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52 看不见2
    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大量的数据在跳动着,试图勾勒出用肉眼无法观测到的东西,然而,这些和常态数据不太一样的数值虽然存在,却十分分散,无法锁定这个东西的确切坐标。空气中因为未知的东西而开始散发出某种险恶的味道,这并不是因为潜伏在暗处的东西充满了攻击性,而是无法判断这个东西的性质和目的——未知,总是可以勾起人们心中最大的恶意和抗拒。

    即便如此,义体高川的环视,也仅仅是出于常态的警惕而已,他并不担心这个东西会给自己带来致命的危险。能够一击摧毁义体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不能说没有,但绝对不会太多,而且,也不应该在当下的场面中出现。虽然喝问“是谁?”,但是,在这个地方,真正存在的,充满了神秘的生物,又能有多少个呢?如果是恶魔,这里必须布置有恶魔召唤相关的仪式物品和痕迹,即便利用障眼法隐藏起来,恶魔所携带的气息,也会影响周遭环境给人的感官,这种影响带有十分强烈的特征,对于经常接触恶魔的人来说,是十分容易分辨出来的。

    但是,义体高川自从进入灰雾旅馆后,就没有感受到这里存在恶魔特性的影响。所以,比起恶魔来说,几率判断上自然更趋向于人为的情况。而在这个灰雾旅馆中,排除自己等人,就只剩下那名躲藏起来的,目的不明的敌人了。

    最初就已经预估到,这名敌人并不是真正的意识行走者,而有可能另有神秘,并且,比起攻击性的神秘。更偏向于是利于隐藏自己的神秘。那么,当前所面对的状况,显然和预估中的敌人十分接近。

    静静站在义体高川身边的咲夜没有任何动作,但是,义体高川一点都不担心,灰烬使者的一体式战斗装束。本就是由灰丝过程的,即便敌人近身猛攻,也很难在第一时间破坏这层战斗服,攻击到咲夜的本体。更何况,灰丝发动的终极速度,要远比他人旁观时产生的速度感要快得多。

    义体高川的反应,让整支队伍从略带紧张的运转中,毫无惯性地突然停顿下来,如同有什么弹性的东西被这种动静转换时释放出来的力量强力压缩一般。给人一种猛然积蓄起来的,极为强烈的张力。这股让人头皮发麻的张力,似乎也影响到了那看不见的某个东西或某个人,四周那轻微的不协调感,迅速变得清晰起来。

    “出来了吗?既然决定不龟缩起来,为什么还不正大光明出来呢?”库拉的身体,再次释放出刺骨的冷气。

    “库拉,控制一下。”走火突然提醒到。在他看来。库拉一直表现出来的,这种大范围的神秘模式。太容易将自己人也卷入其中了。这个女人,就力量特性和受其影响后的效率来说,是比起团体作战,是更适合单独行动的类型。当然,他并不会因此就认为,这就是库拉的缺陷。这种敌我皆要受到影响的特性,究竟是固有的,无法消除的限制,亦或是故意暴露出来的陷阱,暂时还不能肯定。毕竟。自己所清楚的,火炬之光的人当然不可能不清楚,然而,看对方的队伍配置情况,库拉一直是和他人结成搭档行动。

    “抱歉,我可控制不住。”虽然说着抱歉,但库拉的语气和她的神秘一样冰冷坚硬。不过,出于她给人的第一感官的缘故,并不会让人直接产生不好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这种语气是可以理解,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见的白色寒气开始在四周浮现,和灰雾的颜色显得泾渭分明。几个呼吸之后,那看不见的东西仍旧没有离开的感觉,也无法判断其究竟是一直呆在某个位置上,还是已经开始活动转移。不过,大范围的神秘影响,理论上,只要对方没有离开这片位置,就不可避免要受到影响,从这一点来说,库拉的选择并没有太大的错误。

    冰霜,开始爬上周围的建筑结构。呆在库拉身边的众人,从口中呼出的白气,看起来都有些生硬,但没有一个人表现出不适。这种程度的寒冷,暂时还在众人的承受范围内,而库拉的寒气,自然也不仅仅是为了用寒冷逼迫那看不见的东西——人体本就是一个热源,而热源在寒冷的环境中,总会比平时变得更加醒目。这种醒目可以出自温度影响所产生的现象,例如人们口中呼出的白气,或者沿着身体轮廓冻结的冰霜,也可以是出于拥有这种神秘的库拉对热力的敏感。

    正如,瞎子总会对声音更加敏锐,那么,在一个由自己的神秘构成的寒冷范围内,库拉对生物热源的敏锐程度,有理由比这里的其他人更强。因为寒冷而开始减弱的物质活动性,在义体高川的连锁判定中十分明显,而视网膜屏幕,也借助这种活动性的变化,呈现出更多的情报资讯。

    温度下降到零下十摄氏度的时候,司机终于变得有些不适,不由得活动了一下肢体,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则从怀中掏出火机打燃了,仿佛要从这点火苗中,截取自己所需要的热量。看起来,只要那看不见的东西还呆在周围,库拉就不打算停止这种降温行为。

    “够了,库拉。”走火再一次沉声说到。

    “这样就受不了了吗?别告诉我,网络球的人都这么娇贵。”库拉的声线依旧冰冷得没有情绪,用语听起来却有些像是嘲讽,“你看,那个乌龟一样的家伙,可还是好好地缩在自己的壳里呢。”

    “也许是因为他的壳可以保暖?”司机终于开口了,同样有些揶揄,“我们可没有这么全天候的乌龟壳。”

    库拉还想继续说点什么。义体高川觉得,她和司机的话,并不仅仅是在讽刺彼此,也是为了尝试进一步调动那看不见的东西的情绪——如果那是人类的话。不过,在库拉再次开口前。走火再一次强调到:“收回力量!库拉!”这一次,他话语中的严厉,比之前两次更加明显,让人可以清晰感受到他的情绪。库拉转过头,和走火对视着,互不相让地僵持了几个眨眼。四周的温度总算是有所回升。

    “你得知道,我们有很多方法把你揪出来,所以,奉劝你还是老实一点,自己走出来。”走火对空荡荡的过道和房间说着,“如果你真的想要吃点苦头,那就尝试再沉默三秒吧。”这般说着,他从怀中掏出那把体积巨大,沉重狰狞的手枪。“也不需要想着逃跑,我的子弹,不会让你走出攻击范围。我不介意你试试,第一颗子弹,我会打断你的腿!”

    这么说完,他开始数三声。义体高川不觉得走火可以在这种状态下,用正常的方法瞄准这个看不见的东西,但是。他那笃定的态度,却让人觉得他绝对不是在唬人。那把外表凶悍狰狞的大型手枪。足以让人联想起可怕的威力。也许可以猎杀恐龙,但更有可能的是远超这个程度。

    “临界兵器?”火炬之光的库拉似乎认出了这把枪的真面目,但又不太确定:“……不对。网络球的家伙,这是你们自己开发出来的兵器?”

    “魔方系列模组构件,质转枪试作一型。”走火扼要地说了看似很酷的武器名称,但是。具体是怎样的东西,遵从怎样的原理或神秘,可以达到怎样的强度,这些信息都没有透露出太多。网络球的司机和意识行走者对走火拿出的武器没有什么特别的关注,但是库拉一直冻结般的表情。却明显有所松动。她似乎可以在这把武器真正发射前,直接感受到它的威力。

    义体高川突然插口到:“s机关?”

    网络球的走火三人顿时产生剧烈的反应,几乎是同一时间转过头来,将目光集中在义体高川的身上。

    “你知道?”走火想问什么,义体高川十分明白,从他最初的语焉不详,就知道这把武器的秘密即便在网络球中,也是控制最为严密的机密。

    义体高川谈及s机关时,也并不十分确定,但是,一想到至今行踪不明的近江,他就不由得试探了一下。网络球中存在近江的工作痕迹,在过去发生的一些事情中,已经暴露出来了。近江就在网络球中,对义体高川来说,早已经是可以确定的事情,但是,涉及到她的事情,他仍旧无法始终保持沉默。

    “我知道,你们人谈到了一些。”义体高川将问题转移回网络球的自己人身上,“你们的人,可不是第一次使用这玩意了,看起来技术已经趋向成熟。不过,s机关应该只是系列武器的部件之一吧?有兴趣拿出来作为和我们耳语者的合作项目吗?”义体高川不再关注那看不见的东西。和近江有关的物事,他自然更感兴趣一些。

    如果,可以再见到她的话——

    在这个假设下,他并不清楚自己见到对方时,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只是,仅仅是可以见面,就已经让人打心底感受到一种久违重逢的温暖和感慨了。

    这些想法和情绪,都没有在他的脸上体现出来,狐狸面具很好地掩饰了他的表情。无法单独从目光中看出什么的走火,在沉默了数秒之后,终于点头说:“会有机会的。不过,现在可不是说这些东西的时候。我许诺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得给藏起来的老鼠吃点苦头才行。”

    说罢,在那种被窥视的感觉消失前,他用力扣下了扳机。

    嗒的一声,枪声并不强烈,甚至和枪的体型并不搭调。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比起普通子弹的体积更大,弹头扁平的的子弹正缓缓穿出枪口,带着尾部燃起的一撮激烈的火焰,好似微型导弹般,沿着剧烈的曲线拐往某个方向。子弹的路径,配合一直收集的环境数据,视网膜屏幕中,敌人的坐标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随着子弹的穿梭,可能性坐标一个接一个地消失,在子弹击中敌人所在位置之前,视网膜屏幕的四方形准星打着转落到了那个已经浮现出来的人形轮廓上。

    在正常的时间线上,子弹的速度是极快的。但是,义体高川的脑硬体信息处理速度,比之更快。世界的运转仿佛变得缓慢,并不是冰冷导致的活动性降低,而是观测上的速度差所产生的现象,只有这样的观测和反应速度。才能在伪速掠状态下的移动速度保持平衡。伪速掠终究和速掠超能是不一样的,并不是一个自我满足的系统,需要从外部进行能力补充,脑硬体和义体,都是驱动这一能力的关键部分。

    义体高川纵身而出。既然敌人已经现形,他也不介意多做些事情。走火的子弹毫无疑问地锁定了这个人,但是,是否可以阻止对方的逃跑还是个疑问。在直观察觉到这枚子弹的特殊后,这个一直隐形的人开始有所动作。而这种动作并不呈现在他的逃跑路线上,而在于他的痕迹再一次开始变得模糊。

    子弹是极为快速的,但是,这个隐形人的再隐形却似乎更快。考虑到他的反应,以及这种隐身神秘的古怪,即便被子弹打断一条腿,是否可以阻止他再度隐藏起来还是个问号。至少,这一枪是绝对无法杀死对方的。不仅仅是走火并不打算一下子就干掉对方,也在于。对方对此有着超乎寻常的信心。

    大概,正是这种对自己所持有神秘的信心,让他敢于如此大张旗鼓地近距离监测自己一行人吧?义体高川在疾驰的同时如此想到。如果不是自己的提醒,走火他们是否可以察觉到对方就潜伏在身边呢?这个问题,对义体高川来说,并没有直接的答案。

    电光火石之间。子弹打中了那在视网膜屏幕中快要消失的轮廓,正如走火所说,正中小腿的部分,但是,在可见的范围内。并没有残肢和鲜血。子弹打穿那部位之后,仿佛被一种从子弹内部产生的力量扭曲吞噬了,残骸没有留下,也没有对周遭的环境造成破坏。更因为参照物的消失,根本无从测定子弹的威力。

    义体高川的起始速度比子弹更慢,当他抵达目标的原在地时,对方的轮廓再一次消失在视网膜屏幕中。只是,他并没有因此停顿下来,这一刻,走火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意外的表情。在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中,有一个极为明显的线索,正在引导义体高川的行动——那是一根潜伏在地面中穿插的灰丝,看似根本没有反应的咲夜,已经在第一时间跟上了他的脚步,就如同过去的无数次配合那样。

    灰烬使者的灰丝究竟拥有怎样的性能,至今仍旧无法摸清,但是,既然咲夜已经开始行动,义体高川就从不去怀疑她的正确性。这样的信任,并不是因为她总是正确,而仅仅是因为,她是他最为信任的搭档和亲人之一。

    灰丝穿行的路线并非一条直线,义体高川追踪这条路线,也不免要面对正面蜂拥而来的各种壁障。不过,正如灰丝可以无视地面的质地,义体也无需顾虑这些障碍的坚固。义体高川拥有这个世界上,最顶级的身体素质,他就如一枚不断加速的炮弹,在其余人跟上之前,洞穿了所有的障碍,独自一人追入了灰雾旅馆的深处。

    不,陪伴在他身边的,还有灰烬使者咲夜的灰丝。

    他的速度,并没有超越灰丝的速度。在他的观测中,灰雾旅馆的结构再一次变得诡异起来,自己运动的范围,已经开始超出旅馆的面积,但是,四周的景色,仍旧是旅馆内部。从一楼绕上四楼,敌人的逃跑速度和选择路线足以谈得上是“灵活的速度型”,这不是通过连锁判定或视网膜屏幕直接观测到的,而是通过灰丝的反应推断的。不过,对方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无法凭此摆脱追击,开始进一步加速后,同样选择了毫不避让的障碍穿行。

    穿透层层地板和天花板的灰丝,引导着义体高川,笔直抵达了距离感已经远超旅馆高度的建筑顶部。

    从破碎的砖瓦中一跃而出,义体高川维持着随时起跑的姿势,蹲踞在旅馆房顶的横梁上。在这片房顶的下方,屋檐以下的楼体部分,已经彻底被浓郁的灰雾掩盖了,就如同来到了穿过云层的高峰,俯瞰着卷动的水汽,视野仿佛可以延伸到无限远,却无法抵达最底部。

    只是,比起飘渺如烟的云层,这些灰雾,更像是一个绕着旅馆旋转的巨大漩涡。

    没有声音,但是,这有些壮观的景色,却让人觉得可以听到同样澎湃的声响。

    灰丝,如同钢针一般,静静树立在义体高川的身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