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59 特勤组
    走火进入q的监控室,这个男人好似全身没了骨头一样,软趴趴地伏在键盘上,四面八方都被堆积起来的显示器包围着。这个房间没有灯,屏幕闪烁的光芒,就是这里唯一光明的点缀。走火刚走了几步,就不由得停下来,小心翼翼跨过地上数条纠缠在一起的电缆和数据线。虽然这片杂乱的场景,充满了正常的气息,但是,作为神秘组织的高等监测系统的核心部门,自然不可能是正常的。网络球中还有数名和q一样有能力的成员,但负责这座宅邸的却只有q一个,他将这个房间打造成一个强大的陷阱式堡垒,也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

    掩盖在“看似正常的环境”中,还不知道有多少致命的陷阱,走火知道,像q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把自己所有的布置都告诉他人,哪怕是网络球内部久经考验的成员,例如像走火这样的人。不过,网络球也从来都没有要求像q这样的人,老老实实地不去做多余的事情,这样的要求在正常的组织部门中不算苛刻,但是,对于神秘圈内的人士来说,就如同被迫戴上狗环一样心生反感。

    每一次走进这个房间,走火都会尽量集中精神,尽量沿着上一次自己走过的路线,即便,他知道q不会恶意预估自己的路线后,布置恶作剧般的陷阱。对他来说,q是个值得信任,却又不是彻底可以交托一切的那类同事。

    q趴在键盘上一动不动,走火皱了皱眉头,不过,这样的懒散状态,也是在q身上很常见的情况。这是一个看起里内向,缺乏交流能力。但实际上,精神十分跳脱的年轻人,在埋头于自己领域的技术人才中,是一种十分常见的类型。虽然拥有神秘,但神秘并没有影响q早已经养成的习惯和气质。

    “嘿,q。有什么好消息吗?”走火走到q身后,q却仿佛没有听到般,仍旧伏在键盘上,看起里是睡着了,身体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着。走火犹豫了,一手挑出特制的手枪,一手拍了拍q的肩膀。

    q还是一动不动。走火之前嗅到的一种不详的味道,终于在他的脑海中演变成一道闪电。q虽然在不工作的时候十分懒散,精疲力尽之后也睡得很死。但是,神秘圈的专业人士该有的警觉,他一点都不差。至少,被拍中肩膀还不能立刻从深眠中转醒,这种业余的警惕状态绝对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身上。

    “q?”走火轻轻说着,并不大声,他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他抓住q的肩膀,将他的身体用力翻过来。只见q紧闭着眼睛。除了呼吸正常之外,代表意识正常的细节反应。都变得十分微妙。走火掀开q的眼皮,观察了一下他的瞳孔,和他想的一样——

    意识被干掉了!

    敌人突破到了这个地点?走火的神经紧绷着,用那敏锐的知觉,收集身边一切可能用得上的情报。然后,他很快就确定了。敌人没有继续埋伏在这里。是亲自来到这个房间进行狙杀?还是通过意识通道直接摧毁q的意识?走火倾向于后者,他所来的一路上,并没有发现争斗残留下来的痕迹,如果敌人可以让q毫无反抗之力,又能彻底抹去自己的踪迹。那可是比直接从意识通道进行攻击更糟糕的事情。这座房间的内部和周边,不仅仅只有q的布置,网络球也设下了重重防御,以保障q这样的技术人员的安全,从外部通往内部的通道也十分隐秘。

    直接突破到房间中,在q完全没有反应的情况下进行袭杀,在难度上要超过从意识通道进行狙杀数倍。而且,如果真的是这种一条龙式的袭杀,基本上已经可以考虑,这处宅邸的防御系统已经全面失效的情况。

    走火不觉得这个杀死了q的意识的人,拥有这样的本事,就算是**的持有者,甚至是席森神父,也绝对不可能这么悄无声息地,从物理途径上突破网络球布置在这座宅邸中的防线。

    而考虑到意识通道攻击的话,嫌疑最大的人,无疑就是那名**的持有者。而这个人的真实身份到底为何,走火还没有足够的情报,对方的现身就是这两天的事情,就算是网络球的情报网,也无法反应得那么快速。要查询一个强大的意识行走者的真身,其难度绝非在全球人口中找到某个普通人的难度可以对比的。

    走火收回检查q的身体的手,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对那边说:“q被干掉了,敌人很可能是意识行走者,我觉得是**的持有者——你那边有什么反馈?”

    那边愣了一下,才回答到:“没有,我这边没有任何异常。你等等,我马上下去。”

    “不,你就呆在房间里,什么地方都不要去,重新检查一边防御体系。”走火断然拒绝,挂了这边的电话后,又打给其他的安保成员:“是我,走火,a级状况,立刻分发武器,包括巡逻人员和留守人员,警戒点,另派一个支队到轮椅人门口守着。”

    “——情况很糟糕?”那边传来的女声,虽然迟疑了一下,但在情绪上却十分平稳。

    “还不清楚,我这边有很重要的技术人员死了,凶手有可能已经离开。”走火说。

    “但是,并不能确认,对吗?”沉稳的女声说:“我会立刻组织人手进行排查,主体作业十分钟,全部作业需要二十分钟。”

    “好的,麻烦你了。”走火说:“不需要太过担心,敌人虽然杀了人,但似乎没有大闹一通的意思,这说明他也有自身的顾虑。既然没有一开始就做个彻底,之后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动作。而且,我觉得对方并没有真身到来。”

    “希望和你的判断一样。”这么说着,女方挂了电话。走火没有任何犹豫,将q君剥了个精光,用随身携带的工具。彻底搜查了他的每一个部位,确认肉身安全后,扛上肩膀就出了房间。

    这时,他的手机又响起来。

    他将耳朵凑向听筒,里面传来轮椅人的声音:“有人打起来了。”

    “什么时候?”他问。

    “就在刚才。”轮椅人说:“有点巧合?”

    走火没有回答,只是问到:“是谁?”

    “五十一区的小女孩和耳语者的高川先生。”轮椅人顿了顿。说:“两人似乎认识。”

    “说认识也不为过。”走火的声音依旧平稳,“如果是这两人的话,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会去调解。”

    “那么,我再提醒你一下。”轮椅人卖了个关子。

    “什么?”走火皱皱眉头,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同伴卖关子本身,而在于对方的话,让他觉得现场必然有一些蹊跷,而这个蹊跷才是重点。

    “五十一区的意识行走者也被干掉了。就像上一个那样。”轮椅人说。

    轻松躲过哥特少女的重锤,义体高川跳上了这把沉重的武器,限制住对方的进一步攻击。这种重型武器配合足够的速度,的确会给人强大的压迫感,但是,对于高川来说,无法限制速度的攻击和防御,都是无效的。即便伪速掠的初始速度有很大的限制。但是用来应付哥特少女挥动重锤的速度来说,已经绰绰有余。

    “真是老套的搭讪。”哥特少女完全不为义体高川的轻松应对所动。就像是早就知道这样的结果般,她猛地扭动锤柄,面朝上方的锤面立刻露出无数的小孔,继而牛毛一般的细针,蓬然溅了出来。而义体高川,已经先一步跃至半空。如同蜘蛛般,在墙壁和天花板上反弹,落地后已经再次拉开和哥特少女的距离。

    他没有任何反击的意思,这个哥特少女虽然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但是已经足以让他看出对方的出身——来自五十一区。很可能和在拉斯维加斯瓦尔普吉斯之夜中遇到的那名重锤哥特少女,有着某些诡异的关系。

    既然是五十一区的人,那么,在这个宅邸里,就不能算是敌人,这场战斗,也不可能持续太长时间。网络球的人,应该很快就会抵达吧。而且,虽然是被攻击的一方,但是,义体高川却没有感受到哥特少女身上存在那种必须将自己格杀在此的意志。这个女孩没有出全力,这是很容易就能感受到的,如此一来,之前的突袭,大致也可以视为一种矫情的寒暄吧。

    果然,哥特少女再次拧动锤柄,抛射出去的牛毛细针,好似受到了磁铁的召唤,发出簌簌声,自行从墙壁和天花板上弹起来,重新回到锤体中。她并没有再次进攻的意思,对于自己破坏了宅邸房间的墙壁,也没有任何抱歉的神色。

    “虽然已经听说过了你的事情,脑子里也有一点印象……”哥特少女很有气势地将重锤扛在肩膀上,一边说着,一边审视义体高川,“不过,和我所知道的那些,有很大不同呢,真是奇怪。你真的是高川?不是假扮的?”

    “和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我也算是有点成长。”义体高川就如同见到久违的朋友般,露出笑容,“倒是你,和我认识的那个女孩,没有太大的差别。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不觉得我就是她吗?”哥特少女饶有兴致地盯着义体高川。

    “不,虽然很像,但并不是同一人。”义体高川毫不犹豫地回答到。

    哥特少女就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扑哧一声笑起来,歪着头对义体高川说:“这可是我出生以来,听到的最好的赞美。喂,高川,做我的男人如何?是你的话,我一定可以十分享受吧。”她这么说着,那金黄色的瞳孔,变得宛如毒蛇般的竖瞳,更是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与她的外表年龄截然不同的,娇艳的毒性。她舔了舔嘴唇,就如同迫不及待,要尝尝可口的蛋糕。

    “很抱歉,我对未成年少女没有任何兴趣。”义体高川一本正经地回答到:“我喜欢成熟温柔,身材倍儿棒的姐姐型女性。”

    “原来如此——你的性取向真是让人——”哥特少女的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用比刚才快了数倍的速度冲进义体高川的防御圈。“让人不敢苟同!”

    急促又沉重的锤风荡起义体高川的额前刘海,他踩着步伐向后倒退,哥特少女就继续向前跟进,交错的锤影轨迹,就像是凭空画出一个牢笼,将义体高川囚禁在其中。尽管义体高川没有出手反击的意思。但哥特少女却如同火上浇油般,愈发的咄咄逼人。

    “逃得真棒!”哥特少女用惊叹调的语气喊着,情绪裸露在她的脸上,让她的神情越来越狰狞,同时也释放出一种十分强烈的快感。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沉重,却并不是因为长时间挥舞重锤而感到吃力,更像是一种女性逼近**时的生理反应。

    义体高川在背部距离墙壁只剩下不到一米的时候,终于停下脚步。虽然肉眼看不到,但是。在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内,大量的动态人形正在快速逼近,这个速度足以让对方插手哥特少女的下一次攻击。他并不怀疑,这些人是不是网络球的人,虽然最近状况频出,但是,这并不代表,网络球会在任何情况下都会被蒙蔽。

    笼罩整个宅邸的意识防御系统。没有在第一时间监测到他人的死亡,考虑到**的力量。还能解释,但是,如果自己和哥特少女的冲突,仍旧无法惊动网络球的人,那么,这一次的会议。网络球也就不必再唱主角了。

    两道交错的弧光,从义体高川身后的左右两侧激射而来,在重锤砸在义体高川身上前,就将其挡格下来。那是两把弧形的日式刀,样式没什么特殊的。也没什么特别的纹理装饰,显得十分朴素,持有者是两名女仆打扮的年轻女性——和经常看到的,出入这座宅邸的那些装束古朴保守的英伦女仆不同,这些女仆的穿着明显偏向日式的情趣装束,轻飘飘的布料,超短裙,黑色丝袜和蝴蝶结,胸衣部分裸露出她们那丰满胸部的上半部,似乎激烈一点的运动,就会彻底挤爆衣襟般。

    不得不说,这般打扮的女仆手持长刀,的确足以吸引大部分正常男人的视线。

    但就是这些看似不怎么正经的女仆们,却及时后发先至,提义体高川挡住了哥特少女的重锤。无论速度、力量还是武器质地,都不能用“正常”来形容。

    来者一共十三人,明显是一个小队的成员,彼此之间的配合用默契已经不足以形容。在两人合力架起哥特少女的重锤时,另外六人则从上下左右和后方,将刀口搭在哥特少女的要害上,锁死了她下一步的动作。

    “嘁——多事的家伙!”哥特少女嘴里抱怨,但是身体却没有丝毫动弹,“你们该明白,谁才是你们的主人!”

    “不是您,爱丽丝小姐。”其中一名长相比其他人更为成熟的女仆说到,没有任何的犹豫,也没有任何的情绪。她是这里唯一没有戴上头饰的女仆,手臂上还带着“特勤”的袖章。

    “你惹火我了。”哥特少女的声音低沉下来。

    “很抱歉,现在是a级警戒,我们已经通过了武力镇压的权限。”这名明显是头儿的女仆说,“相信五十一区也会谅解的。”

    哥特少女沉默了半晌,将重锤收了回来,女仆们没有阻拦她,再确认没有交战的必要后,所有的女仆飞快聚集在一起。领头的女仆朝哥特少女和义体高川两人深深躬身,她背后的同伴们也是如此,高耸的胸部更显得曲线毕露。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她们暴露在布料外的肌肤,好似白玉一样散发着温润的光泽。

    这些女人的肌肤也好,相貌也好,好得一点都没有自然正常的感觉。

    “我们是特勤女仆队第三支队,奉命前来处理这里的异常事件。”领头的女仆在施礼后,对两人说:“走火大人很快就会抵达,但是,能否在这之前,请两位为我们解释一下这里的情况?”她说话的时候,聆听的人会觉得她在注视自己,但是,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却清晰看到,她的眼瞳,根本就没有动弹,视线也没有焦距起来,仿佛始终都是处于涣散的边缘。

    这可不是正常人的生理反应。

    “有什么好解释的?那个疯女人突然就从房间里跑出来,连叫一声都做不到,就被干掉了。”哥特少女没什么好声气地说:“看她一脸**的表情,说不定是在意淫男人的时候被人突破了意识防线干掉的吧。”

    “我抵达的时候,她已经死了。”义体高川平静地说:“我靠得最近的位置就在那片损坏的墙壁处,没有动过现场。”

    领班女仆点点头,没有再多的表情,平淡地,仿佛例行回复般说:“多谢您的配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