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31 强势插入
    走火走进满是监视器的房间。负责这处宅邸安全的不仅仅有表面上的普通安保措施,也有基于“神秘”而构成的另一个安保部门。对整个宅邸所属区域进行监视是不可或缺的安保行为,在正常情况下,并不涉及客人们的**,当然,来这里做客的神秘组织,也不可能任由自己完全暴露在这种可想而知的监控中。必要的反监测手段和安保监测从有客人入住开始就不断在碰撞。在往时,即便安保监测被反制,网络球也不会刻意去开启更高等级的监测力量,不过,如今他们既然已经猜测,发生在宅邸中的命案涉及到当年那段如今已经鲜为人知的故事,即便是走火,也不得不通过加压的方式提高安全系数。

    **给他带来的压力,要远比他表面上显露出来的要大。高等级的监测模式,在稍早的临时会议召开之前就已经开启了,他如今来到这里,并非为了收获成果,仅仅是为了检视实际应用时,和理论上的差距。一个安保系统无论在预计中可以达到怎样的程度,但是实际效果仍旧受限于当时的环境,而这一次要监控的对象,明显在层次上,要比过去的对象更高。

    实际效果达不到理想状态也是在预料之中,但是,仍旧必须确定这个差额到底有多大,进而间接确认己方和他方的力量配比。

    “情况怎样?”走火来到一位坐在监视器前摆弄设备的年轻人身旁,不疾不徐地问道。

    这个房间中的所有设备,都无法体现出“神秘”,比较之正常的科技水准,也仅仅出于中上的行列,但是这种外观所带来的观感不过是掩饰罢了。即便被人找到这里,也可以用这种仅止于中上程度的设备作为借口,去封堵对方的质问。实际上,更深层的“神秘”,来源于一种更复杂的构造,是科技产物、人和神秘三种要素相互关联所带来的效果。表面上的这些设备,剖开其外壳,也只有知情者才能知道,这些设备的内部结构除了正常机械结构之外,还存在第二种“看不见”的网络。这种“网络”利用无法观测的渠道,将整个宅邸包括后林所在的空间,紧紧地包裹起来。

    而包括宅邸和密林所在的空间,也并非普通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空间和监控网络。乃至于仅仅存在于宅邸内部范围的意识态防御构造“意识宅邸”,都直接或间接依托于对中继器的研究和使用,从而彼此之间,在内核处就已经深度接驳在一起。这才是网络球认为这片区域的防御性固若金汤的原因。

    诚然,一旦中继器构造完成,其真正构造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并非宅邸这儿,但是。也可以说,这座宅邸目前应用的技术。正是在彻底完成中继器之前,对理论技术的进一步实践。从这处宅邸所反映出来的问题,将会被视为最优先的问题进行攻克。实际上,这种实践从五十一区完成他们的中继器之前就开始了,而网络球交于五十一区的技术,就来源于这种实践之中。

    宅邸也好。五十一区也好,都是网络球为了尽可能改良自己的中继器,所重点关注的两个试验场。而效果自然也无需多说,网络球相信自己能够对抗末日真理教和纳粹,这两个试验场的反馈。便是他们的信心所在。他们相信,一旦自己组织的中继器建成,其效果将会强于五十一区的中继器,而不弱于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中继器。

    可以说,**的再现,虽然有点出乎意料,但从另一个层面上,反而是一个进一步检验网络球中继器技术理论的一个绝佳对象。尽管走火十分重视**的能力,也承受着相当的压力,不过,无论是对己方实力的认知,还是先知的预言,都不会让他将这个曾经给欧美区的神秘组织带来巨大压力的东西视为最关键最重要的敌人。

    在先知的预言中,没有关于**的事情,一定会有什么事情,让**的影响力弱化了。走火在心中如此想着。虽然不清楚情况到底会怎样演变,才会让如此强大的**无法在未来成为决定命运走向的关键一环,但是,先知的预言,从来都不会出错。

    摆弄设备的年轻人将数据盘从机箱中抽出来,默默无言地继续干自己的事情。走火清楚这个同伴的性情,并不将这种不礼貌的沉默放在心上。在神秘组织中,如这个年轻人一样性格古怪的家伙,可以说遍地都是。接触“神秘”之后,无论原本是怎样的性格,或多或少都会产生一些微妙的变化,并由此演变成精神心理层面上的“病态”。所以,只要不是真正变成了疯子,就不需要在这种问题上纠结太多。更何况,“疯子更加强大”的说法,在神秘世界中也是成立的。在许多神秘组织中,为了保持一线的战斗力而刻意启用“疯子”的情况可谓是屡见不鲜。

    负责安保工作的人不是疯子,只是怪胎,这已经是很好的情况了。

    走火从颈后抽出数据线,接驳在数据盘上,这种直接整合于身体内部的安全终端,是在统治局进行改造手术后获得的,而且,暂时也只有统治局中才有这种改造手术所需的材料和设备,也只有那边的相关技术人员,才能完成这种改造。在神秘世界中,有机会在统治局完成这种改造的人可谓是寥寥无几。至少,就走火所知,只有自己、席森神父、锉刀和高川才拥有这种内置安全终端,而他们这些人,也全部都是在同一次联合冒险中所获得的机会。

    统治局三十三区,此时已经独立的安区系统维护者,名为“莎”的统治局研究员,正是主持了那一场改造手术的关键人物。

    可以说,完全是碰上了好运气,不过。这种好运气也只能是暂时来看才觉得,往深处想,在自己的身体中内置一个可以直接录入数据的东西,而这种数据的传导终点,却是直接和大脑相连,并且。这种技术还自己无从选择,无从了解的东西,会产生顾忌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没有人喜欢其他人对自己的意识做手脚,自然也不会有人喜欢自己的大脑,被不清楚具体情况的技术改造。在这个过程中,是否会有宛如“炸弹”一样的东西同步植入?这个问题就算主持手术的人一再表示,是干净安全的,也不可能完全放下心来。

    况且,在走火的印象中。“莎”可不是只对技术感兴趣的科研人员,她能够从统治局中宛如一体的安全系统中,割裂出三十三区,仅凭她自己,是不可能做到的,完全就是和他们这些外来者彼此利用的结果。一个会利用他人的力量,去完成自己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的人,当然不可能真的干净得如同白纸一张。

    那场冒险的损失和收获。在走火的统治局冒险生涯中,是印象极为深刻的一例。耳语者便是在那个时候。正式走上台面,而高川那被深度重视的个人能力,也是在那一次才正式被走火所代表的网络球确认。而在他们这些人做了安全终端改造手术之前,在高川本人说来,还是第一次进入统治局的他自己,却早就有了比他们更高端的特殊型号的安全终端。

    这种情况足以让网络球提起十二分精神去研究。但是,假设对方没有说谎,那只能得到一个答案:耳语者中有通晓统治局情况的人,并且,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在相关领域技术进行研究。耳语者表面上的成员虽然只有小猫三两只,但是,其内部隐藏着更加完善的人事部门,可以说,即便真正的人手数量达不到网络球这样大型神秘组织的程度,但是在组织结构的完整性上,却和网络球一样完备。

    而这个答案,却是许久以来都无法验证的,无论使用了何种手段进行试探,耳语者的成员,始终只有走上台面的那几人:高川、咲夜、八景,以及近期才加入的格雷格娅和契卡。先不说原来的三人,即便扩展到如今的五人,也无法符合网络球对耳语者真实人员构成的猜测。

    高川那个特殊型号的安全终端到底有怎样的能力,走火并不清楚,但是,就自己的内置安全终端性能来说,已经足以将自己的能力提高至少五成。走火闭上眼睛,大量的资讯从数据盘中涌出,带来一种仿佛触电般的感觉。这些数据资讯在内置安全终端中进行整合处理之后,才会将进一步的情报传输到大脑之中,如果有需要,也可以直接用大脑承受原始资讯的洗礼,但是对大脑的负荷太大,而且,安全终端的处理质量,比起大多数人的脑袋还要精准快速。这些已经进行初步整合处理的资讯,会如同幻象一般,以更亲和更直观的数图结合的方式,呈现于大脑中。

    在走火的体验来说,这些情报,更近似于“自己想到的”,而并非是“从外部灌输来的”。

    在使用了这种内置安全终端之后,往往会有短暂的时间,当自己睁眼观察附近的环境时,有一种科幻小说所描述的“人机一体”的感觉,大量的环境信息,仿佛投影在视网膜上,和环境实物紧密结合,而在这个短暂的时间段行动,自己会陷入一种近似完全理智化的高效率行动状态。而这种情况,经过测试之后,已经证明不是一种简单的幻觉,而是一种内置安全终端本身就具备的特殊效果。

    走火相当喜欢这种理智而高效的状态,但是,这种状态仅仅能维持最长不超过五分钟的时间,根据环境的复杂程度,这个时间会进一步缩减。在走火的印象中,过去的高川仿佛就是始终处于这个状态之下,进而让人感到这个耳语者台面上的最强者所拥有的“安全终端”之特殊。

    不过,如今的高川,似乎已经脱离了那种状态。理论上,应该是呈现力量下降的情况,但是,走火却直觉感到,现在的高川比以前更加可怕了。是因为不再完全采用绝对理智和最高效的行动方式,所以反而让行动模式和思维方式。变得难以捉摸了吗?走火一边想着,一边适应眼前已经展开的数图幻象。

    “没有一点异常?”走火仿佛自言自语般说着,但是,疑问的语气,却足以说明他此时的心情。这种没有异常的体现,就当下的情势来说。本就是一种异常,更让人头疼的是,根本无法去测定这种异常的细节,也就无法进行针对性的布置。

    “这个等级的监控就是这样的水平了。”年轻人在一旁插话了:“我在数据里标注了对方的屏蔽能力估值,看到了吗?大多数人是真正没有任何动作,但是,那几个你之前就很在意的人和组织……都有一些值得怀疑的地方。”

    “这个数据……”走火似乎注意到了被年轻人刻意标注出来的地方,“是人?”

    “看起来像是幽灵一样,对吧?”年轻人平静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兴味,“高川和h先生交谈之后,这个幽灵就出现了,只是一闪而过,几乎无法确认,不过,我还是觉得应该是存在的。不过,在现有客人的模板数据中。找不到匹配的数据。”

    “也就是说,是不请自来的家伙?”走火摸了摸下巴。“在他自己出现之前,竟然没有人察觉到他的存在……比起幽灵,我更相信,他是个意识行走者。”

    “你是说,有人突破了轮椅人的意识防御网?”年轻人明显有些愕然,“不是说。连**也不可能做到吗?死者只是被引爆了在抵达宅邸之前就被种下的意识炸弹。”

    “轮椅人虽然很强,但也不是所有的意识能力都能百分之百防御……”走火顿了顿,说:“也许这个人在能力水准上并没有那么强,但是,能力性质却是在有限条件下。可以欺骗轮椅人的那类。”

    “真是什么人都想过来凑热闹呀。”年轻人的表情正常了一些,问道:“他会不会就是**的持有者?”

    “不知道。”走火十分直白地说:“如果下次他再出现的话,可以凭借当前的数据锁定他吗?”

    “不知道。”年轻人也还以同样的回答,“说不定下一次出现时,他的数据特征,就和现在不一样了。就如同自如变化的幽灵——走火,我喜欢这个代号,你说呢?”

    “随你。”走火无可无不可地说:“中午开始,再把监控能力调高一个等级。”

    “可以吗?”年轻人同样无可无不可地反问:“再强力一点的话,说不定客人们会抗议吧。现在这个等级,已经无法隐藏了,那些没有动作的人,大概也只是照顾我们身为主人的面子吧,如果没有这次命案,也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没问题。”走火拔下数据线,将数据盘交还年轻人,一边说到:“刚才收到信息,火炬之光的人已经抵达了。”

    年轻人的表情顿时丰富起来:“达达也在?”

    “是的,而且随同他们过来的人中,亚洲人的数量让人有些在意。”走火说。

    “火炬之光也是曾经可以号称欧美第二大神秘组织的庞然大物,有一些欧美籍的亚裔人种,不是很正常吗?”年轻人又开始忙碌自己的事情,仿佛对走火剩下的解说已经不敢兴趣了,“我们网络球里,还有同盟里的逐日者,不也是有许多亚裔人吗?莫非你觉得火炬之光他们带来了另一批亚洲区神秘组织,准备和我们竞争一番吗?就算退一万步,那些家伙真的是亚洲神秘组织的人,出现的时机也太晚了,要得到欧美区的认可,动摇耳语者的位置,可不是短时间就能做到的事情。”

    “是的,耳语者的亚洲代表地位不可动摇,如果只是那些亚洲人本身的话……”走火摇摇头,“不过,如果这些亚洲人的出现,并不仅仅是受到火炬之光的邀请呢?”

    “你是说……有亚洲区,中央公国的默许?”年轻人愣了一下,回头看向走火,“为什么中央公国要在这个时候突然改变态度呢?突然放一个竞争者进来,和耳语者打对台戏?开什么玩笑,难道他们还想获得两个席位?这可真是异想天开,早些时候干什么去了,一直默不做声,突然就要摘果子?”

    “也许……”走火沉声说:“最近日本海的局势很紧张。”

    “那是中央公国和美利坚的正常政治问题,和我们这边有什么关系?”年轻人摇摇头。

    “如果,那两个国家打算利用这次机会,缓和彼此之间的敌对关系呢?”走火的目光十分深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