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54 心智崩坏
    达郎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被立刻处死,只要不是在第一时间被杀死,总有办法渡过难关。他也无比相信自己所拥有的神秘,隐身那么长的时间,如果自己不是主动靠近走火那些人,不是主动现身的话,一定也不会被捉住。直面网络球和耳语者的人后,更坚定了心中的这种自信。即便在被咲夜抓住的时候,也仍旧没有任何轻生的念头,他不进行反抗,不仅仅是因为当时确实走投无路,只有放下抵抗才能少吃点苦头,也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任务,可以借助这个机会更进一步。

    他所执行的,是一种连环性质的任务,真正必须做到的,只有最先的一步,之后的全是可选性的,做不做,该如何做,全以他的意志为基准。尽管一开始有过一直躲藏到事件结束为止,毫无疑问,那是安全性最高的选择,然而,对于他的性格来说,也是一种庸俗的选择——他在之后的时间里,就安全性和刺激性进行了无数次的选择,他对这次任务所涉及的人物,以及有可能会产生的变化,充满了探寻的好奇心。尤其在证明**的力量,无法直接对义体高川产生作用之后,这种进一步接触对方的好奇心就无可抑制地膨胀起来。

    而且,义体高川的长相、外型和气质,也是他喜欢的类型。他第一眼看到义体高川的时候,心脏就不由得噗嗵噗嗵直跳。他从来都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感觉,就像是命运中有一个冥冥的声音在告诉他,这是他的生命中,不可错过的驿站。

    从伏击的第一次见面,他就压抑着这种心情,开始为了任务。为了一些出于自身心情的可能性,设想着,布置着,或许,当这种自我压抑的心情,和某一环任务产生交集的时候。就迫使他潜意识去采取可能是最危险的行动。

    直到被咲夜的灰丝捕捉时,按照脑内的计划,引爆**的潜藏力量时,他都有着十足的信心——自己所想要的,都会在命运中得到满足,这已经不仅仅是被赋予的任务,驱动他做出选择的力量,来自于他的内心,他的情绪。他的本能,他的感动,他的好奇,他的占有**。

    喜欢男人,又有什么错呢?但是,这句话对他来说,却很难说出口,甚至无法表现在表情和行动上。他一直按耐着。为了让自己觉得自己是个正常人。

    但是——

    在见到义体高川的一刻,他终于相信了。这个世界上,总有点什么,是自己无法把持自己的。如果没有,那仅仅是没有碰到。

    而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命运的眷顾,自己所遇到的。狠狠击中了自己的心脏,那种悸动和美好,一定是很多人无法理解的吧?他以前,也不相信,不去理解。然而,就是这一刻,他如此强烈地感到,自己再也由不得自己。

    就像是,树叶掉落在河流中,卷入漩涡,撞上礁石,然后就这么被水流一直挤压着,紧紧贴在礁石的表面。

    被灰丝缠绕着,受损的内脏传来阵阵的痛苦,当血液逆流出来的时候,仿佛自己的生命,也化作可见的数字随之减少。但是,达郎的信念和**仍旧无比坚定和旺盛。

    直到,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眼球。

    一开始,他并没有看清那是什么东西——最初只是一个模糊的红,从远方徐徐逼近,那浓烈的颜色,仿佛在流动着,让他心中产生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而那并非是恐惧,反而让他觉得,是一种见证了自己此刻命运的印章。既然自己的命运,带给了自己如此的感动,那必然是某种好东西吧。他的感觉,便是如此的情绪化,他想要看清那是什么,努力地睁大了眼睛,而那浓烈的红仿佛也感受到他的感性的召唤,靠近的速度越来越快,这段时间,他的世界里,仿佛一切都远去,只剩下这片涂满了视野的红。

    到底过去了多长时间?身边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他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也没有去注意,就像是全世界,都为自己在这一刻定格。

    然后,不知道过去了多少秒,应该是很短暂的时间吧。达郎没有时间概念,而“红”的变化,也是如此的突然,就像是失去描述变化时,应有的过程。“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无比庞大的眼球。

    明明,红色就是这颗眼球唯一的颜色,但是,在看到眼球的刹那间,“红”所带来的强烈印象,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因为,眼球本身的存在感,是如此的强烈,强烈到仿佛足以抹消整个世界。明明只是一个眼球形状的放大,但是,却有一种无比尖锐的,霸道的,似乎要将自己彻底吞噬的异常感和生命感。

    这是活着的!

    是什么东西在凝视自己!

    这东西带着可怕的恶意!

    这恶意已经无法述说,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应该存在这样的东西!

    达郎的脑袋一片混乱,他觉得自己就要发疯,也许已经疯了,知道自己疯了的感觉,又是如何才能形容?他觉得,自己不是不能思考,而是,自己智力,对比起这颗眼球所带来的感官冲击,正在降低到草履虫的地步,甚至于正在往零下削减。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会变得如何。

    一种无比的恐惧,正在从自己的每一个细胞中升起,仿佛,如果可以将他无限分解下去,那些无穷细小的碎片,都在发出恐惧的呐喊。出于自身的问题,他一直都在钻研心理学和人性学,控制自己的情绪,挖掘自己的思想,已经成为烙印在骨髓中的本能,然而,这种本能在此时完全无法奏效,或者说,那恐惧。已经将这种本能从基因层面上抹去。他已经无法去分析这恐惧的由来,感到自己正在被这股恐惧吞噬——不再有细胞,不再有基因,不再有个性和人格,不再有意志和思想,这些区分人与人的东西。都正变成同一个东西,那便是——

    恐惧!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恐惧?为什么会有这样让人恐惧的东西?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这些问题刚刚浮现,就被恐惧本身抹消了。他张开嘴,发出的尖叫,在他听来,也仿佛不是自己发出来的,这个身体,在他的感觉中,早已经不是自己的身体。他所剩下的成份,似乎只剩下自我的认知,而这种认知,也正在被消灭。

    眼球,正在放大,正在靠近。达郎的世界,正在消失,最后一刻。他仍旧听到自己的身体,在发出无比扭曲的声音:“不!不要过来!怪。怪物!这个怪物!”

    然后,他觉得,自己被什么一口吞下,一切都断了线。

    达郎看到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在他被拖往楼下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的陪伴。而这个死亡,仅仅是发生在瞬息之间。义体高川跳下楼顶的空洞时,视网膜屏幕正在重组信息视窗,大量的数据包围着他,无法认知的乱码正在消失——来自于**纸张的力量。以自己的焚毁为代价发动了它所能达到的最强攻击,但也仅仅是让义体高川的脑硬体因为资讯溢出而停顿了一会。虽然义体高川觉得,自己的意识因为这一击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出于自身的状态,无法进一步观测,而且,这种变化,仍旧无法突破“江”的意识封印,这种感觉,倒是十分清晰。

    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到,有什么出现,迅即又消失了。他下意识觉得,那是“江”,然而,这样的变化,是如此的短暂。在下落的过程中,一切仿佛又恢复这座灰雾旅馆本就有的异常。

    之后,是达郎的尖叫:“怪物!怪物!”

    在义体高川弄清楚情况前,叫声已经戛然而止。被灰丝拖拽的男人,再没有任何动静,这种无动静和他之前被捆绑拖走的不抵抗完全不一样,他的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木偶。要不是义体高川还能观测到他的生理数据,还真以为他已经死亡。只是,这个人当前的现状也并不好,如同一朵摇摇欲熄的火苗,让人觉得,甚至只需要一根手指的接触,就能彻底绝了他的性命。

    义体高川并不难将达郎的恐惧和尖叫,同其他的情报资讯以及模糊感觉联系起来。他可以猜测,到底在达郎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很难从对方的角度,去“观测”对方所“看到”的一切,以及在看到这一切时,所亲身体验的东西。

    总之,仅仅是那变质的尖叫,就已经足以说明他所体验到的存在,是何等的深刻。这个人,可是一个相当强劲的神秘圈内行人,绝对不会因为寻常的异常而崩溃。或者说,能让经常接触异常的神秘圈人士仅仅因为看到了异常而崩溃,这种异常,就已经很难去想象,也绝对不会让人觉得贸然探寻是一个好主意。

    这样的异常,除了“江”或“病毒”不会有别的东西吧?义体高川的脑海中,闪过一个个幻想而成的画面。很快,双脚就传来接触实地的反作用力感。

    接连的“嘭”、“嘭”摔落声,就像是关上保险库大门一样。所有超出这个灰雾旅馆所拥有的异常的异常,都被彻底关在门的另一边。义体高川微微松了一口气,如果,这种不太对劲的异常感,持续蔓延和放大的话,整个事件的走向会变得如何,应该是没有人可以预料的吧?

    再一次涉及到“江”的情况,让义体高川感到一种迟钝的紧张感,以及一种有所收获的兴奋感。

    **,总算是没有令人失望。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拥有,在强度上足以打破江之封印的神秘,而且。距离自己很近很近。

    走火、司机、意识行走者和库拉围上来,他们之前并能追上义体高川和咲夜的动作,因为双方的移动能力的差距,真的有点太大了,不仅仅是速度,还有自由度上也如是。能够抓住这个麻烦的敌人。虽然并不是什么很厉害的行为,但是,在同样的条件下,却没有人觉得,自己可以做到和义体高川类似的程度。

    库拉甚至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一直沉默不语的灰烬使者咲夜,作为在场的另一名女性,她所表现出来的神秘,即便不是第一次知道,在情报中有过详细的描述。却不如在特定环境下亲眼见识到时,所产生的冲击更大。

    “死了?”她没有距离达郎太近,负责检查对方状态的,是走火和司机两人。

    “还没有,不过快了,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走火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支管状注射器,直接扎入这个垂死男人的心脏。更多的救护也没有了,“是达郎。你们的人。”走火站起来,和库拉对视着,声音虽然没有波动,但是,却并不缺乏压迫感。

    “不是我们的人。”库拉没有任何动摇,仍旧一如既往的冰冷。“我们只是顺手携带这些小家伙一程而已。他们要做的事情,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说到底,我们也是受害者,不是吗?”

    走火凝视着库拉。好一会没有说话。对方的回答,在他的预料之中,不过,到底该如何处理,却是还有好几个选择。

    “不管怎样,既然已经抓到凶手,那就全都回去再说。”走火做下决定,将达郎的身体甩到自己的肩膀上扛着,对己方的意识行走者说:“带路。”

    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对事件走向这样的发展,也并不意外,耳语者的两人拥有击败对手的力量,根本就是早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否则,当时也没必要邀请两人的协助了。不过,在回返正常旅馆的路上,他还是不由得对义体高川问道:“战斗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问题,也是其他人有点在意的,显然,在双方战斗的时候,即便是停留在楼下的诸人,也察觉到了不一样的动静。而且,灰雾旅馆前后的样子,变化也太大了,如今他们所经过的地方,场景中的灰雾和那迷离的房间结构,全都有些不同了。

    颜色、温度、气味、外型……所有可以给人的感官造成影响的因素,全都发生了变化,以至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是如此的明晰——形容起来,就好似夜雾消退,视野中的一切,正在重新露出最真实的一面。

    “整个意识场都被削弱了,而且,是大规模削弱,让我有点不好的感觉。”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低声说:“构成这片意识场的人,恐怕……”他并没有说得很清楚,但却十分容易让人联想。如果意识场的构成,便是旅馆中的客人,那么,整个场的削弱,很有可能对这些人造成难以挽回的伤害。如果,仅仅是意识场结构本身的崩溃,不会牵连到其它东西,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也没有刻意申明的必要。

    “**。”义体高川大致了解了他们想问什么,涉及“江”的情况,自然不会多说,不过,仅仅是“**”的出现,就足以吸引住这些人的注意力了。

    队伍的气氛,立刻就有了不同的感觉。

    “**?在这个家伙的身上?”司机有些诧异,但后来又一脸恍悟,“只是个棋子吧?这个家伙——”

    “他带着**的一页,写上了我的名字。”说到这里,义体高川和走火对视了一眼,在网络球借用的不列颠女王宅邸,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

    “如果说,整个意识场都是为**服务的,那倒是容易理解。”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不动声色地说:“那一页……被高川先生您破坏了?”

    “在我眼前烧成了灰烬。”义体高川并没有否认,他的确观测到了,写着自己名字的纸张,在最后一击后燃烧殆尽的现象。

    “**的页面,应该是可以再生的。”库拉说:“我们也对这个东西有过研究,在当年的战斗中,持有者已经消耗完了所有的页面。而且,那个主人也的确已经死亡。这次的**,应该是新的持有者吧?”她看了达郎一眼:“当然,绝对不会是这个家伙。不过,让他活着,还是有点用处。”

    “希望能够从他身上得到一些情报吧,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和受到**反噬的情况不太一样。”走火皱了皱眉头。

    库拉也做出同样的表情,她同样觉得有些意外,事情的发展总体上,和组织最初的评估没有太大的差池,但是,细节上总给人一种微微的异常。她当然不会忽略这样的感觉,所有忽略自己直觉的家伙,往往都不会活得很长。

    只是,具体的情况到底是怎样——

    她看了一眼义体高川和灰烬使者咲夜,那两人并肩走着,持续保持沉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