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65 跳马
    义体高川再一次意识到自己的状况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虽然就脑硬体反馈的数据来说,一切都处于正常水平线上,但是,如果脑硬体本来就有问题的话,反馈回来的数据自然也不可信了。只是,能够极大程度上可以抵抗“神秘”入侵的脑硬体,又有哪些存在可以影响呢?仅仅是“**”水平的神秘,是不可能做到的。而且,考虑到是自己对锉刀小队的观测出现异常,那么,这种影响的时间,甚至要追溯到上一个世界线。

    “是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小动作吗?”义体高川在心中考虑着。无论系色和桃乐丝做了些什么,就他本人而言,是完全生不出任何反感的,因为,他就如同相信自己一样,相信着她们。他只是在思考,如果将根源假定为她们两人,那么,她们的做法对于整个计划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在这次末日幻境的剧本中设置了一些后门,通过这些后门,可以将自己的计划,隐藏在“病院”的“人类补完计划”之中。这一点,义体高川是十分清楚的。

    从这样的思维角度来判断,将曾经的“灰狐”和“快枪”,如今的“蝙蝠”和“山姆”带入“桃乐丝计划”就是值得考虑的事情。走火虽然提起可以让耳语者加入这项计划,但是,这两人却并非耳语者的成员,锉刀小队的背后站着的是雇佣兵协会这个在欧美地区也颇有名气的神秘组织,一旦允许锉刀小队的成员加入计划,就意味着默许整个雇佣兵协会加入这项计划,对走火来说,其中的利益和损失也是必须深度考量的。尽管。雇佣兵协会和网络球的关系谈不上恶劣,但也没有好到穿一条裤子,甚至没有进驻这个宅邸,而只以纯粹生意人的身份,完成彼此之间的合约。

    走火对这样若即若离的神秘组织到底抱有怎样的想法,或者说。他打算如何调整两个组织之间的关系,义体高川并不知晓,这些问题,并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也不是走火拍拍屁股就能决定的。对于雇佣兵协会到底是怎样性质,有何种原则和行事趋向的神秘组织,网络球一定比耳语者更加了解。

    说实话,耳语者其实并不了解雇佣兵协会,仅仅是这个神秘组织下属的锉刀小队来往比较密切而已。彼此之间的攻守同盟,也是基于可以预见的利益,而并非共同战斗所结下的情谊。雇佣兵,就是商人,但他们可以付出的商品只有两种——鲜血和生命。这一点,无论是对正常世界中的雇佣兵,还是对神秘圈中的雇佣兵,基本上没什么差别。

    在义体高川看来。锉刀小队也是如此,他们可以为了预见的利益。出卖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也可以为了更大的利益,结束这种付出,并转向他方。维系耳语者和锉刀小队之间关系的,仅仅是对“合约”的执行度而已,不过。至少到目前为止,雇佣兵协会从来没有在合同期内背叛雇主的坏名声,这让他们在合同期内,多少还是有信誉度的。

    锉刀就个人关系来说,和耳语者走得比其他雇佣兵都要近。但是,她的意志,无法代表其他队员的意志,即便考虑到她有可能在最坏的情况下,也站在耳语者一方,单凭她一个人,也很难将这种态度趋向贯彻到整支队伍中,乃至于影响雇佣兵协会高层决定。她可以做一些决定,产生一些影响,但是,她并非是唯一的说话人,她身为雇佣兵协会的高层之一,所做的决定,绝对不会以耳语者作为最重要的考量因素。

    这样的雇佣兵协会,是耳语者目前为止,在欧美区关系最密切的盟友。因此,就必须承受雇佣兵协会自身暧昧的态度所带来的许多麻烦。义体高川并不打算放弃,要说服走火到底需要多大的代价,他并没有过多的考虑,他已经做出决定,只要有一丝可能性,就必须争取至少让“蝙蝠”和“山姆”这两人加入桃乐丝计划。

    好在,耳语者自身的重要性,就连网络球也必须有所顾虑。只要自己十分坚持的话,宁肯付出表面上不相符的利益,走火那边也不是没有机会吧。义体高川这么想着。

    这些思考,在重新认识了锉刀小队的成员时,转眼间就已经完成。义体高川拍了拍锉刀的肩膀,说到:“这次又要和网络球打交道了,情况和五十一区那时差不多。”

    锉刀倒是有些愕然,不由得问道:“到底是什么情况?”身为神秘圈中的资深人士,她当然没少和网络球打招呼,但是,如果将这种相处的深度扩大到五十一区那次的水平的话,就是连她也不得不皱皱眉头了。当时在五十一区中的行动,她的队伍已经处于一种自行临阵决断的地步,愿意和耳语者一起承担风险,即便是为了履行合约,也仍旧是一种冒险的行为。

    她当然不希望,这一次又和上一次那样搞得那么大,虽然,上一次在五十一区行动的结果,证明了收获还是和付出成正比的,不过,那种牵扯太多的大场面,想要取得点什么,总是需要一些运气。比起纯粹的战斗来说,可是更让人心神疲惫。

    “中继器的问题?”锉刀追问到,“如果他们愿意让我们加入,倒是没有问题,我们也希望得到第一手的情报。”

    “你们也打算开发中继器?”义体高川不由得问道,一边交谈着,双方的成员都落座下来,格雷格娅跑进厨房去准备咖啡了。

    “我们连瓦尔普吉斯之夜都没有呢。”锉刀耸耸肩膀,“不过,既然未来的战争趋势,有朝中继器发展的倾向,我们也必须多加了解。你知道,我们就是吃战争这行饭的。”她拍拍自己身旁的长型金属盒。说:“你看,我连临界兵器都带过来了。希望你能给我点好消息。”

    “很遗憾,和你期望的不太一样。”义体高川将桃乐丝计划的概要跟她提了一下,说:“走火答应我们耳语者和火炬之光的人加入这个计划,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人,就不太清楚了。你觉得如何?我希望你们可以一起来。”

    锉刀深思了半晌,才皱着眉头说:“我们的情况和火炬之光不一样,走火不一定会答应。”

    “不,我询问的,是你们有没有加入的意愿。具体的问题,由我们这边负责处理。”义体高川随口说了一个借口:“仅仅是我们耳语者的话,说实话,对这项计划没有任何影响力,我们并没有这方面的研究。但是,你们的话,或许有这样的影响力。既然可以加入这项计划,我们耳语者并不希望为火炬之光和网络球打下手,乃至于仅仅做一个旁观者。我们需要的,并不仅仅是网络球的友谊,作为‘最终兵器’的仿制品,桃乐丝计划对我们来说。也是十分关键的突破点。”

    果然,锉刀听到“最终兵器”这个名头的再三重复。迟疑在她的脸上结成了疙瘩。显然,她对“最终兵器”的情况,也并非一无所知。

    “最终兵器吗……”锉刀似乎在组织语言,好半会才沉声说:“其实,我并不看好网络球的这个仿制计划,这不仅仅是我的意思。在组织中也已经达成共识。网络球窃取了中继器的秘密,还协助五十一区完成了,的确,这很了不起,再怎么惊叹也不为过。但是。根据我们的情报,最终兵器的秘密,要比中继器的秘密更加晦涩,网络球的桃乐丝计划既然已经被冻结,那就证明他们彻底被卡住了,并且,没有多大的信心去突破难关。虽然,这一次,他们打算重启这个计划,并让他方加入,但是,如果没有突破难关的关键,这项计划的成功也是很微茫的。”

    “关键?”咲夜在旁边插口到。

    “是的,我只能这么说,我们也并不知道这个关键到底是什么,完全没有概念。所以,我们加入这项计划,可以起到的作用,也是难以看好。”锉刀点点头,接过格雷格娅递来的咖啡,吹开袅袅的热气。

    场面有些冷却,锉刀的态度十分明显,她正试图婉拒这份邀约。义体高川交握十字,在静默得有些紧张的气氛中思考了一会,对她说了这么一句话:“火炬之光,是主动要求加入这项计划的。”

    锉刀喝咖啡的手顿了顿,立刻放下来,原先平和却略带抗拒的目光中,终于有了一丝兴味。

    “主动的?”她再次确认到。

    这句话,本就是义体高川深思熟虑的结果,锉刀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们不愿意加入这项计划,只是因为付出和收获无法达成预期,关键其实并不在于自己这边的组织,是否可以在推动桃乐丝计划中扮演一个相对重要的角色,而在于,这项计划,在他们的预估中,完全没有可行性。

    反过来说,如果计划有可行性的话,哪怕只是有那么一丝可能,都会重新对这个计划重新进行评估。义体高川需要做的,就是让他们知道,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对于义体高川来说,桃乐丝计划十分重要,但是,大部分的理由,都无法对锉刀小队透露,所以,火炬之光反而成为了唯一的借口。

    虽然火炬之光加入桃乐丝计划本就是一种信号,但是,达成这个合作的态度,是主动还是被动,其意义是不一样的。毫无疑问,火炬之光绝对不是单纯凭借情谊就能活动的神秘组织,更甚者,他们的胃口,要比普通的神秘组织更大。主动去掺和一个看似没有结果的,已经冻结的计划,自然不可能是为了什么交情,更不是一种妥协——无论表面上看起来有多少妥协的味道在内,都是不可能的。

    火炬之光的主动性,让他们带着那么点“自己掌握着桃乐丝计划成功的关键”的味道。

    锉刀再次低头想了想,对义体高川勾起颇有深意的微笑,说:“听说了吗?纳粹准备从月球那尿布拉屎的地方跑回来了,恐怕他们也受够了那么偏远的乡下,觉得自己再不回来,就要变成乡巴佬了。”

    她突然改变话题。所潜藏的暗示,对义体高川来说并不是太难理解。咲夜似乎也转过弯来了,只有格雷格娅的脸上还有一丝茫然。

    “抱歉,我去打通电话。”锉刀说着,直接站起来,毫不犹豫地出了门外。

    格雷格娅趴在咲夜耳边问到:“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连句正面的回复都不给。”

    “不。她已经给了。”咲夜垂下脸,轻轻说:“她刚才的最后那句话,就是一个好理由。”

    “理由?”格雷格娅还是不明白,她觉得自己的脑血管似乎被堵塞了,一阵发胀。

    “说服组织里的其他人,重新评估并加入这项计划的理由。”咲夜说。

    “可是,就算她同意加入这项计划,真正的理由也不是这个吧?”格雷格娅倒是在这个时候看得分明。

    “是的,但是。只有对她来说的真正理由,是不足以说服其他人的。”咲夜说:“可以说服他人的,只有对他人来说,可以通行的理由。你在大学里到底都学了些什么啊?格雷格娅,这可是交际的基础。”

    “嘿嘿——”格雷格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的成绩不怎么好,本来就想退学了。”

    “你们那边上大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尤其是你那样的好学校。”咲夜有些惊讶。

    “嗯。是啊,我很努力地学过了。好不容易才考上的。”格雷格娅倒是爽快起来,说到:“只是,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上了大学要取得高分,还真是很困难的事情。”

    “但是。口才、心理和人际关系,这不是每个大学生的日常功课吗?”咲夜倒是一脸的不理解,“应该就像是吃饭一样简单吧。”

    “狗屎!”格雷格娅就像是被踩中了尾巴的猫,一下子炸毛了,“别用人气女王的口吻说这些事情了。这种事情哪有这么简单!”

    “好吧。我也就随口说说。”咲夜耸耸肩膀。

    “我觉得。你这个随意的态度,深深刺伤了我脆弱的心灵。”格雷格娅有些沮丧地,自嘲般说到,“听你说得条条是道,但是,很明显,你也不擅长心理和口才嘛,干嘛让我这么郁闷。”

    咲夜这一次完全没了语言,她可是知道,为了扭转自己高中时代那腼腆内向的性格,自己到底花费了多大的力气。虽然,现在也不觉得没什么不好,但是,在她的心中,仍旧保留着那么一块地方,充斥着过去的影子,就如同一个时光停驻的万花筒。

    如果时光倒流,自己是否还会想要踏上和现在同样的道路呢?她的心中,并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即便,现在和高川的关系十分密切,没什么好后悔的,但是,她仍旧觉得,高中时代的自己,就已经经历了自己这一生中最美好,也最惨烈,最刻骨铭心的时光。

    她的回忆飞逝着,仿佛又回到了森野的死讯传来前的那个星期。

    那是,还没有碰到八景,仅仅一个人在暗中注视着隔壁班的高川的,少女时代。

    咲夜有着太多的滋味要去重温,在她的回忆结束前,锉刀已经返回房间。她坐在自己原来的位置上,拿起咖啡润了润喉咙,开门见山地义体高川说:“我们愿意加入计划,只要你们可以说服走火的话。只是,我们不会主动和网络球达成协议,而仅仅托庇于耳语者的名下。”

    “成交。”义体高川毫不拖泥带水地予以同意。如果从交易的层面上来看,雇佣兵协会的意思,无疑是不打算付出锉刀小队成员以上的损失,对耳语者来说,作为担保人也是拥有很大风险的,如何跟网络球那边打交道也开了一个关卡。但是,在义体高川的角度看来,这点风险和困难完全不需要在意。

    “希望这次的运气也够好,我可是把自己的小命也赌在你身上了,高川。”锉刀微笑着说到,习惯性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枚硬币,“刚才我测试了一下,和五十一区时的结果差不多。”

    “当然,会合作愉快的。”义体高川也面带笑容地回答到。

    这边的磋商才刚刚结束,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敲响了。义体高川自然在那之前,就已经观测到了来人。

    “真正主事的人来了。”他这么说着,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与此同时,房门打开,走火一个人走了进来,他的精神状态还不错,仍旧是给人那种坚若磐石的感觉,但一定是彻夜未眠地工作到现在。

    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罗列着观测到的数据,单纯以战斗力来说,现在的走火比往时更有攻击性,也更加敏锐,他的精神,正伴随大量而复杂的脑力工作,达到一个顶峰,让他的眼神,比以往更加明亮。

    “那么,开始吧。”义体高川对自己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