土神秘组织,当时的地位,相当于如今的网络球之于不列颠。

    或许正是因为本土根据地经营得十分巩固,才避免了在末日真理教跨洋转移总部,又借助二战之机兴风作浪的时候,被选为直接打击对象。当时,末日真理教的力量并没有完全展露,摆在台面上的力量,仅仅被视为强势的新兴者。而五大神秘组织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根本就是处于一种冷战的状态。在五大神秘组织衰落,末日真理教和网络球相继崛起的过程中,合纵连横的博弈,就如同狂风骤雨一样,吹打着当时欧美区所有的神秘组织。而直接遭受后来者冲击的五大神秘组织之三,就这么令人措手不及地瓦解了,幸存的“火炬之光”和“逐日者”被迫修养生息,让出了最顶级神秘组织的头衔。

    跨越大半个世纪的交锋,诞生了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神秘,而让人闻之色变的**,也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并不能算是最为恐怖的神秘。能够经历当时暴风雨洗礼而不倒下的神秘组织和人员,无论是采取了怎样的手段去躲避或对抗,都可以在真正意义上被视为精英,只是,这样的组织和人员,实在是太少了。在五大神秘组织倒下三个。剩余两个不得不消停下来舔拭伤口,而更底层的神秘组织,更需要大量的时间去修复自己的创伤,从而为末日真理教和网络球的崛起留下了空窗期。

    不过,更严格来说,趁着个空窗期一跃而成第二大神秘组织的网络球,也不过是吞下了末日真理教无法消化的那部分战利品。

    火炬之光退守美利坚本土,还要继续面对同样以美利坚为活动重心的末日真理教,逐日者的情况稍微好一些。因为活动中心在欧洲,而且没有固定的根据地,反而更好地躲开了末日真理教的锋芒。网络球则依托不列颠强势于欧洲崛起,与逐日者签订了攻守同盟后,在欧洲的地位已经得到巩固,从而可以腾出人手跨洋进入美利坚,直接和火炬之光、末日真理教构成一个三角势力,虽然在面对咄咄逼人的末日真理教时。网络球和火炬之光不得不开展部分合作,但是。作为一个外来者,同样被火炬之光排斥。两者之间并非完全的敌人,但也绝非盟友,彼此之间,竞争比合作的次数更多。尤其在这些年中,依靠丰厚的底蕴。无论是火炬之光还是逐日者,都已经渐渐从虚弱中恢复过来,尽管网络球还占据着第二大神秘组织的头衔,但是在综合实力的差距上,已经呈现出被猛烈追击的势态。

    身为网络球的高层。走火对网络球所面临的压力,几乎比任何人都要深刻和敏感。

    在网络球试图以发起者的身份,试图组建一个世界性神秘组织联盟时,火炬之光会发起针对性的行动,完全是可以想象的。尽管,将世界上大部分神秘组织联合起来,这样的理念已经得到欧美区大部分高等级的神秘组织的认可。不过,到底由谁发起,而谁又能获得更多的话语权,一直都存在不可调和的分歧。

    正如同正常世界政治历史中,联合国的成立一波三折,这种仿造联合国机构的新机构,自然也不可能一帆风顺。作为世界最强国之二的美利坚和中央公国,一定不会放弃自己的席位,不列颠虽然也是世界强国之一,但是,同时面对美利坚和中央公国也会承受巨大的压力。历史上,联合国机构成立的过程中,不列颠就没少和这两个国家进行交锋,而且,最终的结果是略输一筹,即便同样拥有最高席位,但是时至如今,仍旧没能取回自己丢失的那一部分话语权。

    神秘组织之间的斗争,在细节方面和国家之间的斗争并不完全一致,但是,无法将自己彻底和正常社会循环割裂开来的神秘组织,受到国家情势影响的比例,也会相对更重。要说可以在这个世界性神秘组织联合机构的构建过程中,无视来自于国家方面的压力,无疑是痴人说梦话。而越是在根据地经营上,和国家有着密切关系的神秘组织,在国际化问题上,就越是不可忽视国家力量的支持,即便,这种支持,并不体现在直接强化神秘组织自身的战斗力上。

    美利坚,不列颠,中央公国——依托于美利坚的火炬之光,依托于不列颠的网络球,以及沉睡般的亚洲区神秘组织——三者之间的立场,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尽管网络球为了这个时候,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尽力在全世界范围散步自己的影响力,以及在国家方面的亲善,但是,有一点是始终无法改变的,那就是,网络球身上有着十分浓重的不列颠成份,而且,很难将之彻底消除,让自己显得更加“国际化”和“中立化”。而这种成份,本就是网络球为了迅速崛起,和末日真理教抢占时间和空间,不可避免要承担的副作用。

    考虑到火炬之光的立场,走火不可能相信对方是带着善意和全力支持的态度而来,对方将会采取的行动,也绝对不可能不带有美利坚的影子。而这样的一个在欧美区举足轻重的神秘组织,却出现了亚洲的来客——不,暂时还不能确定。就一定是来自亚洲,代表中央公国意志的使者,毕竟,耳语者的地位已经得到巩固,而中央公国由始至终都在沉默。不过,在走火看来。那些混在火炬之光的代表队中随行而来的亚洲人,百分之九十不是火炬之光的成员身份。

    棘手的问题仍旧在于,最能体现亚洲意志的中央公国,仍旧保持沉默。

    这一个月来,中央公国和美利坚在日本海和东海局势上的对抗日趋紧张,战争的硝烟味都快要冒出来了。却在这个时候,不得不考虑以美利坚为依托的火炬之光,以及随行的亚洲来者,这个组合背后所代表的国家政治层面上的意义。

    “如果。那两个国家打算利用这次机会,缓和彼此之间的敌对关系呢?”走火的目光十分深沉,“我们网络球是以不列颠为发展中心的组织,而耳语者偏向于我们。所以,如果美利坚和中央公国打算调和关系,想要如同在联合国组织那样,成为即将成立的神秘组织国际联盟中的最强声音的话,利用当下的情况强势插入也并非不可能。而且。中央公国从来都没有正式发出过支持宣言。耳语者也同样是被默认的,默认可以视为许可。也可以视为不许可,是极为暧昧的态度。而火炬之光,本来就是美国本土的势力。”

    “想要用火炬之光和新亚洲代表者的组合,取代网络球和耳语者的组合,进而修复两国的紧张关系,并将不列颠从主位上踢下来?”年轻人不由得哑然。“实在是……”他找不到词语去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严格来说,他不觉得实际情况会是如此,但又不可否认,会有这样的情况。而一旦出现这种情况,网络球就要面临最为严峻的考验。虽然目前大势在手,但是,依靠两个超级大国的支持汹汹而来的敌人,可是超乎寻常的强力。

    原本一片大好的形势,隐隐有一种溃于蚁穴的迹象,虽然,仅仅只是迹象而已,即便真的存在,还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弥补。但是,给走火带来的不安,还是十分强烈的。

    “先知没有预言到这种情况。”走火说。

    “那不是很好吗?至少,并不是一个被确定的坏结果。”年轻人一脸放弃思考这个复杂问题的表情,耸耸肩膀,安慰到:“放心吧,我们这边的优势,可不是随便来个人都能扳平的。这个时候,与其自伤脑筋,不如期待一下耳语者如何?如果真是如你所想,火炬之光的确带来了某些国家层面上的意志,那么,那些亚洲人就必须将耳语者取而代之,最先遭到冲击的可不是我们。至于那些人是否真的可以取代耳语者……走火,你觉得我们这些年对耳语者的分析和看好,都是白费工夫吗?”

    走火的表情停滞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丝抛开包袱的笑容:“没想到反而被你安慰了,的确,要打垮耳语者的话……就算是网络球,不,就连末日真理教,大概也不是轻易可以做到的。我真的想不出,亚洲方面还有谁可以战胜高川和咲夜这一对搭档。”

    “高川和咲夜不需要担心,但是,如果对方针对的是格雷格娅,就要小心一些了。”年轻人想了想,对走火说:“耳语者总部那边,最好也多关注一下。我们不好直接插手,但是,雇佣兵协会那边,应该有足够充分的理由。”

    走火点点头,说:“是该注意一下,我会通知锉刀。只要耳语者在我们这边,雇佣兵协会就不可能逃掉。不,应该说,不能再让他们逃掉了。”

    “那么,一旦**的情况,和我们预想的一样,你就要准备更好的态度,去面对耳语者了。”年轻人轻松地说:“如果想要两面讨好,反而会让人觉得不够重视,在这个时候,稍微表现出一些偏向,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说起来,火炬之光到来的时机不太对呀,总感觉是踩点一般。啧啧,说不定**的事情,和他们有点关系。”

    “只是有可能性而已,还没有直接证据。”走火的表情沉稳下来,“尽管。我也是这么猜想的。”

    “但是,这种猜想不可能落在实际行动上,你就想说这句话,是吗?走火。”年轻人抢了走火的说辞,不过,走火仅仅是微笑了一下。他拍拍年轻人的肩膀。说:“那么,我先离开了,这边的事情,你多花一些工夫。我能感觉到,外面的涟漪,已经扩散到我们网络球内部了,也许不安定因素,会在这个时候露出苗头来。”

    “放心吧,只要他们敢动作大一点。我就一定可以把他们揪出来。”年轻人自信十足地回答到:“现在,不是找到了一个幽灵了吗?”

    走火点头,转身离开了这间秘密监控室。和年轻人的思维碰撞所产生火花,逐渐在他的脑海中化开一片慎密的行动提纲,他决定开始执行计划,去正面迎接即将到来的暴风雨。身为主导者,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有一点畏缩退避的想法,走火的内心平静而坚定。如果有可能,他要将这股暴风雨扼杀于摇篮之中。

    这个意志之浓郁。仿佛点燃了他身周的空气,一路上注意到这个男人的人们,都被这股风卷火势的气势震慑住了。宛如凝成实质的压迫感,让诡异而肃静的过道,宛如一瞬间就被被堵塞了。

    “真可怕呀,走火。”在某处。亲身感受到这股气势的神秘组织成员,脸上浮现出凝重的神色,“如果在这个时候交战,恐怕一眨眼就会被干掉吧?”

    “毕竟是那个混乱年代带领网络球登顶的人。在他的其他几个外号里,也有着‘最强凡人

    和‘能够怪物较量的人类’这样的意思呢。”有人回答到。

    “最强凡人?二级魔纹使者。能够称得上是普通人吗?”有人发出嗤笑声。

    “走火成为魔纹使者,是在网络球登顶之后的事情。”那人的话声停下后,气氛有好一阵陷入窒息的沉默中,一股浓郁的不可置信和压力,好似要化作雾气般,让不知情者的感到有些呼吸困难。

    “真的假的?”打破沉默的干笑声和质疑声响起来。

    “真的。”立刻就有人回答了,十分扼要,但也让气氛再度变得诡异的沉默。

    “他怎么办到的?”有人问,“和怪物较量,是指他以凡夫之身,和恶魔战斗过吗?”

    知情者没有解说,只是发出“嘿”的冷笑,但是,这种冷笑所包含的情绪,到底是针对什么,却显得相当复杂。

    “我听说了,火炬之光的人已经抵达,还带着一些亚洲人。”一旁有人岔开话题说到。

    “消息传得那么快?”有人愕然。

    “是火炬之光故意放出信息吧?”有人挺有把握地说到:“感觉这一次,网络球的情况不怎么好呢。”

    “我还是看好网络球。”另一人斩钉截铁地说,“何况,就算那些亚洲人别有目的,也不可能是耳语者的对手。网络球和耳语者只要还是同盟,这件事几乎不可能有变化。”

    “亚洲人,不可能没有对耳语者做过评估吧?正所谓善者不来,既然来了,应该还是带着几分胜算的。”某人说到。

    “无论如何,那都是他们的事情,我们插不上手,也不应该主动插手。”某人用一锤定音的口吻说:“与其为他们担心,还不如担心一下我们自己吧,这个宅邸,可没有网络球吹嘘的那么安全。”

    “完全没问题,只有蠢货才会相信这里绝对安全,这里的气氛本来就很古怪,你该不会没有感觉到吧?网络球也没有说这里很安全,只说,这里比普通酒店更适合我们。”又一人发出冷笑,“诡异的死亡,的确很适合我们这种人。”

    “应该是意识能力在作祟。”有人说:“网络球在这个宅邸的意识防御布置,已经是十分坚固的水准了,能够突破进来杀人,如果不是拥有压倒性的实力,就是钻了空子。我认为,很可能是那人在抵达这里之前,就已经被暗算了。”

    “我也这么想。”有人应道:“那么,我们这里,没有人被提前暗算吧?”

    “你这么问,到底想暗示什么?”另一人不客气地回问到。

    “好了,在这里争执这种事情没有意义。死者本身就是意识行走者,既然专家都保不住自己,那么我们这些非专家的人,更加没办法。”又一人平静地说到。

    “你是说,应该放弃,什么都不做吗?”不客气的诘问。

    “是的,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的事情,不需要浪费力气去做。”那人的声音仍旧平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