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38 盛开
    ps:祝大家新年如意,马到成功。

    汽车旅馆中,雅克、库拉和k三人所在的房间已经好一阵没有半点声音,三人坐在不同的位置上,沉默地,没有任何交流。日暮下的寂静,反而显得三人的内心,绝对没有他们外表看起来的那么安静,偶尔站起来踱步,倒咖啡,拿起纸笔,亦或是无聊地贴着窗子眺望外边的风景,产生的动静,清晰得就如同白纸上的黑字。风拂过树冠和窗帘,让人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跃跃欲动。

    到底另外两人是否也在考虑和猜测伏击者与网络球来人的交锋,正在进行这种考虑和猜测的本人是不知晓的,对于雅克和库拉这对搭档而言也是如此,更别提与两人交往不深的k了。这种无法交流,无法揣测的状态,让这个房间仿佛蒙上了一层半透明的纱布,让人不禁有些焦躁。对于伏击者的下场,雅克并不担心,就算是死掉了也无所谓,火炬之光的行动,并不完全依赖于这些亚洲人的发挥,根据己方早已经制定好的计划,携上他们一程已经是完成任务,这种对这些亚洲人轻描淡写的态度,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让网络球误判而给自己带来优势的因素。

    火炬之光能够利用这些亚洲人做的事情,网络球自然也能推断出来,而这种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的行动,到底能有多好的结果,往往取决于大势和意外,然而,在当前的状况下,占据大势的网络球自然不可能轻易就让意外出现。所以,亚洲人所带来的变数,也许可以作为锦上添花的一环。但想要依靠他们去完成任务,无疑是天方夜谭。

    只是,在见到k的当时,负责具体行动的雅克和库拉立刻产生一种奇异的直觉,这个男人的存在性,甚至比其他亚洲人的存在更为重要。这是他们将这个男人放在身边随时监视的原因。尽管至今仍旧无法察觉到,这个男人的特殊之处,但是,一个人的特殊,并不全然在他所具备的力量上,而是他将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刻,扮演怎样的角色。

    事件的发展,是连锁的,就如同俗话说。一颗螺钉的掉落,会导致一场战役的改写,蝴蝶效应在神秘圈中并不是什么几率低下的科学理论,而是更有实际意义的行动指标。尤其对火炬之光来说,其特殊存在部分“欧米茄”,就是一种暗示着蝴蝶效应的“偏差”。

    雅克和库拉都是火炬之光的老资格了,见证并参与太多行动的他们,已经能够充分理解。这种“偏差”的力量,是何等特殊。几乎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之为“命运”的力量。引导命运,改变命运,从命运的变动中,探索存在的可能性,这种哲学高度上的目标。就是火炬之光这个组织成立的宗旨,和网络球那种更实际的“阻止末日,引导世界和平”的宗旨,在本质上就存在严重的分岐点。如果说,末日真理教和网络球是两个极端。那么,火炬之光便是居于中间的那部分,不依赖于末日和和平,也不倾向于毁灭与战争,他们更多是游荡于两者之间,去思考和寻找世界和自身的可能性,以及存在意义。

    火炬之光中,的确存在许多视实事和最终结果为最优先取向的人,但是,就整个组织的氛围,以及大部分成员的思维中,探索哲思和验证哲思的人才是主流。当这些人打算做点什么事情,那并非是因为这种事情可以让他们获得物质上的利益,而是因为,能够让他们觉得,自己可以从中达到某个精神上的高度。什么都不做,仅仅是对事物发展变化进行观测的人,也不在少数,这个特点,是其他的大多数神秘组织所不具备的。

    正如当前的行动,虽然过程上,是从网络球手中夺取话语权,也是几个超级大国之间的政治博弈,但是,驱使火炬之光产生这个行动的原始理由,并非是要夺取话语权,让自己的组织重新走上神秘圈的巅峰,也不是为了向国家示好,以获得更大的支持。仅仅是因为,这个行动所产生的碰撞,就像是粒子加速对撞机一样,能够“撞”出一些精神上的答案——至于,究竟是怎样的答案,其实是很私人化的,每个人都会有每个人自己的收获,亦或是一无所获,但是,因为得到答案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就决定这么做了。即便,这些答案,不可能是最终极而唯一的东西。

    对于不理解这些人心理活动的外人来说,这样的行动方式和活动纲领,一定是比末日真理教更像是疯子吧。但是,当一个人接受并遵从火炬之光这种因精神哲学化而显得有些虚幻,乃至于很难用语言来描述的宗旨时,便会打内心深处,产生一股极为可怕的动力。正是这种纯粹精神驱动的强大动力,让火炬之光一度站在神秘圈的顶峰,即便遭遇种种磨难,也未曾真的走下过这个顶层的圈子。

    而可怕的“偏差”,也同样是因为这种纯粹精神方面的动力,才产生的一种神秘现象。对于外人来说,“欧米茄”这个火炬之光的内部特殊结构,以及其意义“偏差”,都是是模糊的,难以想象的神秘。但是,对于真正理解、接受并遵循火炬之光宗旨而行动的人来说,哪怕自身不是火炬之光的成员,也不会这个“偏差”神秘有半点疑惑,虽然,他们同样无法用语言去解释,“偏差”到底涵盖了哪些方面,是怎样的一种神秘。

    从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认为,所有可以对火炬之光的“偏差”产生足够认知的人,无论自己是否承认,都是火炬之光的成员。而秉持着同样的理念的人,可以相互理解的人,无论身处何地,都会在一种奇异的命运般的吸引力的作用下,聚集在一起,就如同一根火炬于黑暗中燃起时。能够明白这个火炬的光明所代表的意义的人,都会朝火炬处汇聚,乃至于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也点燃吸引同类的火炬——于是,火炬之光诞生了。

    雅克和库拉这对搭档从来都存在隔阂,他们拥有各自的精神世界。并对其他人的精神世界抱有一定的漠然和排斥的态度,然而,他们却仍旧是配合默契的搭档,也从来没有因为这种精神世界的隔阂产生足以解散搭档的分歧和冲突,也许正是因为,他们都是举着自己心中火炬的人。即便这火炬的光有强有弱,有不同的颜色和波长,但是,光就是光。当不同的光聚在一起,不会排斥彼此,只会融汇成一种更纯净的,更炙热的白色。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在雅克、库拉和k三人的房间中,感受那寂静和压抑,以及漂浮在空气中的思维和情绪,会产生极为痛苦的。想要快点逃离的焦躁感。但是,对于雅克和库拉来说。即便是焦躁感,也是有意义的,甘美的,甚至于,让人感到沉醉。他们会咀嚼品味这些负面感受,所给自己带来的。心灵和哲思上的触动。

    即便k在这个期间,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低声私语:“真是变态。”也无法让雅克和库拉产生半点动摇。

    库拉突然看了一下时钟,打破这份沉默,对另外两人说:“是时候了。”她的话没头没尾,究竟是指什么到了时候。或者是时候去做了什么呢?都没有说清楚。k那玩世不恭的笑容也带上了一些思索和困扰,他能从这句话中联想到许多,但是,这许多究竟那个是正确的,却很难做出判断。火炬之光的人,说话很模糊,行动看似有一个确切的目标,但真正的目的却同样很模糊,“模糊放大了偏差”这句话是k从某个经常和火炬之光的人打交道的前辈口中听来的,和火炬之光这些人一起行动的这段时间,他可是切身领教了。

    比起k的犹豫,雅克却显得没有一丝迟疑,他仿佛解释般,对k说:“去迎接客人吧。”

    k用手指按了按太阳穴,想着,总算没有出乎意料。这个时间段,应该是伏击者遭到沉重反击,彻底落入下风的时候了。只是,在平常时,这些看上去很简单的,可以心领神会的东西,在火炬之光的两人说出来时,却不由得让人下意识去思考,是不是还有别的可能性。

    看着雅克和库拉雷厉风行地走出房间,k终于露出直白的苦笑,一想到自己要揣着秘密继续和这些人合作,还要保持一种暧昧的态度,就让他不由得觉得世事维艰。他的玩世不恭和轻佻,虽然不是装出来的,但要随时保持这样的表现,却也不是一件易事。

    “算了,还有七天,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他对自己说着,心想,头儿的算计,连这种火炬之光这种意味着“偏差”的东西也包括在内,真的可行吗?

    三名伏击者成功欺近灰烬使者咲夜的身前,当他们要面对的,却是陡然间增殖的灰丝,以及于后方追击而来的义体高川。义体高川其实并不为咲夜当前所要面对的状况感到担忧,他仅仅担忧于,在这种状况下,咲夜于灰烬使者状态所展现出来的强势。灰烬使者的能力在过去,一直都以灰丝体现,而这些灰丝到底能够发挥到怎样的程度,却一直没有一个直观的上限。这不免让人产生,灰烬使者的力量没有上限的感觉,但是,义体高川十分清楚,这仅仅是一种错觉而已,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和平时的咲夜不一样,而平时的咲夜才是正常的她,一旦进入灰烬使者状态,那种截然不同的印象,无疑是一种被神秘影响的证明,而且,这种影响,强烈到直接扭转了个性。

    灰烬使者的上限,也许很高很高,但是,那仅仅是灰烬使者,或者说,是那张罗夏墨迹面具,亦或是桃乐丝的布偶熊的上限,而绝非咲夜的上限。咲夜能过做到的事情,能够战胜的敌人,其实要比她自己所认为的更少。

    当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显得比过去更加强大时,应该可以认为,并不是咲夜真正变得强大了,而是那张罗夏墨迹面具或者布偶熊自身所蕴含的能量,正在逐步解锁。以适应剧本的情节推动。力量的提升,代表着剧情的加速,展现出的压迫力越强,就越代表着将要面对的危险越大。即便,这种强大不体现在直接性的力量展示上,但是。咲夜态度的变化,不也证明,灰烬使者状态所具备的神秘,对她的影响正在加强吗?

    咲夜,是不会轻易夺走他人性命,也不会只为了示威,就用暴力宣泄不满的,温柔的女孩。当时,这样的她。却突然表现得如此凌厉,那残酷的杀法,以及陡然加速的强势,无不预兆着,她自身内在的某种扭曲的改变。目睹咲夜方向的举动,那宛如海藻般摇曳的灰丝,和过去对比,看不出太大的不同。但是,却更有一种直击心灵的压迫感。让人升起恐惧,觉得无路可退。义体高川不禁去想,被罗夏墨迹面具遮住的那张面孔,究竟是咲夜的,还是桃乐丝的呢?是不是,桃乐丝借助这张面具。控制着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呢?

    如果可以的话,义体高川是想要劝导咲夜放弃桃乐丝所留下的这个强化道具的,但是,一切仍旧取决于咲夜自身的决定。如果咲夜不愿意放弃的话,灰烬使者的“神秘”。并不会因为外力的影响而离开她。谁也无法强制从咲夜身上,违背她的内心想法,剥离这股力量,这是义体高川暗中尝试了多次后,所得到的结论。

    无论是太多地使用灰烬使者的力量,还是灰烬使者的力量自行增强,对咲夜本人而言,都谈不上什么好事。具体的坏处目前还没有直接浮现出来,但是,义体高川已经感到了不安,他希望,这种不安,仅仅是他想得太多。

    义体高川无法控制咲夜对灰烬使者变身的使用,而外在的压力,也迫使她必须使用这股力量,而越是使用这股力量,被侵蚀的可能性就会越大,看起来像是个死循环。也许,网络球仿造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研究成果“桃乐丝计划”,会是打破这个循环的关键,义体高川也如此期待着。走火许诺过,要给耳语者开放“桃乐丝计划”这个秘密研究项目,但是,具体时间并没有确定,换句话来说,耳语者对网络球的重要性越大,自身的立场越关键,就越能缩短接触这个秘密项目的时间。

    在耳语者的地位,已经实际上得到巩固的现在,还跟着走火来到这里,去直面另一个和网络球相差无几的顶级神秘组织,和那些似乎别有图谋的亚洲来客,不免也有展现自身重要性的目的在内。

    义体高川和灰烬使者咲夜的组合,足以应付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神秘,这一点如果不展现在他人面前,让他人直观理解的话,是无法扭转他人看法的。对于耳语者的实力感到模糊,就会在评估上存在暧昧,当人们下意识戒备,却无法给予肯定的时候,就会产生排斥。而这种下意识的被排斥,正是耳语者以来的缺陷所在。

    为了弥补这种缺陷,让网络球真正认可耳语者是可以进一步接触的盟友,消除立场上的暧昧,至少是,让人觉得自己这边有意要消除这种暧昧,是十分必要的。咲夜的凌厉,可谓是恰逢其实,因此,即便担心,也无法阻止这种变化——义体高川只希望,在咲夜被彻底影响之前,见到网络球的最终兵器仿造体“桃乐丝”。如果这个“桃乐丝”无法被唤醒的原因,就在于她缺少了一个钥匙的话——

    超级桃乐丝留下的这只布偶熊,就是这把钥匙吗?义体高川,是这么期望的,让属于桃乐丝的,重新回到桃乐丝手中,让咲夜重新成为她自己。

    咲夜的身影,正在消失,就像是被大量的灰丝,掩盖了自己的身形,这样的变化投影在伏击者的瞳孔中,明明是一段渐变的过程,却在诸人能够为之做出反应前就完成了。伏击者们无论谁想做点什么,攻击也好,躲避也好,逃离也好,他们的身体,却根本跟不上视野中的变化。因此,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到,自己周边的空间,仿佛被墨水浸染般,由浅至深的灰色不断扩散,仅仅眨眼的时间里,自己置身的世界,已经彻底变了个样子。

    而没有呆在那一片区域的人,则看清了这一瞬间的变化实质——灰烬使者咲夜身周那密密麻麻的灰丝,好似盛开的花瓣,一下子就挤满了周遭的空间,三名抵达她身边的伏击者,在出手攻击之前,就全都被卷入了花芯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