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01 另一种重逢
    我走遍这条街上的所有建筑,发现这里夜生活一切正常,经营模式没有什么独特的地方,甚至没有重口味的项目,没人贩卖毒品,就连擦边球的药物都没有。人气不足似乎可以用这种毫无特色,几乎可以说,漠不关心的经营方式来解释。出入其中的人,客人也好,妓女也好,都没有什么让我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我在“神秘”中行走,对“异常”十分敏感,既然我没察觉到什么,那就几乎可以断定,这里是十分正规而中庸的声色娱乐场所,此时此刻出入此地的人,也仅仅是普通人而已。

    加入末日真理教的人,不一定就会产生异常,在山羊公会这样的下属组织中,同样有不少普通人,连“乐园”都没有接触过。对于这些人来说,末日真理教的身份不过是扩展人脉资源的手段而已。末日真理教并没有被法律定性为邪教,所以,就算有人光明正大地参与洗礼,并高颂末日真理教的祷言,也是不会受到法律制裁的,如果自身就是一个普通人,更不会受到来自网络球这等神秘组织的压迫。大部分这些教徒的内心,在刚入教的时候,对末日真理教也不会有多少认同,但是,正是这样的人,虽然无法接触末日真理教的核心,却可以动用末日真理教的正常资源,从而获得更大的发展,自身也就成为末日真理教行动的一种掩护。

    我对这样的情况早有心理准备,就连和政府合作的网路球也无法根绝末日真理教在伦敦的活动,乔尼这样的追猎老手也不得不在门外迟疑,那必然证明,末日真理教在这里的发展,一定是十分严密。我甚至考虑过。如果真的追踪下去,会掉入陷阱的准备。如果说网络球和不列颠政府是伦敦的主人,那么,一直和两者纠缠不清的末日真理教,少说也是半个主人,更何况。在半个世纪前,末日真理教还没有向美利坚迁移的时候,便是扎根在欧洲这片最繁华的地段,即便时光荏苒,也无法抹去它留在这个城市中的印记。

    我也好,乔尼也好,都是外来者,要给这样的强大地头蛇当头一棒,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停止搜索。潜伏回暗中,夸克在我的意志下再次振翅飞起。之前对整个红灯区只是惊鸿一瞥,现在,我打算看看,这个夜晚,到底有多少神秘圈内的人士在此地出没。

    夸克带着我的眼睛巡视着这片土地,迷离的霓虹让俯瞰的视野显得美伦美奂,生机勃勃。在耳畔传来的一阵阵喧嚣声中,我坐在行李箱上。掏出香烟点燃了。和乔尼一样,我也必须等待,在目标出现之前,闯进这些末日真理教的产业中没有任何用处,动作大一点,反而有可能会冠上“扰乱秩序”的罪名。我当然不惧怕本地的政府暴力机关。在如此广阔的天地战斗,也不觉得网络球可以拿我如何,但是,因为鲁莽的行动,而破坏当地尚是和谐的生活氛围。将自己逼得仇家遍地,又有什么必要呢?

    只要我不率先作恶,维持当地秩序的机构,政府也好,神秘势力也好,都会有所顾及,不会大肆和我作对。

    虽然在计划中,网络球迟早也会是敌人,但是,那不应该是现在。我当前的敌人,是末日真理教,而网络球则是可以在一定层面上合作的对象。

    不一会,在夸克的视野中陆续出现了一些熟人。我有些错愕,一开始我并没有立刻认出来,也没有想过,他们会出现在红灯区这样的地方,但是,当他们出现之后,却也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夸克在我的意志下,飞抵这些人身边,他们不是同一批人,也分散在不同的地方,行动轨迹看不出来有任何主动性的重合,我再三确认了一下,果然——

    “锉刀、牧羊犬、达达、荣格……吗?”我打心底感到愉悦,虽然当前的立场已经不同了,但是,可以看到过去的战友,在这个世界仍旧存在,并且,也延续他们原来的风姿,仍旧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即便,在不远的将来,如果大家都活着,也会彼此厮杀。

    我通过夸克的眼睛注视着他们,并没有刻意去思考,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不过,他们的身份和立场,也已经和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的他们有所不同了,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我当然不觉得,他们来到这里会只是消磨夜晚的无聊,在这片鱼龙混杂的地方,就算有政府部门和网路球的特别注意,也仍旧是做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的好地方。如果真的只是为伦敦增加税收的话,锉刀这样的女性不介意来这种地方,但是,达达应该是不会的。

    夸克在天空盘旋着,达达那目不斜视,一本正经的态度,根本就像是来办公事的样子。

    不仅是达达身边有我不认识的人,锉刀、牧羊犬和荣格三人,也有着自己的团队,全都不是自己一个人,彼此的队伍之间,从行迹来看,并没有任何交集,应该只是在处理各自的事情。

    虽然他们习惯性观察四周,保持一定程度的警戒,但是,从程度来说,却可以判断,应该不是在准备战斗。

    虽然这个城市给人风雨欲来的感觉,但是,表面上的生活范围还是挺和谐的,有网络球的镇压,神秘圈内的战斗,还不至于扩散到影响普通人的正常生活的程度。也许,这个城市中的人对这种平和的生活,只有理所当然的念头,但是,我十分清楚,要在当前的情势下,维持这种表面的平和,到底有多么困难。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我所生活过的城市,仅仅是山羊公会,就搅得整个城市不得安宁,几乎将半个城市都变成了战场——狙击、重火力、限界兵器、魔纹超能、恶魔之间的碰撞,一次就会摧毁一栋大楼或是一条街道,甚至会牵连上百的民众。末日真理教的人。可不会顾及普通人的生命和生活,他们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

    这次追猎隐藏起来的末日真理教,有很大可能,会演化成城市战,如果敌人将基地或陷阱设在郊区,那当然是最好的。不过,我不觉得这个几率会有多大。末日真理教的人想要制造混乱,那么,就必然在人口相对密集的地区,就算己方的行动失败,也应该会力求破坏性扩大化。

    从这个角度来说,能够在这里看到锉刀和荣格这些“老朋友”,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只有我和乔尼两个人,想要阻止灾难扩散有些困难。不过,既然这些“老朋友”也在,想必事发的时候,他们也不可能保持沉默——不管他们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享受夜生活,是为了处理自身所属势力的私事,还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夸克振翅再度拔高,在离去之前,一直被我监视的这些“老朋友”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头朝天空看了一眼。

    “怎么了?锉刀。”清洁工问到。

    “有一只乌鸦。”锉刀回答到,脸上有几分寻思。

    “乌鸦?为什么在这个地方会有乌鸦?”清洁工也不由得愕然。抬头寻着锉刀的目光望去,只见一道黑影正不断上升,渐渐融入夜幕之中。

    “是被驯养的吗?”清洁工宛如自言自语般说着:“在监视我们?”

    锉刀这个时候已经收回视线,她略微想了想,很快就放下眉头,用轻松的口吻说:“虽然乌鸦是厄运的代名词。但是,我的心情却很不错。”

    “怎么说?”一旁的山姆问到。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熟悉的感觉,不是敌人的感觉。”锉刀摇摇头,说:“不理它了。这个城市里卧虎藏龙,谁知道有多少业内人士在这一带闲逛呢?”

    一行人听到锉刀这么说,也只能耸耸肩,就算那只乌鸦真的在监视自己这些人,暂时也拿它没办法,因为,在他们察觉到的时候,那只乌鸦已经飞走了。如果乌鸦是神秘圈内人士的手段,那么,在这个距离和时间上,无法使用强力攻击手段的自己等人,可以干掉它的机会十分渺茫。如果只是普通的乌鸦,也就不需要攻击了。

    正如锉刀所说,如今这个伦敦城中,有太多不知道底细的同行在行动,可不止自己一家在为可能到来的争斗做准备。虽然,在理论上,网络球必须保证会议开展期间的平静和顺利,可是,在会议开始之前,就已经有许多问题激化现象了。根据雇佣兵协会的情报,陆续死在这个城市中的同行,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个表面看起来平稳的城市,早就在会议召开之前,就变成了一只长大嘴巴欲要吞噬所有人的怪兽。

    许多察觉到不对劲的人已经逃离这个城市,而没有离开的人,则是各有心思。这些心思纠缠在一起,让局势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看不清楚,也越来越危险重重。潜藏在暗中的人,既不是敌人,也不是朋友,随时都有可能变成敌人,但也随时会成为朋友。暧昧不清的人事,如同这个城市特有的迷雾,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如果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真的开始进攻这座城市,在一致的外部压力下,情况也许反而会更好。

    “大概网络球的人,也在等待着末日真理教的出现吧?虽然有可能打乱会议进程,但是,借助这个机会促成会议的可能性也不小。”副队长牧羊犬说到:“我们的情报中说,末日真理教的人已经出现,就在这个红灯区活动,网路球那边必然更早就有这方面的情报了,但是,他们还没有行动。”

    “都是些试探的小喽罗,网络球会主动才奇怪。”锉刀不以为然地说:“我敢说,谁要在这个时候主动出击,就一定会落入末日真理教的圈套。”

    “末日真理教的人打算做什么?”摔角手纳闷地说:“相比起纳粹,他们太安静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大概是无法做到什么,所以才安静下来的吧。”锉刀随口说:“别看网络球现在一团乱麻的样子,他们对伦敦的控制力很强的。末日真理教的活动受到压制,自然也就没有足够的能量搞破坏。不过。他们沉默了那么久,应该不会再沉默下去了,这个城市的混乱,正好给他们一个好机会。别忘记了,这些人最拿手的本事——”

    “恶魔召唤?”牧羊犬愕然,但很快就点点头。“没错,在无法得到足够的外部支援,也没有足够的活动能量的情况下,恶魔召唤的确是一个好选择。这个方法,本就是依靠量的积累,完成质的变化。这么多年,他们就算再不活跃,也应该储蓄了足够的祭品,只要找个合适的场所。在适当的时间,完成仪式就足以制造一场混乱了。”

    “普通恶魔所制造的混乱,可不适合现在的伦敦。”锉刀的目光闪烁,轻轻扶了扶背后的狭长布袋,“他们要出手,就一定是大场面。所以,一般的祭品,可不足够。现在的情势。让他们有机会获得更好更强的祭品。”

    “所以,现在去找他们。就会变成他们的祭品?”清洁工说。

    “百分之百会是这样。”锉刀冷笑起来:“除非出动压倒性的战力,一口气干掉他们。否则,填油战术只会让那些家伙越来越强大。而且,除了恶魔召唤之外……应该还会有其他的什么东西,是需要时间准备的。网络球想做大事,全世界的神秘组织代表几乎都聚集在这个城市。末日真理教又怎么可能放弃这个机会?”

    “真是麻烦,无论走快一步,还是走慢一步,都会变得很危险。”摔角手不耐烦地说:“关键是,我们没有控制这个节奏的能力。”

    “现在的情况。每个人都像是瞎子一样,没有谁可以控制节奏。”锉刀用一口幸灾乐祸的口吻说:“伦敦要是真被干掉了,我们就得跑到亚洲去了,幸好还有耳语者在那边接应。中央公国沉默了那么久,总要露两手给大家瞧瞧的。”顿了顿,转开话题说到:“不管这些了,我们来这里可不是为了管闲事的。”

    夸克扇动翅膀,徐徐落在我的肩膀上。在我脚下十米的乔尼突然停止抽烟,他凝视着从街角转入的由轿车和面包车组成的车队。我也不由得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这些车辆停在一家商店的门外,随后打开车门,下来一些搬运公司的员工,再之后,就是三五成群,打扮得暴露妖艳的女性。其中两个和乔尼意识资讯中的面孔重合,正是那几个大肆声张自己加入了末日真理教,还不断主动为其它同行和客人传教的妓女。亲眼见过之后,我已经确定,她们都是普通人。至于,她们是否为可以直接联系末日真理教其他人的“源头”,还不能立刻确定。

    当她们走进连锁判定的范围之后,立刻连同那些搬家公司的员工,被从头到尾扫描了一遍,但仍旧没有察觉到“异常”的气息。搬家公司的员工一边扛起几个箱子的货物,一边和妓女们调笑着,鱼贯进了商店。货物包裹得十分严实,没有一丝缝隙,尘埃微粒的碰撞连锁被阻断后,连锁判定也难以渗透其中。

    乔尼扔下香烟,用鞋底碾熄了,不动声色地转入小道中,移开一个垃圾桶后,便露出一道墙壁上的裂纹,他曲身一钻,便化作一片燃灰卷入其中。我低伏着身体,用连锁判定持续锁定着乔尼和妓女们的行踪,一边沿着他们的方向,在房顶上迅速移动。

    不一会,妓女们就宣布本店停业,寥寥无几的客人也被礼送了出去,虽然不少客人在抱怨,甚至有一些腰粗腿状的想要动用武力,但是,店主人这边也突然变得强硬起来。想要闹事的人,被用枪支抵着额头,直接押了出去。搬家公司的员工,有部分显得很紧张,轻声交头接耳,但是,很快就有妓女们靠上去,直接挑逗起来,负责安保的男人也放下枪械,自个儿从酒柜里取了好几瓶酒,一一塞到这些员工的怀中。在店主方的主动下,不一会,双方就混熟了,场面也开始变得混乱起来,男男女女再无半点芥蒂地在一起厮磨,就在他们撕扯彼此的衣物,进入彼此的身体时,有几个安保人员虚干几下,便悄然半途离场,扛起包裹严实的货物走进内间。

    乔尼化作的燃灰钻进现场,于角落现出原型,又在没人注意到的时候,再次化作一团燃灰,从内间门缝中钻了进去。

    这个时候,我已经察觉到了,整条街道的气氛正在悄然改变,那种松懈的,没什么干劲的情绪,似乎一下子就被一扫而光。呆在店门外的人,不仅仅是店铺员工,就连一些看似客人的家伙,都开始加快脚步,甚至有人来到乔尼之前呆着的地方东张西望了一会。没片刻,整条街道就变得喧嚣起来,伴随这种喧嚣,更多的人涌入这里,就像是这一带,到了此时才刚刚开始营业般。(未完待续。。)