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62 暗面的巢穴
    男人用力扔开手中的黑皮笔记本,身体宛如失重的秤铊,碰的一声砸在地板上,他的口鼻都流出血来,一只手指迅速膨胀,软化,变成一滩绿色的胶质物,骨头、血管、神经、肌肉都已经异化了,虽然还保留着手指的轮廓,但是再像自主活动已经不可能。在这种恶性变异蔓延到全身之前,男人用仅剩的意志,用力拗断了这节手指,身体翻了好几个滚远远躲开。

    “该死的,竟然这么强……”他虚弱地喘息着,双眼的焦距这才渐渐恢复过来。不一会,有人打开门,看到他这般狼狈的模样,并没有嘲笑,只是问到:“看来你选中的敌人很有两把刷子,你确定要继续做下去?”话语中,有一种不远不近的疏离感,远没有话语本身表达的意思那么关切。

    “闭嘴,神父!你就是没碰到那个家伙才说风凉话吧。”男人用力支起身体,靠着墙坐直了,右手哆哆嗦嗦从上衣口袋掏出香烟点燃了,筋疲力尽地吸了一口,就这么缓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到:“那根本就不是人。你来得太快了!这个地方,已经被它觉察到了,还有你的存在也是。”这么说着,他看了一眼自己已经胶质化的那根手指,那滩绿色的软体物质,正在以肉眼微不可见的速度挥发着,他十分明白,这种物质挥发之后,会变成什么——再过十分钟左右,这个房间就会被灰雾充斥,即便是现在,虽然肉眼无法看到,但是,“微机胞”也已经存在于空气中——而这就是那个“东西”的眼睛,不久后。或许还会变成手足。

    更可怕的是,如果没有相应的防御机制,一旦吸入这些灰雾,就有可能成为“感染体”,整个人的生理活动都被对方借助微机胞控制起来,甚至于可以对精神进行侵蚀。当然。这仅仅是假设的最坏可能,微机胞这种介于精神和物质之间的存在,是统治局最高等的神秘产物,也是统治局赖以成立的基础,即便在统治局已经变成一片废墟后,这种存在,仍旧扩散着,运作着。要彻底掌握这种存在的性质,并自由运用。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顶级神秘组织,就算获得了部分统治局的资料,也没有一个有信心表示,自己已经完全控制了这种神秘存在。

    男人多少知道自己所要面对的敌人的一些底细,但是,要说对方可以完全运用微机胞技术,心中还是不太相信的。也不敢相信。因为,他无法想象那样的敌人。到底会有多强大,那只会让自己的做所作为,自己的存在,看起来就是一个笑话。他不想知道,自己就是一个笑话。

    况且,如果对方真的有这样的能力。那么,在足以暴力翻盘的情况下,为什么还在这里跟自己这些凡人一步步地下棋呢?男人觉得,对方绝对不是一个有这般闲情逸致的“人类”,那就是个——

    “怪物……怪物……”男人回想着自己所观测到的情况。就不由得心跳加速。

    房间中陷入一阵沉重的寂静,半晌后,刚走进房间的男人——无论穿着打扮还是相貌气质,都仿佛和时间绝缘了一般的席森神父——对这个男人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既然对方在有可能直接干掉你的情况下,没有把你干掉,那就代表我们安全了。被发现也没什么,没有人可以躲藏一辈子,寄望于永远藏在阴影中施展阴谋手段,不是我的风格。”

    “你就是没看到那个家伙罢了……”男人嘲笑着,又沉默了片刻,说:“自欺欺人其实也是个好办法。”

    “我不会试图让你理解我,我也不打算理解你,不过,我们现在是合作者,所以,我想问问你,你接下来打算做点什么?”席森神父走到黑色笔记本掉落的地方,将其拾起来,递还给男人,“无论你想做点什么,都最好休息一下。”

    “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做了。”男人接过黑色笔记本,从地上爬起来,腿脚还有些发软,但终究还是可以站直了。他拍拍裤腿,似乎之前的狼狈,都被扔在了脑后。他十分慎重地说:“我已经彻底了解了,果然没有桃乐丝的话,什么都做不了。那个东西,并不是简单可以对付的。”

    “桃乐丝?网络球的桃乐丝计划?”席森神父确认到,他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这个计划了,但是,对其实体并没有详细的概念,只知道,那是网络球针对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而开发的人造战斗生命体,但是,在重重难关的阻碍下,很早之前就已经被冻结了。末日真理教所掌握的技术,并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模仿的。

    “是的,桃乐丝,是唯一可以对方那个东西的可能。”男人略微有些期待地说:“我觉得,比起末日真理教,那个东西更有可能是给这个世界带来末日的元凶。”

    “是你觉得?还是你已经肯定了?”席森神父凝视着男人的眼睛,试图从中获得更多的信息,但是,男人微微垂下视线,避开了他的审视。他主动削弱了自己的气势,但也让席森神父知道,他可没那么容易就将自己所知道的泄露出来。

    “我只能告诉你,那东西,是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的原型……”男人想了想,又说:“当然,你也可以看作是最终成品的胚胎。”

    “既是原型,也是胚胎?”席森神父有些愕然,“我从来都不知道会有这样的东西,我在末日真理教的时候接触过最终兵器,但据说是自行研发的,虽然借助了统治局的技术,但是,并没有原型。”

    “你知道的,当然就只有这么多,否则你离开那里那么久,早就被干掉了。”男人的眼神有些嘲讽,“最终兵器的确是有原型的。而这个原型,也就是个胚胎,末日真理教无法激活胚胎,所以才模仿它完成了最终兵器。网络球没有见过原型胚胎,所以无论如何也无法成功。”

    “但是,如果你说的胚胎。就是你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遇到的那个东西,那么,为什么一直没有激活的这东西,竟然开始活动了?末日真理教那边似乎毫无反应?”席森神父追问到。

    “不是毫无反应,只是反应被隐藏起来了。”男人斩钉截铁地说:“我又不是神,怎么知道,在最终兵器计划的过程中,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总之,那东西已经存在。并且正在活动。这是最重要的事情,它很危险,潜力无穷,比末日真理教和纳粹更有可能摧毁这个世界。”

    “这个东西的活跃,是末日真理教乐见其成的吧?”席森神父问到,男人没有反应。席森神父从自己对末日真理教的了解出发,也很难判断这个问题的答案。

    “那么,我换个说法。”席森神父又问到:“为什么一定是桃乐丝计划。有机会阻止那个东西?你之前也说了,桃乐丝计划是难产的。研究的基础并不牢靠。”

    “那是没有我的情况下。”男人的脸上,浮现自信的微笑,他将黑色笔记本收入怀中,说:“我就是让桃乐丝计划成功的,最关键的一环。而不是那个耳语者的高川先生。”

    “你打算用这种自信和网络球谈判,让他们允许你加入计划中?”席森神父并不在意对方此时的神采飞扬。只是沉稳一笑,“得了吧,他们不会答应的。他们相信耳语者,甚至可以相信火炬之光,但却不信任我们。他们一直都对我们若即若离。你搞的那些事情,说不定他们已经将你锁定为嫌疑犯了。”

    “没关系,无论他们愿意不愿意,我的计划也已经展开。”男人说:“他们的视线已经被转移了,目标就是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那个东西,这不是很好吗?我就趁这个机会,帮他们完成桃乐丝计划吧。”

    “太过自信的话,往往都会摔一个大跟斗。”席森神父说:“别说我没警告过你。”

    “放心吧,我不是没有后手。”男人仍旧自信满满地说,然后顿了顿,才继续说到:“耳语者会很乐意助我一臂之力的,桃乐丝计划对他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一环。不过,那位高川先生……”他有些迟疑,没有把话说下去。

    “高川提起过的事情中,似乎也有一些线索和你看到的那个东西有关。”席森神父说。

    “是的,他是个很独特的人……”男人想了想,但似乎始终无法找出合适的形容来描述高川的独特性,“他的情况太复杂了,不过,关于桃乐丝计划,他是一定会给我们予以方便的。我在做的事情,应该也符合他的期望,毕竟都是——”他再次停顿下来,看向席森神父笑了笑,“都是什么,那是不可说的限制事项。”

    “那东西和高川的关系……”席森神父想问什么,男人已经明白了,正因为如此,才立刻打断他,说到:“很复杂的关系,但是,高川的立场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至少,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高川是这样,不过,如果未来某一天,你要进入高川的意识态,去面对那个东西时,要小心另一个高川。我在瓦尔普吉斯之夜里看到了,另一个高川!”男人的声音十分严厉,沉重的强调,足以表现他的警惕。

    “另一个高川?怎么回事?和我们认识的高川先生的意识态问题有关系?”席森神父皱起眉头来。

    “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是……我总觉得,那是个非常不稳定的因素。”男人咬着下唇,面色也有些为难,但半晌后,眉头稍稍舒展了一些,“不过,无论另一个高川打算做点什么,都有耳语者的高川先生扛着。他是最好的,处理这个不稳定因素的人选,我们就不需要费心了。”

    “好吧。”席森神父见到男人这样表示,也就不再纠缠下去,说:“我再总结一下,现在,我们要面对的问题,都已经有了相应的解决方法。对付那个东西。需要桃乐丝计划的完成;对付另一个不稳定因素的高川,由耳语者的高川先生去做。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帮助网络球完成桃乐丝计划,期间的各种布置,也可以协助我们进一步的计划。是这样没错吧?”

    “大致上没错。不过,要注意的是。对付那个东西,只有桃乐丝并不保险。当必须要面对那个东西的时候,大概我们都会被卷入其中吧。没有人,可以逃得了,如果,那东西真的是毁灭世界的元凶的话。”男人勉强一笑,说到。

    “你真的很看重那东西。”席森神父展颜说,“我明白了,我也不是只会站在背后。只看不出力的人。那么,你觉得我们有多少胜算?”

    这一次,男人沉默了大概一分钟,才说到:“我觉得达到百分之五十,但是,我的情报也不是很充足,到底有多大几率,还得看桃乐丝的情况。不过。我真的觉得希望很大。”

    “希望这不是你的幻觉。”席森神父耸耸肩,“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先知预言到这个世界会得救的未来。如果,那东西真的是元凶,那么,在我们阻止它的时候,它就已经是无敌的了。”

    “别提了,真令人毛骨悚然。”男人抱怨到:“再提先知的预言。那可真是让人一点希望都感觉不到了。我们那么努力,又是为了什么呢?单纯只为了做一番人人羡慕畏惧的事业?”

    “我也就是说说而已。”席森神父耸耸肩膀,表现得比男人更加洒脱。

    这个时候,房间中的灰雾,虽然还很淡。但已经可以用肉眼观测到了,变质的手指,体积已经缩小了一小圈。席森神父深吸了一口气,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开始旋转起来,掺着杂质的风,让风的形状变得清晰可见。

    “感觉如何?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些灰雾,可是敌人的武器。”男人笑了笑,说到。

    “还行,没有特别的感觉。”席森神父的表情和情绪,都十分稳定,让人看不出他到底了解了什么,“不过,还是离开这里吧。把这个房间封印起来?”他看向男人说到。

    “当然。”男人没有任何犹豫,拔脚就朝门外走去:“其实,无论我们封印与否,都不可能阻止那东西从瓦尔普吉斯之夜中观测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能够做的仅仅是尽可能延迟而已。不,应该说,让它观测到,本就是计划的一部分。”

    “真是看不出来,你是这么智谋深远之人。”席森神父尾随着他,一副打趣的语气说。

    “我当然不是。我就只是个普通人而已。”男人没有回头,回答到:“但是,计划并不是我做的,我也只是一部分的知情者,和一部分的执行者而已。”

    席森神父对这个说法,只是报以微笑。两人离开房间,反手将门关上,席森神父说:“其实,早就有微机胞散逸出来了吧?我总觉得这么做,有点儿掩耳盗铃的感觉,微机胞很活跃的话,有可能会寄宿人体之后,根据人体状况迅速增殖。”

    “所以,我所说的,也就是尽力而已。”男人这么说着,掏出黑色笔记本,在门把手上敲了一下。虽然用肉眼看不出变化,但是,一个强大的意识场已经将这个房间笼罩起来。随后,席森神父张开手掌,用力一抓,空气就好似被牵引过来般,呼啸着澎湃起来,当肉眼可见的扭曲,如同巨蟒般缠绕住房间的墙壁后,呼啸声和可见的异象就迅速平息下来。

    房间又恢复成了,普通人用肉眼无法看出异常的平常样子,只是,普通人永远都不会意识到,这里还有一个可以进出的房间,而即便拥有神秘的人意识到了,在无法突破席森神父的封印前,也无法打开这个房间。

    男人的视线落在房门底部的缝隙上,说到:“果然,无法彻底阻止。网络球的人,也已经接触过这些微机胞了,据说当时在场的人,都必须进行意识检查和清理?并限制出任务?”

    “是的,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大概也只是尽力而已。而且,他们当时遇到的情况,可没我们现在遇到的这么活跃——”席森神父问到:“你觉得,我们和他们,是哪一方被那个东西欺骗了?”

    “我觉得是那边。”男人十分干脆地回答到。

    “我早就想到你会这么说。”席森神父说到,“我喜欢这个回答,那么,我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k已经进入节奏了,不过,达郎的情况不怎么好。”

    “达郎的情况不好解决,他直面了那个东西。”男人说:“k或许需要用上第二备用方案。”

    “放心吧,k是个很懂得应变的人。”席森神父说:“他是你看重的人选,不是吗?”

    “我一点都不担心k。”男人直白地说:“我担心的是,达郎被干掉后,他在晚上会否寂寞。”

    “也许你可以去安慰一下他?在梦里。”席森神父用暧昧的口吻说。

    “他是基佬,但我不是。”男人义正言辞地回答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