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45 意识陷阱
    旅馆中,乃至于旅馆外,被路灯围起的范围中,人们的集群意识被某个意识行走者利用了。义体高川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旅馆中的所有楼层都已经没再看到有人走出房间,原本应该还在房间外的人们,也已经失去踪影。然而,总该有不受到这名意识行走者的力量影响的人存在。义体高川确认自己并没有陷入意识态世界,从一开始,自己观测到的所有物事,都是确实不虚的。他打开一处客房,里面的旅客正在进餐,动作和表情都十分正常,但是,即便义体高川就站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也一副视若不见的样子,仿佛站在他们面前的只是一个看不到的幽灵——在他们的大脑中,正常世界的信息被阻断了,取而代之的,很可能是在意识态中传递的信息。也许,在他们的意识中,这家旅馆依旧正常,他们的行动也没有任何拘束,只是这些行动无法反馈到正常世界中。

    义体高川可以通过观测正常世界来判断对方是否已经陷入意识态世界,但是,却无法得知他们所看见的意识态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原本,不正常的应该是这些人才对,但是,当不正常人的大规模出现的时候,原本“正常”的,反而就像是异类。义体高川差一点觉得,陷入他人陷阱中的,不是这些人,而是自己——那么多人都对自己视而不见,这样的气氛实在太诡异了。

    义体高川回想自己出来之前,咲夜和格雷格娅的状态,她们似乎并没有陷入意识态世界中。那么,那名潜伏在暗中的意识行走者,到底是出于怎样的判断和限制,去筛选构造意识态世界的材料的呢?他真正的目标。又是谁呢?网络球?火炬之光?还是耳语者?亦或着,就是自己——只是,对方并不清楚,义体高川是无法进入意识态世界的,这种对意识性神秘的巨大抗性,原本就来自于这个世界最顶级的神秘。

    这名意识行走者的力量。并不是出现电路问题的时候才启动的,电路故障时所产生的现象,的确是一个征兆,但是,对方应该在更早之前就已经完成了前置条件。虽然一路行来,根据一种模糊的感觉,意识性神秘的影响正在逐渐强化,直到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彻底进入对方的节奏。但是,普通人也就算了,网络球和火炬之光中应该有人仍旧可以进行抵御。

    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新的路径指示正在构成,但是,并不是只有一条,这些路径指示,并不是真正观测到了那名意识行走者的藏身之处。仅仅是脑硬体根据大量的数据推断出对方最可能出现的地点。义体高川此时要面度的岔道,正是这种可能性的选择——前往一楼。或者回返上层。

    连锁判定可以观测五十米范围内的所有活动事物,然而,不仅仅是意识行走者没有被捕捉到,就连应该开始展开追捕行动的走火等人,也没有出现在这个范围内。这座旅馆虽大,但却不是迷宫。可以通行的路线并不多,正常情况下,对方每次都能避开这五十米的观测范围的几率,低于百分之二十。

    现在的情况,只能猜测。这名意识行走者或许根本就没有移动,或者,并不经常移动,更多时候,选择藏身在一个十分偏僻的地方,亦或着,对方有能力提前判断自己被追踪的情况,并恰到好处地让自己躲在五十米范围之外。但是,原本动静应该更大,也没有理由隐瞒自己行踪的走火等人,却也一次都没有出现在这五十米的观测范围内,又该如何解释呢?

    连锁判定宽达五十米的观测范围,足以让义体高川从二楼处探知一楼的情况,甚至于,如果存在地下室,如果没有经过特殊的布置,也无法隐藏起来。义体高川沿着过道走过,一楼的情况基本已经得到确认,虽然脑硬体所给出的路线中,一楼仍旧是可选方向,但是他决定先返回楼上,如果沿途仍旧无法确认走火和意识行走者的踪迹,那么就先和咲夜、格雷格娅两人汇合。

    不过,义体高川也十分清楚,一旦这名意识行走者的力量,提高到连咲夜和格雷格娅也无法避免陷入意识态世界的情况,自己最好的应对只有两个——除了将这个家伙的真身揪出来之外,就是用强硬的手段,将两人带出旅馆范围。对于陷入意识态世界的人,是很难做到后者的,因为他们的意识和身体的关联,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被斩断了,但是,完全不受影响的自己却完全可以做到,唯一要提防的,就是这名意识行走者有可能通过意识层面上的影响,间接让所有陷入意识态世界的人,将自己当成敌人。

    并不是真正扭转敌我意识,而是,通过一些间接的手段,干涉人们对目标信息的确认——诸如把人的信息,变成怪物的信息;让救助的行为,误导成看似攻击的准备。这样的手法不仅仅是在神秘学中有过记载,人们充满想象力的作品中,也没少使用,就连正常科学理论上,做到这种事情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最好的情况,自然是这名意识行走者此时的行动,完全是为了躲避,而不具备太大的攻击性。如此一来,所要面对的情况,无异于捉迷藏而已。

    最坏的情况是,对方目前仍旧在做进一步攻击的准备,就如同藏在暗中的刺客,通过一系列的前置步骤,蓄积着自己的力量,以图在攻击的时候,形成绝强的杀伤力——如果对方真的这么打算,那么,就不得不认为,对方的力量,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步步增强,不能尽快找到对方的话,那么,就必须承担随时都有可能发动的强力攻势,而这种攻势的强力程度,有可能会击破绝大多数的意识防御。

    不过……义体高川想着。不是看不起对方,但是,如果这名意识行走者的目标,就是自己的话,反而可以将所有的损失减少到最低。对于自己意识层面上的限制防御能力,他有着超绝的信心。

    义体和“江”的封印。构成了义体高川物理层面和意识层面上的可怕防御性能。脑硬体的数据,一直在提醒着义体高川——也许自己不是“最快的高川”,不是“最聪明的高川”,不是“最幸运的高川”,不是“最具攻击性的高川”,但是,自己定然是是目前所知的所有存在过的“高川”中,防御面最强的高川。

    在喧嚣声全部隔离在各自房间中的旅馆内部,义体高川安静地行走着。细致地观测着,想要从人们在一路上留下的繁复的移动痕迹中,找出自己想要的线索。小说中的大侦探福尔摩斯,最擅长从细节处进行捕捉和判断,而脑硬体进行类似逻辑工作时的效率,则是福尔摩斯远远比不上的。同样的密室条件下,福尔摩斯从查找线索到推理,如果需要三个小时。那么,连锁判定和视网膜屏幕观测线索。到脑硬体进行逻辑推理,需要的时间不会超过十分钟。

    即便如此,直到义体高川再一次来到火炬之光雅克等人的房间前时,仍旧一无所获。

    太不正常了。意识行走者也就算了,对方的能力还有许多疑问,但是。就连走火他们的移动模式和路线选择,都脱离了正常范畴吗?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弹出司机的影像,之前在应付那对粗鲁的胖子夫妻档时,司机所展现出来的超常规移动能力。已经被记录下来。如果,走火是通过司机的能力进行移动的话……

    “雅克,是我,高川。”义体高川敲了敲门口,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了,周围的空气流动似乎有点异常,视网膜屏幕中的数据开始产生变动。这种变动的规律,自动和席森神父曾经的某次使用超能时,所造成的环境变化数据匹配起来。

    义体高川不动声色,但是,视网膜屏幕中弹出的显示框,让他必须相信,现在自己的身边,布满了由空气构成的,看不见的“眼镜”和“手足”。

    力量的来源,有着相当清晰的线索,在结构透视影像中,准星迅速穿过房门,锁定了房间中那位坐在沙发上的“人形”——是k?和席森神父类似的能力?

    空气的异常流动,并不具备攻击性。房间中没有传来任何回应,义体高川再次敲了三下门,连锁判定观测到的雅克和k两人,一动不动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丝毫没有起身的打算。但是,从观测的结果来看,却不像是被人控制或者被杀死了——至少,k还活着,而且十分清醒,有效地,目的明确地,控制着自己的力量。

    那么,雅克呢?这个问题刚浮现,就被义体高川掐断了。他没有进入房间,退后两步,径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走了。”一会儿,k对面对面坐着的雅克说到:“为什么不回应?说不定这位高川先生已经找到了线索,前来通知我们也说不定。”这般说着的时候,他的脸上带着不以为然的微笑。

    “没有回应的必要。”雅克交叉着五指,盯着下巴,漠然说:“确认他还活着,就已经可以说明问题了。”

    “你以为他真的不知道,我们就在房间中吗?”k的微笑,和雅克的冷漠,构成了鲜明的对比。我

    “知道与否,没有意义,他的选择,默认了我们不在。”雅克说。

    “你是在告诉他,我们不打算和他做朋友吗?”k仍旧微笑着,“人家好心找上门来,却被这么狠心地拒绝了,真是太冷漠了,太孤僻了,雅克。”

    “一时的拒绝,不代表永远的拒绝。”雅克说:“我们和你们有过协议,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完成协议。具体的过程,我们怎么做,是我们的事情。你不需要理会我们为什么这么做,只需要做好你们自己的那部分就行了。”

    “是因为‘偏差’吗?”k耸耸肩,说:“说实话,我真的无法理解。”

    “如果可以理解的话,你就不是那个组织的人,而是我们的人了。”雅克理所当然地。冷漠地回答到。

    k无声笑了笑,转开话题问道:“你觉得那名意识行走者藏在什么地方?”

    雅克放下手臂,正色对k说:“这个问题,不是应该问你吗?”

    “很遗憾,我也不知道。”k说:“那个家伙就像是鼹鼠一样,可会藏了。那位高川先生不也无功而返了吗?库拉他们出去了那么久。连音信都消失了,你就没一点担心吗?”

    “你之前也说了,那名意识行走者,完全是以躲藏为核心行动的,那么,为什么要担心库拉?”雅克反问到。

    k轻佻地吹了声口哨。

    顿了顿,雅克说:“你们真的觉得,自己可以杀死高川?”

    “嗯……”k犹豫了一下,反问到:“我们为什么要杀死高川呢?”

    “不杀死高川。耳语者就不会遭到根本性的打击,你们做出来的这些事情,又有什么意义呢?”雅克说。

    “所以呀,我们的目的,一开始就不是高川,更不是耳语者。”k收敛起那轻佻的表情,一本正经地说:“耳语者,只是一个跳板。而这位高川先生。说实话,他的力量和存在性都很古怪。可以回避的话是最好的,但是一味地回避,是无法躲开他的影响的。从星相学来说,他的存在性,本就是一个巨大而强力的干扰源,所以。必须通过一些步骤,削弱这种存在性干扰。”

    “星相学……我已经很久没听过这个名字了。”雅克向后靠在椅背上,仿佛怀念着什么般,说道:“看起来,这位高川先生。的确就是‘偏差’所在。”

    “哎呀,你在说什么?雅克先生,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呢?”k又一次微笑起来,“还是说,一开始,你们的目标也不是网络球,而是这位高川先生?那可得听听我的劝告,那家伙可是碰不得的。”

    看到雅克的目光转过来,k又连忙说到:“这个劝告,我也是从某个人那里听来的,那家伙可神棍了。”

    “是那位星相学者?”雅克问。

    “他说自己是星相学者。”k耸耸肩,一副不以为然的口气说:“不过,这种事情又怎么确认呢?至少,他目前为止表现出来的,的确全都可以用星相学来解释。”

    “不管怎样,我们的最终目标不同,这就是合作的基础。”雅克点点头,说:“希望这一次,我们都有收获。”

    作为回应,k的脸上,浮现暧昧的微笑。

    走火、司机和库拉走到二楼的杂物房前。“是这里?”库拉递给走火这样的颜色,走火点点头,司机猛地拉开房门,但是里面除了正常的杂物和工具外,什么都没有。走火的脸色微微一顿,猛然回过头,紧跟着司机和库拉也看向同一个方向,一个身影正沿着他们行来的过道,朝尽头一路冲去。这个身影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三人都没有答案,他们一路行来,完全没有碰半个人影,如今出现的这个,就像是穿透了他们身体后,才突然浮现的幽灵。

    库拉正打算冲上去,却被走火抬起手臂拦住了。

    “别去!”走火低声喊道,他的脸色十分严肃,库拉不由得停住脚步,听听他到底怎么说。

    “我们很可能落入陷阱中了。”走火揉了揉太阳穴,“意识陷阱。”

    “……你不是在开玩笑?”库拉的表情,也渐渐变得不太好看,说实话,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刚才我尝试联系我这边的意识行走者,但是已经没回应了。”走火说:“加上刚才的影像,我觉得十有**,是我们的意识已经受到了干扰。”

    “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不是真实的东西?”库拉摸了摸墙壁,触感和真实的墙壁没什么不同,“我见过的意识态世界,从来都没这么清晰,这么逼真,意识态世界真的可以将真实物体的构造和特征毫无差别地复制进来吗?我从来都没听说过这样的情况。”

    “是的,一般情况下,意识中的世界,在细节上应该是粗陋的,荒谬的,但是,据我所知,也有其它一些,临时提高逼真度的方法。”走火说:“我觉得,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

    “有办法脱离吗?”库拉问道:“没有意识行走者的帮助,仅凭我们,是无法击破意识行走者的主场的,更重要的是,我们真正的身体,现在到底如何了?”

    “我的人应该已经行动起来了,敌人不可能还有精力去对付我们的真身。而且,我的人告诉过我,这个意识行走者的能力并没有超过他的应付范围。而现在,他却完成了出乎自身能耐的事情,很可能是用一些限制手段,临时强化了自己的能力。”走火冷静地说:“他现在的情况,光是躲避,大概就已经很吃力了吧。不用担心,他逃不掉的,也不可能再有力量完成反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