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64 存在性冲突
    这个夜晚,就在各方的异动中落下帷幕,欧洲也好,亚洲也好,普通人无法察觉到这片涌动的暗流,各国政府并没有公开纳粹的存在,已经降落在拉斯维加斯的纳粹被从各种媒体渠道上封锁,之前泄漏出来的情报,都用最擅长的手段混淆了过去。所有的军力调动,都将以其它的借口完成,而即便是已经和纳粹开战的美利坚,也需要至少四十八小时的时间来重新调整自己的防线。

    这些情报通过耳语者自己的渠道传输到义体高川的脑硬体中,在结束了对新的**的受害者的调查后,他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宅邸中的气氛依旧森严晦涩,那种跃跃欲动的异常,仍旧匍匐在黑暗中,让这个宅邸中缺少了一些大战前期的紧迫感。如果可以和其它神秘组织的人面对面交流,这种相对平静的气氛,想必会有很大的改观吧,至少,义体高川本人是坚信,那些神秘组织必然已经获知了当前的局势变化。

    在全球神秘组织会议召开的这个敏感时间段,纳粹已经大张旗鼓地调动了自己的军力,他们虽然也用神秘遮掩了自己的动向,但在其他神秘组织看来,这些家伙其实根本就已经不在意隐藏了。或者说,他们对这场战争,已经饥渴难耐。他们想要打一场规模壮阔的,犹如史诗一般的攻坚战,他们不畏惧牺牲,不畏惧死亡,而且,有可能比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纳粹们更加的狂热。

    这股灼热的求战**,已经借助那仿佛烙印在月球上的,只有利用神秘,才能观测到的巨大“卐”字深深表达出来了。恐怕。等待他们集结完毕的一刻,这个让人闻之色变的符号,就会正大光明地让所有的普通人都看到。

    即便只是想象,也能深刻感觉到,恐惧将会如同风暴一般席卷全世界,而在那之前。必然已经产生大量的伤亡。如果纳粹集中兵力进攻某一个国家,那么,这个国家必然会在短时间陷落,单纯提问,哪个国家可以阻挡纳粹,已经没有意义了。如此一来,纳粹分兵进攻数个重要国家的话,反而是一个好消息。

    无论纳粹的兵锋指向何处,义体高川都觉得。伦敦一定避免不了陷入水深火热中。

    四十八小时,就是耳语者判断的极限,留给伦敦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新的**受害者的死讯,被纳粹的消息掩盖下去,虽然义体高川不清楚五十一区到底来了多少人,但直到白昼再次降临为止,都没有人过问死者的事情。走火这个时候,一定忙得上火吧。也不清楚,这样的局势变化。是否在网络球先知的预言中。

    义体高川盯着电视机,在早间新闻中寻找着神秘的气息,不过,和他所想的一样——在媒体的口中,世界仍旧是平静的,仍旧遍布鸡毛蒜皮的问题。美利坚的大事,仍旧和经济危机有关,关于拉斯维加斯的情报,连一根鸡毛都没有。

    义体高川可是知道,那个地方打得有多激烈。虽然世界线已经跳动,但是,拉斯维加斯所遭遇的灾难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五十一区作为抵抗纳粹的桥头堡,已经开始尝试使用自己的中继器去对抗纳粹布置在拉斯维加斯的中继器力量——和上一个世界线一样,整个拉斯维加斯城都被纳粹改造成了中继联接装置,源源不绝地接引着月球总部的中继器力量。

    相比起纳粹对中继器的熟悉,刚完成中继器不久的五十一区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扭转被动的局面。

    不过,从耳语者总部传来的消息说,纳粹在攻陷了美利坚的四个自治州后,并没有多做停留,而是重返拉斯维加斯和留在那里的飞艇舰队汇合,之后就一直驻扎在拉斯维加斯,和五十一区纠缠着。

    义体高川并没有思考纳粹这些动作背后的深意,战略层面上的问题对于耳语者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因为,耳语者太小了,无论想到什么,都没有足够的人手和人脉去推动相应的策略。对于耳语者来说,在亚洲没有被攻陷,中央公国没有完蛋之前,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地盘上,就是最好的选择。即便要上战场,有义体高川一个人,就已经足够了,再加上灰烬使者的咲夜,那就几乎是万无一失。

    相比起第三次世界大战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影响,义体高川更在意,这个战争会给自己的计划带来怎样的机会。距离纳粹全体降临还有一段时间,如果“江”的步伐加快的话,自己应该如何应付。

    义体高川不觉得纳粹的动静,会给“江”带来多大的影响,不过,自己这边,很有可能会因为纳粹的动作,产生一些难以预测的影响,到底是好还是坏,已经变得难以预测。这个时候,能够寄望的,唯有运气吧?义体高川点燃香烟,想了想,又否定了这个结论。如果,纳粹也是“剧本”的一个环节,那么,需要期待的,恐怕还是“剧本”本身,以及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在“剧本”中夹带的私货。

    如果纳粹无法毁灭这个世界,无法带来末日,那么,在这个末日剧本中,纳粹也就是一个注定要被淘汰的零件而已。

    这么考虑的话,心情多少会舒畅一些。

    有人在敲门,义体高川没有回头,就已经知道是格雷格娅起床了。他靠在沙发上,向那边扭头,问道:“睡得如何?”

    “还行。”格雷格娅并没有起床的迷糊,一脸精神奕奕的样子,似乎已经彻底摆脱了昨晚旅馆事件给自己带来的打击。她的心情不错,没有立刻进入洗手间,反而坐到义体高川身旁,从茶几上拿起存储卡——义体高川将总部传达的消息,全都录入了这个存储卡里。并不是为了便于格雷格娅和咲夜浏览,她们有自己的联系工具。这么做仅仅是一种下意识的,仿佛本能一样的动作,就如同拍照留念一般。

    这么说,也许对其他人来说,很是古怪。但是,义体高川却觉得。这样做看似没有意义,却是自己需要的。

    “总部传来的消息?”格雷格娅好奇地问道。

    义体高川点点头,没有说话。

    “是关于什么的?”格雷格娅又问。

    “纳粹。”义体高川的回答十简洁。

    “是那些家伙……”格雷格娅撇撇嘴,她对纳粹没什么好印象,在五十一区的时候,差一点就被那些家伙干掉了,当时她还只是一个普通人。对于格雷格娅在这个世界线,于五十一区发生的事情,义体高川旁敲侧击了不少。说实话,对比起上一个世界线的那个格雷格娅的遭遇,面前这个格雷格娅的遭遇无疑要危险得多。

    “他们打算要进攻伦敦吗?”格雷格娅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义体高川却慎重地点了点头,她先是没反应过来地笑了笑,随即笑容就在脸上凝固了。

    “我是开玩笑的。”格雷格娅试探地说。

    “但我没有。”义体高川十分认真地对她说:“纳粹有可能在四十八小时后空袭伦敦,有可能会更快。”

    格雷格娅呆滞了,就在这个时候。咲夜也走出房间,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手中还提着小熊布偶的耳朵,看到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不由得有些好奇。

    “阿川?”她喊了一声,义体高川刚转过头,格雷格娅就蹭蹭蹭地跑进自己的房间,一边叫着。“真他妈的见鬼了!我的笔记本电脑丢哪了?”

    “她怎么了?”咲夜愕然看了一眼那边,向义体高川问道。

    “受了点刺激,不是什么大事。”义体高川沉稳地说,“纳粹昨天晚上有了大动静,也许会在四十八小时后进攻伦敦。不过。这不重要,昨晚又死了一个意识行走者,五十一区的人,应该还是**的力量。另外,走火说,今天会带我们去参观桃乐丝计划。昨晚的情况,大致就是这样,总体来说,还是十分平静。”

    “纳粹?”咲夜也是第一时间对这个名字有些敏感,即便拥有了神秘力量,也无法避免主流历史认知所带来的影响。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纳粹就是距离自己的最近的,世界级的“邪恶”。

    “八景怎么说?纳粹会毁灭世界吗?”她这么问到。

    “没有预言,但我觉得不可能。”义体高川说:“如果是末日真理教和纳粹联手,也许会有点可能,但我并不觉得末日真理教和纳粹有这么亲密无间。就算开战的双方,都拥有神秘的要素,但是,当概念上升到‘毁灭世界’这个范畴时,就有点微不足道了。或许,第三次世界大战会死掉许多人,但是,真正的世界末日,最低层度也要一个人类都无法存活。”

    “纳粹无法毁灭世界的话,那就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呢。”咲夜露出一个平静的笑容,“耳语者的初衷,是观测并尽可能针对任何会导致世界末日的东西,纳粹无法毁灭世界,那么,只需要继续观测就足够了。”

    “纳粹,只是一个零件。”义体高川说:“八景也同意这个判断。有可能,纳粹的行动,会产生世界末日的源头。”

    “那么,我们可以做的,也仅仅是观测并确认这个源头后去阻止。”咲夜十分认真地说。

    义体高川沉默了半晌,用一种诚挚的目光看着她,说到:“我很害怕。害怕那个源头的出现,害怕自己的失败,害怕失败后将有可能失去的一切。阿夜,你看,如果没有脑硬体的话,我已经开始发抖了。我也许知道,那个源头,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但是,我无法述说,也无法告诉你们。原谅我,阿夜,如果我失败了,你们将会死去,请原谅我。”这么说着,义体高川不由得,用手压住了脸庞,他感到痛苦,感性在涌动,但是,那复杂的情绪,却无法化作泪水涌出来。就像是早已经干涸的感觉。

    “不要担心,我就在你的身边,阿川。”咲夜的声音传入义体高川的耳中时,他感到自己被拥入一个温柔的怀抱,只听到她说着:“即便死亡,我也仍旧会在你的身边。这无关于灵魂。无关于物质,无关于正常和神秘,而是必然的命运。我祈求这个命运,相信这个命运,也希望你可以相信我,阿川。我,就在你的这里——”咲夜的手指,点在义体高川的胸口上。

    “嘿!你们两个!这么紧张的时候还上演什么肥皂剧呀!”格雷格娅仿佛屁股着火般,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冲了出来。搁在茶几上打开后,将存储卡插上,一边碎碎地说:“一天到晚秀恩爱,你们烦不烦啊。快来看看,总部到底发了什么消息过来。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要开始了,实在太刺激了,高川,我们不会死在伦敦吧?”

    “不会。”义体高川的声音出乎她意料的温柔平静。“一定会让你们安全回去的,这就是我的使命。”

    “呃——说什么使命。”格雷格娅用怪异的眼神瞥了他一眼。搓了搓胳膊,“肉麻死了。这一套,就连现在的中学女生都不吃了。”

    义体高川只是笑了笑,没有反驳。虽然格雷格娅兴致勃勃,但是,咲夜却没什么兴趣。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来临,在耳语者早些年的推演中,就已经是既定的历程,像她和八景这样的老核心,早就已经从各个方面都做好了准备。从义体高川的扼要描述中。她明白自己等人可以做的,能够做的,就只有按照既定的步伐前进,对她来说,这样的信息就已经足够了。

    没有理会格雷格娅疑惑的眼神,咲夜走进了卫生间。义体高川也没有理会一惊一乍的格雷格娅,继续看电视里的新闻。格雷格娅的目光刚刚转回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上,套房的大门就被敲响了。她有些恼怒地抬起头来,瞪了房门一眼,正打算起身前往,却被义体高川按住肩膀。

    “是锉刀他们。”义体高川的连锁判定,已经先一步传达门外的情况。

    义体高川打开门,锉刀便带着自己小队的一伙人快步走了进来。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标注着关于这些人的相关信息,和在拉斯维加斯时只带了三人不同,这一次,锉刀小队的成员都齐整了,都是义体高川在上一个世界线中认识的那批人。

    包括新成员“清洁工”,在拉斯维加斯一起奋战的“灰狐”、“快枪”和“摔跤手”,以及那个世界线里,被锉刀任命留守耳语者总部的两女四男。其中那名脑后扎着麻花辫子的男人,和记忆中的影像一样,叼着雪茄,但没有点燃,墨镜架在额头上,在目光转到他身上的时候,用痞痞的笑容给予回应——这个叫做牧羊犬的男人,锉刀小队的副官,而且,也不是在“高川”的记忆中第一次上台的角色,牧羊犬这个名字,有着深深的即视感。

    “灰狐?”义体高川看向自己的熟人,但却有些意外地,对方愕然看了这边一眼,说:“灰狐是谁?我是蝙蝠。”

    义体高川皱皱眉头,“蝙蝠”这个代号,似乎有些印象,但是,并没有“灰狐”这么深刻。突然间,在他的眼前,“蝙蝠”的样子陡然变得和半秒前截然不同了,不仅体型变得精瘦,就连气质也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义体高川眨了眨眼睛,没有表现出异样的神色,但是,他心中也一时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还是世界线的变化制造了问题?亦或着,是更糟糕的情况?

    他看向记忆中叫做“快枪”的人所在的地方,那个人也已经不再是记忆中的模样,但同样的,有一丝熟悉的感觉。“你是……”这一次,义体高川没有再贸然喊人。

    “山姆。”那人用低沉的声音说,他的身材,可比叫做“快枪”的雇佣兵大个多了,还是个黑人。

    义体高川觉得有些不对劲,这种异常并不来自于外界,而就产生于自己本身,但是,他却很难捕捉到这种不对劲的具体情况。脑硬体和义体都开始自检,但是,反馈回来的数据,却是十分正常。

    “你的记性没这么差吧?高川。”摔角手爽朗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到还是自己认知中模样的摔角手,义体高川心中那种异常的感觉才舒缓了一些。

    “摔角手。”这一次,义体高川用肯定的语气说到。

    “说对了!”摔角手热切地给义体高川一个用力巨大的拥抱,当然,对义体化的身躯来说,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之后,义体高川说出了其他人的名字,这一次,并没有在出现之前那超乎常理的情况。锉刀原本有些紧绷的眼神,也终于舒缓了一些,义体高川知道,自己变现的异常,并没有让这个谨慎的资深者忽略。

    “看来你的意识问题……很严重?”锉刀说到,她似乎误会了什么,义体高川觉得,这并不仅仅是自己的意识异常的问题,不过,可能和“江”不无关系。

    可是,“江”如果真的可以做到这种事情,但是,它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个想法,反而让义体高川觉得,“江”的嫌疑并不是太多。如此一来,可以怀疑的对象,其实是很少的,能够影响“义体高川”的人,可没多少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