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68 网络球核心区域
    义体高川和走火的交涉在一分钟内就结束了,对于是否接受锉刀小队同行,走火没有表现出太多的考虑。“为什么不呢?既然你们耳语者愿意为他们作保,我们也愿意期待他们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惊喜。桃乐丝计划已经冻结太久了,我们已经完全没有办法,让更多的人加入这项计划一开始就在考虑中,如果真的有必要,我们会在会议结束后,将这项计划放在讨论席上,让更多的人发挥他们的才干和运气。在面对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时,我们会需要苏醒的桃乐丝。”走火当着所有人的面这么表态,并对锉刀点点头以示善意。

    锉刀吹了一声口哨,说:“还真是你们的作风,不过,其实要在会议结束前,获得这项计划的突破性进展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这就要看你们自己了。”走火从口袋掏出墨镜戴上,平波不惊地说:“网络球缺少这项计划的关键性要素,那个东西目前只有末日真理教知道。不过,或许你们也知道,雇佣兵的人脉关系总是出乎意料。”

    “你是在指我们和末日真理教有合作?”锉刀挑挑眉头。

    “不需要说得这么白。”虽然这么说,但是走火的说法已经够白了,只是没有丝毫火气,就如同在陈述自己默认的事实,“我们也好,正规政府也好,你们也好,都不可能完全没有和末日真理教的牵连。他们是敌人,这一点是事实,但是,和敌人打交道的时候,并不是只有一种态度,不是吗?”

    “好吧。这事儿落到你口中,真让人恶心。”锉刀说:“但是,该死的,我们都是这样的混蛋,所以就暂时搁置一边吧。”

    “正如我所愿。”走火转过头,扫过有些目瞪口呆的格雷格娅。视线重新落在义体高川身上,说:“高川先生,希望这个表白没有引起耳语者的恶感。”

    “这事情不早就明摆着的吗?耳语者不是极端组织。”义体高川平静地说:“日本岛的情况,本就证明了这一点。末日真理教可以在上面种植并生产‘克劳迪娅’,就是一种默许的行为。大家都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所带来的东西有多么恶劣,但是,也相对拥有许多用在正面上的价值。”

    “是的,价值。价值和灾难被分别搁在天平的两端。通过判断决定彼此的重量。”走火面不改色地说:“在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灾难比价值更重前,谋取价值就是一种本能。”

    “我不同意!”沉默了好一阵的格雷格娅终于插口了,她重重地说,昂着头用倔强的表情盯着走火,“退一万步来说,克服这样的本能,才是人类最优秀的地方。你的说法让我感到恶心,走火。即便这是大范围存在的现象,也无法让我赞同。我一点都不觉得。神秘组织应该是被这种本能驱使的。”

    “很遗憾,你口中那种纯粹的神秘组织,据我所知,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走火不紧不慢地说:“不融入社会,就会被孤立,然后被吞噬。人类是集群动物。我们就算拥有神秘,也仍旧是人类。就算真的有那种纯粹的神秘组织,我也不觉得是正确的。因为,那样的组织中,必然存在不属于人类的怪物。我一点都不觉得。以人类的身份和怪物共存,是多么有趣的事情。格雷格娅,你想想,一个不需要人类,独立于人类社会循环系统之外的怪物,其本性,会如何对待人类?”

    “我不知道,但是,我喜欢并向往超越本能的接近纯粹的东西。”格雷格娅的目光一点都没有退让,“即便是怪物,只要它能超越自己的本能,足够纯粹,我便愿意接受它。”

    “你觉得它会接受你吗?”走火反问。

    “如果它超越了本能,又为什么不会呢?”格雷格娅同样反问到。

    “好了好了!”锉刀拍拍手,阻止了两人的争执,“你们聊的东西,一点都没有趣。我们还是谈谈更实际的吧,桃乐丝计划被冻结前的负责人是谁?走火,我们可能需要他的帮助。”

    格雷格娅紧紧抿上嘴巴,她一点都不心服口服,但是,也不打算在争执下去了,她明白要让他人认同自己的观点有多么困难,她也清楚,自己不是善于说服他人的那类人,而走火也不是需要他人说服的那类人,彼此之间的思想,有着深深的鸿沟,再继续争执也不过是白费工夫而已。

    义体高川和咲夜由始至终都没有发言,只是用冷眼旁观来表达自己漠不关心的态度,意识问题,从来都是难以解决的问题。耳语者并不排斥已经被接纳进来的成员们,有自己的思想,哪怕这种思想比较尖锐或充满偏差。因为,对新人考察期已经足以让老成员决定,自己是否可以和这些新人相处融洽,是否可以容纳对方与自己格格不入的思想。而对于即将被接纳的新成员来说,充分认识这种风格,也是从考察期就开始的事情。

    加入耳语者,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事后没有任何可以抱怨的地方,抱怨者是不可能通过考察的。

    格雷格娅对义体高川和咲夜的沉默不以为意,她早已经明白,这种沉默,本就是一种圆滑的善意。

    对于锉刀的问题,义体高川也挺感兴趣,因为,在他的判断中,近江和网络球走得很近。那么,近江会不会就是桃乐丝计划的负责人之一呢?她有这样的能力,从身份背景上,也有这样的可能性,而且可能性还很大。

    “我已经通知对方,你们会在目的地看到她。”走火明确用了“她”这个字眼,负责人是个女性,这一点,更让义体高川的判断愈加接近真实。

    “那么,我们现在就走?”锉刀问到。

    “是的,立刻出发。”走火说着。带头推开房门,“再晚一点,这里的情况会变得稍微复杂。昨晚出了一些问题,所以,能够避开麻烦的话,还是尽量避开比较好。只要会议结束。所有的麻烦都不会再是麻烦。”

    就在领着众人前往停车处的路上,走火突然说了一句:“桃乐丝计划所在的地方,是网络球的核心基地,负责桃乐丝计划的人,也是中继器的设计主管。我希望,大家不要尝试多余的行为。”

    多余的行为?义体高川不觉得,这是走火强调这句话的目的,这是一种感觉,在很短的时间中。他的推断也得出同样的结论。走火的说法,反而充满了一种诱惑性的暗示,可是,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呢?

    锉刀的脚步顿了顿,她和自己的副官牧羊犬对视了一眼,但都没有说话,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义体高川有一种隐约的感觉,再次重启的桃乐丝计划可没有计划本身的目的那么纯粹。但是,不管怎样。他都必须去一趟。如果这个计划真的如他所想,和他知道的那个“桃乐丝”有关联,那么,在面对“江”和“病毒”之前,完成这个计划是必不可少的行动。上一个高川的记忆让他充分了解了,在末日幻境中。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再加上超级高川,才能真正谈得上和那个怪物面对面。

    如今,没有超级高川,也不清楚超级系色的情况。但是,既然超级桃乐丝的线索已经露出苗头,那么,就去确认,并激活她吧。

    义体高川带着这种使命般的强烈意志,踏出沉重有力的步伐,他的决心,让身边敏感的人都察觉到了。走火一行人,都不由得悄悄侧视着这个沉默的年轻人。

    “锉刀,你的副官叫做牧羊犬?”走火收回注意力,岔开话题问到。

    “是的,怎么?”锉刀问。

    “我的队伍里,也有一个叫做牧羊犬的。”走火说:“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代号重名又不是什么稀奇事儿。”锉刀不以为然地说:“如果你介意,我们的牧羊犬可以稍微退一步,但你们可别得寸进尺。”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走火沉吟着,似乎在组织语言,表达一种很难表述清楚的事情,这让他的眉头纠结起来,“最近你有没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个世界,正在变得混浊。”

    “这个世界一直都很浑浊。”锉刀说。

    “不,是另一种混浊,这个世界,似乎正在发生某种变化……”走火顿了顿,说:“就好像有一个巨大的意志,正在侵蚀我们所观测到的世界。”

    锉刀惊诧地看了走火一眼,反问义体高川:“你感觉到了吗?高川。”

    义体高川也同样有些惊讶,但并非是惊讶于走火的敏锐,虽然,那真的是一种高层次的感知,从义体高川的角度来看,若非对这个世界有着充分的认知,恐怕自己也很难达到这种高度。走火意识到问题,也同样是义体高川从一直以来,对异常的观测中得出的结论。至于罪魁祸首是什么,他也同样比这里的其他人更清楚。

    义体高川犹豫了半晌,还是回答到:“是的,走火的感觉没错。的确发生了一些混乱的情况,而且,这种混乱还在放大。”

    锉刀这一次,是真的认真起来,她想了想,直到坐进走火安排的车子里后,才说:“我没有感觉,但是,既然你们都有这种感觉,或许就是真的存在吧?从这个角度反溯,有什么东西是值得怀疑的呢?”

    车子发动起来,平稳地开出宅邸,一路上,车子中的气氛有些沉重。走火的问题,是很难让人有一个清晰轮廓的问题,无法感觉到的人,是很难进行想象的。

    “可能是中继器的问题吗?现在末日真理教和纳粹都有这种东西。”锉刀再一次打破沉默。

    “也许。”走火说:“所以,建立我们自己的中继器,势在必行。”

    “放心吧,我可没兴趣拖后腿。”锉刀翻了翻白眼,她觉得走火的回答又是一次无聊的暗示,在对待网络球的计划上,他是不是太敏感了?真正有本事捣乱的家伙,在这个世界上可没有多少个。既然连火炬之光也就范了,雇佣兵协会也不可能将自己摆在烤架上。

    桃乐丝计划的封存区域,也是网络球的核心基地的某一处,就藏匿于伦敦的市中心。虽然在地理位置上,是金融中心一带,但是真正抵达了。才察觉这里并没有两百米外的街道那么繁华。隔着一条街的距离,却仿佛和喧闹隔离开来,没有人主动进入这一带,就如同意识被约束着,对巷道般的入口视而不见。外面的世界是宽敞而高大的,如同水泥丛林,钢铁车流在人来人往中穿行,而穿过巷道之后,那种繁华大都会的感觉。立刻一扫而空,这里的世界,仿佛是歪歪曲曲的羊肠小道串联起积木一样的房间,形状、纹理、色泽和材质,和漂浮在空气中的味道,都给人一种时光倒退的感觉,好似整个场景,都从明亮的彩色。变成了泛黄的黑白色。

    说是贫民窟并不恰当,这里没什么人。虽然建筑拥挤,过道狭窄又如同蜘蛛网一般蔓延到不知何处的深处,却给人一种因为缺少人气而格外宽阔寂寥的感觉。锉刀审视着这里的环境,想起了战争时期,大多数市民撤离后的非洲小城。

    这里,比非洲小城的构造还要拥挤。堆积在一起的房间建筑,拥有一种凌乱却隐含某种风格的韵味,很多地方没有直通的道路,因为层次感而引起的错觉,很容易让人走到岔路上。看似通往目的地的道路和台阶。往往会把人带到不想去的地方,也因为这种错乱,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把握自己的位置。

    这里,就是天然的城区迷宫。

    从建筑堆叠的高度来看,并不逊色于外面的商业大厦,但是,锉刀来过伦敦也不是第一次了,外面的那条街道,也没少逛过,却从来都没有发现,隔着两百米的羊肠巷道,竟然还有这么一处风格显眼,体积庞大的城区。毫无疑问,这里被神秘笼罩着。

    锉刀惊叹于这里的异域风格,但也并不吃惊。雇佣兵协会的总部,虽然没有这种规模,却也同样坐落在闹市中。而对于义体高川来说,这种隔着几百米就是另一个世界的场景,已经不足以让他感到惊叹了,因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本就是这样。

    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总,对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观测和解析数据,如同瀑布般流淌着。尽管,作为网络球的核心基地,这里的安全设施必然十分严格,可以通过脑硬体彻底解析出来的几率,不超过百分之十,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该做的还是必须尝试一下。如果是近江在这里的话,成功的可能性会更大吧?不,是她的话,一定可以找到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出口和破绽,就如同她在统治局里做的那样。义体高川如此想着,对近江来说,解析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一定不是问题。

    考虑到近江的现况,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很可能使用了近江的技术,也必然和普通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有着等级上的差别。

    义体高川呼吸着,仿佛可以从这里的空气中,嗅到近江的味道。他下意识觉得,自己离那个女人越来越近了。

    这让他不由得将手插进口袋中,抓住了一直带在身边的人格保存装置。在上一个世界线中,咲夜体内已经植入这种不明就里的芯片,转变为当前的世界线后,也无法确认这种芯片是否还在咲夜体内,是否已经起作用。但是,自己却因为缺少近江的技术,即便拿着又一枚人格保存装置,也无法对八景使用。

    现在,总算是有用武之地了。

    然后,还差玛索的那一份。

    如果有可能,在和“江”开战之前,必须夺取一枚精神统合装置。如果桃乐丝计划,真如自己所想的话,在这个地方和“江”展开争夺,反而是最佳的时机。网络球、火炬之光、雇佣兵协会,更多的神秘组织,都聚集在这个城市中,它们的名号,在义体高川的心中流淌着。

    终于,走到这一步了。

    走火引领诸人在曲折的过道和台阶中周旋,一直到几乎所有人都快要迷失自己的位置时,才停在一个和其他房间没什么区别的房间前。这里的房间,几乎都是一个风格,四四方方的,仿佛为了省力,直接用模子在水泥山中压出来的一般。

    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已经确定的路线,渐渐模糊了一段,又延伸出更多的路线。连锁判定的观测,和脑硬体的判断,在物理逻辑上是绝对的,这足以证明,当前的变化,是出于非物理上的异常,整个城区,都在看不见的神秘下,宛如**一般蠕动着。

    真的是严密非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