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50 跨界混沌
    ps:上一章的章节数出错了,这一章才是850章

    在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的解释中,这个灰雾旅馆虽然诡异,也有独特的进出方式,但并不完全是意识态世界,而是在正常世界的场景中渗入了强烈的意识态元素,所以才使用了“意识场”这样的说法。在神秘圈中,对于许多看似同质的现象,却有着多种不同的名词称呼和自我解释,并没有哪一种是公认而正确的,不过,总能让知道这种现象的人心领神会,并不需要特别说明。“意识场”这样的说法,义体高川也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亲身体验到之前,就已经得到了足够的联想,并对这种现象有所初步认知,在亲身体验之后,自然并不觉得这样的称呼有什么地方不妥。

    意识场释放出来的信息,影响了人们观测外界环境时,自身所产生的认知信息,从而导致强烈的异常感,这种异常感,由灰雾旅馆渗透到正常旅馆中,不过,单从空间角度去认知,灰雾旅馆和正常旅馆到底是同一个空间中的同一个事物,还是一种常物与影子的关系,却很难述说清楚。

    这样的暧昧不清,本就是神秘的体现之一,在末日幻境中,并不是最独特的,最难理解的存在方式。人的意识是多层的,而人们意识的关联性,赋予这种“多层”更复杂的性质,以至于单单从“层次”去解说,已经不足以概括所有可能出现的现象。没有人能够完全捕捉意识的变化和本质,义体高川自然也不觉得,自己无法理解灰雾旅馆的存在方式,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所在意的,仅仅是从表面的理解感受到的。自己在意识态防御能力方面的不稳定性,这是在这个时候,第一次被确认的。这就如同某个系统,或者某个物体,在进行足量的压力测试后,才会暴露的深层次的缺陷。每种事物都有自己的缺陷。在义体高川的认知中,这是绝对的理念,甚至于可怕的“病毒”,也同样如此,由它所导致的一系列变化中,并不缺乏这种缺陷导致的行动限制。

    “病毒”所具备的可能性让人感到恐怖,但是,它至今为止,都没有彻底展现这种可能性——义体高川一直都认为。必然是缺陷使然,但是,这种缺陷却因为无法追寻到“病毒”本体,也没有足够高强度的压力和刺激,迫使“病毒”不得不暴露这种缺陷,所以无法彻底地进行确认,也就无法谈及去利用这些缺陷。“病毒”的存在形态太过高等,这本就是对付“病毒”时。所要面对的最棘手的困难,正如科学中。三维的世界总是展现出二维世界所难以企及的优势,“病毒”天然就对人类拥有这种程度的优势。

    要杀死“病毒”,就必须将对方的存在方式拖入同一个层面中,才能去确认,却分析,去战斗。末日幻境无疑就是这样的。让双方相对公平的世界。只是,义体高川无法确定的是,这是否也正是“病毒”所需要的环境。末日幻境的构成,既似是一种必然的发展变化,但其出现却更贴近一种偶然。

    末日幻境。并不是“病院”的研究者们制造的。它只是存在了,然后被研究者们观测到,并进行利用。超级系色这样的中枢改造,只是研究者们人为地在末日幻境构架中填充的部分。这一点,在过去高川的记忆资讯中,有一些潦草的印象。

    将这样的末日幻境,定义为最有可能把握“病毒”本质的试验场,究竟是否明智,其实很难确定。

    而在这样的末日幻境中,即便是超级系色,大概也无法完全把握每一个变化的本质吧。例如眼前的灰雾旅馆,以及正常旅馆之间的联系性的本质,义体高川也并不认为,超级系色可以百分之百地洞穿。诚然,超级系色可以在这个世界,做到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其展现出来的能力等级,毫无疑问,必然是这个世界最高等级之一。但是,作为人造的管理中枢,它必然无法和末日幻境百分之百契合,所拥有的权限,能够对这个世界的控制,也必然不可能彻底。

    如果说,“病毒”在这个世界,可能会更真切地体现出自己的缺陷,那么,超级系色则是必然有所缺陷,超级桃乐丝也必然如是。如此推断下,超级高川能够达到怎样的高度,也还是有所疑问的,更何况,如今站在这里的,不是超级高川,而仅仅是义体高川罢了。

    义体高川对自己的防御性能在当下环境压力下出现问题,并不感到恐惧,也不感到太过意外,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十分及时的问题暴露。如今自己要面对的,不是一场致命的战斗,这总比在不了解自己缺陷的情况下,被人抓住缺陷猛攻要好得多。

    在神秘的战斗中,不了解现象是十分正常的情况,但是,如果连自己的底限和极限都不清楚的话,反而会让人难以用最好的状态去面对这些未知现象,去做出正确的选择,乃至于创造奇迹。

    义体高川的脑硬体在他的主观下,开始进行自我调整,对数据的收集和处理,以及自检模式和对比模型,都必须参照当前所展现出来的不稳定性,进一步地微调,以保证之后在同等或更强程度的环境下,不会因为这种特殊环境因素所造成的不稳定性,而导致错误的判断。

    这样的调整,是在悄无声息中完成的,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出现大量的数据流,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进行正常的观测,只是脑硬体的运转效率上限被锁死,在这样的状态下,他能发挥出来的力量,无法达到最佳。

    这样的调整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义体高川并没有明确的答案,能够在这个灰雾旅馆中多呆一会,对微调所需数据的采集。自然是有利的。不过,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的动作十分利索,虽然他用了一部分时间对状况进行解说,但并不妨碍他的专业水准的发挥。

    没有多费工夫就找到了走火、司机和库拉三人,在他那平静的态度下,让人感到完全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义体高川等人在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的带领下。没有停顿,也没有绕路的感觉,虽然也要穿过一些在正常情况下,显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路线,但是,在义体高川的感觉中,却更像是在墙壁阻隔时,便打破墙壁,选择了最干练的直线。

    三人停下脚步的时候。义体高川已经分不清这里到底是旅馆中的哪个位置了,但是,看风景仍旧在旅馆之中。连锁判定无法得到正常的观测数据,而身旁的景色特征,也无法直接用来确认自己的位置,因为,它有可能是虚假错误的。

    “就在里面。”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转向身旁的房门,门牌号上清晰有着“1010”的数字。根据旅馆的房间排号规律,这个房间。并不是提供给客人使用的。

    他看了看义体高川和咲夜,在两人点头后,抓住房门把手用力扭了扭,但是,房门似乎被锁死了。这时,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和门把手一体化的锁头,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在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伸手前,它本还是存在的。

    “加密了。”网路球的意识行走者没有半点意外,反而更加笃定:“这里就是走火他们被关押的地方,正常的方位。是在旅馆的外边。”他顿了顿,对义体高川和咲夜解释到:“走火他们被敌人干涉了意识,真身已经离开旅馆。我们所在的地方看起来像是还在旅馆中,但不过是这个灰雾旅馆带来的错觉。现在我们所在的旅馆,其结构布局,其实和正常的旅馆并不一样。”

    “我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义体高川平静地说。

    “我也没有。”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同样平静地说:“不过,这就像是视觉误差一样,你所看到的,直观感受到的,和它真正存在的位置和状况,并不相符。但是,用眼睛观测会出错的东西,却会在数学化的测量中暴露出真实——我推断这里的正常方位的方法,并不是科学的数学测量,不过有一些类似。”

    “我以为,在面对神秘的时候,最严谨的数学逻辑也是行不通的。”义体高川认真看了这个男人两眼,对方的情况,和大多数凭借直觉行动的专业人士不同,似乎更接近脑硬体。

    “所以,这并非严谨的数学逻辑。”男人难得地露出微笑,“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可是我个人的秘密。”

    “让开吧,或许我可以踹开它。”义体高川明智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不,不需要。”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摇摇头:“太暴力的话,会惊动敌人。”

    “我以为当我们进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惊动他了。”义体高川说。

    “也许惊动了,也许没有。”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十分认真地说:“虽然有点吃力,但我还是做了力所能及的掩饰,我无法确认是否有效,但是,如果在这里用粗暴的方式打开这道锁,一定会让所有的掩饰都失效。”

    义体高川听着,并不在意,对他做了一个“请动手”的手势。其实,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原本不需要对两人解释这么多,义体高川早已经摆明了,自己两人只是临时充当打手的角色而已。不过,或许对方有着自己更深一层的想法。

    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似乎也仅仅是为两人进行解说,对自己该做些什么,必须做的事情,他都早已经心中有数,并且,也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根据义体高川的表示做出改变。

    他那毫无波动的眼神,让义体高川感受到这般强硬的态度。

    男人抓住门把,一直都没松手,在解释完的同时,门锁已经再次出现,然后,再没有钥匙的情况下,锁孔开始旋转。

    “嗒”的一声,门锁被打开了,男人轻轻推开门,就看到了房间中的风景——不是房间中的摆设,而是又一片复数房间和过道的结合。仿佛,这扇门只是单纯横亘在一条过道中的无意义的门。不过,两男一女的背影,就站在五步之外,直到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推开门,他们才若有所觉般。警惕地转过身来。

    正是走火、司机和库拉三人。

    “没想到这个意识场,竟然构建了三层。”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似乎也有些诧异。眺望这扇门后的房间和过道,义体高川也意识到,恐怕门后的世界,其实是一个看似旅馆构造的迷宫,和门这边的结构截然不同。

    走火三人,在某种意义上,并不是被约束在一个小房间中。

    “你来了。”走火看了一眼意识行走者,并没有特别寒暄。直接说到:“把我们的意识带回去?”

    “不,你们不是意识进入,你们整个人就站在这里。”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同样扼要地回答到。

    这个回答,让走火三人明显一愣。

    “这个迷宫并不完全是意识迷宫。”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再次眺望了一下门后的世界,“这里相对正常位置来说,大概是旅馆外的荒野,或许那片荒野下方的空洞。”

    “也就是说,我们被耍了?仅仅是幻境而已?”库拉阴沉着脸问道。

    “制造难以区分的幻境。本来就是意识力量所擅长的,不是吗?”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微微一笑。说到:“不过,也并非单纯的幻境,这扇门可不简单——总之,还是快过这边来吧。”

    “真是难以理解,意识性质的神秘,总是会出现不可思议的复数特性。”司机压了压鸭舌帽。如此说到,他此时的状态和走火、库拉一样稳定。

    “其实,我时常怀疑,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意识态。只是在意识态中,出于我们自己的观测和认知方式。呈现出物质性。也因此,意识性质的神秘,才能展现出多重特性,又如此的变幻莫测,这是一种接近本质的反馈。”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用玩笑般的口吻,说了这样的话。在义体高川的耳中听来,却充满了别样的情绪。这个男人的猜测,不管对他本人来说是不是玩笑,但是,却的确就是义体高川理解中的末日幻境。

    从“现实”层面观测末日幻境,一定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但是,从末日幻境中观测末日幻境,要得出并相信这样的结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义体高川差一点就要觉得,这个男人同样可以从“现实”的高度,观测自身所存在的这个世界。不过,真的有这种可能性吗?在高川的记忆资讯中,除了自己之外,并没有第二个可以同时进出末日幻境和“现实”层面的“玩家”。

    lcl状态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应该是无法观测自身状态的。对于他们的人格意识而言,lcl并不是身体,而更接近一种和空气一样,理所当然的,看不见的容器。这样的情况其实很容易想象,当一个人在失去手足和五官能力,甚至于只剩下一颗大脑,却还活着的时候,是无法对自我存在进行观测的。他的世界,只剩下他的思维,仅此而已,他能看到的,感觉到的,只有自己的意识。要在这种纯意识认知状态下,反向确认物质大脑的存在,并从物质大脑的角度去观测自己的意识世界,根本就是几率接近于零的情况。

    所以,走火等人几乎是齐声打断了这个“玩笑”:“别开玩笑了!”

    “好吧,仅仅是个玩笑。”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用轻松的口吻说。找到了自己的同伴,并确认对方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仍旧保持着最佳的战斗状态,让他心中的大石彻底落下了。在这次行动之前,他也曾经猜测过,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闯进来的话,也许敌人不会放过直接打击的机会——他知道自己的能力被这片意识场彻底压制,但是,并不确认敌人是否清楚这一点。同时,在实际确认走火等人的情况时,无论自己如何笃信自己的推断,也无法夸口百分之百会如他所料。

    现在的情况,正是他所设想的最好的情况。

    走火、司机和库拉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从门对面跨了出来。就在这个时候,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的脸色有些变化。

    “陷阱触发了!”他猛然喊道,转身就跑。

    虽然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周边的环境,并没有深刻的变化,不过,既然自己这边的专业人士已经带头做出榜样,其他人也就毫不迟疑地照做。就在所有人都在尾随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急奔的时候,义体高川的连锁判定,终于观测到了一个明显的异常——身后的世界,正在变得混沌,原先还有一些看得出某种轮廓的数据反馈回脑硬体中,但是,如今的却只有一种彻底的混乱和空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