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61 若即若离
    走火终于再一次确认让耳语者加入“桃乐丝计划”的相关事宜,对义体高川来说,虽然谈不上意外的收获,但是在时间进度上,却是一个相当大的突破口。如果没有必要,义体高川也不想用强硬的手段直接突入网络球内部,调查关于“桃乐丝计划”的情报,要直接和网路球进行对抗,对现在的耳语者来说,也是有些吃力的事情,在最高等级的战斗力上并不吃亏,地理位置上的优势,也让耳语者的后方不会承受太大的压力,但是,双方可以调用的资源差距实在太大了。

    一旦在这个关键时刻采取如此强硬的态度,去寻找桃乐丝、玛索和近江的痕迹,势必会为耳语者其他成员带来巨大的压力,随之而来的后继负面影响也会十分强烈。尽管,义体高川已经十分相信,这三者就藏匿在网络球中的判断。

    所以,和网络球这样的相对友好组织翻脸,仅仅是万不得已的下策而已。义体高川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很多机会只是一闪而逝,没有抓住的话,就会步步落后,即便如此,他仍旧坚持给自己的计划一点时间。

    **的强势插入,走火的临阵判断,网络球和各方神秘组织的选择,都给义体高川一种“剧情走向必然如此”的感觉。这种感觉在**的力量呈现之前,十分的朦胧,但是,随着一些暗流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激荡,这种感觉就随之愈加清晰起来。

    唯一不能确定的,仍旧是“江”那边的动作,不过,目前来说。虽然那边的行动较为隐晦,但从蛛丝马迹中得出的结论,仍旧没有偏离义体高川所设想的可能性——这意味着,对方虽然是最不可测定的因素,但是,就概率来说。它的选择,并没有超出“人”的范畴。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义体高川心想,对比起它于过去的异动,这些动静,幅度都太大了,太表面化了,仿佛从一个“不可知”下降为“似乎可知”,仅仅是因为少年高川的存在。就能产生这么大的变化吗?

    在上一个世界线里,“江”和“病毒”,在很多层面上可以划上等号,但是,进入这个世界线后,“江”这个名字,似乎才有了意义,而于“病毒”区分开来。义体高川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把“江”从“病毒”中剥离出来看待。

    “江”到底是不是存在的,又或者。仅仅是条件性存在的呢?义体高川已经分不清楚了,或者说,他从来都没有分清楚过。他只知道,对于少年高川来说,“江”是确实的,极度重要的存在。是他存在的基础,是他一切行动所依仗的根源,而对于少年高川的选择和想法,他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少年高川也是高川。所以,了解他,就如同了解自己一样。

    但是,要像少年高川那样理解“江”,去看待关于“江”的一切,义体高川觉得自己做不到。能够理解,却无法做到,就像是,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在拘束自己的想法,而自己却在意更多的东西,而无法摆脱,或者说,不愿意摆脱这种拘束。

    这些拘束,有着自己的梦想,自己的挣扎,以及自己所爱着的她们。在这个“她们”之中,也许,并没有“江”的位置,之所以在意“江”,大概只是因为,它可能涉及到已经死去的真江吧。

    但是,“江”和已经死去的真江,终究是不同的。超级桃乐丝也好,超级系色也好,应该都已经走出了当年的阴影,而将这份感情区分开来,才做出了“超级高川”的计划吧?义体高川想着,也许,少年高川的存在和成长,正是“高川”对“真江”的爱和执着的体现——说实话,这么想的话,义体高川却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坏事。总有人,需要记住已经死去的人,无法放弃已经死去的爱人,从这份爱和执着出发,去做点什么事情,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即便,这个过程中,会产生诸多的不理想和悲伤。

    少年高川,有着少年高川的存在意义。

    义体高川,也有着义体高川,所必须去做的事情。

    那是少年高川,永远都不会去想,也不会去做,更无法办到的事情。

    如果,感情就是如此的复杂,那么,就割裂吧,像现在这样暂时割裂,直到它必须再次统一的时刻。在那之前,我们将会领会各自路上的风景。无论对错,无论成败,无论是否有所遗憾,唯一对自己负责的,就只有坚信自己,尽力去做而已。

    义体高川怀着似乎有些畅快的心情,走进了死者的房间。这名五十一区的意识行走者,如果真的也是**的受害者,那么,大概会如第一名死者那般,在房间里留下点和**相关的东西。

    “她的身上没有伤痕,没怎么挣扎。”一边搜查,义体高川一边将自己观测尸体得到的情报陈述给走火,“不过,却留下了线索,那么,意识方面的抵抗,必然格外激烈,她的身体有一些类似于**的生理现象,大概是在意识中被做了点什么。我觉得,凶手很可能是通过死者**方面的需求,来达成对意识入侵的。对于一个意识行走者来说,对自身意识的保护,自然是最为看重的,强行突破目标的意识防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如果事先通过一些手段,在目标的意识防御中打开一条缝隙,就会变得相对简单一些。”

    走火在另一旁点点头,说:“这次的死者,在能力和精力上,都比第一名死者更强。我认同你的想法。如果可以有省力的方法,就算是**那种强力的神秘,也不会故意视而不见吧。它的威名已经足够显赫,已经不再需要刻意展现自己的肌肉了。”

    “不过,这一次,死者的死因。似乎不是心脏麻痹。”义体高川继续说到:“具体的情况,还需要专业的验尸。”

    “已经开始在做了。”走火说:“其实,还不能完全确定,这名死者是死于**的力量下吧?”

    “要瞒过这个宅邸的意识防御系统杀死一个意识行走者,你确定可以做到这种事情的人,以及需要这么做的人。有很多?”义体高川反问到。

    走火耸耸肩,不过,背向他的义体高川没有看到,他正将数据线插进自己后颈上的数据端口中。在他的视网膜屏幕里,所观测到的地方,显示出不少人出没的痕迹。这些数据,自然需要转录下来,交给网络球进行踪迹比较,以确定到底有哪些人来过这里。其中有多少是可以信任,而又有哪些可疑的。虽然义体高川不觉得凶手会是**之外的其它神秘,但是,走火之前也提到过,**的持有者很可能就混在自己的熟人中,那么,借助这样的身份,靠近死者后再发起攻击。也是可能采取的方法。

    要从很远的地方,突破一名意识行走者的防线。将其杀死——就算事先有过许多准备,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更何况,这个宅邸拥有十分严密的意识防御系统,至少,网络球很确定,不会有人可以在宅邸内完成意识行走而不被察觉。

    这种自信。让更多的考虑,限制在“就算是从意识层面上进行刺杀,凶手也不是采用跨越宅邸的空间距离,进行意识态连接的手法。”

    如此一来,才显得凶手的意识力量很是诡谲。

    **拥有达成这个手法的先例。也留下了相关的证据,才会让网络球的人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自己面对的,会是这样的一个敌人。即便如此,走火似乎仍旧没有完全认定就是**所为,他到底在什么地方有所顾虑,这就是义体高川所设想不到的了。毕竟,双方的情报量有着很大的差距。

    “找到了。”走火弯下腰,从角落里拾起一张纸页。义体高川转过去的时候,他说:“我不是在怀疑**的力量在这些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只是,使用**力量的凶手,并不一定就是**的持有者。如果我们得到的情报没有错,那么,**十有**,并不具备选择主人的特性,也不具备独立存在的特性。”

    他这般说着,将纸页递给义体高川,只见到上面同样写下了“高川”二字,只是,这一次的字迹,比前两次的要潦草许多。处处可见死者的挣扎,死者虽然因为种种原因,被控制住了,但却并非毫无反应的余地。

    走火继续说到:“我们的推断是,**拥有一个固定的,最初的主人,并依附其存在而存在。如此一来,过去的基拉,根本就不是**的真正持有者,仅仅是使用者而已。之前在旅馆里遇到的情况,更证明了这个观点的正确性,如今杀死五十一区的意识行走者的凶手,就算是真的是那个l,也无法证明什么。除了最初的那个主人,其余的**持有者,哪怕是拥有整个**,而并非仅仅一张页面,大概也仅仅是被最初的主人所选择的吧。”

    “你的意思是,**,其实只是一个被动型的,可以借贷的神秘?”义体高川问到。

    “是的,**的每一次力量展现,虽然都有一部分固定的特征,但是,在应用上却是十分灵活的,在每一起事件中,呈现出来的整体特征,往往会带上一些使用者自身性格、知识和心理差异所导致的微妙区别。”走火沉声说:“如果这个判断是正确的,那么,我们通过这种差异性,反推使用者本身,也就有可能了。既然使用者和使用者的不同,会产生差异,那么,最初的拥有者,说不定也符合这个规律。我本人,不觉得,这个最初的拥有者,会一次都没有用过**的力量。”

    “所以,只有在分析这次死亡事件的特征之后,才能确定l到底扮演的是怎样的角色?如果有可能,或许可以挖出l的真身?”义体高川明白过来,又问道:“不过,你们没有太多的时间。**的力量出现得那么频繁。一定在预谋更大的动作。对方明明知道,**的力量无法影响我,却仍旧写下了我的名字,并以此驱动他人的死亡,这种刻意性太明显了,但也让人无法忽略。”

    “所以。我觉得你之前说的——**的持有者的目标,就是让高川先生您封闭意识世界的那个意识行走者——的确有很大可能。”走火说:“他意识到自己无法突破这层封印,所以,在暗示我们加入其中。但是,如果我们照做了,就会落入对方的节奏中。”

    “那么,你们打算就这么放任不理?”义体高川问道,“我是无所谓,但是。我觉得,你们如果真的打算完成中继器,就无法避免要通过我的意识世界,去接触那名意识行走者。”

    “不,当然不会放任不理。”走火说:“该做的事情,承诺过的事情,一定会去做。但是,时间、地点和人选。这些因素都不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我们有自己的时间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合适做什么,都已经有了完备的计划。请相信我们,高川先生。”

    义体高川并不觉得走火的回答有多么出乎预料,或者说,这样的说法。这样的决定,的确很符合义体高川对走火,对网路球这个组织的认知。在这个时候,他觉得应该适当放缓一下,有很多改变。总是需要发酵的时间。他将连接颈后的数据线拔下来,从口袋里掏出指甲大小的存储芯片,和那张写着“高川”名字的纸张递回给走火。

    “我一直都十分相信你们的诚信、敬业、谨慎和对盟约的执行力度,这本就是你们的立身之基。这里是我收集到的数据,希望给你们一些帮助。这张纸页,还是交给你们进行处理比较好,耳语者并没有这方面的能量。”义体高川平静地说到。

    “我们会处理好的。”走火接过去,同样平静地说到。

    义体高川打算离开这个房间,该说的,该做的,都已经完成了,再停留在这个死者的房间中,已经没有意义。本来,追寻感觉,寻找**的线索的理由,就不在于**本身,而仅仅是,为了关注事态的发展趋势,获得各种“遇见”的机会罢了。想要影响或引导某些人和事,就不能总是力图置身事外,冷眼旁观。

    不过,当达成火候之后,再掺杂于事件中,就很容易出现各种由自身因素而引发的意外,也很难理智地看待一系列事件的变化趋向。

    义体高川从一开始,就打着若即若离的态度。

    “需要我送你回去吗?”走火问到:“这附近的路线,一直都在变动。”

    “你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不是吗?”义体高川回答到:“你可以对我开放一个直达房间的专线。”

    “好的,高川先生。”走火说。

    “对了,之前那些特勤女仆——”义体高川顿了顿脚步,不过,走火似乎只是在聆听,没有任何表态的意思,于是改口说:“算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说罢,他走出房间,将房门带上。

    在房门彻底关上前,走火的声音传出来:“那些人,并不完全隶属于网路球,而是多方合作的结果,就如同丘比的魔法少女一样,但是,参与者的成分更加复杂。”

    碰——关门的响声,成为这句话的尾音。义体高川在门口站了一小会,这才沿着自己来时的方向返回。这一次,他同样没有迷路,比来时更快地,更少转向地,抵达了耳语者的房间前。现在,他已经可以十分确定,白天和晚上,上一次和这一次,所经过的路线,至少在感官上,是完全不一样的。

    现在再去其他地方的话,一定会迷路吧。

    他没有去尝试,这个宅邸可没有表面上看来的那么欢迎客人,不,应该说,它本来就不欢迎客人。它在接待客人,仅仅是因为,它必须要进行这份工作而已。这样的想法,在义体高川的脑海里浮现,让他不由得笑起来,这样人性化的说法,反倒让人觉得这栋森严诡异的宅邸变得可爱起来。

    他推开门,走进去。

    与此同时,和火炬之光一同抵达伦敦的亚洲人——活泼乱跳的k和已经变成活死人的达郎,正被装箱,运送至网络球专门处理这类人士的地方。火炬之光在一旁观看了整个装箱过程,他们并没有进驻不列颠女王的宅邸,不过,却也算不得违背约定。猫女从一旁走出来,对他们说:“剩下的,走火让我负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