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40 头槌
    义体高川抱着咲夜走向走火等人的时候,咲夜的灰烬使者变身正在悄然瓦解,包裹她身体的紧身装束重新分解成千丝万缕的灰丝,回缩到那张罗夏墨迹面具中,之后,面具从咲夜的脸上掉下,又是一阵扭曲,再次变回布偶熊的形态。咲夜静静沉睡的面容,就如同童话中的睡公主。

    “咲夜女士没事吧?”走火问了和格雷格娅一样的问题。

    “我希望没事。”义体高川回答到,走火无法从他的脸上读出更多的信息,但是,即便咲夜真的暂时丧失作战能力,走火也仍旧对耳语者三人抱有相当的信心。从这些伏击者的表现来看,与其进行的战斗,并没有超出一般的烈度,换句话来说,就是对方的能力只能对耳语者制造这种程度的麻烦,而这种麻烦,甚至谈不上是麻烦。也许其中会有少许人,拥有更加强力的神秘,不过,如果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水平的话,是无法威胁到耳语者的。人数众多,却结构松散,成员良莠不齐的神秘组织,比起人数稀少却稳固,精英众多的神秘组织,在评价上要低于好几个层次。

    这些伏击者的行动,究竟是火炬之光,或者是那些亚洲人的主使,亦或着仅仅是这几个人的私自行动,这些问题都是可以从侧面反映这些亚洲人彼此间关系的。如果这些亚洲人真的只因为中央公国的默许,就自持人数众多且有一两个顶梁柱,临时纠结在一起对耳语者发动攻势,那么,他们必然只会落得个凄惨的结果。

    神秘组织和神秘组织之间的战斗,即便算上“神秘”的部分。也和正常组织与正常组织之间的战斗没有太大的本质区别。因为利益而临时构成,成员之间关系并不协调的组织,在面临一个又一个预想外的危机时,能够发挥出多大的整合力量,是十分值得怀疑的。走火在组织问题上可谓是资深的专家,仅仅是从这些伏击者的出现。以及他们的表现,就已经足以让他估测到这些亚洲人组织更深层次的问题。

    情况比他一开始推断的还要好上许多,如今,也多少可以判断,火炬之光无论想要达到怎样的目的,都不可能将这些亚洲人放在关键的部位上。真是奇怪,这些亚洲人到底和火炬之光达成了怎样的秘议,以至于他们敢于在这种状态下采取这样的行动?仅仅是因为这些人目光短浅,只是一些只看到可能性利益的蠢货吗?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在背后纠集和推动这些亚洲人的,又是什么人?或是怎样的组织呢?

    走火十分想要快点见到另外那些没有前来伏击自己等人的亚洲人,也许可以从他们身上看出点什么来。如果这些亚洲人的真正主事者,就是之前被干掉的那几个,那还真是会让他感到诧异的事情,因为,那样一来。这些亚洲人的出现,不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吗?他觉得。事情一定不会这么简单,火炬之光也不会做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只是带几个亚洲人来伦敦逛一圈,被干掉了就偃旗息鼓?开什么国际玩笑!

    “你叫什么名字?”走火看向站在不远处,有些戒备,但也没有离开的那名唯一的幸存者。他是个无论身材还是相貌,都十分契合亚洲人特点的男性。不过从小动作、衣着打扮和个人气质来看,不太符合他对中央公国内地人的印象。出于工作因素,走火曾经走遍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重要国家,也一度在他国逗留许久,对那些重要国家的公民所体现出来的。符合自己国家特色的习性、思维和气质,有着相当充分的体验。

    在他看来,这个因为好运又及时收手,从而得以幸存的男人,有着至少八成以上的可能性,根本就不是中央公国的人。

    “达郎。”男人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回答到,甚至给人一点诚惶诚恐的感觉,这个表现和他的外表构成一种独特的融合感,仿佛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而并非故意掩饰自己的做作。

    不过,走火并没有这种强烈的直观印象,就断定这个亚洲人就是这样的人。在神秘中,并不缺乏包括外观和内在在内一起扭曲的力量。虽然这个男人是伏击者之一,但是,并没有观测到他使用神秘的现场,也就无法断定,他到底具备怎样的神秘。

    “达郎?”走火点点头,从脸上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仿佛他对报上来的这个名字不怎么感兴趣。他紧接着问到:“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攻击我们?”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自称达郎的男人犹豫了一下,而这份犹豫,也不像是在考虑如何说谎,也没有试图将自己的责任撇开一边的意思,显得十分真诚,“他们说要攻击,所以我就来了,我是负责爆破的人。”

    走火身旁的司机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还在散发热气的汽车残骸。

    “也就是说,你确定,我们是敌人?”走火紧盯着他问到。

    “不,不,我们失败了,我只是俘虏,你们的俘虏。”达郎的表情显得慌张,连连摆手:“我不想死,我不会跑的,你们要问什么,我都会老老实实回答。”

    “你这么孬种,你的小朋友们知道吗?”格雷格娅突然插了这么一句。虽然在场的其他人,并没有几个表现出真正理解这句话的表情,气氛上也有些冷,但是,走火知道,这句话其实来自于,一句在中央公国十分潮流的反讽式笑话。

    达郎露出一丝茫然的表情,说:“我一点都不孬钟,大家都已经说好了,失败的话是可以投降的,你们不杀战俘的,不是吗?我只是帮凶而已,也没有真的给你们带来实际性的伤害,可以算是行凶未遂吧?法律上也不足以判死刑的。大家都说,网络球是个很讲道理。很有诚信,声明良好的国际性大组织,不是吗?”

    “真是会说话。”格雷格娅私下对义体高川嘀咕到,“如果让我来宣判,铁定让他尝一尝全身粉碎性骨折到底是怎样的滋味。”她的声音虽低,但在空旷的平野上。却足以被风带到达郎的耳中。达郎的脸色有点苍白,说:“你们不能那么做,我没有真正伤害到你们。”

    “看起来还真的像是个二愣子。”司机压了压鸭舌帽,对走火说:“他们来了。”他口中的他们指的是谁,三秒之后,便一目了然起来。翻滚的沙尘出现在视野范围中,很快就能看清,那是一辆外观陈旧的越野车扬起来的。越野车出现的方向,正是走火和高川一行人打算前往的地方。

    火炬之光的人终于抵达了。

    越野车徐徐停靠在走火等人的汽车残骸旁。没有炫耀车技的意思,来人的主事者,似乎偏向于沉稳的性格。在走火一行人的注视下,雅克、库拉和k三人陆续下车,雅克的视线在被烧尽的汽车残骸上顿了顿,这才逐一落在走火等人的身上,随后又看了一眼达郎,他的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达郎似乎也有些畏惧,原本有点想要跑到雅克身边的意思。但原地踌躇了几下,却没有更实际的行动。

    “我是雅克,可以代表火炬之光。对于这些人的鲁莽行动,我感到十分抱歉,本该制止他们,但是。这些人并不完全归我管理。”雅克接近到走火面前,直视这名网络球的主事人,带着同样沉稳的语气说到:“如果你们打算将那个男人处死泄愤,对我们也没有任何影响,不过。作为同行者的面上,我还是恳求你们可以放过这个可怜又愚蠢的家伙。”

    “一句话就能撇开我们所遭遇的事情吗?”走火的视线越过雅克的肩膀,雅克就算没转头,也能明白他看的是什么——那辆被彻底破坏的车子,“毫无疑问,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带着恶意的袭击,他们想要杀死我们,我们没有死掉,并不是因为他们放水了。正常法律上杀人未遂的确只能判处徒刑,但是,现在这里,可没有一个是好市民。”走火转回目光,逼视着雅克,说到:“甚至,你们可以早点过来的,现在有什么借口吗?一时疏忽大意?”

    “正是因为我们来晚了,所以你们杀死了袭击者,不是吗?”雅克没有丝毫动摇,语气也没有任何波动,“你们已经杀死了真正想要杀死你们的人,留下的那个男人,只是一个搞不清楚情况的笨蛋帮凶而已。”

    “笨蛋也有笨蛋的责任,不过,那只是小事。”走火凝视雅克,说到:“现在有一个大事,想要得到你们的回答。网络球作为会议的发起者,绝对不允许其他任何人和组织的破坏,你们火炬之光,是赞成还是反对?”

    “这里可不是谈话的好地点,时机也不合适。”雅克沉默了片刻,打算再说点什么,但是立刻就被走火打断了,他再次强调到:“我现在就需要答案,赞成还是反对?”

    “这么强硬,可不是办事商量的好态度。”雅克搓了搓手指,仍旧没有正面回答,他的暗示,明白世故的人都能心领神会,走火也不例外,但是,走火并不打算离开这个强硬的节奏。

    “我不是在商量办事,你知道的,雅克。”走火说:“我觉得你是个聪明人,所以,你本就不应该亲自过来。不,甚至不应该和这些人扯上任何关系,就让我们干掉最后剩下的这位达郎先生比较好。”

    “那还真是十分遗憾。”雅克的态度,终于也变得锐利起来,“虽然这些人都是些蠢货,但是,终归也还是我们的好朋友。他们打算做什么,我们并不想理会,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打算让他们全部都死在这里。”

    “说得真好听。”走火将额头狠狠撞在雅克的额头上,宛如角斗的公牛,一瞬间,他的身上迸发出强烈的压迫感,仿佛要依靠气势,将这个矮了半个头的男人从精神上压倒般,咆哮到:“谁管这些!就算他们把自己的屁卖给你了也不关我的事儿!现在是你们火炬之光和我们网络球的问题!回答我,赞成还是反对!?”

    雅克硬顶着走火,同样沉下声音。一字一句地说:“火炬之光,从来都不接受任何人或组织的质问。”

    “很好。”走火的气焰一下子就消失了,仿佛从来都没出现过一般,他后退半步,掏出一把外观巨大而沉重的手枪,指着雅克的脑门。他的动作非常快。但没有超出常规,足以让被威胁者做出反应,但是,雅克没有任何动作,就连他身后的库拉和k想要做点什么,也被他抬起手制止了。

    “我赌你不会开枪。”雅克冷静地说,目光没有离开走火的眼睛。

    “凭什么?”走火说。

    “就凭你出枪的速度太慢了。”雅克说,“我了解你,走火。就像很多人做的那样,我们同样对你关注很久了。如果你决定了什么,可不会虚张声势。”

    “你认为我是在虚张声势?”走火沉着表情反问,他的手指,轻轻压下了扳机,机括发出喀喀的声音,在此时凝重得好似空白了的气氛中,显得格外清晰。

    “你可以试试。手指只需要再往下按一点。”雅克的声音平波不惊,“子弹就会贯穿我的脑袋。我不会躲的。走火,也不觉得,这把枪真的会走火。”

    “哼!”走火冷哼一声,这声音给人一种扳机跳动的感觉,但是,真正的扳机跳动。是在这声之后的零点一秒。

    击锤弹落,底火燃起,子弹从长长的枪管处呼啸而出,这些动静,汇聚成了让人心跳停止的枪声。

    嘭——

    但是。最先躲避的不是之前一直被枪口指着的雅克,最先发出惊呼声的也不是他,而是在他身后的k。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走火的枪口轻轻跳动了一下,原本这个幅度的跳动,更像是正常后座力的现象,并不足以让子弹拐弯,但是,射出的子弹,的确异常地在雅克面前拐了一个大弯,绕开他的脑袋后,重新走入直线弹道,直击那名银色卷发的亚洲男子。

    这是一条违反了正常物理学的弹道,走火的武器,除了体积威猛之外,并没有让人感受到神秘的存在,因此,这条违反正常物理学的弹道,却也不是走火自身神秘的体现。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捕捉到了当场所有人在这一刻前后的所有小动作。带着鸭舌帽的司机用不引人注意的动作,用食指画了个圈,倒是可以和弹道的异常联系起来,除此之外,雅克身后的冰冷女郎身上浮现淡白色的结晶,另一边的银色卷发亚洲人,虽然表情逐渐堆积成惊恐的样子,但是,身体方面的其它细节数据,都汇总出一个答案——他一点都不慌张。唯一真正没有任何动作的,反倒是直面枪口的雅克本人,他真的一如之前表现的那样,对自己不会被击中,充满了信心。

    走火的枪击没有任何成果,这一点,在他开枪的一瞬间,就已经被决定下来了。义体高川看到银色卷发男人好似小丑一样倒退几步,摔倒在地上,宛如险之又险地避开了子弹,他十分清楚,这根本就不是凑巧,所以,故意做出这副狼狈样的男人,就如同逗猴一样可笑。

    真是无趣。雅克说对了,走火只是在虚张声势,尽管,他真的开枪了。

    k略显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拍了拍屁股,大喊着:“他开枪了,他真的开枪了!”不过,没有人理会他,他的表现,倒给人一种用自娱自乐的样子,掩饰这份尴尬的意思。不过,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他的身体数据,一直都处于冷静范围的正常状态,反而没有那个叫做达郎的男人掩饰得更好——如果,那个达郎之前的表现,真的是在演戏的话。

    还在发热冒烟的枪口,仍旧指着雅克,雅克不慌不忙地从口袋掏出皮夹,除了一欧元塞入枪口中,沉缓地说到:“愿赌服输,你开枪了,我的判断出现了偏差,不过,结果还是一样的,不是吗?”

    走火徐徐收回手枪,取了那一欧元塞入口袋中,语气重新平缓下来:“真遗憾。”

    “无论如何,远来是客,请务必让我们尽一下地主之谊,今晚就在我们那儿吃晚餐如何?”雅克平静地说。

    “这样偏僻的地方,能有什么好吃的呢?”走火说:“到我们那儿去吧,而且,说到地主之谊的话,我们才是地主。”

    “可是,我觉得你们那里,今晚大概会有些不安生。”雅克如此说到,“要不,各还各的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