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69 壳中少女
    巨大的山城,崎岖凌乱的通道和台阶,如同搭积木般层层堆积的房间,空荡寂寥的空气中,漂浮着一种奇异的感觉,这就是网路球于伦敦的核心区域,只是,网络球就只有这唯一一处,亦或着分散在伦敦,甚至在全世界中,都有着类似的基地,那就只有走火他们自己清楚了。和宅邸一样,这片范围被笼罩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就如同在空间再挖掘出一个巨大空间,也如同文学作品中所形容的,扎根在主世界中的附属世界。这本就是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本质运用,统治局的所在也是如此,这本来就是统治局的技术,统治局依靠“微机胞”,对“数据对冲”掌握得如火纯青,而正常世界中的神秘组织,在获得了统治局的一部分数据资料后,逐渐朝统治局靠近,也是不让人意外的事情。

    从“现实”层面的高度观测末日幻境,所谓“临时数据对冲”的说法也相当接近“神秘”的实质。如果将构成末日幻境的基础解析为数据,那么,这些数据彼此干扰冲突,就形成了“神秘”。只是,想要维持这种数据对冲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即便人类的意识多么变幻不测,基于深层潜意识而形成的东西,却往往更趋向于共性,而并非个性。

    共性的东西,是牢固的,而个性,则是漂浮在共性上的不稳定存在,从这个角度来看待末日幻境的“正常”和“异常”,义体高川觉得会相对容易理解。不过,他十分清楚,在这个末日幻境中,没有什么人可以和他一样,能够以超越世界的视角。去观测自己所存在的这个世界。

    而自己所观测到的,所理解的,所不理解的,所猜想到的,要对末日幻境中的其他人进行解释,势必是困难的。也很容易让对方的认知基础崩溃从而演变成更糟糕的情况。在对方无法逃离末日幻境的情况下,让对方变得不信任自己所存在的世界,是一种比杀死对方还要残酷的行为。

    这是义体高川,不,应该说,是所有回归过“现实”的高川一直尽力避免的情况。

    如果真的要在毫无缝隙的,无论如何也无法自行打破的铁屋子里闷死,那么,让他们以自己所能理解的形态死去。对义体高川来说,并非是一种仁慈,而是一种理所当然的正义。他并不觉得,这是一种伪善,不过,他也知道,这仅仅是以他自己的认知与性格形成的标准,所以。也仅仅贯彻于自己的行动。

    走火引领诸人在曲折的过道和台阶中周旋,一直到几乎所有人都快要迷失自己的位置时。才停在一个和其他房间没什么区别的房间前。这里的房间,几乎都是一个风格,四四方方的,仿佛为了省力,直接用模子在水泥山中压出来的一般。

    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已经确定的路线。渐渐模糊了一段,又延伸出更多的路线。连锁判定的观测,和脑硬体的判断,在物理逻辑上是绝对的,这足以证明。当前的变化,是出于非物理上的异常,整个城区,都在看不见的神秘下,宛如**一般蠕动着。

    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充满了活性,感觉上和瓦尔普吉斯之夜类似,义体高川觉得,网络球比五十一区更加成功地解析了瓦尔普吉斯之夜,并用自己所能运用的部分,构建了这个核心区域,不过,到底是一种成熟的应用技术,亦或着仅仅是出于为和瓦尔普吉斯之夜整合,为构建一个以中继器为核心的“完全核心”为目的,而进行的实验型成果,那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这个地方,格雷格娅表现出强烈的好奇心,但是,很快她就因为这里的单调风格而产生了审美疲倦。这里的光影层次,颜色质感,形状规划,虽然充满了某种奇异的风格,但是,却似乎并不是出于让人安居乐业的目的而制造出来的。数不清的房间,如同蜂巢的孔洞遍布在四面八方,空气的流转也给人一种按时规律的感觉,似乎足以容纳十数万的人口,然而,放眼望去,除了自己一行人之外,竟然没有看到其它生命的存在,也没有那种看不见的危险潜伏在阴影中的感觉。

    “你们的人呢?”锉刀问到。

    “在深处,这里还没有大规模开放。”走火十分干脆地回答到。

    他打开房间,并没有使用钥匙之类的物品,房门似乎仅仅是虚掩着的。众人鱼贯而入,发现里面的情状只是一个简陋的胚房而已,建材的质地看起来像是水泥,只是用手接触之后,才发现远比水泥光滑坚硬,更像是瓷器。房间只有六十平方大小,并没有分割出更多的功能间,就连卫生间和浴室都没有,整一个厅室,里面有和房间融为一体的,同样是水泥状建材构成的,无法移动的桌椅和床铺,窗口只有一处,小得仅仅容纳一个成年人的肩宽,说是窗户,但形容成窥孔似乎更加合适。

    如果这个房间,就是这片核心区域其它房间的写照,那么,称呼这座山城为“监狱”也不为过。格雷格娅很难想象,这个地方竟然会是这样子,和她想象中的风景截然不同,她甚至不肯定,会有多少人愿意住在这样的地方。

    外部的光线进入房间时十分明显,在窗口处形成一道边缘模糊的光柱,大量的微小悬浮物在光柱中漂浮着,让人禁不住泛起鸡皮疙瘩。那是一种肮脏的,密集的,却又带着些不可思议气息的景象。即便有光线进入,房间仍旧很暗,从外面进入后,就如同进入了地下。

    这里仍旧不是众人前往的终点,走火径直走到床铺边,双手压上,一道道矩形回路泛起光华,在床铺上蔓延,一个呼吸后就彻底改变了这张床铺的土旧风格。显得不可思议。

    床铺开始瓦解,就如同积木散架一般,由如同立体的拼图在移动,一块接着一块地转移,重叠,露出直通底部的阶梯。

    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这个过程是可以解析,却得不到在他理解范围内的结果,而阶梯部分,越往下就越黑暗,视网膜屏幕也好,连锁判定也好,对它的正常观测最多只能持续到三十米。当然,它的长度,可不仅是如此。

    “走吧。”走火对众人说。一马当先走下阶梯。

    足足走了半个小时,阶梯在可以感觉到的部分,呈现出盘旋向下的趋势,但是它具体的形状,以及真实的高度,却让人无法确定。这条阶梯比外界更加单调,即便一开始有新奇的感觉,也会迅速变得沉闷。直到最后,前方也好。后方也好,全都埋没于黑暗中,自己在行走的时候,完全找不到参照物,仿佛自己迈步,也不过是在原地停留罢了。

    对于格雷格娅来说。这样的沉闷简直是在考验她的耐心,而她也因此知道,自己的耐心和心理的坚固,并没有她自己认为的那么强大。就连锉刀小队的新人“清洁工”,也稍微露出一丝不适的感觉。

    “该死的。你们不觉得将自己的巢穴建成这样有些反人类吗?”格雷格娅低声抱怨着,但在这里,安静地只听到脚步声的世界里,她的声音响亮得吓了她自己一跳。

    “不仅仅是反人类。”走火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回答到:“这是根据大量数据和经验,所决定的最佳安保防御的一部分。”

    “你们还真受得了,呆在这里的人,该不会是被囚禁一般吧?”格雷格娅尖酸地说。

    “他们并不喜欢到外面去,也暂时不欢迎更多的人进来。”走火仍旧是那副毫不动摇的语气,他的不在意,让格雷格娅一下子就没了嘲讽的兴趣。她是故意这么说话的,仅仅是为了排解这一路上所累积起来的心理压力,她对这个地方,已然有了深深的排斥,如果可以的话,休想她再进入第二次。一想到回去的时候,有可能还得原路返回,就不由得感到恶心。

    终于,在前方出现了光亮,远远看去,只是一个依稀的光点,但这已经足以让格雷格娅重新恢复精神了。她没有说话,但是,那种重新活泼起来的气息,这里的每个人都能察觉到。

    她想加快脚步,但是,走火仍旧不紧不慢地走着。虽然她觉得难以忍耐,却也不敢超过这支队伍,这里可不是正常的地方,谁知道越过走火的速度,会遇到什么事情。在这里,客随主便是最好的态度。

    光点越来越大,渐渐变成一扇没有遮掩的门口可以清晰观测到。除了这扇门之外,这里什么都没有,阶梯之外的部分,仍旧被深沉的黑暗吞噬着。

    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从一开始就不间断地传输着大量的数据,他在进入门之前,就看到了里面的景象——一个充满了未来科幻风格的工房,巨大的设备,让自己等人宛如走进了巨人的世界,银白色的金属纹理,不断流动着光芒的矩形回路,数不清的管线纠缠着,如同这工房的肌肉纤维和血管神经,蓝色、红色、黄色、绿色等等颜色的呼吸灯,如同繁星般点缀在整个空间中,而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工房中心,那被独立放置的椭圆形柱体容器,除了顶盖和基座是和工房一致的风格,圆周表面则是透明的材质,像是玻璃,但却不是玻璃。

    容器中,储存着满满的淡黄色溶液,娇小如同只有十三岁左右的女孩,就抱着膝盖,漂浮在溶液中,仿佛于子宫中沉眠那般。她的脸埋入了大腿中,黑色的长发因为浮力而四散开来,让人感到一种柔弱和清丽的震撼——这可不是看到普通的美丽女孩会生出的感觉,而是基于一种超常的存在感,而让拥有敏锐感官的人,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某种将自己和对方划分开来的隔阂感。

    当其他人都被这个漂浮着的女孩**吸引住目光的时候,义体高川的脑硬体的运转效率,陡然提升了一个台阶,仿佛要处理的数据太多,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视网膜屏幕中,浮现一排又一排的乱码。但是,义体高川的情绪,相对这些激烈的反应,却更加的稳定。

    “这就是桃乐丝。”他确认了,有一种终于到了这里的如释重负的感觉。这就是他的同伴,他的亲人。在这个时候,那种于过去时而浮现的孤独感,一点点从内心深处翻出来,然后被这种感觉一点点的抹去。

    “这……就是桃乐丝?”锉刀抽了一口凉气,就像是她也没有想到过,桃乐丝计划的阶段性成果,就是这样的东西——她无法用“东西”之外的任何词汇,来描述自己眼前的这个女孩。从本能的感觉来说,她绝对不承认。这个容器中装载的人形,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人类,甚至于,连人造人都算不上。

    她,或者它,只是拥有女孩形体的一种“异常”。

    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感觉。

    走火沉默了一阵,仿佛定了定神。才摆脱这种感觉,对其他人说:“这就是我们的阶段性成果。只是观测到。就足以让你们知道,这是怎样的存在,虽然,很难用语言来描述,但是,我觉得足以让各位相信。她可以对抗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

    “不,它可能比那些最终兵器更加完美。”锉刀小队的副官“牧羊犬”有些不镇定地说到:“我见过最终兵器,它们虽然强大,却像是缺少了点什么,而这个桃乐丝。却远比那些东西都要完整——不,或许应该说,有一种凝聚的感觉。”

    “我也这么认为,桃乐丝远比最终兵器更加完美,这是我们骄傲的地方,也是我们所依仗的信心。”走火沉声说:“但是,或许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才无法完成她。我们打算在会议结束后,于一定范围内公开这项计划,让更多的组织参与进来。而你们,就是最先接触这项计划的第一批组织。”

    “你的意思是,我们也可以派人过来?”锉刀敏锐地抓住了走火的字眼。

    “是的,既然你们锉刀小队都进来了,那和雇佣兵协会合作没什么区别。”走火说:“我在这一路上思考了一下,认为可以给你们参与研究的权限。如果有可能,请派遣一部分意识行走者过来。”

    “意识行走者?”锉刀挑挑眉头。

    “桃乐丝的身体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她的意识。”走火说:“我们的意识行走者无法唤醒她的意识,但是,意识行走者的力量也有许多种类,或许你们的人,恰好就是完成最后这一步的人选。”

    锉刀看了义体高川一眼,发现这个男人仍旧在观察桃乐丝,并没有在意这边的谈话。思考了一下,便对走火点点头,说:“我明白了,离开后就会传达你们的意思,最快明天就能抵达。说实话,仅仅是我们小队的话,的确不可能对这项计划有什么帮助。既然都来到这里了,再当个看客也太浪费了。我相信,桃乐丝有针对最终兵器的性能,也愿意将这个结论反馈回去。面对当前的大环境,我们也在寻求合作与改变,否则会很危险。”

    “你们和耳语者的合作,就是基于这种危机感吧?”走火问。

    “是的,耳语者,仅仅是第一步尝试而已,效果十分符合预期。”锉刀并不忌讳谈论这些事情,而耳语者的三人,也完全没有朝两人这边投来半点注意力。

    咲夜的神态稍微轻松一些,格雷格娅则像是陷入了桃乐丝的**所散发出来的奇异感官中,直到义体高川用力拍了她的肩膀,才愣愣地回过神来。

    “哦,高川,有什么事?”她问。

    义体高川再次用力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让她痛呼了一声,才转头对走火说:“很了不起的计划,我觉得,或许我们可以给你们一些帮助。但是,那必须要将我的意识和桃乐丝进行连接。”他在这里停住,走火也好,锉刀也好,都知道他刻意放出的意识情况,他这番话的潜意思,两人都能明白。

    “高川先生也是一名优秀的意识行走者呢。”走火点点头,“我们也相信高川先生会对这项计划有重要的帮助,只是,对高川先生的问题,我们还需要进行一些准备。我们会尽力加快进度,还请高川先生耐心一些,我们所要经历的战争,将不会太过短暂。”

    义体高川点点头,他心中有自己的判断,但是目前来说,却无法拥有太大的影响力。他觉得这次参观桃乐丝计划,其过程有一种微妙的不协调感,从这种感觉出发,就只能猜测,网络球会有更多的动作。他只能期待,对方会给自己一个惊喜。只是自己的话,的确是无法冲破“江”的封锁,也无法战胜“病毒”的。

    现在,自己就站在这里,“江”是否也感觉到了,“桃乐丝”的存在呢?她们彼此之间,必然有着和自己一样的连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